当前位置: > 儿童 > 浅析儿童文学创作中的“儿童本位”,名词解释,儿童文学标准理论

浅析儿童文学创作中的“儿童本位”,名词解释,儿童文学标准理论

浅析儿童文学创作中的“儿童本位”

名词解释,儿童文学标准理论“儿童标准理论”的提出不仅受到教育者的关注和重视,也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它的积极意义非常明显。然而,不幸的是,长期以来,我国儿童文学界对杜威的“儿童本位理论”一直缺乏实事求是的态度。通常是上帝

什么是儿童本位的儿童文学

长期以来,我国儿童文学创作大多以知识和教育为基础,忽视了儿童的纯真本性。 这不仅关系到我们长期的教育体制,也暴露出我们的作者经常从成人的角度观察儿童的内心世界,导致优秀儿童文学作品的缺乏。 一部优秀的儿童文学应该有什么?它可能是适合所有年龄的儿童文学,如《爱丽丝漫游奇遇记》、《格列佛游记》等。

名词解释,儿童文学标准理论

名词解释,儿童文学标准理论“儿童标准理论”的提出不仅受到教育者的关注和重视,也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它的积极意义非常明显。然而,不幸的是,长期以来,我国儿童文学界对杜威的“儿童本位理论”一直缺乏实事求是的态度。通常是上帝

什么是儿童本位的儿童文学

浅析儿童文学创作中的“儿童本位”范文

当代儿童文学作品表现出明显的“成人化”和“谈启蒙”倾向。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进一步探索“儿童本位”思想的本质,以马克思主义的全面发展观为指导,更好地发挥“儿童本位”思想在儿童文学创作中的价值。 关键词:儿童文学;儿童标准;主体间性;人的全面发展观;周作人说:“只有一个人,但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和孩子。他们是每一个种族,但是男人是男人,女人是女人,孩子是孩子。他们在身体和精神上仍然不同,不能统一。 以前,人们只承认男人是人(甚至女人也这么认为!),以他统治人类的标准,所以妇女和儿童的冤屈当然是不可避免的 一个女人有多少力量,有时她能稍微抵抗,给敌人造成一些伤害。至于那个被野蛮的成年人对待的孩子,就像一只鸟在一个顽童手里一样,她除了发牢骚还能做什么呢?“[1]今天,儿童遭受的苦难似乎有了很大改善。然而,在儿童文学创作中,“儿童本位”的观念似乎有弱化的危险。这就要求正视儿童文学创作中存在的问题,充分发挥“儿童本位”理念在文学创作中的作用。 首先,从儿童文学创作的误区来看,“儿童本位”理念的失落儿童文学是一种专门为18岁以下未成年人服务的文学类型。根据读者年龄的不同,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少年文学、儿童文学和少年文学 儿童文学对儿童思维方式和价值观的形成具有特殊意义。然而,当代儿童文学创作面临着过分强调道德告诫和说教、教育与兴趣失衡等困难。 一些儿童文学作品似乎严格遵循小学生的道德和行为规范。他们的目标是把“落后的孩子”培养成“优秀的孩子”。他们过分强调甚至夸大了孩子们在内容上的缺陷和错误。然后成年人扮演无休止说教的角色。最后,孩子们改变他们的“坏习惯”,顺从地表现出来。 例如,文章《骄傲的大公鸡》讲述了一只喜欢到处吹牛的公鸡的故事。他终于被蟋蟀教训了一顿,改掉了羞愧地吹牛的坏习惯。 显然,作者写这个故事的目的是教孩子们不要骄傲自大,而是要学会谦虚和谨慎。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孩子们似乎天生就反对教育理想。文学作家被要求成为防止儿童偏离健康发展道路的向导。 日本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理论家秋田幸雄(Yukio Akita)在《童话作为艺术表达》一书中指出,进入现代社会后,对儿童主要有两种对立的观点。“一种观点是,成年人认为成人世界是一个完美的东西,但是他们应该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另一个观点是认识到自己生活的不完美和不满,不要让下一代重复同样的错误。”从前面的观点来看,强迫和残酷出现了;从后一种观点来看,解放和爱是创造出来的。\" 因此,目前儿童文学的创作仍然以“成人化”为主导。儿童被简单地视为受过教育,盲目地站在成年人的立场上,向儿童灌输正确的伦理道德标准,并热切地将儿童带到成年人规划的发展道路上。 对儿童文学教育的过度关注导致了教育与兴趣的失衡。一些儿童文学作家甚至倡导“寓教于乐”的文学观,把兴趣作为实现教育目标的手段,从而大大削弱了儿童的接受度。 根据《2016年中国城市儿童阅读调查报告》,54.6%、43.2%和37.4%的儿童喜欢阅读童话书、卡通书和教育游戏。 由此可见,兴趣仍然是儿童阅读的主要驱动力。以兴趣为手段的儿童文学,缺乏对儿童内心需求的关注,把“以儿童为中心”的创造性思维置于一边。儿童文学的创作要经过儿童“愿意阅读”和“乐于阅读”的测试。要改变这种状况,儿童的文化创造需要重新获得“以儿童为中心”的思维。 第二,“儿童本位”思想在儿童文学创作中的体现体现在儿童文学领域。谈论“以儿童为本”的思想无疑是把儿童放在文学创作的中心位置 Rou sseau是“以儿童为本”思想的倡导者,“视儿童为儿童”是贯穿卢梭教育思想的主线。 在他看来,旧式教育有很大危害的原因在于向儿童灌输成人思想,这违反了儿童发展的自然规律。 20世纪上半叶,美国著名实用主义教育家杜威也提出了“以儿童为中心”的理论。他把孩子比作太阳,认为所有的教育措施都应该围绕孩子制定。 在我国,周作人和鲁迅是倡导“儿童本位”思想的代表 周兄弟认为父母和孩子是生命的桥梁。他们不应该认为所有的孩子都属于他们的长辈,应该为他们做出牺牲。 中西“儿童本位”思想在儿童文学创作中是否得到贯彻,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衡量 (一)认识到儿童的意识形态价值卢梭在《埃米尔》中说:“自然希望儿童在成年之前成为儿童 “[2]儿童的思想有其特殊的丰富性。没有对儿童世界的深入了解,任何人都无权摧毁他们宝贵的天性。在理解儿童的基础上,儿童文学的创作者应该尊重儿童丰富的想象力,使他们的作品符合儿童发展的“表象”。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作品中体现儿童的思想价值,也才能让读者认识到儿童独特的思想价值。 获得儿童文学创作一等奖的《上学的妹妹》清楚地反映了教育对儿童想象力的扼杀。 为了让我妹妹顺利入学,我弟弟小星在为她妹妹准备面试时可能会被问到一些问题。 至于“为什么天上会下雨”这个问题,我姐姐以为河里的水跑到天上去了,气得弟弟小星星“恨铁不成钢”地教育她:“河里的水怎么会到天上去呢?只有当水变成蒸汽时,它才能升到天空。天冷的时候,就会变成雨!”年龄相差不大的两兄弟姐妹在同一问题上有着明显的不同意见。 哪个更有意义,教科书式的回答还是幻想式的观点?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但这部作品把弟弟和小星星描绘成成熟和明智的好孩子,而把妹妹描绘成顽皮的“捣乱者”,这忽略了孩子的思想价值。 教育应该培养的不是早熟的“小大人”,而是有童心的大人。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遵循科学规律,而是应该始终保持对未知世界的热情和好奇心。 正如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论》中所说的那样,一个成年人不能再成为一个孩子,否则他会变得天真烂漫。 然而,孩子的天真不使他快乐吗?难道他不应该尽最大努力在更高的阶梯上繁衍后代吗?为什么历史上人类的童年,在其最完美的发展场所,不应该表现出永久的魅力,作为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舞台?“[3] (2)打开儿童世界和成人世界之间的交流之门儿童有自己的思维方式和精神世界,但这并不意味着儿童应该脱离社会。 沟通成人世界和儿童世界是儿童文学应该发挥的重要作用。 因此,儿童文化的受众不仅是儿童,也是全人类。体现“儿童本位”理念的作品应该打开沟通儿童世界和成人世界的大门,使儿童文学的受众具有儿童和全人类的双重特征。 许多当代儿童文学作品受欢迎程度近乎幼稚,错误地认为童话是用来教育儿童的,缺乏对儿童世界的深刻理解,因此无法有效地将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沟通。 儿童文学原本是一门智慧和愚蠢的艺术。它不需要刻意回避现实生活中各种不令人满意的地方,描绘一个完全不存在的儿童“和平天堂”。它也不需要把儿童放在对立面,把儿童世界和成人世界对立起来。 西方儿童文学史上的许多优秀经典作品都是通过儿童的口来反映社会现实,将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联系起来。 例如,安徒生的《皇帝的新装》通过无辜儿童的口揭露了成人的虚伪。 J.塞林格用霍尔登的《麦田里的守望者》呼吁人们在物质社会保持清醒和自我意识,他对时代的变化感到困惑。 这些作品不仅有趣、文学,而且富有思想性。它们打开了沟通儿童世界和成人世界的大门,不仅造福儿童,也造福全人类。 (3)从上述内容中的“成人化”、“主体间性”到“儿童化”,我们已经感受到了“成人化”思想,这里我们主要分析儿童文学创作为什么要从“主体间性”思想向“儿童化”思想过渡 主体间性是由法国心理学家雅克尼斯·拉康(Jaqnes Lacan)提出的,他认为主体在其自身的存在结构中被“他者”所定义,这就是主体间性。 这里,它主要指的是人的统一,即自我主体和客体主体之间的互动,而不是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对立和对立。 在儿童文学领域谈论“主体间性”,就是将儿童和成人同时视为文学创作的主体,摒弃“成人化”,反对“儿童化”,追求他们之间独立平等的对话,实现他们需求的统一。 这种思维方式似乎实现了双赢,但事实并非如此 如上所述,儿童作为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很少有机会表达他们的精神需求。即使是儿童文学作家也大多是成人,他们的作品不可避免地受到成人主观思想的污染。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实现儿童和成人之间的绝对平等?要真正体现儿童的主导地位,就必须明确倡导在儿童文学创作中贯彻“以儿童为本”的理念,而不能简单地说“平等交流”。 第三,“以儿童为本”思想的创造境界——引导儿童实现“人的全面发展”——马克思的人的全面发展观不仅是教育的理想追求,也是在儿童文学创作中贯彻“以儿童为本”思想的理想境界 “人的全面发展”主要是指人性的全面发展,即人作为主体对人性的全面占有。 这个概念包含两层含义:一是每个人都普遍发展,二是每个人丰富的个性都普遍发展。 “一个完整和完美的人应该是在人才潜力、活动能力和道德素质方面实现全面和统一发展的人 “[4]也就是说,要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一个人不能只发展一个方面的能力,而忽视其他能力的发展。 当然,这并不是说每个人都应该像超人一样擅长做任何事情,而是只有在这样一个全面发展的环境中,我们的一方面才能得到充分发挥。 著名艺术家丰子恺说:“我钦佩这些孩子的天真无邪,也钦佩这些孩子的广阔世界。” 这篇文章提到了两点:第一,广阔的儿童世界;第二是缺乏成人的天性 在成长的过程中,由于观念和定义的限制,我们的主动性逐渐下降,艺术感逐渐弱化,这就迫切要求成人作为儿童文学作家,摒弃“成人化”的观念,以“儿童化”的观念为指导,鼓励儿童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发展自己的个性,实现自己的价值,实现自己的追求,并符合自己在社会交往和社会生活中形成的个性和特长 面对当代儿童文学作品中日益普遍的儿童缺席现象,我们应该发现儿童,找到他们的思想价值,以儿童为本位,打开儿童世界和成人世界的大门,让两个都是思想主体的人平等地交流和交谈。孩子们真正需要的是成人给他们的东西。在解放和发展儿童的过程中,成人本身应该融入他们,以便保持和丰富人性中的宝贵品质。 成人和儿童不能有单向的线性投入产出关系,二者的融合与互补是真正的儿童文学应该达到的境界。 【参考[1】周作人。儿童的不满[。周作人全集(第二卷)。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134。[2][法国]卢梭。埃米尔,李平义,翻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8:91。[3][德国]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徐健译,[译。北京:人民出版社,1976:221。[4]陈小红。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