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并发症 > 胃肠道肿瘤患者术后早期肠内营养并发症的发生与护理,肠内营养最常见的并发症是

胃肠道肿瘤患者术后早期肠内营养并发症的发生与护理,肠内营养最常见的并发症是

胃肠道肿瘤患者术后早期肠内营养并发症的发生与护理

肠内营养最常见的并发症是肠内营养并发症少且不严重。主要并发症有:1 .误吸性肺炎可能是由于年老体弱、昏迷或胃滞留等原因,经鼻胃管注入营养液后打嗝后误吸所致。这是一个更严重的并发症。预防措施是患者采取30°半躺姿势,在喂食营养液后停止喂食30分钟,如果液体被泵回

肠内营养的护理措施

1.确保营养液和输液设备清洁无菌。营养液应在无菌环境中制备,放在4度以下的冰箱中临时储存,并在24小时内用完。 黏膜的保护,皮肤长期留置鼻胃管或鼻肠管的患者,要每日涂抹药膏,保持鼻腔润滑,造口周围皮肤保持清洁干燥 (3)预防误吸(1)维护胃,探讨患者使用肠内营养引起肠并发症的原因,采取有效的预防和护理措施,提高治疗效果,促进患者康复 肠内营养具有营养全面、使用方便、生理代谢途径、价格低廉等优点。,但胃肠道使用不当引起的并发症严重且危及生命,因此本文采用肠道、

肠内营养最常见的并发症是

肠内营养最常见的并发症是肠内营养并发症少且不严重。主要并发症有:1 .误吸性肺炎可能是由于年老体弱、昏迷或胃滞留等原因,经鼻胃管注入营养液后打嗝后误吸所致。这是一个更严重的并发症。预防措施是患者采取30°半躺姿势,在喂食营养液后停止喂食30分钟,如果液体被泵回

肠内营养的护理措施

胃肠道肿瘤患者术后早期肠内营养并发症的发生与护理范文


胃肠道恶性肿瘤患者因术前能量消耗增加和营养摄入不足而营养不良,术后因创伤和蛋白质分解加速而营养不良进一步加剧。术后早期肠内营养有利于维持肠粘膜结构和功能的完整性,并保护其屏障功能的完整性。此外,急诊具有降低术后并发症发生率和缩短住院时间的作用,[1]。然而,根据相关研究,肠内营养可能有更多的并发症,总发生率达到16.7%~28%[2-3]。因此,我们在临床护理工作中必须严格护理和观察,因为任何环节的疏忽都可能导致严重后果。本文分析了我科2011年7月至2014年3月154例胃肠肿瘤根治术及早期肠内营养患者术后并发症的发生情况及原因,并采取了相应的护理措施。总结如下。

信息和方法。

I .临床数据

2011年7月至2014年3月,154例患者(男性90例,女性64例),平均年龄(60.0±13.7)岁,在胃肠肿瘤根治术后接受早期肠内营养。其中食管癌25例,胃癌100例,结直肠癌29例。所有患者入院后均接受胃肠肿瘤根治术。

二.方法

1.置管方法本组104例患者均在术中置入CORPAK鼻饲营养管。在食管癌根治术、近端胃切除术、远端胃切除术bi-1吻合术和结直肠癌根治术后,将鼻胃管插入屈肌韧带下方的空肠内,远端胃切除术bi-2吻合术将鼻胃管插入吻合口下方约20~30 cm处,术中还放置了50例全胃切除术患者空肠穿刺瘘。

2.早期肠内营养输注法患者应在术后12-24小时内开始给予0.9%生理盐水或5%葡萄糖氯化钠100~250毫升缓慢滴注,以10-20毫升/小时的恒定速度滴注,并用恒温器加热,确保液体温度在38-40℃之间。从第2天到第3天,滴加营养液如能全、苏芮和瑞能。根据患者的耐受程度,滴速逐渐增加,从25毫升/小时和500毫升/天开始,逐渐增加到100毫升/小时和2000毫升/天,每天总输注时间为18-20小时,肠内营养时间为3-24天,平均(8.2±1.7)天。

结果

本组并发症总发生率为18.07%,其中腹泻12例(7.79%),恶心、呕吐、腹胀6例(3.89%),胃肠营养管堵塞2例(1.3%),营养管脱落2例(1.3%),高血糖6例(3.87%),误吸1例(0.65%),均经积极治疗后好转或治愈。他们都成功地实施了肠内营养。

探讨
一、胃肠道并发症的观察与护理

1.如果在腹泻的早期肠内营养支持过程中,稀释的水样便每天排出超过4次,则腹泻可称为腹泻[4】。腹泻是肠内营养支持最常见的并发症,其发病率可达20%~40%,[5]。腹泻的主要原因是营养液输注温度过低、短时间内滴速过快、浓度过高、低蛋白血症(血浆白蛋白低于25 g/L)、使用广谱抗生素[6引起的肠道菌群失调和营养液污染等。临床护理工作中应注意将肠内输液温度控制在38~40℃,[7];从低浓度开始输注营养液,然后根据患者胃肠道的适应情况逐渐缓慢增加,并持续滴注。营养泵是控制滴速最有效的方法[8]。开始时适用于20~30毫升/小时,后期适用于40~60毫升/小时。最大速度不超过125毫升/小时[9],总量可达1000 ~ 2500毫升/天。此外,术后低蛋白血症的纠正、抗生素的合理使用、严格的无菌操作、营养液污染的预防和输液导管的日常更换可减少腹泻的发生。在腹泻病人的护理过程中,还应注意观察病人是否脱水,并及时补充水和电解质。如发生严重腹泻,在进行粪便球虫病比例、常规培养、粪便培养病原菌和药敏试验时,应及时采集粪便样本进行检查和针对性治疗[5】。对于轻度腹泻,一般不需要特殊治疗,或者可以添加抗腹泻剂如思密达([9】)。对于严重腹泻,应暂停肠内营养,并给予肠外营养,以确保营养摄入。本组腹泻12例(7.79%)。调整营养液温度和输注速度,降低营养液浓度,减少输注量,应用止泻药物后,症状在2~3天内缓解。

2.恶心、呕吐、腹胀、食道、胃手术切断迷走神经、手术刺激交感神经兴奋抑制胃蠕动,导致胃蠕动无力、胃引流延迟空、营养液输注速度过快、营养液温度过低等原因均可引起恶心、呕吐、腹胀等并发症[10]。本研究共发生恶心、呕吐和腹胀6例(3.89%)。抬高床头采取半躺姿势、减慢肠内输液速度、调节肠内输液温度、使用胃动力药物和止吐药后症状缓解。

二、机械并发症的观察及护理

1.饲管堵塞是肠内营养的常见并发症,据报道发病率为10%,[11]。饲管堵塞的常见原因是管腔中的营养液沉淀或肠粘液凝结,导致管腔堵塞和粘附在管腔上的药物碎片不完全粉碎。由于肠内输液速度慢,营养液相对较厚,容易发生堵管现象。肠内输液应加强观察,在条件允许时,尽量使用营养泵输液,发现问题及时处理。恩输液前后,使用前、后用20~50毫升温水或生理盐水脉冲正压冲洗管[12]。在营养液输注过程中,每隔4小时使用一次常规冲洗管。在管饲过程中,药物应彻底研磨和过滤。用药前后,应使用温水冲洗。使用营养液的患者应在使用前摇匀,以防止沉淀物堵塞试管。如果输液不良,应考虑堵塞试管的可能性。应该先尝试抽吸,然后用水清洗。20毫升注射器可用于重复清洗和抽吸。如果无效,可使用20~50毫升5%碳酸氢钠进行洗涤,或在温水中溶解后注入胰酶。在该组中,有2例(1.3%)由于营养液的粘度而堵塞。经过上述处理后,营养管可以重新打开。

2.除了手术后患者取出营养管外,强烈的咳嗽反射或翻身也可能导致鼻肠管脱出。在临床护理工作中,应强调正确固定营养管,防止管滑动、移动和扭曲:选用粘度高、透气性好的胃管膏,粘贴在鼻翼两侧,牢固固定管,将管的末端固定在耳朵和头侧,避免压迫管;每4小时检查一次鼻空肠管的深度,测量外露部分的长度,做好记录,做好交接班。必要时,坐立不安的病人可以受到约束,以防止人工摘除。本组2例发生脱管,1例因剧烈咳嗽脱管,另1例夜间翻身脱管。

3.误吸和误吸是肠内营养支持中最危险的并发症,可导致误吸性肺炎甚至窒息,带来严重后果。误吸主要发生在昏迷、吞咽困难、咳嗽反射减弱、胃排出延迟空和食管反流的患者中。在一定程度上,胃内容物的回流和吸入是肺炎的主要原因。研究发现,胃内容物存在于吸气病人的肺部,[13]。

在日常工作中,应注意术后早期静脉输液时将床头抬高30 ~ 35°。注意鼻饲管的位置和输液速度;每次输注营养液之前和期间,都要密切监测胃滞留。如果患者出现类似营养液的呛咳、气短或咳痰,应警惕导管移位和误吸的可能性。在吸入的情况下,应立即停止肠内营养,以鼓励患者咳嗽,从而排出吸入剂和分泌物。如有必要,应通过支气管镜取出抽吸物。此外,应吸出胃内容物以防止再次吸入,并彻底清洁呼吸道。必要时可以适当使用抗生素。如果饲管移位,应更换饲管。本组发生1例误吸,为留置鼻饲营养管患者。食管反流是由胃引流延迟引起的空。

代谢并发症的观察与护理

一些研究报告称,危重患者早期肠内营养的代谢并发症约为10%[14]。主要表现为高血糖和低血糖。应激性高血糖在术后患者中很常见。高血糖与大量高渗葡萄糖输注和手术应激反应有关。如果忽视高血糖的控制,将不利于术后患者的康复,严重的情况下会出现多器官衰竭。在临床实践中,可以根据患者的不同情况选择不同的肠内营养剂。此外,外源性胰岛素治疗可与微泵持续静脉注射胰岛素相结合,[15]。护理中可定期监测外周血糖,可有效控制高血糖。低血糖通常发生在长期使用元素饮食并突然停止时。因此,当需要停止肠内营养以避免低血糖反应时,它可以逐渐停止[7]。本组6例(3.89%)出现高血糖,经上述治疗后血糖得到控制。

四、感染并发症的观察及护理

插入鼻胃管后,由于鼻分泌物增多和鼻窦孔阻塞,经常会出现鼻咽粘膜糜烂和鼻窦炎等并发症。患者出现发烧、鼻咽分泌物增多、白细胞计数增加等症状。[16]。当患者鼻腔分泌物增多时,及时用生理盐水和苏打水清洗鼻腔。导管插入时注意口腔粘膜的变化,每天两次口腔护理,防止口腔感染。如果发现口腔溃疡或疑似真菌感染,应及时给予0.5%甲硝唑和4%碳酸氢钠漱口[8]。该组未出现感染症状。

本组早期肠内营养护理结果表明,胃肠道肿瘤术后早期肠内营养存在诸多并发症。大多数经临床及时治疗后可以治愈,但预防必须是减少并发症发生的主要方法。因此,密切观察急诊输液过程中患者的不良反应,分析急诊并发症的原因,并给出正确的护理措施非常重要。

参考

黎介寿。临床营养支持在肠内营养手术中的首选[。肠外和肠内营养,2003,10 (3): 129-130。

陈震宇陈培。[108例肠内营养并发症患者的护理。

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04,12 (20): 18-19。

邱培才,陈伟强,陈延明,等。腹部大手术后肠内营养支持疗法的应用[。肠外和肠内营养,2006,9 (13): 302-303。

迟岳影、曾庆红、黄华少。肠内营养相关性腹泻的原因分析及护理对策[。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06,22 (4): 19-20。

毛春莹。重症监护室患者肠内营养腹泻的原因及预防[。中国医师杂志,2006,18 (5): 676。

徐希岳连兵。鼻饲患者腹泻的相关因素及护理进展[。护理研究,2008,22 (1): 104-105。

李·叶桂·陈霞。危重症患者肠内营养并发症的分析与护理[。高级护理杂志,2007,22 (5): 451-452。

于颖,唱严蓉。全胃切除术后早期肠内营养护理及并发症的预防[。肠外和肠内营养,2009,16 (1): 64-65。

杨春玲,赵玉民,张春燕,等。重症监护室患者腹泻相关因素调查分析。[。中国护理杂志,2004,39 (11): 868-869。

张迎海、关林静、李玉珍。肠内营养及其并发症的临床应用[。药物不良反应杂志,2008,10 (2): 116-122。

于健春、张艳。肠内营养支持的合理使用及其并发症的预防[。外国医学:外科,1999,26 (3): 162-164。

唐杨轩,佘培音,林妙英,等。两种冲洗方法防止肠内营养管堵塞的效果比[。护理科学杂志(外科版),2012,27 (7): 12-14。

作者海兰德·戴克,德罗弗·JW,麦克唐纳,等。幽门后喂养对胃食管反流和肺内微呼吸的影响:一项随机对照研究的结果[。Crit Care Med,2001,29(8): 1495-1501。

李燕。危重症患者早期肠内营养并发症的预防评价[。医疗,2011年,11 (9): 401-402张红彦。危重症患者肠内营养常见并发症及护理干预进展[。解放军护理杂志,2011,28 (7B): 34-35。

雷翠华,赵世瑜。[·杰]。《华中医学杂志》,2006,30 (3): 206-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