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天门冬 > 系统研究枸杞根部的化学成分,枸杞的根有多深?

系统研究枸杞根部的化学成分,枸杞的根有多深?

系统研究枸杞根部的化学成分

枸杞的根有多深?枸杞和小米。枸杞叶主要含有甜菜碱、胡萝卜素、抗坏血酸、亚油酸、天冬氨酸、谷氨酸、蛋氨酸、牛磺酸等十多种必需氨基酸,富含钙、钙、铁、锌、硒、维生素B1、维生素B2、维生素C等多种必需微量元素。枸杞叶神奇而广泛

枸杞根泡酒比列 ++

它在祖国传统医学中占有重要地位,其药用价值受到了历代医生的高度赞扬。 它是一种传统的珍贵中药材和营养补品。 枸杞能有效抑制癌细胞的生成,可用于预防和治疗癌症。 枸杞不仅被用作中药,还被用作卫生部规定的食品和药品 枸杞干果的功能:养肝补肾润肺 枸杞叶:补虚填精,清热明目!枸杞根又叫地骨皮,具有凉血止血、清热去蒸、清肺清热养阴、清热解毒的功能。 不同的是,一个是枸杞树的果实,另一个是枸杞树的根,它们具有相似的功能。你好。枸杞根是中药地骨皮地骨皮(英文)枸杞根-树皮别名七根、狄杰、红玉福根、狗奶棒 来源是枸杞根皮。茄科植物 植物形式的灌木,1 ~ 2m高 树枝纤细,通常弯曲下垂,有刺。 叶互生,1、延缓衰老 自古以来,枸杞就是滋补佳品,具有延缓衰老和抗衰老的功效。 2.支持杨 枸杞的壮阳作用 3.美白 对于女性来说,经常吃枸杞也能起到美白和护肤的作用。 4、养肝明目 具有滋补肝肾、养肝明目的功效。 5.补虚生精 身体健康 6.中药地骨皮,别名:地骨皮,是茄科和枸杞属植物,是枸杞的根皮。 本品可入药,具有凉血、去蒸、清肺、降火的功效。 皮肤是有效成分,不应该去皮。

枸杞的根有多深?

枸杞的根有多深?枸杞和小米。枸杞叶主要含有甜菜碱、胡萝卜素、抗坏血酸、亚油酸、天冬氨酸、谷氨酸、蛋氨酸、牛磺酸等十多种必需氨基酸,富含钙、钙、铁、锌、硒、维生素B1、维生素B2、维生素C等多种必需微量元素。枸杞叶神奇而广泛

枸杞根泡酒比列 ++

系统研究枸杞根部的化学成分范文

点击查看>中医硕士论文(最好是6篇)

中医药硕士论文第三部分:枸杞根化学成分的系统研究

[概述/s2/]

枸杞是茄科枸杞属植物,主要分布在中国北方和西北地区。其果实枸杞味甜、质滑,属肝肾经,具有保护肝肾、明目的功效。根皮和地骨皮味甘凉,属肺、肝、肾经,具有解热、镇咳的作用。枸杞含有多种活性成分,具有广泛的药理作用和临床应用。本文系统研究了枸杞根的化学成分。本文的内容和结果如下:

(1)利用硅胶、ODS、SephadexLH20显影柱色谱、半制备高效液相色谱等色谱分离方法,从枸杞95%乙醇提取物的乙酸乙酯部分分离出35个化合物,35个化合物的结构分别用质谱、核磁共振和镉谱方法进行了鉴定,(3S,4R)-6-羟基-4-(4-羟基-3),5-二甲氧基苯基)-3-(羟甲基)-N-(4-羟基苯乙基)-5,7-二甲氧基-3,4-二氢萘-2-甲酰胺(1*) E)-N-[2-羟基-2-(4-羟基苯)乙基]阿魏酰胺(8)、二氢-阿魏酰基-5-甲氧基胺(9)、反式-N-肉桂酰基酪胺(10)、3-(4-羟基-3-甲氧基苯基)-N-[2-(4-羟基苯基)-2-甲氧基乙基)丙烯酰胺(11)、N-乙酰基-N’-反式-阿魏酰基-5-甲氧基胺(12)、赤藓醇(13)、grossamideK(14)、1,2 其中,化合物1、2a和2b是新化合物。

(2)测定分离化合物的细胞毒性和抗炎活性。细胞毒性通过MTT法检测,抗炎活性通过抑制一氧化氮的产生检测。结果表明,所有化合物对RAW264.7巨噬细胞均无细胞毒性,部分酰胺生物碱类化合物具有不同程度的抗炎活性。新化合物2a和已知化合物5、7、9和22均具有较强的抗炎活性,IC50值分别为10.77±2.14、10.68±2.36、8.98±0.57、10.72±0.43和14.57±2.23?g/mL。

【关键词】枸杞;根;化学成分;对映体;ECD计算;抗炎活性Abstract[关键词:枸杞;根;化学成分;对映异构体;当量循环密度计算;抗炎活性摘要

枸杞属(茄科)枸杞,主要分布于中国北部和西北部。其果实具有明目和滋补肝肾的功效。而其根皮具有凉血退热的作用。枸杞具有多种活性成分,具有广泛的药理作用和临床应用。本文系统研究了枸杞根的化学成分。本文的内容和结果如下:

(1)利用硅胶、ODS和葡聚糖凝胶LH-20柱色谱以及制备型高效液相色谱,从枸杞根乙醇提取物制备的乙酸乙酯可溶组分中分离出37种化合物。根据质谱、核磁共振、镉等光谱数据分析,这些化合物的结构确定为(3S,4R)-6-羟基-4-(4-羟基-3,5-二甲氧基苯基)-3-(羟甲基)-N-(4-羟基苯乙基)-5,7-二甲氧基-3,4-二氢萘-2-甲酰胺(1*),(2S,3S,E)-3-{-2-(4-羟基-3,5-甲氧基苯基)-3-羟甲基-2,3-二氢苯并[b][1, (+)-lyoniresinol- 3α-O-β-D-吡喃葡萄糖(23),(-)-lyoniresinol-3α-O-β-D-吡喃葡萄糖(24),β-谷甾醇(25),(Z)-9,10,11-三羟基-12-乙酸(26),氧化脂质(27),东莨菪碱(28),4-羟基-3,5-二甲氧基苯甲醛(29),lycifuranone A (30),诺比林(30)

(2)评价所有这些化合物抗炎活性和细胞毒性。用MTT法检测细胞毒性,在抑制一氧化氮生成的基础上研究抗炎活性。结果,所有化合物对RAW 264.7巨噬细胞没有细胞毒性,一些酰胺生物碱化合物具有不同程度的抗炎活性,化合物2a、5、7、9和22显示更强的抗炎活性,IC50值为10.77 2.14、10.68 2.36、8.98 0.57、10.72 0.43、14.57 2.23和10.77 2.14?g/mL。

【关键词】枸杞;根;化学成分;对映异构体;当量循环密度计算;抗炎活性目录

第一章枸杞植物概述

枸杞属茄科枸杞属,主要分布于中国北方。枸杞是我国非常重要的药用植物资源。该属在世界上有80多个变种,主要分布在暖温带和亚热带地区。我国有7个品种和3个品种。其中,枸杞子、枸杞根皮和枸杞根皮已被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1-4篇。枸杞是药食两用的水果,口感香甜,性质温和。具有滋补肝肾、润肺明目的作用,其根皮为中药地骨皮,主要用于治疗肺结核低烧、骨蒸盗汗、肺热咯血、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5]。现代药理研究表明,枸杞具有抗氧化、抗炎、保肝、抗肿瘤、神经保护、抑菌和降血糖的作用,[6-8]。该植物化学成分丰富,具有多种生物活性,广泛应用于民间医药。近年来,枸杞受到越来越多学者的关注,关于枸杞的化学成分和药理活性有很多报道,但其内在的药效学物质基础和活性成分仍不清楚。为了进一步开发利用枸杞植物中的活性成分,对云南枸杞进行了系统的化学成分研究和抗炎活性试验,为后续研究提供了科学依据。

1.1枸杞植物化学成分概述

目前,国内外研究者已经从枸杞植物中分离鉴定出多种化学成分,主要包括生物碱、苯丙素类、黄酮类、多肽类、萜类等化合物。

1.1.1生物碱

生物碱是枸杞植物的主要化学成分,种类繁多,存在于枸杞的果实和根皮中。它们主要包括托品生物碱、酰胺生物碱和其他生物碱。研究人员如1.1.1.1的托品生物碱阿桑那奥基(AsanoNaoki)和[的其他人9-11]发现了加利福尼亚生物碱(1-14),对枸杞根中的半乳糖苷酶具有特异性抑制作用。这类化合物主要包括:钙晶素2 (1)、钙晶素1(5 (2)、钙晶素6 (3)、钙晶素2(1 (4)、钙晶素1(5)、钙晶素5(2 (6)、钙晶素5 (7)、钙晶素4 (8)、钙晶素3(9)、钙晶素3(10)、钙晶素1(11)、氮甲基钙晶素2(12)、氮

1.1.1.2酰胺

生物碱酰胺生物碱是枸杞属植物研究中最丰富的成分。这些化合物具有良好的抗氧化活性,[12-18]。这些化合物主要包括:N-反式咖啡酰酪胺(15)、N-反式香豆素酪胺(16)、N-反式阿魏酰酪胺(17)、N-反式阿魏酰章鱼胺(18)、N-顺式咖啡酰酪胺(19)、N-顺式阿魏酰酪胺(20)、甜菜碱(21)、N-单肉桂酰酪胺(22)、N-反式二氢咖啡酰酪胺(23)、甜菜碱(24)、甜菜碱(25)、甜菜碱

1.1.1.3的其他类别

生物碱除了上述两种生物碱外,朱娜等人[19-20]研究人员已经从枸杞果实中分离出吡咯生物碱:生物碱ⅱ(31)、对肝脏具有保护活性的2-[2-甲酰基-5-(甲氧基甲基)-1H-吡咯-1-基]丁二酸二甲酯(32)、2-[2-甲酰基-5-(甲氧基甲基)-1H-吡咯-1-基]丙酸甲酯(33)。胡恩汉容等人,[21]研究人员从枸杞根皮中分离出卡波林生物碱荔枝生物碱一(34)、荔枝生物碱三(35)和荔枝生物碱四(36)。AsanoNaoki等人,[10]研究人员从枸杞根中分离出两种哌啶生物碱:壳斗明(37)和6-脱氧噬菌明(38)。此外,研究人员[从枸杞中分离出阿托品(39)、东莨菪碱(40)、东莨菪碱(41)、生物碱(42)、甜菜碱(43)和胆碱(44)。

1.1.2苯丙素类

研究者从宁夏枸杞果实中分离出苯丙素类化合物,它们是反式对香豆酸(45)、咖啡酸(46)、顺式对香豆酸(47)、东莨菪内酯(48)、东莨菪内酯(49)、3-羟基-1-(4-羟基苯基)-丙基-1-酮(50)、阿魏酸(51)、3-羟基-1-(3-甲氧基-4-羟基苯基)-丙基-1-酮(51)

1.1.3类黄酮

类黄酮是枸杞中主要的抗氧化成分,它们分布在枸杞的果实和叶子中。关于这些化合物在枸杞中的研究报道很少。魏李秀等人,1.1.4多肽研究人员从枸杞的根皮中分离芹菜素(54),邹姚宏等人,日本学者[28-29]叶海拉从枸杞根皮中分离出四种环肽化合物,分别是枸杞(65)、枸杞(66)、枸杞(67)和枸杞(68)。研究人员分离木犀草素(55),金合欢素(56),山奈酚(57),槲皮素(58),杨梅黄酮(59),山奈酚-3-氧-芦丁(60),山奈酚高等人从宁夏枸杞中分离出3种异黄酮化合物(62-64)。

[26]

[27]

1.1.5萜类化合物

雅哈拉等人,1.1.6其他类别研究人员还从枸杞中分离出二萜苷化合物荔枝核-ⅵ(69-74)。桑奈等人,[28]研究人员从枸杞中分离出倍半萜化合物螺螨酯(75)和1,2-脱氢-α-香附酮(76)。

[30]

除上述化合物外,枸杞还含有大量多糖和色素化合物。此外,谢忱等人[31]研究人员从枸杞中分离出谷甾醇(78)和豆甾醇(79)等化合物,而住井护等人1.2枸杞植物药理活性概述研究人员分离出亚麻酸(80)和亚油酸(81)等化合物。

[32]

目前药理活性研究表明,枸杞植物具有多种生物活性,包括抗炎、抗氧化、抗肿瘤、抗高血压、神经保护、抗菌等活性。

1.2.1抗炎活性

陈等人KosarM[33]等分析了不同溶剂提取的枸杞提取物中总酚含量,并分别检测了其抗氧化能力。结果表明,提取物的抗氧化能力主要与其总酚含量有关。为了进一步了解枸杞抗氧化活性的化学成分,奥拉通基·[35]等研究人员已经证明枸杞叶富含多酚的乙酸乙酯部分对糖尿病大鼠具有显著的抗氧化应激作用。钟[34]等人发现,与对照组相比,从枸杞果实的甲醇提取物中分离出的新糖苷具有显著的清除自由基能力。通过酶联免疫吸附试验研究了枸杞提取物对小鼠胃溃疡促炎症介质环氧合酶-2、iNOS和肿瘤坏死因子-α的影响。结果表明,枸杞提取物中黄酮类、酚酸类和酚酰胺类是主要的抗炎活性成分,可显著降低促炎介质的产生。谢等人,1.2.3抗肿瘤活性研究人员证实,从枸杞根皮中分离酚酰胺类化合物具有抑制核因子κB的活性,其中反式氮-咖啡酰胺对核因子κB表现出很强的抑制活性(IC50=18.4?m).此外,姜等王等人付娜等人1.2.5抗菌活性发现从枸杞根皮中分离出的苦参素(KukoamineA)具有降血压的作用,在大鼠的动物实验中静脉注射5mg?kg-1剂量具有明显的降压作用。雅哈拉·[28]等人发现,从枸杞根皮中分离出的枸杞和枸杞对肾素和血管紧张素转换酶具有一定的体外抑制作用。发现从枸杞根皮中分离的骨钙素A (KukoamineA)具有抗肿瘤活性,其通过诱导凋亡和减弱上皮-间充质转化来抑制人胶质瘤细胞的生长。其他研究发现枸杞多糖对人肺癌细胞、前列腺癌PC3细胞等具有显著的生长抑制作用。毛等人,1.2.4抗高血压活性研究人员研究了枸杞多糖对各种癌细胞生长的影响。结果表明,枸杞多糖抑制胃癌细胞MGC-803和SGC-7901在不同细胞周期的生长,并且随着浓度的增加,枸杞多糖对结肠癌细胞生长的抑制作用增强。发现的从枸杞根皮中分离的N-反式阿魏酸酪胺通过参与脂多糖诱导的巨噬细胞中的AP-1和MAP激酶信号通路抑制一氧化氮和前列腺素E2的产生,从而达到抗炎作用。

1.2.2抗氧化活性

[37]

[38]

[39]

[40]

[41]

[42]

杨器官等人[43]研究人员证实,枸杞根皮乙醇提取物通过试管双稀释法结合琼脂平板法对铜绿假单胞菌、肺炎球菌和溶血性链球菌A有明显的抑菌效果,平均最低抑菌浓度MIC为0.125毫克/毫升,对其他常见细菌也有一定的抑菌效果。莫科安等人1.2.6神经保护活性发现枸杞花的乙醇提取物对革兰氏阳性菌具有抗菌活性,但对大肠杆菌缺乏抗菌活性。李等人刘等人1.2.7肝脏保护活性研究了从枸杞根皮中分离的谷氨酰胺对脑缺血大鼠的神经保护作用,发现谷氨酰胺可以通过调节氧化状态和细胞凋亡来减轻脑缺血大鼠的神经损伤。李等人Ahna等人第二章枸杞根化学成分的研究发现,用枸杞果实提取物和甜菜碱治疗四氯化碳诱导的肝损伤小鼠后,通过降低小鼠血清中天冬氨酸转氨酶(AST)和丙氨酸转氨酶(ALT)的水平,恢复小鼠抗氧化酶活性,抑制炎症介质诱导型一氧化氮合酶和环氧合酶的表达,从而保护肝损伤小鼠。发现库科胺亚通过激活PI3-K/Akt/Akt信号通路阻断初级小脑颗粒神经元的毒性反应,从而对大脑起到神经保护作用。发现(+)-莱尼瑞香醇-3-O-β-葡萄糖苷是从枸杞根皮中分离出来的,其对白色念珠菌、酿酒酵母和丝孢酵母的最低抑菌浓度值在5-10微克毫升-1之间。

[44]

[45]

[46]

[47]

[48]

2.1仪器和材料

2.2提取和分离

2.3化合物的结构鉴定

第三章抗炎活性研究

3.1细胞毒性活性研究

3.2抑制一氧化氮产生的研究

第四章[概述/s2/]

采用硅胶柱、ODS、SephadexLH20开柱色谱等色谱分离方法,从枸杞95%乙醇提取物的乙酸乙酯部分中分离出35个化合物,35个化合物的结构分别用质谱、核磁共振、镉等光谱方法进行了鉴定,(3S,4R)-6-羟基-4-(4-羟基-3,5-二甲氧基苯基)-3-(羟甲基)-N-(4-羟基苯乙基)-5,7-二甲氧基-3,4-二氢萘-2-甲酰胺(1*)、(2S,2) E)-N-[2-羟基-2-(4-羟基苯)乙基]阿魏酰胺(8)、二氢-阿魏酰基-5-甲氧基胺(9)、反式-N-肉桂酰基酪胺(10)、3-(4-羟基-3-甲氧基苯基)-N-[2-(4-羟基苯基)-2-甲氧基乙基)丙烯酰胺(11)、N-乙酰基-N’-反式-阿魏酰基-5-甲氧基胺(12)、赤藓醇(13)、grossamideK(14)、1,2 其中,化合物1、2a和2b是新化合物,2a和2b是一对对映体。这些新化合物都有两个碳原子。新化合物的绝对构型由核磁共振数据、旋光、当量循环密度计算等综合应用确定。

测定分离化合物的细胞毒性活性和抗炎活性。结果表明,所有化合物对RAW264.7巨噬细胞均无细胞毒性,而新化合物2a和已知化合物5、7、9和22具有较强的抗炎活性,IC50值分别为10.77±2.14、10.68±2.36、8.98±0.57、10.72±0.43和14.57±2.23。G/mL。从化合物7和6的抗炎活性结果来看,具有反式双键结构的化合物7显示出很强的抗炎活性,而没有键结构的化合物6没有抗炎活性。化合物7比化合物5具有更好的抗炎活性。其结构不同之处在于化合物7在苯环上有一个以上的羟基取代。因此,可以推断化合物7的双键结构和苯环上羟基取代的数量可能与抗炎活性有关。此外,与化合物2b和2相比,化合物2a显示出较强的抗炎活性,因此可以推断化合物2中的C7和c8的构型可能与其抗炎活性有关。

参考

附件化合物的光谱数据

学校发表的论文

谢谢你

[由于硕士论文篇幅较长,本页不显示全文。全文请点击以下链接下载全文]

点击下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