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精神 > 青年时代马克思与众不同的精神特质探讨,[2分钟演讲]主旨演讲:一个时代的精神是青年一代。...

青年时代马克思与众不同的精神特质探讨,[2分钟演讲]主旨演讲:一个时代的精神是青年一代。...

青年时代马克思与众不同的精神特质探讨

[2分钟演讲]主旨演讲:一个时代的精神是青春...崇拜

《马克思的青年时代 》,(苏)尼·拉宾。该书的pdf...

下载文件:马克思的青春。一个时代的精神是青年代表的精神。一个时代的人物是以青年为代表的人物——马克思恩格斯选集(Selected Works of Marx and Engels)一书的作者在故事开始时以轰轰烈烈的笔触叙述了法国七月革命以及这位粉丝对马克思家乡德国莱茵的影响,然后转向以马克思为中心的描写。 从马克思的家庭和马克思诞生到马克思26岁加入工人运动 马克思是北方支部的成员,也是恶运的孩子阿尔都塞(Althusser),他认为马克思在1845年在认识论上分裂了,马克思已经完全抛弃了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哲学。

[2分钟演讲]主旨演讲:一个时代的精神是青年一代。...

[2分钟演讲]主旨演讲:一个时代的精神是青春...崇拜

《马克思的青年时代 》,(苏)尼·拉宾。该书的pdf...

青年时代马克思与众不同的精神特质探讨范文

摘要:马克思年轻时就表现出了鲜明的精神特征。他年轻时就下定决心,有着崇高的目标。他精力充沛,兴趣广泛,善于思考。他选择了好东西交朋友,并获得了不朽的伟大友谊。这些精神特征对当代青年有着非常积极的指导作用,能够引导当代青年树立崇高的理想和生活目标。能够引导当代青年树立负责任的择业观;能引导当代青年保持强烈的求知欲;能够引导当代青年正确理解友谊的价值。因此,我们应该适当缩小当代青年与马克思主义的“距离”。同时,有必要为防止各种“无马”思想侵蚀当代青年思想提供坚实的理论支撑,引导当代青年更深入地学习马克思主义。

关键词:年轻的马克思;精神特征;当代青年;

青年马克思及其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形成和发展的重要而独特的环节。马克思青年时期的经历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不成熟”的马克思和一个“不断完善”的世界观体系。与此同时,马克思在青年时期就已经表现出了自己鲜明的精神特征,这对于今天,特别是对于青年人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

1马克思青年[的精神特征/s2/]

纵观马克思的青年时代,他也具备了青年人的一般特征,甚至曾经是一个叛逆的青年。他过去常参加由所谓的“特里尔家乡协会”组织的各种聚会,并因每月巨额开支而受到父亲的斥责。然而,这些仅仅是一个年轻人成长过程中的一个插曲,马克思年轻时鲜明的精神特征必然意味着他将在一生中谱写一场壮丽的乐章。

首先,马克思年轻时就下定了决心,有着崇高的目标。

早在马克思高中毕业时,在他的毕业论文《年轻人选择职业的考虑》中,他就渴望成为“他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努力”,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为每个人而死”。那时,我们感受到的不是贫穷、有限和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数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而永恒地存在。”尽管我们有理由相信马克思在这个时期还没有明确地找到实现他人生目标的具体途径,但毫无疑问,在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的驱使下,他开始了对知识的渴求。正是在这个过程中,马克思逐渐发现了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自我价值与人的价值的有机统一。

其次,马克思精力充沛,兴趣浓厚,善于思考。

马克思一生中完成了无数的理论著作,要取得这一成就,他需要有广阔的视野和坚实的知识储备。马克思年轻时为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涉足如此广泛的知识领域,“没有涉足任何领域”。马克思善于思考,善于质疑和批判。例如,1843年,马克思在思考和准备写《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过程中读了大量的书,每一本都可以说是博大精深。他不仅从这些作品中汲取营养,更重要的是对过去的理论和观点进行批判、解构和重构,从而在不断完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过程中发挥作用。

第三,马克思选择与他人交朋友,并获得了不朽的伟大友谊。

除了马克思的思想成就之外,他最受钦佩的是他与恩格斯的伟大友谊。事实上,马克思年轻时是一个很好的沟通者。然而,马克思知道他需要的是真正有共同价值观和理想的亲密朋友,不需要太多这样的朋友。一个人就够了。马克思和恩格斯有着相似的渊源和价值观,他们立即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并开始了并肩作战的进程。后来,马克思开始了“从一个地方流浪到另一个地方”的生活。这两个人之间的友谊不是单一的。恩格斯对马克思的帮助现在更多地体现在他们相互的精神支持上。在马克思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他写道,“我能忍受所有这些可怕痛苦的原因是因为我一直想你和你的友谊”!这两个人在精神和事业上的相互支持和深厚友谊源于两位革命导师年轻时制定的择友标准。共同的信念、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利益是这种友谊的基础,这种友谊长期以来越来越牢固。

2青年马克思精神特征对当代青年[的主导作用/s2/]

青年时期,马克思的思想处于不断建设和完善的过程中,为未来成熟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正是由于青年马克思鲜明的精神特征,成熟的马克思主义未来思想的形成和马克思为全人类未来幸福所做的劳动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这些独特的精神特征为今天,尤其是当代青年提供了重要的价值导向。

首先,它可以引导当代青年树立崇高的理想和生活目标。

对年轻人来说,理想不仅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而且应该是人们不断前进的不竭动力。马克思只有17岁,刚刚高中毕业,就树立了“为人类幸福而工作”的理想。为了实现这一理想,他付出了巨大的热情和努力,但并没有给后人留下极其丰富的思想和理论财富,几乎独自改变了人类历史发展的轨迹。这无疑是当代青年树立远大理想和生活目标的经典教科书。无论在什么时代或什么历史背景下,所谓的理想都是一个不断努力和进步的人的最初的心灵和使命。因此,对年轻人来说,就像马克思一样,我们应该树立使命感的理想,在人生的道路上保持不忘你的主动性,成为不断进步的不竭动力。

第二,它可以引导当代青年树立负责任的择业观。

对当代青年来说,树立正确的择业观,选择能够实现人生价值的职业,是实现理想的具体途径之一。马克思在早期著作中指出,选择职业首先需要冷静思考和严肃对待,“完美”和“最高尊严”是选择职业的基本标准。基于这一标准,马克思选择了理论研究作为他的终身职业,从而实现了“只有当人们为同时代人的完美和幸福而努力时,他们才能变得完美”的夙愿因此,当代青年应该像马克思一样,在选择职业时,他们应该理性思考,勇于承担时代的重任。而在这个过程中,要实现人生的理想,并不断接近自我完善。

第三,它可以引导当代青年保持对知识的强烈渴望。

保持对知识的强烈渴望,不断学习各领域的专业知识,是青年实现其崇高理想的重要保证。马克思从小就把人类几乎所有的过去知识遗产作为他的研究对象。在这个过程中,马克思的思想一直保持着对知识的强烈渴望。有人曾经评论说,“马克思的思想就像一艘着火的战舰,随时准备向知识的海洋发出命令”。这种对知识的渴望,或者对未知领域的好奇心,是当代青年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断培养各方面的基本素质,确保我们在选择的职业方向上走得越来越远。

第四,它可以引导当代青年正确理解友谊的价值。

从“朱者赤附近”到“物以类聚”,这不仅表明任何思想家都不会独行,也表明志同道合者的陪伴可以被视为青年人实现人生价值的外部帮助。马克思恩格斯的友谊为当代青年正确理解友谊的价值树立了经典榜样。同样,毛泽东年轻时也有非常明确的选择朋友的标准。他曾声称“朋友之间只有斗争,无私的人之间只有斗争”。不说话的人会保持尊重的距离。因此,不难看出真正有助于彼此的友谊必须基于相似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朋友之间的交流远远超过物质上的交流,是精神上的相互支持和鼓励。因此,玩伴当然可以成为一种朋友,真正的友谊是有益于一生的精神财富。

3引领当代青年进一步学习马克思主义

年轻人是中华民族的希望和国家的未来。在青年中树立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实现理想信念世代相传,是关系到党和国家各项事业成败的重要问题。因此,引导当代青年进一步学习马克思主义,充分发挥青年马克思精神特征在当代青年中的主导作用,有两个关键因素。

一方面,我们应该适当缩小当代青年与马克思主义的“距离”。马克思生活的时代是近两个世纪前。同时,随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体系不断丰富和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历史距离感将继续积累。同时,当代青年接触马克思主义的方式略显单一。仅仅依靠兴趣或专业需求,系统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年轻人并不多,更多的年轻人,尤其是青年学生,只把它当作学生时代的必修课。面对这样的形势,如何消除青年人与马克思主义的距离,如何使青年人更有效地接受、学习和应用马克思主义成为当务之急。然而,深入研究马克思青年时期的成长经历和思想轨迹,用马克思青年时期的精神特征感染当代青年,是有效的方法之一。

另一方面,有必要为防止各种“非马”思想侵蚀当代青年思想提供坚实的理论支撑。今天的时代是媒体爆炸的时代。各种信息通过各种渠道传播,特别是新兴媒体。年轻人更渴望接触新兴媒体传播的信息,他们的阅读习惯也越来越支离破碎。因此,各种难以区分真假的信息很容易给年轻人的思想带来混乱。因此,国内学术界有义务用更扎实的理论研究来处理和澄清各种“非马”观点和声音,以更坚实的理论支撑来根除这一问题。同时,充分利用各种新兴媒体,为青年人提供更加科学、更加可接受和最新的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研究成果。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应该牢牢扎根于当代青年的思想之中,使马克思主义思想真正成为青年人树立崇高人生目标、实现崇高人生价值观的思想动力。

参考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3)[·米)。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28)[·米]。北京:人民出版社,1973年。

[4]中央编译局编译。回忆马克思·[。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

[5]陈进。年轻的马克思和年轻的毛泽东·[之间的一点比较。《政党文学》,2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