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实践 > 马克思的实践观与中国道路,试论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

马克思的实践观与中国道路,试论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

马克思的实践观与中国道路

本文论述了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马克思主义实践观是指客观的主观观,包括客观对主观的必然性和主观对客观的必然性。实践概念包括三个基本内容:第一,生产实践:改造客观世界以适应人类生产的活动。第二,处理社会关系的实践:以调整和改革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为目的

马克思的实践观是什么?

马克思主义实践观认为,实践是知识的源泉,是知识发展的根本动力,是检验知识正确性的唯一标准。 实践和认识是辩证统一的关系。实践决定认知,认知对实践有很大的反应。 正确的科学理解促进实践的发展,错误的理解阻碍实践的发展。 理解应该随之而来。旧哲学没有正确解决实践的基本问题。除了唯心主义和旧唯物主义的主观原因外,还有客观原因。也就是说,实践作为人类特有的活动,有其自身矛盾的特点。一方面,实践是人类有目的的活动。它包含了人的主观因素,受人的理性和意志支配,体现了人的理性权利。实践是指人类积极改造客观世界的客观活动。它有两层含义:(1)实践的一般性质——实践是人类改造客观世界的物质活动,它具有物质的性质和形式,具有直接现实的特征。(2)实践的特殊性:实践也是人类特定的客观活动。实践以人为本,以客观事物为基础。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实践是指人类积极改造客观世界的客观活动。 它有两层含义:第一,实践是人们改造客观世界的物质活动,它具有物质的性质和形式,具有直接现实性的特点,是实践活动不同于意识活动的一般本质;第二,实践是人所独有的。这个问题不科学,应该问:“现代唯物主义和旧唯物主义的主要区别是什么?”旧唯物主义认识事物时的思维方式是直观和抽象的。因此,它也被称为形而上学唯物主义。现代唯物主义的思维方式是具体的、辩证的变化和发展。因此,它也被称为辩证唯物主义。

试论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

本文论述了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马克思主义实践观是指客观的主观观,包括客观对主观的必然性和主观对客观的必然性。实践概念包括三个基本内容:第一,生产实践:改造客观世界以适应人类生产的活动。第二,处理社会关系的实践:以调整和改革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为目的

马克思的实践观是什么?

马克思的实践观与中国道路范文

[内容提要] 马克思的实践观与中国的道路密切相关。本文认为,马克思在对市民社会的批判中提出了实践的概念。马克思实践观的密切目标是共产主义。中国道路的开辟和实践,不仅是中国经验对马克思实践观意义的回应和拓展,也是对马克思实践观的理论提升和实践创新。

[关键词] 马克思;实践观;中国之路

用马克思的实践观来探讨和研究中国道路是一个广泛而重要的课题。它的深入发展不仅对马克思实践思想和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发展中国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理论和实践具有深刻的理论建构作用。有鉴于此,本文回顾了马克思的思想历程,探讨了马克思是以什么样的问题意识为基础提出实践概念的。实践概念的丰富内涵是什么?马克思实践概念的目标是什么?马克思丰富的实践思想对当前中国道路的重要理论意义是什么?

一、马克思实践观的形成与内涵

从马克思的思想发展过程来看,马克思实践概念的形成有一个过程,这一过程体现在“劳动-实践-生产”的历史线索中。也就是说,马克思的实践概念是从劳动概念开始的,特别是“异化劳动”的概念。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对市民社会进行了批判。他指出,国民经济始于自由劳动。应当得出结论,劳动者已经获得了他们劳动的全部成果,但事实上,劳动者已经为资本贡献了一切,而劳动者自己只获得了维持其劳动所必需的东西。国民经济学陷入了这一矛盾,因为它假定私有财产状态是一种“自然状态”,却没有看到资产阶级社会中所谓的自由劳动是以私有财产为前提的。这种劳动是异化劳动,即劳动者及其劳动产品。它脱离了劳动本身、人类的本质和其他。异化劳动不断巩固和加强私有财产的状态。国民经济劳动观的哲学表达是黑格尔的劳动观。黑格尔也非常重视劳动的精神意义,即劳动对人类的生成效应,但他没有注意到劳动的负面效应或劳动的异化,即在私有制条件下,只有资本家而不是工人才能完成劳动。因此,归根结底,他和国家经济学家是同一个人。马克思在批判黑格尔的思辨劳动观后,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哲学概念,即感性对象活动。客体活动是人类劳动的本质。真实的人是动物,他是感性对象,所以他有自己的感性对象,但同时他也是主要的动物。他将把他的内在本质对象化为一个外在的对象,并在这个对象中成为他自己。

马克思把劳动的哲学表达,即客观活动,概括为实践的概念。在《费尔巴哈提纲》的第一篇文章中,他批判了以费尔巴哈为代表的旧唯物主义哲学和以黑格尔为代表的唯心主义哲学。他批评前者从客体出发,把人看作感性客体,而批评后者从主体出发,把人看作从事精神劳动活动的人。马克思认为,人的真实存在是感性和客观活动,人及其客观活动,超越和扬弃了前两者。与此同时,实践概念本身也具有历史维度。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实践体现在生产中,包括人类生产物质生活资料、人类生产自身和人类生产社会关系。

从以上可以看出,马克思在市民社会的问题领域提出了实践的概念。从具体内容来看,实践不仅包括反映在人与自然关系中的物质生产劳动,还包括反映在人与自然关系中的社会关系的实践。两者是同时产生的,因为人与自然关系中的生产实践必然同时呈现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实践活动,或者后者是前者的社会表现。然而,在私有制的社会条件下,实践必然会被异化。

二。马克思实践观的目标

马克思在对市民社会的批判中提出了实践的概念。实践的概念体现在异化劳动、有针对性的活动和生产的形式上。因此,问题的关键在于找到公民社会的下一个环节,即马克思实践观的密切目标是什么——共产主义。马克思通过共产主义批判和超越了市民社会的问题。

共产主义是现实历史中不可避免的运动,是对私有财产的积极扬弃。马克思在批判国民经济时提出了异化劳动的概念。异化劳动以私有财产为前提,同时巩固私有财产。因此,异化劳动的扬弃就是私有财产的扬弃,即共产主义的实现。马克思批评原始共产主义和具有政治性质的共产主义,因为它们仍然受到私有财产即人的异化的影响。

只要私有财产得到保留,异化的劳动就会存在,公民社会就不能被抛弃。在他看来,共产主义是真正社会性质的解放,是完全否定私有制的人的解放,是人的社会解放。“共产主义是对私有财产的积极扬弃,即人的自我异化,因此它是通过人和为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这是人类回归自身,回归社会,回归作为人类的人类。这种回报是一种完全的回报,是有意识地在过去发展起来的所有财富的范围内实现的回报。”[1]

然而,共产主义的实现也必须建立在过去发展起来的所有财富的基础上。我们必须在私有财产的运动中为自己找到经验和理论基础,即共产主义对私有财产的扬弃不是简单地拒绝私有财产的权力,而是消除其异化的形式,使其成为一种社会权力并被他人重新占有。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如何实现共产主义?这需要一定的主客观条件。客观条件不仅包括巨大的增长和高度发达的生产力,还包括无产阶级的绝对贫困和对资产阶级世界的普遍反对。同时,无产阶级必须有共产主义意识,也就是说,必须认识到工人的劳动是财富的源泉,资本对劳动的完全调节是不公平的。“它必须认识到产品是它自己劳动能力的产品。他还得出结论认为,将劳动与自己的实现条件分离是不公平和强制性的。这是一次伟大的觉醒。这种觉醒是资本生产方式的产物,也是这种生产方式的丧钟。就像当奴隶意识到他们不能成为第三方的财产并意识到他是一个人时,奴隶制只能人为地生存,不能继续成为生产的基础。”[2]

只有满足了上述条件,无产阶级革命才能真正发生,共产主义才能最终通过消灭私有制和消灭任何阶级及其自身的统治来实现。

三。马克思的实践观与中国的道路

如果对马克思实践观的讨论是基于市民社会的问题领域,而共产主义(人类社会)是市民社会的下一个环节,那么在当前中国的社会主义实践中,这种原则性的实践观表明我们应该始终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和实践,既是中国经验对马克思实践观意义的回应和拓展。这也是马克思实践观的理论提升和实践创新。同时,也可以从马克思实践观的丰富内涵来理解和阐释当前中国道路的实践过程。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仅以马克思实践观所追求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为指导,而且有其自身的实践创新。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是有条件的,即必须以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高度发展为前提。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大力发展生产力是当前我国的一项重要历史任务。它需要学习西方先进的生产和管理方法。在中国发展市场经济。然而,我们不能走西方资本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发展道路。市场经济只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指出,我们将坚定不移地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变旗变旗的邪路。这里的邪恶道路指的是西方资本主义道路。社会主义道路是党和人民的历史选择。学习西方资本管理模式只是为了提高国家的生产力水平,而不是跟随西方。与此同时,它也不是走封闭而僵化的老路。这里的老路是指改革开放前30年的发展道路。30年来,中国也一直走社会主义道路。然而,中国基本上遵循了苏联模式的道路。因此,总体上可以称之为老路。这两条道路是不现实的,只有中国道路才是正确的道路。

中国道路的实际发展过程也得益于马克思的实际参与和领导作用。实践包括物质生产劳动和人类社会关系。实践是一种感性的客体活动。然而,在市民社会条件下,实践会被异化,形成资本方与劳动方的权力和统治关系。在中国道路的发展过程中,资本管理模式已经被引入到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因此,在实际的物质实践和社会实践中也存在异化的可能性。实践的异化是正常的,关键是如何抛弃它们。一方面,要不断发展科学技术,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这是一个重要的步骤,是实现发达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另一方面,有必要进行持续和深入的改革。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就是一个明显的证明。中国的改革道路是从“摸着石头过河”的表面改革开始的。延伸到目前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类型,改革的目的是摆脱不适合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方面,并消除不适合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部分。对马克思的实践观来说,它是超越物质实践和社会政治实践的异化部分。只有同时发挥这两个方面的作用,中国的道路才能越来越宽。

[参考]

[①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85

[2]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