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范文 > 论文范文波普尔政治哲学的认识论基础分析

论文范文波普尔政治哲学的认识论基础分析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历史,规律,社会
论文概述:

以上我们讨论了波普尔的政治哲学的基本思想,波普尔的认识论从现代科学的内部开始,否认一切知识和理论的普适性和绝对确定性,波普尔认为,哲学的认识论并非远离政治的,哲学认识论和

论文正文:

第一章引言

卡尔·雷蒙·波普(1902-1994)是当代著名的自由主义政治哲学家、科学哲学家和批判理性主义的创始人。他在科学哲学方面的主要代表作包括猜想与反驳、科学发现逻辑、客观知识等。他在政治哲学方面的代表作是历史主义和开放社会的贫困及其敌人。波普尔对科学认识论和政治哲学都有深远的影响。他将科学认识论巧妙应用于政治哲学,为其政治哲学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波普的思想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早期、中期和晚期,每个时期都有自己的研究重点。早期的研究集中于建立批判理性主义认识论或方法论。他不同意逻辑实证主义的归纳原则和经验确认原则,提出证伪原则,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科学哲学理论体系。在中期,努力建立一种社会和政治哲学,并将“批判理性主义”的基本观点应用于社会和政治历史领域。后来波普把他的研究重点转向本体论。在此期间,他坚持“反对主观主义,维护客观主义”,建立并宣传了“灾难进化”和“世界3”理论。由此可见,波普尔哲学的脉络是:首先,科学的认识论基础是在科学哲学领域提出的;然后将这一科学认识论应用于社会领域,建立其社会、历史和政治哲学。最后,这一科学方法被用来解释整个宇宙的演化,并建立一个关于三个世界的理论。

第二章从归纳到历史主义的批判
波普的历史主义可以概括为:人类历史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它是由一定的规律或趋势决定的。人类很难改变这些规律和趋势。所有人能做的就是理解和掌握这些规律或趋势,并根据这些规律合理地预测人类的未来发展。这种历史规律和历史远见是所有人类行动的理性基础。历史决策者认为人类的历史过程是有规律的和可预测的。谁发现历史规律,谁就有控制未来的钥匙。换句话说,历史决定论者坚信有一个决定人类社会过去、现在和未来历史发展的规律,人类可以根据这个规律发现这个规律并预测未来的发展。只要人类能够合理地揭示这一历史规律,他们就能控制未来。波普尔政治哲学的出发点是反对这种决定论。

2.1波普对历史决定论的批判
波普主要从三个方面批判历史决定论:历史的不规律性、历史的不可预测性和历史的无意义性。

2.1.1不规则历史
波普尔认为,人们不能描述整个社会历史,因为这种描述本身需要包括社会史的所有特征。如果一个人不知道整个人类的状况,他就不能知道人类的未来。在历史研究中,人们只选择事物的某些方面来研究,所有的描述都是选择性的描述,所以人们不可能观察或描述世界的所有特征。首先,人类历史是一个独特的事件。过去的知识不能帮助我们了解未来。第二,社会和历史现象只是相似的,没有重复。所谓的历史规律是无法检验的。在波普尔的理论中,他认为一个理论是否科学取决于他是否能够经受住反驳,以及他是否具有证伪性。波普认为,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没有普遍有效的法律。他强调,人类社会和历史的演变是一个独立的线性过程。尽管人们可以用自然选择和遗传变异等因果规律来描述历史的演变,但这种描述只是一个单一的历史命题,而不是一个普遍规律。根据观察到的单一历史事件,我们将永远无法得出一个普遍的规则并验证这个规则。第三,自然现象可以重复,但是由于社会和历史现象的人为性和复杂性,社会和历史现象没有重复。\"对进化的描述不是一个规则,而是一个单一的历史命题.\"生命或人类历史的演变是一个独特的过程。波普承认历史的演变只是一种趋势,但这种趋势是不规律的。“断定存在趋势的命题是存在命题,而不是普遍命题,法律和趋势完全不同。”

在社会变革和发展的过程中,这种趋势无疑是存在的,人类可以根据现有的科学知识推断出这种趋势。然而,这种趋势和法律是完全不同的,因为法律是一个表达整体的普遍命题,而趋势只能代表事物的具体存在,是一个单一命题。更重要的是,这种趋势没有普遍适用性,它是暂时的和可变的,而法律是不变的,具有普遍适用性。例如,能量守恒定律是永恒的,但社会发展趋势,如人口增长,可能会改变。规律和趋势是不同的,趋势不能作为科学预测的基础。第四,波普尔认为社会史的不规则性仍然在于它的复杂性和人为性。社会历史现象的复杂性指的是各种社会历史联系。我们不能人为地隔离这些联系。社会历史现象的人为性在于有些人总是参与社会历史现象。人类社会史是由人们的自由意志和选择创造的。它是主观的,不是客观规律的结果。第五,历史决定论者没有阐明历史规律的适用性。他们自称历史法律是普遍适用的法律,并没有解释如何使用这些法律。因此,这些法律在适用时会遇到具体问题,如社会条件和一些主观因素会制约历史法律的适用。这样,历史决定论者就被他们自己的理论驳倒了。基于此,我们找不到一个历史规律来描述这个复杂整体的运动过程。

2.1.2历史的不可预测性
历史决定论者普遍认为历史发展有一定的规律和固定的阶段。波普尔认为这样的发展过程是可以改变的,历史是不规则的,所以是无法预测的。预测人类历史或个人行为是不可能的,因为人的因素是不确定和难以捉摸的,甚至心理学也不能完全理解人的因素。同时,我们可以用自然或社会规律来排除某些事件的可能性,但这个规律不能用来预测社会历史。此外,这种规律不能把所有事件联系起来,“没有这种‘动态’系列连续发生的规律来决定每一个事件。”③不能把一件事有机械强加于其他事情的趋势。因此,历史预测是不可能的。在《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一书的“序言”中,波普尔声称他找到了一个逻辑理由来证明我们无法预测未来的历史进程。他的论点可以归纳为五个主题:第一,人类历史的进程受到人类知识增长的强烈影响。第二,我们不能用合理或科学的方法来预测我们科学知识的增长。第三,因此,我们无法预测人类历史的未来进程。第四,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放弃理论历史的可能性,也就是放弃等同于理论物理学的历史和历史社会科学的可能性。没有科学的历史发展理论可以作为预测历史的基础。第五,因此,历史决定论方法的基本目的是错误的。历史决定论无法成立。正如波普尔所说,人类知识正在增长,人类知识的增长是我们无法预测的,那么我们就无法预测明天会发生什么。

人类对知识的追求是持续的,知识本身的增长没有规律可循,因此不可能预测历史。波普尔通过对俄狄浦斯国王神话故事的解释证明了自己的立场,即他认为历史预测会产生“俄狄浦斯效应”。这个神话故事大致如下:白蓉国王和王后得到了一个神谕,说他们的儿子将来会杀了他的父亲并娶他的母亲。为了避免应验这一预言,国王和王后刺穿了自己儿子的两只脚后跟,并用绳子把他们绑起来。可怜的牧羊人把他遗弃在荒凉的峡谷里,让他饿死或喂狼,但是牧羊人不忍心抛弃这个孩子,把他交给了另一个牧羊人。后来,孩子被交给普罗尼尔斯国王,普罗尼尔斯国王把孩子当成自己的儿子抚养长大。在俄狄浦斯长大后,得知可怕的神谕,他会杀了他的父亲,娶他的母亲俄狄浦斯,以避免履行神谕,离家出走,流浪到他的出生地,白蓉王国。在十字路口,他不小心杀死了他的生父欧云,他偶然遇见了欧云。然后他把吃人的狮身人面像,一个美丽的狮身人面像,从白蓉城门外的悬崖上取下。最后,他被誉为白蓉国王,并最终娶了他的生母伊奥·卡松,或者实现了可怕的预言波普尔解释说是预言本身导致了俄狄浦斯杀死他的父亲并娶了他的母亲。他称这种效应为“俄狄浦斯效应”(Oedipus effect),即预测事件的历史过程会受到预测本身的影响,从而否定了历史预测的可能性。这种效果在自然界中是不存在的。例如,人们是否正确预测日食不会影响日食的客观过程。然而,如果这种效应应用于人类历史,它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只要人们主观地预测会有一场战争,人们就会做出各种努力和活动来预测即将到来的战争,这反过来又会影响事物的发展。这表明人类活动总是与人类的历史进程密切相关的。人们总是有意无意地参与人类的历史进程。一旦人类对历史做出预测,他们就会对预测做出反应,并影响预测的过程。也就是说,历史决定论者对历史进行预测,但预测本身就抵消了这种预测的客观性。因此,一旦主观因素渗透到历史预测中,历史过程就会在语言本身的影响下发生变化。因此,历史预测是不科学的,所以历史不能根据历史规律做出正确客观的预测。

2.1.3历史无意义...............................................................................................17-18
2.2..............................................................................................18-22
2.2.1休谟对归纳法的批判..............................................................................................18-19
2.2.2休谟问题的解决方案..............................................................................................19-20
2.2.3历史决定论..............................................................................................20-22
第三章对开放社会及其..............................................................................................22-26
3.1封闭社会和开放社会..............................................................................................22-24
3.1.1封闭社会..............................................................................................22-23
3.1.2开放社会..............................................................................................23-24
3.2对开放社会的批评..............................................................................................24-26
第四章波普的证伪原则..............................................................................................26-34
4.1波普尔的民主思想..............................................................................................26-29
4.1.1优势悖论..............................................................................................26-27
4.1.2民主悖论..............................................................................................27-28
4.1.3民主和专制..............................................................................................28-29
4.2波普尔的自由思想..............................................................................................29-31
第5章..............................................................................................进步社会工程思想34-42
5.1进步社会工程..............................................................................................34-38
5.1.1乌托邦项目及其..............................................................................................34-37
5.1.2..............................................................................................进步社会工程37-38

结论

以上我们讨论了波普尔政治哲学的基本思想。波普尔的认识论从现代科学的内部出发,否认所有知识和理论的普遍性和绝对确定性。波普认为哲学认识论离政治不远。哲学认识论和政治哲学总是相互影响的。波普尔是哲学认识论和政治哲学完美结合的典型代表。莱斯诺夫曾指出,“波普尔的政治哲学无疑是建立在他对科学的研究、对知识增长的必要条件的分析和普遍理性思维的基础上的。在波普尔看来,人类在其活动的所有领域都是解决问题的动物——他们面对问题并试图解决问题,但在这样做时,他们经常会遇到(经常会引起)新的问题。他们已经取得了进步,但从未达到完美的结局——总有更多的问题需要解决。它们是理性且容易出错的动物。波普总是不厌其烦地说他们犯了错误,但他们可以从中吸取教训。波普认为这种知识哲学(也是一种人类状况的观点)被称为批判理性主义。”?波普尔的政治哲学是建立在批判理性主义的科学哲学基础上的,它将政治哲学和科学哲学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由于波普尔对政治哲学和认识论的特殊贡献,波普尔将被铭记为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他的许多批判性见解现在已经成为常识,这也可能是他的思想消失的原因。纵观波普尔思想的发展轨迹,我们发现波普尔的政治哲学和认识论是相互关联的,形成了一个动态的结构。他的思想在不同方面强调同一中心思想:批判理性主义,即理性批判是科学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重要手段和保证。在寻求知识进步的过程中,只有坚持理性和批判的态度,我们才能成功。

在波普尔,一切都是开放的:没有权威的知识,开放的社会和开放的未来。作为一个哲学家,他总是保持谦虚的态度,不希望人们把他当作一个权威,愿意接受人们的批评和回答人们的问题。他的名言:“我可能是错的,你可能是对的,最终我们接近真相。”②也许可以解释他的整个理论体系。他问候他的。作为开放系统的意识形态系统。猜想和反驳的过程是无限的,知识的证伪过程是无穷的。因此,人类知识的增长是无限的,社会的进步是无限的。随着知识的不断增长和社会的不断进步,我们正在步入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波普一生都在写作,写了很多书。他的思想也体现了探索的特点。波普将他的自传命名为《无尽的探索》,总结了他思想的基本特征:无论是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还是在日常生活世界中,我们总是在没有规则或没有预定目的的旧事业上产生新的起点。生活世界给我们带来了新的问题。我们试图通过提出新的科学理论或社会体系来解决它们。这样,“在我们自己的理论被消除之前,先消除我们的错误信念。”@在一个开放的社会里,我们这样做,并有意识地意识到我们对自己的决定负有主要责任。我们不再盲目追随和相信权威。我们继续寻找错误,并在错误中取得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