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范文 > 论文范文中国现代文学与大众传媒的崛起

论文范文中国现代文学与大众传媒的崛起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思潮,文学,自己的
论文概述:

新闻媒体论文: 试论中国现代文学思潮的兴起与大众传媒由硕士毕业论文中心,硕士论文组整理提供,本文阐述了试论中国现代文学思潮的兴起与大众传媒

论文正文:

新闻媒体论文:硕士论文中心和硕士论文组提供的中国现代文学思潮和大众媒体的兴起。本文论述了中国现代文学思潮的兴起和大众传媒

文学思潮作为中国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进入现代社会以来,文学思潮的兴起和发展逐渐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和兴趣,关于中国现代文学思潮的著作和研究文章也逐渐增多。这些文章或作品从文学本身和文学思潮本身对文学思潮做了大量细致的基础研究工作,为我们研究中国现代文学思潮提供了重要的数据依据,也为更全面地了解现代文学思潮的现状做出了重要贡献。本文聚焦中国现代文学思潮,聚焦中国现代文学思潮这一话题,以中国现代大众传媒为切入点,探讨中国现代文学思潮兴起的原因,从全新的视角分析中国现代文学思潮。
1。力量的积累:大众传媒与中国现代文学的斗争
在讨论大众传媒与文学的关系时,蒋小丽在她的著作《中国现代大众传媒与中国现代文学》中说:“没有机器印刷技术的出现,没有机器印刷技术发展所产生的现代大众传媒,文学传播方式就不会改变,文学表述的风格也不会改变,文学观念也不会改变,新的文学形式自然也不会改变。”这表明大众传媒在文学发展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五四”新文化运动作为现代文学最明显的分界线,发挥了里程碑式的作用。“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的文化事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封建传统儒家文化的统一几乎一夜之间瓦解了。文化领域呈现出多元共存的趋势。通俗易懂的方言已经被用来表达。各种文学创作迅速增长。文学创作流派和思潮层出不穷,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当时,“中国传统大众文化最具代表性的戏剧正处于鼎盛时期”和“小说也是从过去的最后一种技巧上升起来的”。由于印刷业的繁荣,历代小说被大量重印,在现代广为流传,封建王朝的禁止和破坏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放弃。”五四新文化运动为中国文化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推动了文化事业的不断进步和演进。最直接的表现是各种新文学潮流的迅速发展,如春雨后的竹笋和中国大地上灿烂文化花朵的绽放。
在大众传媒的世界里,统治阶级的公私言行都是通过大众传媒的监督机制向公众公开的,过去神秘强大的阶级已经失去了影响力。与此同时,在这个世界上,社会对政府决策和行动的反应和评论也被公布,文化专制的霸权被稀释和消解。许多报刊以“监督政府、引导公民”为义不容辞的职责,成为限制政治权利的社会制衡机制。正是在这一基本社会机制的转变下,大众传媒控制下的世界的思想文化氛围发生了变化,导致了一种嘈杂的局面:“个人思想是用语言表达的,社会思想是用报纸表达的。有一个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报告。社会上有好几个阶层,报道的阶层也会随之而来。”“有一个大问题。为了引起社会各界的注意,它必须成为所有报纸的主要部分。”不同的想法可以在报纸上得到反映,不同的观点可以在媒体上出现。这种信息环境将不可避免地冲击专制正统文化的霸权,并构成思想健康发展的机制。因此,社会和文化环境发生了根本变化。各种社会文化趋势的开放共存和竞争,确立了思想先锋和革命新生力量的社会领导地位。与此同时,这些有权在媒体上发言的人“拥有最高的地位,代表着国家、民族以及那些认可他们代表的人。一旦他们出来,他们就可以听取国家的意见,一旦他们讨论这个问题,他们就可以阻止国家的发展趋势。”
随着西方国家与中国之间商业贸易的日益频繁,在西方国家入侵中国的野心的驱使下,一些来自外国的新技术或多或少地传播开来,从而创造了一个以动态革命为标志的现代工业社会。直到那时,文学的传播和传播才完全突破了手工低效的发展阶段,呈现出一日千里的发展态势。
在《晚清小说史》中,艾英认为晚清小说空之前繁荣有三个原因:“首先,当然,由于印刷业的发展,像以前一样刻书没有困难;由于新闻业的发展,在应用中需要更多的产品。第二,当时的知识界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从社会的角度认识到小说的重要性。第三,清朝屡败外敌,政治腐败。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不够的,也是有希望的,所以他们写小说,批评事情,提倡改革和革命。”虽然艾英没有讨论晚清时期印刷与新闻业的发展及其对小说发展的影响,但他将“印刷与新闻业”发展的因素建立在当时社会政治要求的基础上,这一事实无疑反映了他对现代传媒给文学带来的巨大变化的初步认识,显示了他对传媒变革的高度关注。当文学进入工业化时,这是社会给文学的礼物。它为文学创作、传播和交流提供了极其有利的条件。毫不夸张地说,没有现代传媒的转型,20世纪文学思潮空之前就不会有繁荣,更不用说20世纪中国文学的繁荣,也不可能形成如此庞大的20世纪中国文学体系和格局。
2。现代文学与大众传媒的兴起
要探讨中国现代文学思潮与大众传媒的关系,我们不能回避一个关键问题,简单地说,现代文学思潮,即我们不能把文学思潮从整个文学板块中分离出来并加以讨论。文学思潮本身是文学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如果分开讨论,它们将不可避免地陷入片面和激进的圈子。
纵观中国现代文学整体,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社会史进入现代进程后,现代工业经济给媒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媒体的硬件设施和软件技术都在快速发展。首先,从硬件技术和设施的角度来看,在社会历史发展到近代之后,各种新产品和新能源(与工业革命前相比)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应用到各个领域。现代印刷技术应该说是第一个受益匪浅的。没有这些新的动力,所有的加工和印刷过程只能依靠传统的手工操作,效率低下,印刷质量不高。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文化的传播。据统计,从清初到1897年,共出版了275种通俗小说和555种中国古典小说,共计834种。自晚清以来,1898年至1911年的14年间,共出版小说1145种,超过了250年来的总出版量。这组数据表明,在先进技术的推动下,中国的文学事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其次,从大众媒体软件方面来看,自1905年废除科举制度以来,数千年来官方的“书有自己的金屋”理论瞬间崩溃。以前,一个人能通过科举考试进入仕途的梦想突然破灭了。全国各地的学者必须找到自己的出路。因此,大量的自由学者,即大量的知识分子,在社会上是“多余的”。这为大众传媒的发展提供了人才的保障,使大众传媒拥有人才软实力的提升。胡适和陈独秀被一大批有前途的年轻人包围着,初次登场,引发了文学革命。他们的出现从一开始就与大众媒体联系在一起。可以说,没有大众传媒,就不会有文学革命,也不会有随后的文学趋势。
大众传媒与文学的相互渗透。文学思潮的形成具有新的文化地位。文学思潮必须在出版物中表达观点和传播文化。文学潮流选择或确立出版物作为其文化地位的原因是,作为大众传媒的出版物,它改变了文化传播的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受众群体和社会水平,普及了接受传播的权利,扩大了人们的认知空,加快了某一文学潮流的传播,更方便了这一文学潮流的作家与其他文学潮流的人进行斗争,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无烟的文化“战场”。
例如,以吴宓、唐永同为代表的薛恒学派和以陈独秀为代表的文学改良派,分别把《薛恒杂志》和《新青年》作为他们的“机关刊物”,在各自的刊物上发表自己的观点或对它们进行“唇枪舌战”。薛恒学派起源于1922年1月创办的《薛恒杂志》。该杂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15年冬天清华大学成立的任天学会。天人合一协会是由薛恒的重要成员吴宓和唐永同创立的。然而,政治上的陈独秀创办了《青年杂志》。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夕,他们融汇新旧,取其精华,立其极端,创立了影响社会、改善群众治理的理论,作为天人合一的宗旨。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吴宓曾经希望创办一本杂志。
正是在这种文化思想的对抗中,中国的文化事业逐步走向现代化。在这个过程中,大众媒体的作用不可低估。经过仔细分析,现代文学思潮和大众传媒的兴起可以说是相互制约和促进的。文学思潮以特定的历史时代和社会背景为环境,文学创作和文学思想有倾向性地表达了人们的精神需求。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后,全国和中国各行各业都充满了救国救民的热情。学者们也尽力通过自己的努力为拯救国家的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因此,他们开始向西方寻求有效的解决方案,翻译外国文学作品,学习外国文学。这些都是对中国传统文学的强烈冲击,因此大众传媒对这种力量是不可或缺的。如果他们有先进的思想,他们必须依靠大众媒体的力量来传播它们,让公众了解这些新知识和新文化。媒体强大的力量和广泛的传播符合自身文学思想的需要。此外,媒体本身也可以成为这些新文学创作的一个元素。在这个过程中,文学潮流的出现也为大众传媒提供了传播材料。不同文学思潮之间的争论将不可避免地以他们自己的观点来表达。他们会一篇接一篇地发表文章或评论,然后在自己的出版物上发表这些文章或评论,让其他人和公众理解。这不仅可以让公众了解自己的想法,也可以让公众了解彼此文学思潮的弊端,让公众对各自的文学理论和文学思想有更全面的了解。
3。大众传媒与现代文学思潮的繁荣
中国文学经过从近代到近代的历史转型,在20世纪初获得了现代文学的性质。现代文学的创作和发展大大超越了传统文学时期。这个时期可以说是文学史上的一个高峰,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读者的接受率上。这具有里程碑意义。这一时期的文学思潮也相当活跃。在短短30年间,出现了八大文学潮流,如现实主义、浪漫主义和现代主义,以及一百种思潮相互竞争的局面。这使得近30年来中国现代文学的创作越来越多样化。创作方式从以前单一僵化的风格转变为流行的风格。此外,文学从“圣殿”中解放出来,神秘的精英文学开始流行。中国文学事业进入现代以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离不开中国先进文坛先辈们的艰苦努力。中国文坛先辈的贡献不容忽视。他们用自己的智慧书写了中国现代文学的历史,创造了中国现代文学的奇迹,使中国文学在向现代转型后的短短几十年里发出了震撼全世界的历史最强音。
在中国文学从现代转向现代之前,中国的大众传媒产业开始转向现代。清末,国家衰弱,家庭贫困。外国人在中国设立工厂、学校、报纸等等,目的各不相同。虽然他们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同化中华民族的孩子,最终实现不需要一个士兵就能占领中国的目标,但他们也给我们的国家带来了新的科技观念。大众媒体就是其中之一。以机器印刷为代表的现代媒体技术随着外国人的进入而引入中国,改变了中国手工雕刻的现状,大大提高了印刷业的生产力,增加了知识传播的广度,深化了传播的深度。他们把新闻媒体这一新兴产业带到我国,并在我国实行企业管理。这些先进的管理理念也被我们的人民所学习并运用到自己的发展中,并逐步建立和完善了媒体市场。媒介变革对中国现代文学最明显的影响是它促进了现代文化市场的发展,使文学成为一项公共事业。在中国报业史上,中国人自己创办的最早的现代报纸是吴方婷于1858年在香港创办的《中外公报》。此后,中国人自己经营的报刊不断涌现。到1902年,梁启超已统计出全国共有124种报刊。媒体市场的繁荣促进了文学市场的建立和繁荣。文学市场逐渐扩大。专业小说家的出现和报纸作家的双重身份在当时并不少见。
如前所述,中国文学的发展源于文学观念的转变和文学思潮的兴起。主要学校的领导和支持者都使用大众媒体来宣传他们的文学思想。也许在那个时候,他们并没有争取观众的意识,只是想借助报纸的力量来表达和解释自己的文学思想,捍卫自己的文学思想。然而,他们使用了大量的读者。如此庞大的读者群,通过阅读报纸和各种文学思想流派的文学观念,会无意识地选择他们最喜欢的文学思想流派之一来支持他们。这样,原本由少数人形成的小文学思潮就会慢慢成长为一个大的文学思潮社会群体,其影响力自然会随着支持者的增加而增加。
从20世纪初各种文学期刊和杂志的地域分布来看,有一种明显的感觉,在封建社会,许多学者一直把文学事业视为“西藏的名山,传承后世的名山”。此时,它还强烈地带有工业化社会的特征。许多文学期刊是由作者自己创作或编辑的,往往具有同行出版的性质。出版商、编辑和作家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相互合作,开展文学实践。有些人甚至有三种身份:编辑、作家和出版商。例如,梁启超创办了《新小说》,为一批改革派提供了表达政治和艺术观点的阵地。另一个例子是鲍哮天。从图表中可以看出,他此时编辑的出版物包括《小说大观》和《小说时报》。在他周围,浪漫主义文学思潮下的一大批“鸳鸯蝴蝶派”作家被团结起来,推到了这个文学流派的元老地位。此外,如周桂生的《每月小说》、王张赟的《每月小说》、王栋根的《星期六》等。,都团结了一群作家,通过出版物号召同胞们形成一种普遍的氛围,这种氛围已被许多人所接受,即文学潮流。这是一部脱离了纯粹个人职业生涯的文学作品,已经成为一部公开而密集的作品。
因此,我们发现媒体的变化和自由经济的发展自然会产生两个特点:第一,由于读者口味和图书市场的影响,文学书刊在不断更新和竞争,具有商品经济社会持续竞争的特点;第二,每个作家或文学团体都可以通过组织自己的出版物,形成不同的文学团体和流派,最终形成流行的文学思潮来实践自己的文学思想。

新闻媒体论文:论文网博士谈中国现代文学思潮与大众媒体的兴起。论文中心将为您提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