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范文 > 论文范文浅析企业数字报告方法的选择

论文范文浅析企业数字报告方法的选择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方法论,企业家,报道
论文概述:

新闻媒体论文: 探析商业人物报道的方法选择由硕士毕业论文中心,硕士论文组整理提供,本文阐述了探析商业人物报道的方法选择

论文正文:

新闻媒体论文(News Media Papers):分析商业人物报道的方法选择由硕士论文中心和硕士论文组提供。本文阐述了企业数据分析方法的选择。

随着近年来中国传媒行业在这一领域的探索,各种报道商业人物的方法开始形成:面对一个重要的商业人物,媒体往往从各种方法的角度来处理,相关报道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通过梳理各种出版物的报告内容,并辅以典型案例,我们可以归纳出几种企业人员报告的方法,也可以分析不同方法的优缺点。
1。公司和行业数字的纯粹报道
许多媒体对商业数字的报道都是基于公司或行业。人们只是他们观察公司和行业的一面镜子。这是媒体报道商业数字最常用的方法。
南方报业集团旗下的《21世纪经济先驱报》是一家专业的财经日报。2008年底,报道了南方航空公司前董事长空刘绍勇空放弃东航,并发表了《刘绍勇管理东航12天》、《三大航空公司高层管理调整/[/k0/》等一系列文章。这位企业家完全置身于航空公司空行业管理体系优化和行业重组的背景之中。这篇报道聚焦于刘绍勇将在中国东方航空公司面临的挑战,问他是否能拯救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等。他的个人故事和性格特征已经完全被抛在一边。企业家成为一个简化的符号。
有时,媒体会给文章增加一点水分。例如,《南方人周刊》撰文“李彦宏的‘影子敌人’”,讨论百度与其同行之间的竞争关系,以及该公司通过百度面临的公关危机所面临的公众信任问题。添加了一些材料来描述李彦宏的理性、耐心以及公司上市后所承受的压力。然而,文章仍然把重点放在公司,而个人资料只是促进报告发展的润滑剂。
这种公司数字和行业数字的方法通常以数字为基础来谈论事件和公司管理等问题,这有助于通过商业数字在重大商业新闻面前快速找到报道的切入点。此外,根据公司和行业的一些消息来源,即使不能约谈当事人,也可以完成报告。因此,它特别适合于追求新闻和专业精神的金融媒体。然而,这种方法忽略了企业家作为“角色”的观察,文本相当僵硬。如果综合性报纸遵循这一报道路径,将很难与专业金融媒体形成区别,突出自己的风格。例如,在《南方人民周刊》编辑部,人们认为这种方法的应用使《人民周刊》的商业部分远离了出版物的目的——“记录我们的命运”,因为它既没有提供企业家的故事,也没有展现他们复杂的人性。
2。描述企业家生活的方法
已经进入中国媒体的日常运作,这可以说与《新周刊》前记者周华的一系列报道有些关联。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她一直用女性细腻的笔触通过逼真的描述来密切观察商业人物。她给当时汤姆的在线董事兼首席执行官王雷雷写信,他对公司知之甚少,但充分展示了他的生活故事、不羁的青春、对工作的热情和狂野的生活。
周华还写了王石,后来出版了《王石》一书,书中展示了企业家王石在金融领域之外的生活和成长经历。这本书围绕18个字展开,包括严母、抑郁、余良、房子、对手、休闲、时尚、朋友、登山、天涯、脾气、金钱、58岁等。手稿采用了一种散文风格,并解释道,“页面上有一个更真实、更普通的王石。“
周华报道企业家的方法和写作风格轻松愉快,富有洞察力,完全符合媒体写“好看”报道的要求。除了在《新周刊》上写文章之外,她还在2001年开始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设立一个人物专栏“快乐男人的数量”。通过这些平台,她的表达方式产生了影响。事实上,许多不总是追求时效性的金融期刊开始使用“描述企业家生活”的方法,如“中国企业家”、“全球企业家”、“东方企业家”和新成立的“企业家”。这些出版物甚至设立了定期专栏,如“企业生活家庭”,介绍企业家的生活。“中国企业家”的口号是“一个阶层的商业和生活”。简而言之,这种报道企业家生活的方式越来越流行,也有利于缩小企业家和普通读者之间的距离。
在外国媒体的运作中,这是报道企业家的常用方法。例如,《商业周刊》报道说,香奈儿的全球首席执行官莫林·凯特详细描述了她的服装、她对文学、电影和戏剧的迷恋,以及她如何试图赢得律师父亲的钦佩。杰弗里·杨(苹果乔布斯传记作者)认为,乔布斯是一个普通人,他经常纠正自己的个性缺陷,如武断和傲慢。[1]
这种方法特别适合报道不太有新闻价值的企业家,确实有助于解决“好看”文章的问题。然而,新的问题出现了。首先,很难找到生活富裕、愿意讲述自己生活的企业家。其次,或许更重要的是,这类报告似乎离业务本身太远了。企业家喜欢钢琴和女人,和他的生意有什么不可避免的关系?正是由于这些原因,一些强调“业务逻辑”的媒体逐渐意识到这种方法的局限性。
3。寻找企业家的个性和商业之间隐藏的联系
一些媒体人士选择了一个相对平静的立场。他们既不拘泥于行业和公司来解读企业形象,也不沉迷于企业家的日常生活细节,而是希望在文章中找到企业家的个性与企业之间的一些隐性联系。《经济观察报》的前主要作者
许知远在这种方法学的观点下操作了一些有影响力的报告案例。发表在《经济观察报》(2003年7月14日)上的文章《李东升的宁静革命者》清楚地反映了他“质疑人性”的报道风格。“字符”一词在全文中直接出现了12次。作者下定决心要找出这位“销售额超过300亿元的公司领导”的“不寻常气质”。然而,“他的个人性格和他领导的公司的性格都不够清楚。”随着作者一步步的分析,“李东升的性格,他不容易表现出来,已经成为他最重要的性格特征。”TCL在过去10年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李东升稳定的性格带来的“少犯错误”。“这种根据企业家的人性线索来布局文章的写作理念给读者留下了广阔的思考空间。
作为一个以人民报道为核心内容的综合性新闻周刊,《南方人民周刊》也更频繁地使用这一方法。在第100期《华尔街日报》上,房地产交易商潘石屹在香港成功上市,当时房地产价格正在飙升。《华尔街日报》以“当心潘石屹”的标题登上了他的封面。这组文章讲述了潘石屹的精明、保守和谨慎,以及这些个性特征在他经营中的体现,穿插了他艰难的童年、海南历险、对现金流的重视,以及他在行业快速扩张背景下的犹豫和不安。作者包括出版物记者、熟悉房地产行业变化的观察家以及认识潘石屹10多年的朋友。这组文章理想地找到了商业、人性和故事之间的平衡。
迟宇宙曾为《南方周末》和《新京报》工作,现在是《华夏时报》的副主编,他曾详细阐述过这一方法。他说:作为一名企业家,并不是所有的活动都与(狭义的)经济相关。我们首先应该研究的是人物的性格。性格决定命运。一个人,尤其是中国的企业,缺乏有效的监督。他的成败与性格的一些优点和缺点密切相关。在这方面,刘传志的战略和韧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王志东的失败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他性格的原因。王陶俊完全是一个漫不经心、不耐烦的人,有点书卷气,这决定了他在8848年的失败。搜狐的张朝阳有点孩子气,他对游戏的要求超出了他创业的愿望,所以搜狐没有做出任何大的动作或调整。”[2]
可以说,在企业经营中寻找企业家的人格因素是这一方法的最终诉求。该方法适用于人文色彩浓厚的报刊。他们没有强调新闻的艰巨性,而是强调报道的紧张。然而,很难找到一个企业家的主要性格线来指导全文,这就要求记者有一个慢慢理解和把握企业家和公司的过程。
4。调查性商业数据报告
当然,在瞬息万变的商业环境中,企业家正逐渐从传统的商业模式(如当地情绪、政治-商业关系和秘密运作)转向标准化和透明的企业发展方式。在这种背景下,一些企业家的形象模糊不清。他们不适合从热情和人文的角度报道,因为他们首先面对的是对与错的判断,以及法律与理性的碰撞。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媒体将倾向于使用“调查性报道”的方法。
当张海和古储君相继倒下时,各种媒体记者前往他们的家乡、他们居住的地方和企业所在地调查和采访与他们有过互动的人。许多细节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显现出来。例如,初中毕业的张海,练过武术,也是“通灵”和“密宗大师”。这些都是他以前作为“资本鳄鱼”的经历。顾储君注册公司时只投资了7万元。后来他制作了《小康品牌》空并发了财。他自己编造的外国经历完全不真实。然而,支持其在香港上市公司全部利润的天津格林科尔工厂,却是一个已经停牌很久的空空壳。它的利润来自虚假合同。
有许多类似企业家调查的报告。中国经济界有太多企业家故事一夜成名,然后逐渐消失,甚至落入正义之网。一些强调新闻报道和独立判断的专业金融媒体,如《21世纪经济先驱报》和《财经杂志》,就是这类报道的发源地。
有时,外国金融媒体也使用这种方法报道国内企业家。他们擅长在核心事实和人物故事之间找到平衡,比如《华尔街日报》2004年发表的文章《新儒家商人陈久林打倒新加坡》。
可以说,调查报告显示了中国企业家的复杂性和多样性,这既奇怪又令人费解。市场似乎也喜欢这种企业家报告。毕竟,成功的企业家总是一样迷人,而失败企业家的故事更令人遗憾。
张海、古储君、陈久林等案例也告诉我们,调查报告有时不仅可以发现企业家在经济运行中的错误,也可以发现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真实面目。光晕之外的企业家的这些细节常常会引起读者的兴趣。
“调查报告”在规范企业运作方面可以发挥良好的监督作用。然而,一些媒体也明白,在一个充满灰色地带的商业环境中,企业家往往徘徊在危险的边缘,所以他们愿意经历自己的艰辛。因此,这种“调查报告”的方法通常只适用于落马企业家。
五、“凶狠的人说硬话”
有些商业人物目光犀利,言辞犀利。他们擅长对当前的经济形式或某种经济现象“说脏话”和“断句”。他们是商界的明星,自然会受到更高的关注。当我们希望从企业家那里听到一些不同的表达来增加我们的思维维度时,我们会找到他们。例如,当新的住房政策出台时,我们自然想知道任志强和潘石屹是如何评价这一趋势的。当网民咒骂房地产开发商时,我们也想听听他们的反应。他们碰巧是“凶猛的人”,可能会说“恶毒的话”。
任志强接受了许多媒体的采访,说了很多“刺耳的话”。在接受《南方人民周刊》(第138期)采访时,他说,“许多人认为我仍然是个个体经营者,认为我是个奸商。说我在赚钱,赚大钱,暴利跟我有什么关系?挣来的钱属于国家,与我无关。我刚拿到工资。互联网上有那么多人实际上根本不认识我。”
潘石屹也是一个善于利用媒体表达自己观点的商人。他在《中国企业家》杂志上说,2008年底,房价趋势非常不确定有些人认为目前的市场已经达到最低点,是时候触底了。然而,我认为不应过于乐观地判断当前的市场和经济。不要把红叶误认为春天来临的象征。现在是秋天,是进入冬天的象征。“新闻媒体论文:分析商业人物报道的方法由纸网博士选择,论文中心将为您提供信息。
任志强、潘石屹、王石和冯仑等地产商是媒体的常客。读者关心他们的行业和判断,所以各种媒体经常使用这种方法。在文本中,这样的文章大多使用对话,所以“凶狠的人说恶毒的话”的方法论不仅取决于受访者的个人特点和表达能力,还要求记者具备足够的对话能力,能够把握现场,调动企业家进行对话的积极性。对许多记者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工作条件。
6。企业家画像
媒体也关注一些特殊的企业家群体,如擅长投资的温州人和正在接班的富裕的第二代人。这类文章将几个具有相似特征的企业家聚集在一起,并相互比较或确认。将企业家的覆盖面扩大到一群企业家有助于跳出个人的明星效应,以更好的诠释呈现商业故事空。它也可能对集团商业行为有一些反思和判断。
《中国企业家》杂志是这种方法的好用户。作为半月刊,它经常引入新的概念来聚集一群企业家。例如,2009年第8期的封面《铁腕与柔情:30个企业木兰》,试图通过采访许多女企业家来描述中国女企业家的工作条件。例如,2008年第21期的封面报道了“富裕的第二代人的诅咒”,并担心“富裕的第二代人”接管财富和权力的时机是否真的到来。例如,2008年第15期《消失的浙商》表达了对江浙大量中小企业陷入危机的担忧。
这种方法也可以用来比较一些差异较大的企业家。例如,《南方人周刊》在2008年底将黄光裕和刘永兴进行了比较,并完成了一个封面故事。两位企业家都曾多次荣登富豪榜榜首,但他们的商业模式和个人风格却截然不同:一位活跃在金融和房地产领域,个性张扬;专注于行业,低调沉默。两个最富有的人走出了两种不同的命运,这让人们感到悲哀。
一般来说,杂志比报纸更热衷于使用这种方法。这是因为杂志周期相对较长,更适合概念性和群体性报道。事实上,许多新闻杂志的排名也是通过这种方法完成的。
从这种方法论的角度来看,记者有广泛的写作主题空和相对自由的写作风格。然而,它要求作者具备良好的思维能力,发现不同企业家之间的内在联系,同时具备控制材料和故事讲述的能力,因为这样的文章往往打破单一故事线索的布局,形成两条甚至更多的故事线索。最后,作者应该有一定的恐惧,并留下一些比较的空间。
七。探索企业家背后的经济模式
中国市场经济实践和经济体制改革30年来,各种经济模式创新不断出现。这种创新与一群企业家的探索联系在一起,而一些有代表性的企业家可能成为经济模式的直接或间接驱动力。通过他,我们可以看到空及其背后整个经济模式的局限性。《经济观察报》现任执行主编
,钟魏徵,原来是该报的首席记者,致力于政治经济报道和区域经济报道,完成了一系列关于商业数字背后的经济模式的文章。其中,《沈文荣:苏南模式的观察者》(经济观察者,2002年12月)一文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荣毅仁是一个罕见的百万富翁,他在苏南浮出水面,成为了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苏南早就被“冯根生问题”所困。商业领袖在企业中几乎没有股份。企业市场价值的上升和下降与企业家财富的变化没有什么关系。尽管他们实际上控制了大量财富,但他们没有被合法私有化,导致苏南富人相对较少。”
从文章的结构来看,除了第一部分主角的出现,“被资本家列入黑名单”,后两部分,“沙钢不相信重组”和“苏南黑死病”都在讨论该地区的经济模式。作者的强项是将人物与经济模式紧密联系起来。
一般来说,适合这种方法的企业家不多,因为企业家和经济模型之间很难达成高度一致,所以这种方法的应用很容易显得僵硬。
8。通过人物
观察经济环境和商业文化的变化事实上,经济模型不仅可以从企业家的角度切入,甚至可以从整个商业历史的角度切入,而且它是由几个拐点型人物连接而成的。它们就像水珠,可以反映中国商业环境的变化和商业文化的局限。
《南方人民周刊》特约记者苏小和近日发表了一系列作品,如《叹气的荣智健》、《张魏莹的行为艺术》、《牛根生的道德课》等。,都使用这种方法。最大的特点是文章不涉及商业运营中的任何技术、管理和财务问题,而是直接涉及系统层面。
以《声叹息的荣智健》(南方人民周刊,2008年第12期)为例。当时的背景是荣智健的垮台。然而,笔者不仅分析了荣氏家族的特征,而且超越了荣氏家族的商业历史,从而抽象出了共同的商业法则——“在中国的商业市场中,一直占据主流地位的是政商结合的企业方法。这种方法可以在短时间内促进企业的快速发展,使企业致富,但不能保证企业在较长的历史时期内的可持续发展。不幸的是,荣智健成了这种目光短浅的企业方式的受害者。荣智健的失败实际上是国有企业模式的又一次失败。”
一般来说,这种写作方法在目前的商业数字报告中很少见。困难在于找到商业人物的历史坐标,以便向读者解释“为什么是他?他今天怎么能到达这个位置?他在商业史上的核心价值是什么?”毕竟,在企业发展史上为企业家找到合适的位置对作者的思维能力和知识视野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结论
当然,必须根据报告对象的特点来判断这些方法的应用。这个方面已经在上面解释过了。此外,我们还面临着如何选择报道位置以及方法是否适合媒体的问题。
不同的媒体往往有自己的立场。“中国企业家”明确提出要成为企业家阶层的代言人。在中国企业家成立20周年之际,记者丁伟写道:“当这个“企业家”团体仍然像野草一样从又厚又硬的缝隙中伸出头来时,这本杂志并不羞于坦白:它有着明确的企业家立场。”[4]而其他媒体对商业数据可能有不同的观点。价值观常常影响媒体对方法论的选择。
此外,在媒体结构分化的背景下,媒体读者的定位和出版物的风格越来越清晰。具有不同定位的媒体适合使用不同的方法。相对而言,城市报纸、综合性新闻杂志和一些不关注新闻的金融出版物可能适合“描述企业家生活”的方法论。追求新闻热点或强调专业性的财经报纸适用于“行业人物报道”和“调查人物报道”等方法。然而,强调人文情怀的报刊可以尝试更多的方法,如“寻找企业家性格与企业的联系”、“探索企业家背后的经济模式”、“通过性格观察经济环境和企业文化的变化”。总之,方法论和媒体之间有一个相互适合的问题。
面对一些特别重要的商业新闻人物,如黄光裕被拘留,也许我们可以用所有的方法来证明。因为他确实是一个富有的企业家,从任何方法论开始,他都能写好文章。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