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巴黎公社 > 马克思理论体系中的存在者探析,宪章运动、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和巴黎公社...

马克思理论体系中的存在者探析,宪章运动、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和巴黎公社...

马克思理论体系中的存在者探析

宪章运动、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和巴黎公社的存在...宪章运动是欧洲工人阶级进入政治舞台的标志之一,这意味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有阶级基础。《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马克思主义影响了巴黎公社,但它不是巴黎公社的指导思想

马克思说:“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

测试分析:实践是人类有目的和有意识的活动,其结果在劳动过程开始之前就已经存在于人们的头脑中。这表明实践具有主动性,是一种有意识、有目的的活动。a是正确的。b是一种理想主义的观点;裁谈会与主题不符。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国家的存在有四种历史类型。这四种类型及其简要描述如下:奴隶制国家是奴隶主用来压迫和统治奴隶的工具,它保护奴隶制的剥削形式;封建国家是封建地主阶级压迫和统治广大农民的工具。它坚持封建制度的剥削形式。存在主义又称存在主义,是当代西方哲学的主要流派之一。 这个术语最早是由法国有神论存在主义者马塞尔提出的[8] 存在主义是一个非常广泛的哲学流派,主要包括有神论存在主义、无神论存在主义和存在主义马克思主义。对第二项的分析:实践是一种有目的和有意识的改变客观世界的活动。在练习开始之前,目标世界的转换计划已经存在于脑海中,因此项目B符合主题并可以被选择。主动创造力是有意识活动的一个特征,而不是实践活动,因此不能选择项目A。c和D是人类的实践活动。

宪章运动、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和巴黎公社...

宪章运动、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和巴黎公社的存在...宪章运动是欧洲工人阶级进入政治舞台的标志之一,这意味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有阶级基础。《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马克思主义影响了巴黎公社,但它不是巴黎公社的指导思想

马克思说:“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

马克思理论体系中的存在者探析范文

1.超越存在的存在

我们所说的存在一般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感性存在,另一种是超感性存在。我们独特存在的意义在于,我们的感性思维是建立在超感性事物的基础上的。没有超感性的东西就没有感性的思维。也就是说,只有以非经验为前提,经验才能成为经验。过去我们很少谈到这一点。我们现在用现象学作为例子。现象学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感性的,另一种是超感性的。胡塞尔曾经比较过,我们看到的是一张白纸。白纸上什么也没有,白纸上的东西不是我们肉眼能看到的。白皮书包含了我们通过灵魂的进化可以看到的东西。所以现象学强调在我们的正常意识中有超越的东西,这种超越指的是超越存在的东西。我们都理解存在主义者的存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存在主义者。如果仅仅局限于存在本身,我们就不能真正认识到存在。当我们谈论存在和认识存在时,此时我们必须以对存在的理解为前提。因此,哲学本体论涉及人性问题。

没有超感性的东西,我们就不能谈论纯粹感性的东西,因为一般来说,纯粹感性的东西是不存在的。黑格尔说存在是被感知的。我们看到的一切都是通过感知来组织的,所以我们不需要谈论实体,而不是本体。事实上,黑格尔的论文都有一定的问题。柏拉图曾经批评过这个问题。柏拉图在他的经验主义中强调感觉,说我们只有感觉,没有想法。但是当我们谈论感觉时,我们必须有存在。没有存在,就没有感觉。因此,当我们说具体的事情时,我们必须首先把存在的概念作为基础和前提。因此,从哲学上讲,我们不能只谈论存在,就像我们只谈论经验一样。

经验成为经验是有前提的。康德关于先验自我意识的论述是我们的人类经验是多么可能,人类科学是多么可能。

因此,这些东西必须以形而上学本体论为前提。形而上学本体论的本质是唯心主义。理想主义不是我们通常讨论的精神第一和物质第二。理想主义是理解人类存在主义的必然表现。我们只能通过概念和人类思想来把握存在主义者的存在。这是理想主义的基础。根据存在主义者的存在,唯心主义是无法通过感官体验获得的。它必须超越存在主义者的经验。只有通过纯粹的概念事物,我们才能接近存在主义者。在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中,有一个关于理想主义的讨论。理想主义包含的真理是,我们的存在观念存在于我们的意识形态中,而存在存在于我们之外。我们之外有各种各样的存在,但是存在的存在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它存在于我们的意识形态中。因此,理想主义有其必然性和真实性。

2.唯物主义语境中的存在

另一方面,唯物主义声称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存在。这些存在都是真实存在,这些真实存在可以通过人们的意识形态来实现。然后,在这样的个体成为客观的和实际的存在之后,以这样的理解方式,他们是通过我们的思想而不是唯物主义的反映来实现的。客观存在不是桌椅的属性。它是从哪里来的?桌子是客观存在的。例如,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看到桌子的材料。不是通过反思,而是通过我们天生的经验。因此,我们经常对哲学的一些基本问题含糊不清。

马克思把意识场的存在转变为感性存在后,通过这样的置换,我们所谈论的哲学的超越在某种程度上消失了。因此,一些现代哲学家说马克思主义缺乏超越性。就好像我们生活中都有个人理想。理想是超然的东西,不满足于现实。但是我们谈论的是人性,这是人类形而上学的本性。人的形而上学本质是一种先验性的东西,它的先验性来自本体论的差异,这需要我们关注。

继黑格尔之后,对传统哲学最激烈的批判是马克思。马克思的批评是基于存在的可能性。用感性存在代替超感性存在。因此,现在许多人把它描述为断裂的,这意味着马克思哲学的诞生使以前所有的哲学都不稳定。

我们应该清楚地知道,马克思是哲学史上第一位把存在问题作为本体论纳入人类生产、生活和实践的哲学家。马克思认为理性不能解决存在主义问题,这个问题只能在实践中解决。从本质上说,实践是社会实践,是社会存在的历史发展、现实生成和辩证实现的过程。孤立地、片面地、没有社会存在地讨论实践的意义,正是以德国古典哲学为代表的传统形而上学的思维层次和水平。

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意味着超感性存在的神话世界的崩溃。这并不是说我们不再需要哲学思考,而是只需要深入现实进行科学研究。唯物史观是传统哲学产生的最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我们可以用历史唯物主义来认识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为此,我们应该坚持扬弃的态度。

传统哲学是自由在自我意识维度上的表现,但这种表现只能用在德国古典哲学的话语中,因为只有在德国古典哲学中,这种自由在自我意识中的表现才有形而上学的味道。当我们谈论形而上学时,我们主要谈论存在主义,即从存在到存在的超越和从存在到存在的逆转。这是一个超越的过程,而不是一个主题。我们现在谈论的形而上学有两层含义,一层是古代本体论的含义,另一层是现代认识论出现后作为理论体系的概念。两者不同。自我意识的概念严格基于现代哲学,是对人们认知能力的一种审视。人类的认知能力不仅仅是认识自然,还包括知道自己的意识形态,直到上帝。超越了现实世界的更高存在,这样一种理解形成了现代形而上学,所以现代形而上学的一个任务就是认识上帝,认识自由,认识世界本身,以及由此产生的知识。

3.实践领域所包含的存在

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在现代形而上学之后,从本体论意义上说,如果古代柏拉图中有形而上学的概念,那么它就谈存在主义、唯心主义和逻辑轮。

在马克思对自我意识的批判和马克思对唯心主义哲学的批判中,我们应该注意对唯心主义自我意识的批判。在唯心主义哲学中,在自我意识中,自由的人性第一次被发现。因此,整个哲学是一个关于人类自由的论点,但它就是这样一个论点。它不限于理想主义。理想主义不关心真实和现实的感性生活,也不关心现实生活。只在心里认识自己。马克思说,人在现实中没有自我,这是自由的丧失和异化的产生。马克思从理想主义出发,继承了理想主义的积极因素,即捍卫自由。我们过去对此知之甚少。

马克思说过,人有自我意识,人的行为不是由必然性规定的,人的自我意识指的是人的自由。马克思在他的博士论文中论证了伊壁鸠鲁思想的意义,但古代自我意识哲学和现代严格自我意识的出现。它与科学知识的出现有关。在古代,没有科学,所以没有现代的自我意识。马克思展示自我意识的目的是强调在德国,现实应该通过哲学批判来改变。马克思有这样一个实际目的。这是基于先入为主的想法。

马克思十分重视哲学的批判性,主张哲学在面对现实时要有批判精神。马克思强调自我意识的批判性,因为在黑格尔的唯心主义思辨哲学中,整个世界是由黑格尔用唯心主义来解释的。

马克思认为,要面对现实,就必须打破黑格尔哲学的枷锁,即强调对哲学的批判,而忽视哲学的系统化。黑格尔哲学的矛盾在于它的方法和体系。为了打破黑格尔哲学的垄断和束缚,马克思必须强调对自我意识的批判。黑格尔哲学的问题在于他的体系。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的批判推动了马克思哲学走向完善。

马克思不满足于现实,开始从现实中批判,因为德国哲学家以前把一切都纳入哲学,所以马克思当时的倾向是超越哲学,运用哲学方法和批判。马克思从哲学出发,即从本体论出发,黑格尔的哲学局限于传统本体论,忽略了感性现实的存在。这是马克思思想的出发点和黑格尔思想的区别。

马克思哲学与传统形而上学的区别在于,马克思否定了存在是意识形态先验逻辑的假设,马克思从人的现实生活和存在出发,对形而上学做出了完全不同的评论。视人的存在为感性是人的现实生活过程,而感性意识和感性需求是感性存在的不同方式。人和世界是通过感性活动呈现的。人们通过感性活动表现出感性本质。感性存在的历史和感性存在的语言。人类的这种感性存在表明人类和这个世界的存在处于一种原始的联系状态。这是一种前哲学的存在状态。

因此,如果我们说马克思的哲学革命是以感性活动为指导的,是一场基于存在主义的哲学革命,我们不妨说感性意识是对自己的前哲学的一种理解和掌握,而感性需要仅仅是感性意识的实现,那么意识作为感性活动的一种形式,应该被理解为人类生存发展的最基本、最原始的状态。这种扩张仅仅是一个不断丰富人性的过程,作为一种自然或人性的存在。

[参考文献]

[1](德)胡塞尔。纯现象学的一般理论(第一版)[。李友燕,翻译。上海:商务印书馆,2012年11月。

[2]张志伟。《西方哲学史》(第二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

[3](德国)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第四版)[·米。陈家瑛、王庆杰等译。上海:生活。阅读。新知联合出版公司,2012年6月。

[4]刘方通等.《现代西方哲学》(第一版)(第二版)[·米]。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5](德国)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第一版)[。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12月1日。

[6]吴晓明。卢卡奇的本体论视域及其批判——历史和阶级意识中的黑格尔主义取向[。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3,(1)。

[7]吴晓明。形而上学的衰落[。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8]俞武进。重新理解马克思哲学和黑格尔哲学的关系[。哲学研究,1995年。

[9]刘张行。感性存在与感性解放——马克思本体论思想探析。复旦大学博士论文,2008年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