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结构主义 > 浅析阿尔都塞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结构主义?

浅析阿尔都塞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结构主义?

浅析阿尔都塞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

什么是结构主义?非马克思主义思潮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流派之一。主要代表是法国著名哲学家路易·阿尔都塞。“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源于结构主义,而结构主义又源于技术术语“结构”。“结构”是建筑和生物学中使用的一个词。人们也使用它。

阿尔都塞属于结构主义中的哪个流派

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非马克思主义思潮,“西方马克思主义”就是其中的一个流派。它的主要代表是法国著名哲学家路易·阿尔都塞。“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源于结构主义,结构主义源于技术术语“结构”“结构”是建筑和生物学中使用的一个词。人们使用它也是一个命题。阿尔都塞的“马克思主义反人道主义理论”。这是阿尔都塞运用结构主义方法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哲学审视。这一观点的提出有三个维度:文本、历史和实践。阿尔都塞认为,马克思的“反人道主义”理论是马克思理论逻辑发展的结果。马克思主义人本主义是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非马克思主义思潮和“西方马克思主义”流派之一。 主要代表是法国著名哲学家路易·阿尔都塞。 “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源于结构主义,而结构主义又源于技术术语“结构” “结构”是建筑和生物学中使用的一个词。这也是当代西方史学的一种新思潮和流派?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当代文化思潮的主要趋势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给西方社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冲击。范·艾克·赫茨伯格的作品包括中央伯杰保险公司大楼。

什么是结构主义?

什么是结构主义?非马克思主义思潮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流派之一。主要代表是法国著名哲学家路易·阿尔都塞。“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源于结构主义,而结构主义又源于技术术语“结构”。“结构”是建筑和生物学中使用的一个词。人们也使用它。

阿尔都塞属于结构主义中的哪个流派

浅析阿尔都塞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范文

[摘要] 阿尔都塞作为西方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试图用结构主义重新解释马克思主义。然而,在讨论意识形态、经验主义等问题时,他几乎没有看到结构主义的特点。在谈到社会和历史时,他向我们描述了一个只有客观结构关系而没有人际关系的社会模式,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

[关键词] 阿尔都塞;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

一、阿尔都塞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思想背景

阿尔都塞生活在一个结构主义趋势上升的时代。因此,他的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产生有着丰富的时代和实践背景。首先是一代激进知识分子的经历,他们坚信马克思主义已经转化为意识形态。在1945年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整整一代青年知识分子被派往共产党领导的政治思想斗争的前线。但是他们从一开始就面临挫折。为了完成捍卫李森科“生物学”的任务,这些知识分子不得不使用“左派”公式,如“资产阶级科学或无产阶级科学”。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最初战斗时,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宣传和煽动上。他们应该有权利和义务了解情况和学习。”但事实上,这一代人对此知之甚少。他们甚至不知道马克思成熟期的作品。他们只满足和理解马克思年轻时的作品。其次,法国工人运动暴露出理论素养的缺乏。在工人运动中,其他国家的知识分子倾向于革命,因为资产阶级是反动的。然而,在法国,情况正好相反。资产阶级是革命的,这使得知识分子站在他们一边。这使得法国工人运动中的知识分子不可能产生自己的理论。那些参加工人运动的知识分子不能完全抛弃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这导致“我们没有理论大师。我不是说我们没有志趣相投、知识渊博的学者。这意味着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哲学大师是由我们的历史造就的,他与我们的思想密切相关,与我们的感情交流。”最后,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对斯大林现象的揭露在整个共产主义运动中引起了强烈的震动,使许多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哲学的终结只能是批判”,马克思主义哲学必须而且只能被建构。阿尔都塞在序言中写道:“哲学家无路可逃。只要他为党教授哲学,写哲学,他就只能同意别人的意见,只能在党内对著名的导言提出一些无关紧要的不同意见。”人们开始重复“哲学终结”的口号,所以有些人把哲学的衰落解释为哲学在革命行动中实现的结果。因此,阿尔都塞试图给马克思主义哲学一个新的解释。在他看来,问题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不完善状态。

二。阿尔都塞对马克思思想发展过程的重新解释

阿尔都塞认为,马克思思想的发展经历了“认识论的断裂”。正是这种断裂使马克思的思想进入了一个成熟时期。阿尔都塞指出,这种断裂主要包括三个方面。首先,这是与经验主义的决裂。阿尔都塞认为实践可以分为两类,即非理论实践和理论实践。前者是结合某些阶级利益的生产活动和政治斗争。后者是理论的创造性活动,它以理论材料为加工原料,以理论本身为加工工具,从而获得新的理论产品。因此,在阿尔都塞看来,知识和理论不是主体对客观现实的反映,而是纯理论实践的产物。对马克思主义来说,理论创造的材料来自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和空社会主义,理论创造的工具是黑格尔的辩证法。理论的结果是马克思主义。显然,阿尔都塞否认了实践在理论发展中的作用,混淆了理论思维和物质实践的区别。他认为理论有其独立的来源,而不是来自实践。理论本身是检验自己的真理标准,因而违背了唯物主义的反思理论,陷入了唯心主义。其次,他摆脱了历史主义。阿尔都塞认为马克思在他的成熟期清理了他过去的思想。本文提出了基于全新概念的历史政治理论。这些全新的概念是社会结构、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经济的决定性作用和上层建筑的相对独立性等。因此,阿尔都塞认为,“马克思从全社会的角度分析和解释社会历史现象,全社会的核心概念是结构。”马克思否认历史发展的过程和方向。阿尔都塞指出,“源头”是一个过时的意识形态概念,马克思主义与德国古典哲学、英国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空思想社会主义之间没有内在的继承关系,因为它们之间的区别在于结构习惯上的差异。然而,不同结构之间不可能有历史联系,这恰恰暴露了阿尔都塞结构主义观点和方法的缺陷。最后,它脱离了人文主义。阿尔都塞认为,成熟的马克思把人道主义定义为一种意识形态,并彻底抛弃了它。在康德和费希特的影响下,马克思认为自由和理性是人的本质。只有通过自由和理性,历史才能被理解。\"人性是自由、平等和博爱.\"马克思认为人性是历史和政治的本质。历史是人类异化的真实历史。商品、国家和宗教只是人类异化的结果。革命就是把异化的人性归还给人类。

阿尔都塞对马克思思想变化的分析无疑是正确的。但是,他绝对反对青年马克思和成年马克思的思想,否认其内在联系,这与历史事实不符。事实上,青年马克思的观点是成年马克思观点的初步表达。虽然有旧哲学的痕迹,但它已经包含了像天才这样的新思想。

三。阿尔都塞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核心问题

反人道主义或反马克思主义是阿尔都塞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核心问题。阿尔都塞认为,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从根本上反对人道主义,马克思主义是反人道主义的。首先,阿尔都塞认为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是反人道主义的。他指出:“在严格的理论意义上,人们可以在理论上公开提出马克思的反人道主义问题”,“马克思只有在彻底批判了他青年时代(1840-1845)——人类哲学——的理论基础之后才达到科学的历史理论”。阿尔都塞认为人道主义是与科学哲学相对立的整个意识形态哲学的普遍问题,是青年马克思从费尔巴哈那里接受的理论框架。然而,马克思后来澄清了他对《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哲学信仰。他彻底批判了一切意识形态哲学,建立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这就是所谓的“认识论断裂”。因此,马克思只有在信仰费尔巴哈时才是人道主义者,而成熟的马克思是反人道主义者。其次,阿尔都塞的“人道主义”实际上相当于“人道主义”的概念。在西方哲学史上,人文主义是指从“人性”的角度阐述哲学和社会理论。所谓人性是指自由和理性等内在品质。显然,阿尔都塞的“人道主义”与人们通常的理解大相径庭。至少他在相当狭窄的意义上使用了这个概念,但是他自己不愿意解释他独特的用法。按照通常的理解,人道主义是指维护人的尊严和自由,支持人的全面发展的各种进步思想。马克思主义一直被认为是以解放全人类为目标的更高形式的人道主义,是一种更广泛的人道主义。最后,人道主义本质上是贯穿马克思所有著作的主线。事实上,尽管马克思年轻时的作品在观念和写作风格上与后来的作品不同。然而,人的问题一直是他的核心问题。事实上,人道主义是贯穿马克思所有著作的主线。事实上,马克思不仅没有抛弃人,相反,他对人的思想变得更加深刻和严谨,最终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马克思在《经济学手稿》(1857-1858)一书中阐述了马克思关于人的问题的所谓“成熟期”。在书中,马克思直接指出。个人是他的起点。然而,个人不是抽象的人,而是社会人。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是不争的事实。阿尔都塞认为社会的发展只是客观结构运行的结果,从而否定了人的作用和意义,违背了马克思的本意,是一种伪马克思主义。

四。

阿尔都塞试图用结构主义的方法来解释马克思主义,但他基本上是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道路上讨论这个问题。虽然他的论述明显带有结构主义色彩,甚至发表了一些“矫枉过正”的观点,但他仍然提出了许多值得认真对待的理论和实践问题。通过客观全面地研究阿尔都塞的理论,不难发现他在理论上的错误倾向。这不仅在今天很容易看到,甚至在他那个时代,也受到许多西方马克思主义者的批评。如果我们简单地把阿尔都塞的理论归结为结构主义,然后把结构主义视为一种应该抛弃的资产阶级思潮,从而对阿尔都塞的理论做出完全否定的价值判断,这是一种极其简单化的做法。总的来说,在某些方面,结构主义的客观精神和人道主义的主观精神是相辅相成的。阿尔都塞的结构主义辩证法在这方面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深刻的启示。

参考:

[1]阿尔都塞:《捍卫马克思》,商务印书馆,1984年。

[2]亚当·沙夫:《结构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山东大学出版社,2009年。

[3]皮亚杰:《结构主义》,商务印书馆,1996年。

[4]阿尔都塞:《马克思主义与人文主义》,商务印书馆,2013年。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