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18563字硕士毕业论文中国当代文学论文范文:当代女性文学中的另类写作研究

18563字硕士毕业论文中国当代文学论文范文:当代女性文学中的另类写作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18563字
论点:女性,文学,另类
论文概述:

“另类”的未来卫慧们的“另类写作”可以看作是世纪末以来最典型的文化症候之一。正因为典型,正因为出名,正因为有几分标新立异,所以引人注意。通观所有的评论,批评否定远胜于赞扬

论文正文:

简介

20世纪逐渐升温,进入90年代后,这股浪潮变得越来越活跃。但是什么是女性文学已经争论了很多年。有些是按作者的性别划分的,有些是按作品中主要人物的性别划分的。本文采用的观点是:“女性文学以女性的视野、女性的个人经历、女性的表达方式为基础,注重女性形象的塑造和对女性命运的思考,寻求女性彻底解决的途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使妇女的社会地位逐年提高,同时也提高了妇女的认识。结果,大量以女性为题材的文学作品涌现出来。从康蓉、张洁、铁凝、王安忆、池莉等老一辈女作家到陈染、林白、海南等新生代女作家,她们创作了许多反映女性意识的文学作品。各种各样的女性文学书籍,如《红小米系列》、《红辣椒系列》、《金蜘蛛系列》、《莱曼女性文化书籍系列》和《她们的系列》都是红袖子的,已经被文学界广泛接受。对妇女文学的平行研究也得到了充分发展。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女权主义思想逐渐传入中国。凯特·米勒(Kate Mielert)的《性政治》、玛丽·伊格尔顿(Mary Eagleton)的《女性主义文学理论》、弗吉尼亚·伍尔芙的《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托里·莫伊的《性与文本政治》、西蒙·波伏娃的《第二性》等都成为熟悉的名词。女性主义文学理论作为一种全新的理论视角和批评方法的引入,引起了张景元、戴锦华、孟玥、刘司前等众多文学理论家的关注。他们著书解读和分析女性文本,如刘司前(诺拉)的演讲——中国现代女性作家的心理历程,刘会英的“走出男权主义的壁垒——文学中的男权意识批判”,林树明的“中国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林丹娅的“当代中国女性文学的历史回顾”等。中国特色的女性文学理论逐渐“浮出历史水面”。在中国期刊网上,从1994年到2002年,《文学、历史和哲学通辑》共有207篇关于“女性文学”的论文。从1991年到2000年,全国人大复印资料、中国文学和当代文学研究中发表了约270篇关于妇女文学的论文,约占总数的10%。其中,270篇论文中有35%发表于1991-1995年,65%发表于1996-2000年。大约有240篇论文可以作为女性文学研究的外围材料,占十年来论文总数的近9%。此外,在过去的10年里,《全国人大复印资料》还分别出版了张洁、王安忆和陈染三位女作家的讨论专辑。1999年和2000年,它还发起了四次女性文学讨论。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近十年来女性文学研究的发展令人欣慰。总之,女性文学的确是90年代不可忽视的文学现象,女性文学研究的繁荣也是随之而来的学术现象。
女性文学一直很受欢迎。精英作家不仅不断创作新作品,而且大量涌现新作品。从世纪末到新世纪,新的女性文学作品大量涌现,卫慧、棉棉、安妮白、九丹等人的“另类写作”给人们展示了不同的风景。“小说圈”从1996年开始推出“20世纪70年代以后”栏目。《山花》于1998年推出“70年代小说”。1997年的第一期《芙蓉》推出了《七十年代的人》,1999年的第四期推出了《七十年代后的重塑》。1998年7月,“作家”推出了特刊《20世纪70年代出生的女作家》(Woman Writer Born in the 70年代),并在几家期刊上发表了魏辉等人的文章,附有作者的照片。那时,“女作家”出名了。卫慧人也是行为反常的女人。他们不仅向公众展示他们奇特的服装,还主办各种演出,参加前卫艺术展览,推销他们独特的精神。以相互争议的方式宣传他们的新作品。他们的作品从畅销变为被禁,成为文学界的一道奇异风景。安妮宝凭借原创网络文学闯入文学殿堂,她的作品通过最新最便捷的网络手段迅速传播开来。在她自称的第一部小说《边华》正式出版后,甚至传统主流出版物《收获》也出版了其中的一部分。九丹被称为“妓女作家”,因为她在国外学习文学《乌鸦》。然而,她自己不仅牢牢地坐在泰山上,而且写得很有活力。新加坡女人:《九丹告白》、《女人的床》和《凤凰涅槃》马上就诞生了空。
基于这样一种新的女性文学发展趋势,本文希望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继续书写女性文学研究史上的新篇章。首先,通过对女性研究现状的梳理,可以看出,当陈染、林白等以“私人小说”著称的女性作家出现时,当前的女性文学研究总体上戛然而止。关于卫慧、棉棉、安宁白、九丹等“另类写作”的文学研究很少。报纸、杂志和互联网上最多有一些零星的讨论,大多数都是负面的和批评性的。然而,一种文学现象的存在必须有其自身的独特性和合理性,盲目批判的观点稍有偏颇。本文希望该研究能给“另类写作”一个公平合理的分析和评价。其次,卫慧、棉棉、安妮白和九丹等另类人物是一个独特的群体。有许多共同的标签贴在他们身上:年轻、自由的作家、城市女性、小资产阶级、失业者和先锋派。这些特点与以前的林白、陈染等女性文学作家有很大不同。因此,他们的作品自然具有独特的写作背景和文学意义。这些特征构成了新世纪女性文学的另类景观,也是女性文学史上不可或缺的一页。第三,卫慧、棉棉等人出生并生活在一个更接近当今社会生活的新一代的背景中。这一代人出生于改革开放初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成长成熟,现在逐渐成为社会生活的中坚力量。正因为如此,我们理解和分析卫慧的“另类写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解读新人类不同的思维方式和文化观念。因此,对“另类写作风格”及其“另类作品”的研究,更具有社会学、哲学等理论分析的现实意义和价值。

第三节“另类”意识的建构..............................11
第三章另类女性文学风景.........................................15
第一节的主题随意更改。................................16
第二节的形式.................................18
第三节文化内涵的拓展..........................................................20
第四章“另类写作”.............................................23
第一节精神分析理论的影响................................23
第二节女权主义观点..............................26
第三节后现代主义的渗透..............................27
第四节叙述技巧的应用..............................29
第五章“替代”未来................................32
主要参考资料............................36

结论北京文学评论家
袁大都说:“‘身体写作’引起了很多骚动。它的主要意义是提供一种展示姿态,积极迎合公众窥视的欲望。对性功能障碍、摇滚乐、诗歌、艺术和商业的各种描述旨在营造一种时尚的氛围,同时也是为了方便外人轻松享受这种不属于他们的‘想象’生活。”他还认为:“身体写作越违反规范,越受欢迎。夸张的小说可能会激发公众的想象力。另外,“美女作家”可以成为这种想象力的支撑,畅销书就在眼前。”第二是关于魏辉的自我炒作。卫慧人被称为“文化赌徒”。文化淘金热中最活跃的是那些所谓的“美女作家”。他们乐于被人们称为“另类”,并以“另类”的名义疯狂地玩色情和政治的双重赌博游戏。为了挑战带有一点骨气的“性描写”宣传的禁忌,这些作品被禁止,从而赢得了“迫害”或“异议”的名称,从而赢得了一百次的名声和价值。然而,这种文化赌博过程中的小冒险可能不仅会带来更多的好处,还会给赌徒自己带来一点乐趣和刺激。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在早期,这可能要付出很高的代价,但今天,它已经成为一种表演和盈利、成名和赢得市场的手段。的确,无论如何牟取暴利是“淘金时代”的价值标准。然而,商品经济的本质不能仅仅用这种负面意义来解释。否则,婴儿会和洗澡水一起被扔掉。
目前的文化传播模式根本无法与传统媒体相比。安妮·贝贝的文章首先在网上发布,传播速度之快足以让他们一夜成名。新时代出生的新人最知道如何使用新技术为自己服务。在传统意义上,厚头发和薄头发不适合他们。但是新生小牛敢于直言不讳的勇气也值得鼓励。对文化发展来说,每个人以不同的方式自由说话是最好的。其他人认为问题不在于卫慧的性格或作品是好是坏,针对她和她的作品的道德运动也是荒谬的。现在情况变得越来越明显——卫慧人的一夜成名不仅助长了文学的浅薄和风情,更重要的是,它刺激了大量文学作家(尤其是年轻女作家)对名利的强烈渴望,一个“一夜暴富”的文化赌徒的心理恶性膨胀。这样的负面观点太激烈了。年轻人的缺点和错误可以作为批评来指出。没有必要采取轻蔑的态度,这是不够慷慨的。又一次,有些人追随卫慧人浅薄的行为,这不能归咎于他们。魏辉的“另类”行为的确是最前沿的,但他们并没有刻意炫耀自己,他们也从来不想以另类和独特的方式被模仿。我们已经分析过,这种选择一点也不流行,我们永远也不会形成一种趋势。但是现代大众媒体确实有魔力让灰姑娘一夜之间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赵薇、章子怡和董洁也是年轻时一夜成名的代表。成名之路的确值得深思和研究。
这种明显的轻松可以唤起许多人的幻想,但是想想为什么他们可以一夜成名而不是其他人,证明他们还有其他人没有的东西。报纸上也经常出现一些批评,这些批评也值得仔细研究。也就是说,在这些年轻作家的作品中,他们看到的是他们个人的极端生活和颓废精神,但他们在任何时代都听不到强烈的健康之声。这样的批评随时都会出现。目前,文学不再是一种善意的话语,它也可能成为人们精神上的抚慰剂,更不可能承担起鼓励善、惩罚恶的重任。文学就是文学。只要不被肆意歪曲,正确理解这个问题就不难。

主要参考文献
1川保小榄,编辑。《西方女性主义研究评论》(北京),三联书店,1995年
2陈染,陈染文集,(江苏),江苏文艺出版社,1996年
3陈顺新,《中国当代文学中的叙事与性别》(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
4康正国,《女性主义与文学》。(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年
5林白,林白全集,(江苏),江苏文艺出版社,1997年
6林丹娅,中国当代女性文学史(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1995年
7林树明,中国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贵州),贵州人民出版社,1995年
8刘会英,走出男性主导的藩篱。(北京),三联书店,1995年
9刘司前,《诺拉》说,(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3年
10李晓江等主编,《性别与中国》(北京),三联书店,199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