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7890字硕士毕业论文如何连接汉字和汉语

37890字硕士毕业论文如何连接汉字和汉语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7890字
论点:汉字,文字,语言
论文概述:

语言符号系统和文字符号系统是并行存在的关系,不存在一方隶属于另一方的情形。说汉语是一套完整的符号体系,这大概是不会有异议的,而汉字却因为与汉语的关联,而在上个世纪的研究中

论文正文:

汉字与汉字关系的历时研究在中国传统文献学研究中,汉字与汉字的关系很少有人讨论,因为小学对传统音韵学、汉字学和训诂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汉字上,汉字是形、音、义的统一,注重形式和意义。 段玉才的《说文解字注》总结道:“每一个词都有意义、形式和声音……一个词必须两者兼有。” 《康熙字典序》说:“易传说:在古代,人们系绳子统治。后来圣人用书和行为,官员用它们来统治,人们用它们来观察。” 周官外史的标题分四个方向。鲍康如家养大了这个国家的儿子,并教了他六本书,而考证分为三部分。 这足以帮助改变政治和宗教,因为它是支配一切的纪律。 “在古代中国,汉字享有很高的地位,”重文学轻文字,“坚持“相同的文本”,基本上忽略了“不同的语言”。在以段玉裁、王念孙为代表的清代“甘家学派”提出“以声解释”的思想之前,中国2000年来的学者不得不将语言与文字混为一谈。 从甘家到黄章,可以说他们正处于从传统文献学向现代文献学的转变阶段。章太炎首先将“小学”改名为“文献学”。他说:“至于人物,语言的符号,语言的符号,心灵的符号,虽然自然语言在宇宙中不是一回事,但它的起源仍然是人为的,所以它一般是基于人员的,而人员是不同的,所以语言和人物也可以不同。” 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学东渐。随着西方普通语言学的引入,中国“小学”的研究传统被切断,传统语言学真正转变为现代语言学。 在现代西方语言学研究中,为了突破词汇在语言研究中的覆盖面,词汇被定义为记录语言的符号系统,语言是思想的符号,词汇成为“符号”的符号 随着语言与写作的二元分离和言语本位思想的渗透,这一观点也得到我国语言学界和写作界的广泛认可。 此外,晚清的汉字切割运动和五四以来的汉字革命火上浇油。汉字工具主义的观点逐渐确立,甚至汉字也被彻底否定。应该使用拉丁拼音字符来代替汉字 虽然目前仍有综合学派对汉字的形、音、义进行全面研究,也有研究汉字形、义关系的学派,但这一时期汉字研究的主流是以汉字的形、结构为研究对象,探讨汉字的起源、结构和字形变化的形学派,对汉字与汉字的关系研究甚少。 新中国成立后,汉字评价继承了五四以来汉字革命的传统,认为汉字的困难阻碍了教育和科学的发展。1955年10月,召开了全国汉字改革会议,并通过了一项决议:“经过热烈讨论,会议认识到汉字必须改革,汉字的根本改革应遵循世界汉字的共同语音方向。目前,逐步简化汉字,推广以北京语音为标准的中华民族通用语言普通话,符合全国人民的迫切要求和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特别是推广普通话,将为汉字的根本改革创造重要条件。 “为了配合写作改革,人们开始重视写作与语言关系的研究。 然而,由于汉字改革的需要,对汉字与汉语关系的研究往往强调汉字对语言的从属地位,突出汉字难以书写、识别和记忆,难以适应汉语。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由于特殊的历史背景,中国的语言学研究受到前苏联语言学的影响。单词是记录语言的符号系统,它们是符号的符号。像“语言第一,单词第二”这样的表达已经成为无可辩驳的事实。 梁东寒在《汉字的结构与演变》的序言中说:“在写作过程中,虽然我努力用唯物辩证法来处理这些材料,并试图建立一套新的文献学理论来取代旧的文献学,但由于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的局限,我常常觉得我的心力不从心”!针对与马克思主义语言学相抵触的学术观点,他说,“这种说法显然是基于语言和思维的关系的分离”,从而得出结论,“这一结论完全是反马克思主义的!这可能是为什么他强调单词和语言之间的平等,而把单词放在本书语言的从属地位的原因之一。 王凤阳先生在《汉字学》一书中指出,“诸侯国理论家也教条地运用马克思主义语言理论” 马克思主义语言理论认为思维不是赤裸裸地存在的。从一开始,思维就被声音的物质外壳纠缠在一起。思考是通过语言进行的,没有语言的思考是不存在的。 在这一原则被僵硬地转移到文献学领域后,它被改变为单词不能直接与思维结合(这在总体上是完全正确的)。它被进一步发展成词不能与词义相结合。如果一个人承认单词和词义的结合,他就承认了赤裸裸的思考的存在,并且思考可以在没有语言的情况下进行。 这太过分了,超越界限的真相也会变得虚假 (1)宏观文言文研究语境中的汉字与汉语的关系汉字与汉语的关系被汉字与语言的关系所涵盖。我们把“汉字与汉语关系研究”置于汉字与语言关系宏观研究的背景下。我们可以看到,关于汉字与语言的关系,中国古典主要有三种观点:依存理论、平行理论和优势理论。 1.文言文依附论:文言文依附语言论的基本观点是“文本是记录语言的符号系统”,这一理论的基本思想是:语言是现实的符号,文本是语言的符号,也就是说,文本是符号的符号,依附语言而存在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是第一个明确提出文字是符号的符号理论的人。他说,“词语是情绪的象征,词语是言语的象征,他认为词语和声音是直接表明它们所指的(首先是精神状态、意义,然后是事物)的象征,词语是象征的象征。” 现代语言学的创始人索绪尔是语言研究中努力摆脱词语干扰的代表人物。在他那个时代,“语言通常只被单词所知”。他批评了“词语的威望”,并断言“语言和词语是两种不同的符号系统,后者的唯一原因是表达前者。” 布朗菲尔德说:“在语言学家看来,除了一些小细节之外,单词只是一种外部设计,就像用录音机保留过去单词的一些特征供我们观察一样。” ]前苏联语言学家伊斯特林说:“文本是口语交流的补充手段。这种手段是在语言的基础上产生的,主要用于将文字传递到远处,长时间保持,并通过图形符号或图像来表达。通常这些符号或图像一个接一个地表达某些语音元素——最简单的信息、单词、语素、音节或音素 2.文言文平行论观点:文本与语言平行文本与语言平行文言文认为,语言与文本是表达思想或意义的符号系统,语言是表达思想的语音符号系统,文本是记录思想的视觉符号系统,文本不属于语言,语言不属于文本 排比主义的文言文观认为,在写作之初,它是自成一体的,用声音表达思想,发展成语言,用图像表达思想,慢慢发展成写作。 陈望道在《修辞学中的汉字观》中说,“如果我们追溯到源头,汉字与语言是和谐的,没有单一的源头,这绝不是汉字是语言底层的标志。” 当人们用声音表达他们的想法时,他们也知道用图像来表达他们的想法。 一个人知道口耳相传的方法,也知道手指与眼睛交流的方法。 [35]中国现代著名文献学家唐兰先生在《论马克思主义与汉字改革的基本问题》一文中明确指出:“汉字以自己的形式表达人们的思维活动和认知活动 当人们写一个单词时,目的是写它的思想,而不仅仅是写语言。当人们看单词时,他们只看单词所包含的内容,并不一定把它们视为语言。只有当你阅读它时,你才能把它从文字转换成语言。 江郭珊还说,“词语的功能和语言的功能是一样的,但是语言用嘴和耳朵,词语用手和眼睛。一个是表达声音,另一个是保持形式。” (2)汉字与汉语关系具体研究的差异在汉字与汉语关系的研究中,汉字与汉语的密切关系存在差异。一些研究认为汉字和汉语相辅相成,相互发展。一些研究认为汉字和汉语是相互独立和分离的。一些研究认为,汉字与汉语的关系经历了一个从分离到逐渐结合的过程。 1.汉字与中国萧瑶的互动发展因此说,“语言与写作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工程,两者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相互依存关系”,“写作是语言的载体” 语言可以很久以前就通过词语的载体传递下去,超越了时间的界限空“词语是语言的再现,两者之间有着密切的对应关系”,“语言是通过声音之间的差异形成的,词语是通过不同的物理结构形成的,语言和词语必须基于每个人的共识,都被每个人掌握和理解,绝对不允许每个人做自己的事” 从汉字记录汉语的角度来看,在汉字与汉语的关系问题上,国内大多数学者认为汉字基本适应汉语,但也存在一些矛盾。 苏培成认为汉字基本上是适应汉语的。\"汉字的基本单位是单音节汉字.\" 汉字对应的汉语单位是语素,汉语语素主要是单音节的。 用单音节汉字记录单音节汉语语素基本上两者都适用”。然而,这两者之间还有一个不适合的方面。”现代汉语词汇主要是双音词和复音词,而单音节汉字不能正式表示词的边界:词和词不是分开写的,双音词和复音词不是一起写的。\" 张桂光和杨润禄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2.汉字和汉语是分开的。一些研究认为单词不记录或表达语言,单词独立于语言意义。 沈小龙强调汉字在文化身份语言学中的独立地位。他认为“词语不依赖于语言,词语独立表达概念”。语言和词汇是从概念衍生而来的两个平行系统,“欧洲词汇”可以有效地记录语言,而汉字可以有效地传达概念。欧洲单词由于其“拼音”而与概念保持距离,汉字由于其“表意性”而与概念直接相关 “文本作为一种代码形式,绝不仅仅是语言记录或外部设计的一种形式。它是所有沟通活动“意义”的必要组成部分。”当我们面对文本时,我们不是简单地面对一个无意义的语言包,而是一个有意义的自主符号系统。\" 张芃芃认为“语言和写作是表达人们思想和意义的两种本质上不同和独立的方式。一个是听觉符号系统,用“声音”表现“意义”,另一个是视觉符号系统,用“形式”表现“意义” 在第一期“语言文字大论坛”上,他就“言出必行”和“言出必行”两个主题发表了演讲,这两个主题是“言出必行”和“文本”之间的两种不同关系。他主张“词语代表意义”,认为词语不代表语言,而是代表意义。 他认为词语不表达语言,“词语的本质是字形,它以“形式”表现“意义”,而语言以“声音”表现“意义”,声音是听觉的,所以词语不能表达语言;单词不记录语言,人们认为“写在载体上的单词”不能记录听觉语言。文字不代表语言,“因为语言的本质是发音,文字的本质是字形,语言和文字有本质的区别,而两件事有本质的区别,一件事不代表另一件事 因此,语言不代表单词,单词也不代表语言。 汉字与汉语关系研究的同步审视……5 (1)宏观文言文关系语境下的汉字与汉语关系研究……5 (2)汉字与汉语关系具体研究的差异……10 (3)汉字与汉语关系微观研究现状……14 3一般结论……17 (1)基本理解汉字与汉语的关系……17 (2)基于对汉字对认知思维影响的讨论……17结论鉴于汉字与汉语关系的复杂性,我只是在前人硕士阶段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上述两种倾向性观点。以下是我从汉字对认知思维的影响的角度对汉字相对自足和独立的理解。 语言符号系统和字符符号系统并行存在,没有一方属于另一方的情况。 说汉语是一个完整的符号系统,这一点可能没有争议,而汉字在上个世纪的研究中大多被视为“符号的符号”,因为它们与汉语有联系,即语言是思想的符号,而文字是语言的符号。 需要我们注意的是,甚至索绪尔,他声称单词存在的唯一原因在于语言的表达,强调他的理论“局限于语音系统,特别是今天使用希腊字母作为原始类型的系统”。表意语言更倾向于以汉字为代表的书面文字代替口头文字,“表意文字和口头文字是思想的象征;在他们看来,写作是第二语言。 帕尔默和洪堡特对汉字的独特性也有一定的理解 在普通语言学中,“文字是语言的符号”的理论可能并不完全适用于汉字。近年来,国内学者越来越认识到这个问题。汉字作为表意文字系统,是否独立于汉语?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些学者开始重新审视我们的汉字观。大多数讨论都是从文化的角度来理解和解释汉字。此后,越来越多的学者加入到这样的讨论中,从汉字构形和中国传统思维的角度研究汉字与中国文化和中国思维的同构。例如,左欣的“汉字结构体系与传统思维方式”就是代表之一,但这些研究大多局限于汉字与传统思维方式的关系研究。 文化的本质在于思考。从文化和人文的角度思考汉字的独立性最终会回到思考:有汉字思维吗?如果我们继续深入研究汉字与思维的关系,对我们认识汉字的主体性大有裨益。 参考[1]章太炎。条例“新世纪”。包敏(第24号)[,1908-10-10。[2]梁东寒。汉字[的结构与演变。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59.4,3-8,14-17,3。[3]王凤阳。汉字研究[。长春:吉林文学历史出版社杜。陈小龙,1989.30,28,21,26,28。[4]。论汉字的人文精神[。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995.4。[5]徐通锵。语言学理论——语义语言的结构原则和研究方法[。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34,33。[6]王宁。《说文解字与汉字[》。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5。[7]花梦。动机写作和任意写作——中西写作比较[。见总编辑刘崇德。英汉对比与翻译。青岛:青岛出版社,1998.77-87。[8][80]黄亚萍。关于广义文献学的讨论[。青岛大学师范学院学报,2004。21 (3): 26-31。[9]桂宝。索绪尔语言与写作的再思考[。山东外语教学,2008(2).16。[10]亚里斯多德。类别章节。解读[·米章]。北京:商务印书馆,195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