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0441字硕士毕业论文朱天文小说中的叙事伦理

30441字硕士毕业论文朱天文小说中的叙事伦理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0441字
论点:时间,叙事,伦理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本文从叙事伦理的角度分析朱天文小说作品,探讨叙事策略背后的伦理问题,该论文选题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论文正文:

第一章叙事空和空之间的伦理维度是开展叙事活动和组织叙事作品的基本要素。任何文学作品都与特定的时间和空 文学作品,尤其是小说,是时间和空的综合体 正如法国评论家让-伊夫·塔迪埃在评论普鲁斯特的小说时说:“小说既是空又是时间结构。” 据说它是空之间的一个结构,因为在这本书展开的几页中,有一种组织和系统的形式在我们的眼前静止不动。据说这是一个时间结构,因为没有即时阅读,因为整个人生经历总是及时展开。 然而,大多数传统文学批评都重视小说的时间结构,有意无意地忽略了空 1945年,约瑟夫·弗兰克发表了他的文章《现代文学中的空之间的形式》(Form between//k0/),其中明确提出了文学中的空之间的形式问题。 弗兰克认为,现代主义文学作品非常重视使用空之间的形式,通过“并列”来打破时间序列,也就是说,作者试图将空之间的形式作为克服时间因素的重要手段 此时,“[/k0/]之间的形式脱离了时间的范围,成为一种独立的叙事元素,引起了批评家们的广泛关注。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现代小说家也意识到空之间元素的重要性,并且在创作过程中更加自觉地发挥空之间的意识 正如龙迪勇在他关于现代小说空之间的叙述的文章中所说:“许多现代小说家都对空很感兴趣。他们不仅把空作为故事发生的地方和不可或缺的叙述场景,还用空来表达时间,用空来安排小说的结构,甚至用空来推动整个叙述过程 简而言之,在现代或后现代小说家中,\'空已经成为一种有意识地使用的技术或手段 因此,对小说叙事空的关注是叙事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 第一节空转换米克·巴尔(Mick Barr)认为,在小说文本中,“当几个地点按种族排列时,它们可以与精神、意识形态和道德对立联系在一起,而地点可以作为一个重要的结构原则发挥作用。” 这表明作者在构思这部小说时精心安排了故事空并有意安排了几个地点的安排和变换空。 因此,文本中的故事空不仅是人物行动的地方,也是特定道德伦理的载体空 朱天文小说《[》中最常见的故事是驻军村和台北。她对这两个具体的空的描述和介绍有着明显的个人印记。 空与某些价值观和伦理观念密切相关。通过不同空之间的比较和转换,可以看出空之间的文化差异 朱天文的许多小说都涉及到空之间的转换,由此产生的伦理效应是这一部分的重点。 此外,小说中的人物在空之间的转换过程中也面临着来自不同道德伦理观念的挑战。它们之间的纠缠和痛苦反映了作者自身的道德判断和伦理倾向。 首先,她来自军营村——“存在空”的伦理呼唤朱天文早期小说的空背景主要是军营村 驻军村(Military garrison village)是指1949年国民党集团战败后,驻军部队及其家属迁往台湾,共同修建驻军住宅区。 朱天文出生于1960年,在军营村长大.她的早期作品基本上受限于她自己在军营生活中的经历。其中大多数都是年轻人的记录。生活的广度和思考的深度都有一定的缺陷。 20世纪80年代,台湾经济开始全面发展。商业化和全球化形成的巨大浪潮强烈影响了像伊甸这样的军营村的和平舒适生活。商品交换关系正慢慢侵蚀着驻军村简朴的人际关系。 与此同时,随着国家住宅的修缮和重建,军营村的竹篱不复存在。 随着地理界限的模糊和心理门槛的消除,村里的人们逐渐尽快走出村庄,融入城市。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朱天文小说的空背景从“军事村”转向了“台北” 自1982年以来,朱天文一直参与电影剧本的创作,在创作视野和创作心理上都经历了“城市化”的洗礼。 然而,从她的作品中不难发现,她所改变的只是写作场景的转换。 被拆除的驻军村一直以一种特殊的记忆方式存在于她的心中。 她总是尽快对自己的乡村生活保持着不可磨灭的感情。 介绍..............................s第二叙事空及其与人物的伦理关系可以直接呈现出来,也就是说,叙述者直接描绘了空之间的形式 这是一种相对客观的表现方式,如传统叙事开场的背景介绍,以及穿插在文本中的景物描写等。都是空之间的直接演示 也可以间接呈现,即通过角色的视角,显示角色眼中的空之间的形式。 20世纪80年代初,朱天文将空的叙事场景从军事村转移到台北,并全力以赴对后现代台北市进行了全面的描述。 1987年出版的《夏日炎炎之都》是她创作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王德威认为,从那时起,她“掌握了写作这座城市的基调,开展了重大活动,并且过得非常愉快” 朱天文关于台北空的大部分作品都是通过人物的视角在人物眼中呈现台北。这种展示将不可避免地带有人物对空的伦理印记 关于空之间的感知,米克·巴尔在《叙事学导论》中说:“故事是由对材料的描述决定的 在这个过程中,该位置与特定的感测点相关联。 根据他们的感知,他们关注的位置包括三种感觉:视觉、听觉和触觉 这三者都可以引出故事中空之间的描述。\" 同样在台北,不同作品中的人物对它有不同的看法,人物与空之间的关系是否和谐反映了作者对读者伦理判断的引导。 20世纪末,在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全球化的背景下,台北悄悄地加快了城市现代化的进程 市场的肆意扩张、资本的快速增长和科技的不断创新给人们带来了新鲜的感觉和便利,但同时也产生了一系列不容忽视的弊端和问题。 丰富的物质资源和嘈杂的消费给城市人口设置了陷阱。 巨大的广告牌和高耸的摩天大楼投下的阴影就像笼罩在城市人心中的幽灵。 唯物主义的城市以压迫和无情的方式吞噬着城市居民破碎的灵魂。 朱天文的小说集《炎夏之都》和《世纪末的辉煌》深入分析了后现代城市的症状。 主角漫步在台北,一个物质欲望的城市,用他们的视觉、触觉、嗅觉和味觉感知这个城市/[/k0/。 此刻,台北不再只是故事的背景,而是小说中的一个人物,以其强烈的主体意志——邪恶的意志,控制着疲惫的芸芸众生。 小说《炎夏之都》从主人公卢从之的角度呈现了一个具有不同层次特征的台北。 首先是这个城市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的光明面。 “多层建筑比夕阳高。它们就像一个银行峡谷。工作交通使山谷底部流动。阳光透过高层建筑之间的缝隙空反射出山谷表面闪闪发光的金属片。向西望去,城市的景色在融化的夕阳中暴露无遗。东边是金色沙滩上的海市蜃楼。 “[29]公共建筑的高耸和壮丽创造了狂欢节的幻觉,让人头晕目眩。 二是城市背后闪亮颓废、混乱的外表 “巷子又湿又湿,沿途堆着收集在一个地方的垃圾袋...高层建筑被成千上万的家庭占据,几乎每个家庭都开着空调。白天,我不这么认为。夜幕降临后,整个城市的底部看起来像一个燃烧的发动机室,隆隆作响。 突然,一滴水掉进了他身后衬衫的领子里。那是一滴水从空调上掉下来,从大楼的窗户里伸出来。这让他感到恶心,就像房间里所有的脏汗都被吸进去后排出的废液一样...“各种各样的污秽在后现代城市空之间不断膨胀,空气中弥漫着腐烂和侵蚀的味道空 面对这样一个荒凉而失败的现实,卢从之感到深深的厌恶和恶心。 第二章叙事时间的伦理内涵...................时间,像空,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本要素 我们每个人都有使用时间的权利,但是从来没有人能够对“时间”的概念给出一个明确的解释 时间渗透一切,所以我们非常熟悉它。正是因为它渗透到一切事物中,我们无法摆脱它在我们所有思维活动中的纠缠,因此显得不清楚。 奥古斯丁曾经生动地描述了这种困境:“什么是时间?谁能轻易地概括它?谁对此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并能用语言表达出来?但是在谈话中,还有什么比时间更常见和熟悉的呢?当我们谈论时间时,我们当然理解它。当我们听到别人谈论时间时,我们也理解它。 现在几点了?没有人问我,我很清楚,有人问我,我想解释,然后迷惑不解 “就时间本身而言,它是一个中性词。时间是公平的,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然而,如前所述,因为时间是难以形容和不可预测的,人类对时间的思考成为一个永远不会停止的终极命题,每个人对时间的理解不可避免地会打上主观的烙印。 第一节时间的瓦解——非线性时间英国小说家洛夫·莫·福斯特说:“小说家在他的小说结构中绝不能忽视时间。” ......有时我保留时间的概念,有时我不保留它 但是小说中总有一个时钟滴答作响。 作者可能不喜欢他的钟。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永远无法逆转或改变物理时间,但现代小说为作家提供了改变的可能性 作者可以随意拨动或调整小说中的时钟指针,在小说时间自由驰骋嬉戏,超越现实中物理时间的限制。 关于小说叙事中的时间,吉内特指出,叙事中有一套两个时间序列,即被讲述的时间和叙事的时间。 这种时间上的双重性不仅使扭曲所有时间成为可能,而且要求我们确认叙事的功能之一是用一个时间交换另一个时间。 胡亚民在叙事学中更详细地解释了这个问题。她从德国学者的角度将叙事文本中的双重时间分别命名为“故事时间”和“叙事时间”。 就文本而言,故事时间是叙事时间的蓝图。作者通过一系列的叙事方法解构了故事时间,甚至将其完全隐藏在文本中,但只有故事时间不可忽视,否则叙事时间将失去支撑,不复存在。同时,小说中的叙事时间不是对故事时间的简单复制和模仿,而是一种创造性的重新安排 在他的作品中,朱天文经常出于文本的需要而剪切和重组故事时间,使得文本中呈现的时间打破了故事时间和叙事时间的界限。两者之间的相互制约会引发一系列问题,其中最突出的是“时序”问题 “时间研究故事中事件的时间顺序和叙事文本中这些事件的时间顺序之间的关系 经典的叙事时间通常是基于循环时间历史观,它基本上遵循线性时间模式,采用叙事结构来展开故事。在细节的解释中偶尔会出现闪回和插入,但整体仍受制于大的叙述结构 这一叙事时间的特征正是一个以集体观念为标准、和谐为基础、强调儿童有序成长和清晰阶层的伦理社会的体现。 现代伦理学与传统伦理学的区别首先体现在对古典时间秩序的解构上,这种解构更加注重人类秩序的建构。 在《野人的故事》中,朱天文为这段时间做了精心的安排。通过故事时间与叙事时间的错位,他打破了传统的线性时序叙事模式,创造了独特的非线性时序。胡亚民称之为“非时间序列”:“非时间序列是指故事时间处于中间或凝固状态,叙事呈现出非线性运动的事实 在这样的作品中,没有完整的故事线索,同步叙事取代历时叙事 在意识流小说中,这种同时期的、稳定的叙述经常出现,不同时期发生的事件以及各种奇怪的想法都是借助于某种机会在瞬间同时呈现出来的。 “非线性时间序列准确地反映了现代伦理观念的多样性。小说不再坚持单一的、连续的价值体系,而是根据人物的伦理情感和心理变化展开情节。 以下是根据《荒凉的人》一书进行的具体分析 的区别……在叙事学研究中,叙事速度是叙事时间命题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新叙事话语》中,杰内特根据叙事时间与故事时间的关系,区分了四种基本的叙事速度形式:总结、暂停、省略和场景。 其中,摘要和省略是叙述速度加快的表现,场景以恒定的速度叙述,停顿是叙述速度减慢的表现。 米克·巴尔在分析叙事节奏时,进一步分析了“暂停”和“放慢”两种减缓叙事节奏的手段。在这两种情况下,材料时间比故事时间少得多 叙事速度的安排和调整是作者有意为之的,反映了作者对文本和叙事的深入思考。因此,叙事速度是叙事伦理的文本表达之一。 本文将所有打断正常叙述速度的文本表达称为慢叙述,并结合具体作品进一步分析离题这一重要的慢叙述技巧。 埃里克·s·雷贝卡在他的《[与k0之间》一文中讨论了小说中三种不同的报道方式:叙述、对话和描写 他指出,“阅读时间中报道的事件比实际时间短得多,对话中报道的事件大约等于实际时间,阅读时间中报道的事件比实际时间长得多。” 换句话说,当叙事处于“描述”状态时,阅读时间比故事时间长得多,叙事速度总体上减慢 作者通过缓慢的叙述创造了足够的阅读时间,从而深入描述了小说中人物的伦理情感和生活经历。 同时,读者也有充足的时间进入相应的伦理情境,对人物给予伦理关怀和同情。 缓慢背诵法在《荒凉的人的笔记》中得到了很好的运用。 例如,在小说的开头,叙述并不直接进入故事的情节,而是根据孤独者内心的独白形成一个单独的章节。 这部小说的时间处于静止、几乎冻结和停滞的状态。 就像电影中的慢动作一样,在时间静止的时候,读者可以进入荒凉的人们的内心,被作者的诗意语言迷住,忘记故事的进程,阅读时间无限延长。 另一个例子是:“他看着海边,现在我醒了,因为根据我后来丰富的经验,那是一场精彩表演后的脸。” 当红潮和汗水消退,但皮肤细胞仍在膨胀,像凝结的脂肪一样变白时,这是一张脸。 像画在上面的一样,画出黑色的眉毛和红色的嘴唇 而且,眼睛在即将来临的一层,迷蒙的眼睛,似乎在看着激情的余辉,就像夕阳的天空一点一点地褪色 这张脸,一时间,让我惊恐地避开,专心看着大海 当叙事以这种“描述性”状态呈现时,几乎停滞不前的时间阻碍了情节的持续发展,但给读者足够的时间停下来观察和思考 这只是一个“恐慌和回避”的时刻。然而,在贫瘠的人们眼中,姚的脸的眉毛、嘴唇和眼睛被详细描绘出来。读者能够跟随贫瘠之人的目光,凝视此刻看到的景象,慢慢地阅读贫瘠之人此刻复杂的思想。 在描述性段落中,读者与孤独者之间的距离缩短了,读者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孤独者的一切感受。 时间的停滞也使读者的视线与荒凉相一致,凝视着描绘的对象,这与杰特在分析普鲁斯特的作品时提到的“凝视”相似:“普鲁斯特的凝视既不是瞬间的闪光,也不是被动的悠闲恍惚:它是精神的紧张活动,往往是体力。 “正是在缓慢的叙利亚制造的这种停顿中,读者可以进入荒凉的人们的内心,接近他被欲望和道德折磨的灵魂,从而对他产生道德上的同情 第三章叙述者的伦理意义和视角......................................第一节叙述者和视角...................第二节叙述者干预与叙事伦理……第四节他人叙事伦理…………35,第1节列维纳斯的另一种伦理观...................35、第四章他者的叙事伦理从作者的角度讨论小说的叙事伦理时,亚当·牛顿将列维纳斯的伦理观应用于叙事学,认为作者叙事所传达的“已经说过”实际上是“伦理话语”,是对无限他者的伦理回应 “说”和“说”的概念来自列维纳斯(Levinas),它们的基本含义分别等同于现存的道德标准和因环境而产生的伦理问题。 本章借鉴列维纳斯重视他者的哲学,借用他的“面子”和“话语”概念,结合朱天文的几部重要小说,探讨作者如何通过写作回应他人的面子和伦理话语,并进一步考察作者如何回应当代和他人的伦理诉求。 在第一节中,列维纳斯的其他伦理学笛卡尔有句名言:“我想,所以我是。”他以自我为主体,成为西方哲学中自我中心本体论的先驱,并逐渐陷入“唯我论”的哲学困境 为了摆脱主观自我的瓶颈,哲学家们提出了“他者”的问题,这已成为20世纪西方哲学不可忽视的话题。 每一个哲学流派都从不同的角度解释了“他者”,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胡塞尔代表的现象学、萨特代表的存在主义、罗素代表的分析哲学、福柯代表的后现代哲学、德里达、利奥塔等。 虽然它们有不同的意识形态内涵,但它们至少在承认“其他”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列维纳斯站在伦理学是第一哲学的立场上,以先验的方式解释和整合了这些学派的观点。同时,他反思了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经历,并将其表述为哲学命题,从而建立了以“他者”为核心概念的伦理哲学体系。 列维纳斯的其他哲学是对传统西方哲学本体论的批判和反思的结果 他认为,以自我主体为中心的本体论是一种唯我论,即除了自我之外的一切都源于、为自我、由自我决定,这必然导致对他人的压制和遗忘,扼杀他人的独立性。 列维纳斯的他人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他人,因为后者可以被自己同化或吸收。 列维纳斯认为“他者”是绝对的另类,“他者”的意义在于“他的绝对他者”和“超越” 这种对本源的超越赋予了“他者”一个高层次,即伦理价值和神圣性。 “可以说,列维纳斯的另一个完全不同于自我的另一个。另一个抵抗自我主体的压制和支配,拒绝被同化或吸收,是一个不能自己计划的主体,独立于自己 自我主体的建构是建立在对他人无休止的干涉和塑造的基础上的。 列维纳斯认为主体具有超然的道德意识。在对“善”作出回应的伦理欲望的驱使下,自我对另一个人负责,并积极回应来自另一个人无限他者的伦理召唤。 自我和他人之间存在不平等的伦理关系。自我总是为他人服务,不要求回报。 ……自从朱天文16岁出版他的第一部小说以来,他的文学创作已经将近40年了。 她积极探索、尝试和改造自己的写作风格和内容,从不知道悲伤滋味的“三三时期”青少年,到世纪末宏伟的城市综合体,再到“站在左边”的边缘写作 朱天文走过的漫长而丰富多彩的文学道路仍在坚定地向前延伸和传播。因此,任何相关的研究都不是“最终的裁决”,而是“断章取义” 从创作数量来看,朱天文不是一个多产的作家。迄今为止,只完成了两部小说,即《野人的故事》和《颜屋》。她经常不得不将大部分精力转移到电影剧本创作上。这些优秀的戏剧不仅给她带来了国际荣誉,也丰富了她的生活经历和人生经历。 但她从未忘记写作是她人生的抱负。 在一次即兴演讲中,她凭借《野人的故事》获得了第一次《泰晤士报》百万美元大奖,她说:“写一个长篇故事只是为了证明生活在当今世界不是一件徒劳的事情。否则,我不知道是否有任何理由或勇气活着。 “当她隐居写作时,她可以脱掉浮躁华丽的外衣,给文学一颗真实纯洁的心。 正是朱天文的专注和专注让我们不仅读了别人的故事,她的故事,也读了我们自己的故事。 本文从叙事伦理的角度分析了朱天文的小说,并探讨了叙事策略背后的伦理问题。本文的主题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一方面,由于叙事伦理理论的复杂性,国内外学者对其概念和内涵有不同的解释,导致研究方法本身的复杂性;另一方面,台湾文学的历史背景、文化背景和社会意义非常深刻而复杂。为了对作品形成完整而正确的理解,并灵活地运用到论文的写作实践中,理论家需要基于广泛而深入的阅读和深刻而独特的见解。 这两个方面我做得远远不够,许多讨论都只是肤浅的。 论文的前三章从文本的视角出发,着重论述小说叙事的建构空、叙事时间线索的组织、叙述者的介入功能和叙事视角的设置,并对小说进行叙事分析,建构文本独特的伦理诉求。 第四章从作者的角度将列维纳斯的其他伦理学运用到叙事学中,讨论作者的叙事“说”是如何传达伦理“话语”的,以及如何回应他人的伦理呼唤 朱天文小说的叙事伦理内涵可以从理性和感性两个方面来概括。 所谓理性是指小说伦理中对传统道德规范、社会规范和人与人之间伦理关系的书写。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