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16355字硕士毕业论文葛亮小说的底层写作

16355字硕士毕业论文葛亮小说的底层写作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16355字
论点:底层,南京,国民性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笔者认为底层是葛亮书写的浓墨重彩的一部分,在葛亮的小说中,无论是人物、思想内蕴还是艺术特色都充满了浓郁的底层气息。葛亮作为 80 后年轻作家对于底层小人物

论文正文:

第一章:丰富三维底层人物和底层世界第一节:丰富三维底层人物底层人物是葛亮小说中非常重要的人物类型。作者在底层人物的塑造上倾注了大量的笔墨,底层人物众多的性格特征尤为鲜明,这深刻表达了作者对底层人物命运的关注和对他们境遇的同情和理解。 从小说《朱雀》到各种类型的短篇小说,葛亮一直在哭啊哭,用他自己的方式讲述着鲜为人知的底层人物的血汗故事。葛亮在描写底层人物的过程中表现出了一种罕见的底层性格,在可爱和可恨之间表现出了一种人道主义和现实主义的立场。 葛亮小说中的底层人物涵盖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在过去三十多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然而,随着生产资本的不均衡分配,越来越多的社会底层的人正呈现出一种趋势。 葛亮小说中的底层人物有几个重要组成部分,如传统工匠形象、小知识分子形象和女性形象。 在下层社会中,下层社会在与上层社会如所谓的中产阶级的“对抗”中所表现出来的性格和特点是非常突出的。 韩少功在葛亮小说《七声》的序言中说,“这样的声音 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 他们迷失在日常生活中,也不经意间在耳边回响,他们与我们密不可分。 在这声音中,有硬的内容,但也听到了平和宁静的语气 主题是对生活的坚定信念。 因为时代的原因,这个世界上的传说越来越少,越来越深刻。 关于人生的喜怒哀乐,不太可能会有一个大的开合。 生命的力量和弱点都是基于人性,所以人们学会不要期待,而是保持本能的坚持。 “葛良弼的底层人物是住在我们附近、触手可及的普通人。他们是一些走在边缘的英雄,用自己的生活经历挑战世俗社会,即所谓的“中国”人类社会。 它真的很有价值 第一,底层女性的悲剧和痛苦形象当前底层文学的焦点是人类的生存。作为底层的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妇女问题自然得到了葛亮更密切的关注。作为葛亮作品中的代表人物,他们更具有底层应有的边缘群体和弱势群体的意义。 《夏》是葛亮的代表作之一。夏,作为一个与当代社会精英分离的底层女性,用她卑微而真诚的表演演绎了当代中国每天上演的悲剧情节。 作为餐馆的服务员,她反驳老板对餐馆所谓的“标准”。她自己的行为,通过各种“怪异”的行为表现出来,以及其他人对她的态度,在世俗群体中都显得极其“回避”。 “我”在《夏想》中,作为一名高中生,老板的朋友的儿子去了一家酒店实习。在看过夏的一系列动作后,夏的轮廓显得非常完整和逼真。 “义”和“童心”是作者给夏的标签。 为了同事的尊严,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竭尽全力给顾客喝汤。破口大骂是“带有地方口音,但我能认识到这种辱骂是非常丑陋的。唯一被反复提及的词是关于女性最秘密的部分。” 夏越来越勇敢地骂了,但女客人不知道如何回答,最后哭了。 一会儿,他脸上露出奇怪的微笑 她拿起拖把,泰然自若地离开了。 (3)夏的人文关怀让他的同事甚至“我”都非常惊讶,超越了世俗,甚至走向了思想领域的发展趋势 第2节..............................:底层世界的区域色彩对于特定的作家或个人来说,这个区域给作者的不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创造性研究,而是一个没有特定区域序列的集体无意识行为。 这个区域不仅给创作者带来持续的灵感,更重要的是,给他们带来特定的话语语境 在葛亮的小说创作中,文学与地域的关系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延伸,渗透到特定城市的底层世界,为底层人物故事的发展提供了特定的场所。 葛亮的家乡南京深受底层世界的影响。 葛亮反复挖掘南京的底层世界,深刻地解释了南京底层世界的现在和过去,它一直在蔓延。在南京特有的空中,他着眼于底部随着时间维度的实质性变化 葛亮目前在香港大学学习中国文学。他去香港后的作品也充满了展示香港底层世界的内容。 首先,南京的底层世界南京从不缺乏历史。 南京本身是一个非常沉重的地方,繁荣的细节需要太多人来承载。 然而,外面的厚重,更多的是休闲,“朱雀桥边杂草丛生,武夷巷口夕阳斜 \" 底层世界似乎包含着南京城市本身的繁荣和衰落 在葛亮的小说中,“萝卜”频频出现,“萝卜”可以说是南京气质的典型代表。南京对萝卜有很深的地方认同感。 外人说南京人愚钝、淳朴,没有事故,但南京人认为他们简单而厚重。 用“萝卜”来形容南京的性格是非常恰当的 南京市本身是开放和宽容的。在南京这个底层世界,大多数底层人物既有传统的一面,也有宽容的态度。无论是夏、俞舒舒、程一楚、尹世福还是老陶,都受到传统文化因素的影响。起初,他们的形象纯洁而美丽,简单而厚重,就像“萝卜” 在南京底层世界的底层书写中,“萝卜”可以说是南京底层人物的象征。有些人一直是“萝卜”。有些人可能最终会摆脱“萝卜”,从传统走向“现代” 在南京方言中,“好一个力吊钻”11的意思很好。事实上,它并不那么卑鄙和苦涩。就像情感的催化剂,幸福变成双重幸福,深情变成双重深情 城市底层的人就是这样。有一种坚定和力量,隐藏在和平的外表下,但同时它又相当含蓄。俗与雅已经成为和谐共生,没有人工与和谐。 南京和中国一线城市一样,是现代化进程最慢的城市 南京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是为了舒适和自由,没有多少刻意的装饰让外人看到。 南京的土壤也是一个宽容的地方。在葛亮的小说中,许多重新安置的家庭从其他地方搬到市中心,并建立了一个非常当地的角落,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南京的整个城市看起来崭新而充满活力,但也有许多传统和古老的地方文化的痕迹,尤其是在最现代化的城市中心。 在小说中,作者这样描述:“我们碰巧在盛远巷后面发现了卤素工厂,它的前身是一座教堂。” 因为有一个尖塔被炸成了两半。 墙上倒置的玻璃镇流器曾经是拱形搪瓷窗户的碎片,这是许多圣经故事的一部分。 绿色的石头上覆盖着苔藓,门廊上写着“李·蓝欣是一只狗” 当我们进去的时候,光线慢慢消失,闻到里面多年的恶臭,听到我们自己的呼吸声。 “包容南京,也创造了底层世界的缓慢生活,现代性过程中的许多传统因素,保留了原有的美 然而,一旦传统被打破,我们似乎不能等待现代。 起初,俞叔叔、尹世福和老陶都过着自己舒适的生活,但一旦他们被金钱和物质浸泡,他们开始失去控制,没有底线,失去了所有的美丽。 ................................第二章苦难主题与民族自卑批判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生活》、余华的《活着》、《许三观的卖血》和鲁迅的许多作品都是苦难意识的代表作品 葛亮在底层写作过程中赋予作品苦难的思想内涵,这使人们深受感动,因为对苦难和民族不良习惯的描写是以人民的内心为导向的,反映了他作品中对民族不良习惯的深刻忧患意识和批判。 他的作品往往聚焦于底层世界的边缘人物,用非常细腻平静的笔触描绘了他们的孤独、无助、失落、坚持和对社会中小人物生存和斗争的坚持。 对于这些角色来说,苦难是不可避免的 葛亮小说的悲剧主题非常强烈,苦难成为其悲剧元素的重要表现。 作家总是直接面对苦难,通过苦难来讲述个人生活中意志力的坚韧。 在小说《朱雀》中,苦难可以说是这部跨时代作品的核心。 叶于之是南京小说系列第一代女性的典型代表。 生活在20世纪30年代,她的父亲叶楚生是南京著名药店“奇仁堂”的老板。作为叶楚生的独生女,她遇见并爱上了日本商人芥川,为她的爱情和苦难奠定了基础。 芥川,作为叶楚生的徒弟,在中日战争前帮助过“奇仁堂”。日本入侵中国后,他们的爱情注定是悲剧。 小说写道:“这座城市女性骨骼的强度是叶楚生多年来对女儿造成伤害的根本原因。” 那个凶狠的,不是每个人都鼓足了力气,向桃花扇飞溅鲜血 只有做你自己或不感到惊讶这种通常浪漫的态度才是极其危险的汹涌浪潮。 “在叶于之短短的18年生命中,他不合时宜地爱上了日本人,并最终生下了日本孩子。芥川为帝国军服务失踪了。他为了孩子和父亲跑去说实话,但最终他死于日本人的强奸和羞辱,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艰难困苦。 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下,人们可以想象它的生存困境。 叶芝死后,孩子被牧师收养,由一个名叫程云的妓女抚养长大。然而,这成了生存困境的根源。文化大革命期间,程云为了救他的两个孩子选择了自杀。“程云死于人民。她该死。” “死有余辜”这四个字深刻地展现了一个异常严峻的政治时代底层普通人的苦难。在命运的道路上,抗战时期生母遭遇的悲剧继续在养母身上展开。因为右派,因为他们的妓女生涯,甚至被诬陷为日本人的慰安妇,程云用死亡捍卫了生命的最后尊严,最重要的是,死亡前的遗书。与这两个孩子断绝母子关系也能保护这两个孩子的未来。政治环境严峻。底层人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即使是最基本的生存方式也无法保证。只有“去死并道歉” 毫无疑问,这是葛亮生活困境和焦虑的又一生动表现。 最后,当文化大革命结束时,程一柱仍在挣扎求生。作为一名小学教师,和他哥哥在工厂的同事结婚是另一种生存困境。这两个人在类型和性格上完全不同。热爱文学艺术的易初和只知道父母矮小的劳伟注定是一场悲剧。 后来回忆起楚的初恋一纬回到南京,两人又见面了,”她转过头,目光落在水面上 她说,对了,你说,为什么这些天鹅不飞走?考虑一下。我以前听人说过,当他们进来抓它们的时候,翅膀上的肌腱都被切除了,它们不能飞了。 他全神贯注地看着一只白天鹅,拍打着翅膀,保持着优雅 在这优雅之下,是一个破碎的底部 “易初是一只白天鹅,正如作者所描述的那样,它的翅膀被拔掉了。他在一个特殊的政治环境中失去了爱人。在他不得不谈论婚姻的时候,他嫁给了一个他不爱的人。在通往幸福的路上,他再也不能飞了。 像她的生母和养母一样,她总是处于困境和悲剧之中。 当命运之轮到达第三代时,程颐初的女儿程楠已经长大了 尽管没有严峻的战争环境和政治环境,程南的生存之路仍然被坚信充满苦难。 18岁时,他爱上了美国的泰勒,泰勒原来是南京的一名美国间谍。因此,他的初恋被无情地撕毁了。 他和哥哥经营一家地下赌场,去了南京最好的大学,但辍学了。他遇见并爱上了中国留学生徐廷麦。当我们看到希望和春天的阳光时,我们认为我们不会重蹈过去两代人的覆辙。雅克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这个充满爱心和美丽爱情的小女孩的生活方式。 雅克颓废而沉迷于毒品,但他有极高的绘画天赋,内心也浪漫而温柔。他和程楠是一对不属于南京的红男绿女。最后,他挣扎着迷失了方向。雅克吸毒成瘾,死在程南的怀里。程南怀上了雅克的孩子,并导致徐廷迈的离开。 如果说叶于之、程云河、程一楚的悲剧是时代造成的,那么程楠的悲剧完全是个人主义、肆无忌惮的心态造成的。 她似乎已经把一块大石头挪到了自己的生存道路上。没人能搬动这块石头让她死去。 生存的困境得到了生动的展示。 ..............................在现当代文学中,对民族自卑感的批判从五四时期就开始讨论了。鲁迅、叶邵军等代表作家有许多关于民族自卑的经典作品。 在当前物质繁荣的时代,批评人们的坏习惯尤为重要。 首先,葛亮笔下奴性人格和民族性格的具体词汇来自西方,然后通过日本传入中国。 在西方特定的话语体系中,民族性与民族性相对应。 18世纪末,出现了大量的作品,其中许多集中在民族性上,孟德斯鸠的作品和思想是最具代表性的。 孟德斯鸠在其代表作《论法律精神》(On the Spirit of Law)中明确指出,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性格和精神是由许多因素决定的,并且与许多因素有关。在特定的地理和历史环境下形成的特定的思维特征和行为模式在特定的思维和行为模式的基础上形成了一种普遍的精神。“普遍精神”是国民性。 另一位哲学家休谟表达了与孟德斯鸠不同的观点。他坚持认为民族性格是由精神因素决定的,并怀疑体质等因素的决定性作用。 虽然他们坚持各自的观点,但在民族性格的整体结构上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他们都指出人性的丰富多样性,并对人性的特殊性表示怀疑。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包容的思想。 以下赫尔德的思想、民族和遗传因素被添加到民族性格的内涵中。 源于西方的国民性概念最初传入中国时并没有明确的定义。标题非常模糊。那时,有许多不同的术语。民族精神、民族性格等方面都是指民族性格。 虽然没有明确的定义,但其当时的基本含义透露如下:“所谓国民性主要是指中国人的心理素质、价值观、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等,有时包括风俗习惯、文明程度和知识水平 然而,在五四时期,对国民性最突出的讨论无疑是鲁迅。陈舒鸣认为,鲁迅眼中的国民性是:“所谓国民性就是国民性,是一个比阶级更大的概念。” 这意味着不同的阶级属于同一个民族,因此在思想、行为、风俗、心理素质、个性特征等方面形成了一些共同的东西。 “这种说法很有代表性 然而,鲁迅的好朋友徐守堂(Xu Shoutang)认为,“自从鲁迅1902年进入香港文学学院以来,他经常谈论三个相互关联的问题:第一,什么是理想的人性?最缺乏中国国籍的是什么?疾病的根源是什么?”从这样一个体系中,我们可以看出鲁迅认为民族性格不仅是一个种族或民族因素,也是一个关于人性的因素。 换句话说,鲁迅要探索的最终问题不仅是民族性格因素,而且理想的复杂人性也是鲁迅要实现的最终目标。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鲁迅的民族性格是一个开放的系统,与一个独立的系统共存。 葛亮的小说在许多方面表现出人文关怀,但在关怀的基础上,对麻木不仁的中国人却有更多的奴性批评。 鲁迅还指出,底层受剥削和受压迫的人只有两个时期,“一个是想当奴隶而不是奴隶;二是暂时保障奴隶时代的安全 “在一个经济基础薄弱、社会地位低下和缺乏社会话语权的时代,大多数底层人民都有这样卑微的心理 可悲的是,受伤害最深的底层人民只是努力保持现有的民族性格、生活现状和价值观。这种努力现在不仅保持了个人的特定行为习惯,而且可悲的是,渗透到骨髓和血液中,这已经成为他们的社会个性。 这种民族自卑是鲁迅批评的核心,也称为奴性人格。这个令人愤慨的人物可以说是鲁迅在他的民族性格中卑鄙的性格屈从的最深刻和最生动的表现 班级在................................第三章葛亮小说与城市..............................反城市化..............................21结论……24第三章葛亮小说中的阶级与城市第一节超越阶级的人性是关于阶级与人性的关系。它总是谈论文学的阶级性质。人性往往是有限的。似乎只要涉及到人性,就往往是资产阶级的人性理论。 作品中哪怕是一点点人情味的出现也常常被贴上资产阶级的标签。似乎人们只有阶级性质而没有人性,只有阶级被赋予了人权。 事实上,社会的客观存在是人类的阶级性和人性,不会因为人类的主观想象而消失或存在。 马克思曾经说过:“如果我们想根据效用原则来评价人类的所有行为、运动和关系,我们必须首先研究普遍的人性,然后研究每个时代历史上已经发生变化的人性。” “在这种说法上,马克思认为,人性是客观存在于社会历史中的 在阶级社会形成之前,人与人之间没有阶级关系,所以也没有阶级性质。 在阶级社会中,作为生产关系的主体,人们分为生产资料所有者的统治阶级和被剥削劳动力的统治阶级。从那时起,人才就具有了阶级特征,并受到更多阶级因素的制约。 然而,与几百万年的人类社会相比,这是一个非常短暂的时期。 无论何时何地,人性永远不会消失,相反,它会逐渐变得更加复杂和丰富,并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更加高尚。 的底层................................她的结论是葛亮作品的一部分。在葛亮的小说中,无论是人物、思想内涵还是艺术特色都充满了浓郁的底层气息。 作为一名80后青年作家,葛亮对底层民众的关注,体现了作者深深植根于中国社会的情感和对底层民众深厚的人文关怀。 回顾整个主题,本文试图从三个部分梳理葛亮在底层写作中的价值。 第一部分,通过对葛亮底层写作和底层世界中人物的描写,底层人物选择了底层世界中较为典型的人物:底层女性形象、底层传统工匠形象和底层儿童形象来阐释底层人物在世界上所面临的艰难困苦,从而反映出如何面对和应对这一挣扎世界中的复杂局面,以展现人物的性格、价值观等内涵。 然后,通过展示底层人物生活的社会状况,葛亮小说中的大多数人物都发生在南京和香港。 南京,作为葛亮的故乡,也是葛亮的写作中心。 南京和香港作为两个完全不同的城市,已经成为葛亮写作过程中的两个典型载体。内地和香港都为底层人物提供了生存土壤,但缺乏必要的人文关怀也客观上创造了底层人物的悲剧内涵。 第二部分主要描述葛亮的苦难主题和民族性格 通过对底层人物悲剧因素的分析,悲剧与苦难密不可分。因此,在葛亮的作品中有许多关于苦难主题的文章。 苦难可以净化一个人的灵魂,但是更多的普通人,特别是那些缺乏物质基础的底层人,在苦难面前更加迷失,无法承受苦难造成的严重后果,所以他们消失了。在苦难的压迫下,悲剧也随之而来。 回顾这场悲剧,这场悲剧的内在因素是民族的邪恶本性。葛亮对国民性的批判与鲁迅在五四时期对国民性的批判是一样的。然而,葛亮赋予夏和其他现代低级人物更多的时间因素,更适应当地的氛围,更有可能与人们产生广泛的共鸣。 第三部分主要描述葛亮写在底部的阶级和城市。无论是超级阶层还是城市化进程中的反城市化,葛亮都在深刻思考底层人物的命运。 底层人物超越了阶级特征,在某些方面比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更理性、更善良。然而,在现代客观社会的影响下,城市化进程中更传统因素的消散过程中更容易引发悲剧。 尽管葛亮在底层写作的过程中取得了许多成就,但仍存在许多不足。 底层人物的写作缺乏更直观、更具代表性和更典型的农民工形象。在苦难的书写中,他们没有超越苦难,只是停留在苦难的表面,没有进一步的探索。 虽然有一些缺点,但我们更感受到葛亮底层写作的意义。他以敏锐的笔触和精确的观察追求真实的底部。他以宽广的胸怀和灵活有力的笔触关注底层人物,这使他底层写作的内容显得丰富而不失深度,给当代文坛带来新鲜和刺激。这也是研究这一课题的内在因素。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