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0056字硕士毕业论文新生代科幻小说的现代性反思

30056字硕士毕业论文新生代科幻小说的现代性反思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0056字
论点:乌托邦,科幻,新生代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笔者认为“新生代”作家的科幻观与前人相比,有两大发展:首先在内容方面,新生代的视界更宽更广,他们用宏大的想象力,更深远的宇宙意识。

论文正文:

第一章未来蓝图描述

第一节乌托邦愿景

从社会学的角度看现代性,我们很容易注意到“乌托邦”的概念。“乌托邦”一词来自托马斯·摩尔(Thomas Moore)1516年的奇幻小说《乌托邦》,意思是“没有地方”和“好地方”。这个想法可以追溯到古希腊。阿里斯托芬的《鸟》将云中飞鸟的国度描述为“欧洲文学中乌托邦的最早体现”。②柏拉图也在他的共和国的公民中组成了一个高度统一和和谐的国家。这个国家是柏拉图的梦想,而文学包含了整个人类的梦想。现实主义文学有一个虚构的方面,这个虚构的特征实际上是一个乌托邦。可以说,历史上所有乌托邦式的想象都包含在文学中。布洛赫在分析历史上的一些伟大作品时曾说过,“这些作品不是高层次的笑话,而是试探性的道路和已知的希望内容。”(3)由于文学的乌托邦性质,文学创作总是高于我们的现实生活,这是对现实生活的超越。

乌托邦文学受乌托邦思想的启发,表达了一种从先验的角度反思现实的态度。然而,乌托邦文学最终只能被视为一种亚小说类型。毕竟,文学本身就隐含着乌托邦性质,所以乌托邦文学和其他流派总是以交叉的方式共存,包括科幻小说。科幻小说作为一种富有想象力的表达,可以说与乌托邦文学的本质是一致的。“科幻小说和乌托邦文学可以说有着相同的起源和根源。它们的发展脉络总是交织重叠的,都呈现出强烈的幻想色彩。乌托邦文学需要利用科幻因素来驰骋想象,让文学远离现实生活。”科幻小说利用乌托邦元素来描绘一个充满幻想的未来世界,从而反思社会现实。两者对社会现实的思考和关注是一致的。乌托邦文学和科幻小说都通过小说反映社会。乌托邦虚构了一个完美和谐的社会,而科幻虚构了一个未来的世界或一个科技发达的不同世界。在科幻文学出现之前,乌托邦文学的写作方式非常单一,与其说是文学,不如说是政治或哲学作品,但科幻的出现使乌托邦文学丰富多彩。“乌托邦文学在18世纪已经与其他类型的文学混合在一起,古典类型的乌托邦在机械工业时代正逐渐失去活力。科幻乌托邦文学的发展已成为历史的必然趋势。”科幻乌托邦文学反映了人类社会和人类自身。这是一种充满希望的文学。人类的生存,他们的困境,他们的梦想和价值观都在文学作品中得到展现,并且得到了令人满意的展现。因此,通过文学的想象,人们可以被启发去追求乌托邦的理想和冲动,并引导行动来帮助自己使生活更美好。科幻文学也为自身的自我完善和全面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

第二节人的价值的肯定

为了实现未来蓝图中描绘的乌托邦,光有一个系统设置是不够的。这也需要人类自己的努力。实践的主体、人和现实的可能目标是乌托邦的先决条件。在前一节中,我们充分肯定了新一代科幻小说为未来社会前景所做的努力,也就是说,我们已经实现了这一可能的目标。其次,新一代科幻小说的另一个努力是肯定人作为实践主体的价值和功能,为理想世界的实现提供主观条件。“科幻小说是对定义人类及其在宇宙中的位置的探索。它将出现在我们先进而混乱的知识(科学)状态中。”人的价值和功能充分体现在促进目标蓝图的实现和解决出现的问题上。

首先,新一代科幻小说创造了许多英雄形象,充分反映了人类的主要力量。科幻小说经历了关于姓氏是“科”还是“文”的争论。它的文学性大大提高了。在刻画人物时,它不再被象征和展平,许多独特的人物出现了。科幻小说中的人物通常都非常小。他们面对一个广阔的宇宙。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想法和行动完全没有意义。相反,这些普通人在危机面前显示了他们作为人的价值和尊严,从而拯救了世界。刘慈欣的《乡村教师》中出现的四个孩子面对着碳基联邦文明的入侵,展示了他们刚刚学到的三条力学定律。他们让外星人坐起来,注意地球的文明,并决定不再毁灭地球。然而,这些孩子只是幕前的英雄。在幕后,英雄是他们的老师李宝库。多年来,他一直坚持自己作为农村教师的可怜地位。来自社会和生活的压力以及他无尽的绝望已经使他身心疲惫,并使他痛苦不堪。他知道时间不多了。然而,他从老师那里继承的承诺和信念总是让他关心村里的四个淘气的学生,并决心为这些孩子贡献他最后的心和生命。在他生命的最后,李宝库详细地教了他们三个力学定律。过去,四个孩子埋葬了他们的老师。他们手写的墓碑被大雨冲刷得无影无踪,但是幸存下来并延续下来的人类文明是李宝库最好的无言纪念碑。钱莉芳小说《天意》中的韩信。面对黑暗中的“天意”,韩信没有愚弄自己。他不仅带头发现了这个阴谋,还进行了绝望的抵抗,用自己的毁灭宣告了人类的强大力量。这种不屈不挠、为全人类奋斗的崇高精神是科幻小说最大的魅力。今天的“牧师”和“立法者”中也有愿意牺牲自己来拯救世界和促进社会进步的英雄。人类的力量可能和九根牛一头发一样小,但是这些英雄为人类文明的存在和延续所做的努力是非常巨大的。未来的蓝图充满希望,人们也朝着它生活。人是希望的动物。英雄们的努力充分展示了人类作为实践主体的强大力量,并写下了一部宏伟的精神史诗。

其次,新一代科幻小说也充分肯定了人类在争取未来蓝图社会过程中的主观能动性。如上所述,小说家们煞费苦心地构思蓝图。他们一直在寻找构建未来的可能性和空人类能够经历的一切。在他们无尽的想象中,他们隐含着对现实社会、人类最终结果、技术发展与环境和人类关系之间的最终冲突等的各种思考。一些只能在哲学中讨论的终极命题被一一呈现出来。这种对现实的反思是一种警告。然而,人们在这个过程中的主动性总是非常积极的。

................................

第二章社会制度批判

第一部分是恶毒的托宾式讽刺。

哈塔班的作品是新一代科幻小说中不可忽视的一种作品。它们也是新生代作家写得最多、成就最高的作品。这表明科幻小说在保持积极想象力的同时始终脚踏实地,没有忘记科幻小说在反映和批判现实中的作用。欧·项英先生曾指出邪恶托邦的特征:乌托邦文学通过想象勾勒出一幅近乎完美的社会图景,而邪恶托邦则是一个“坏地方”或“荒地”。完美表现为压抑和恐惧。乌托邦的进步和发展已经被依托泊贡世界的停滞和野蛮所取代。个人自由,尤其是娱乐和思想交流,往往受到最彻底的限制。中国邪恶的东邦科幻小说的出现受到了西方科幻小说的影响。乔治·奥威尔和赫胥黎影响了大批新生代作家。

新一代邪恶东邦科幻小说的代表作包括:刘维嘉的《高塔下的小镇》和《看天堂》、星河的《各种形式的你的生活》、王晋康的上述《蚂蚁诞生》、刘慈欣的《支持人类》、以及《三体》系列、《吞食者》系列短篇小说、马博勇的《沉默之城》、韩松的《红海》等。

刘维嘉的《塔下小镇》和《看天堂》是新一代邪恶东邦科幻小说中的佼佼者。我们前面提到的前者描绘了一个田园般的乌托邦,就像一个天堂。小镇上的人们都很完美和美丽,没有争斗,甚至没有任何不好的心情。然而,就像桃花源一样,为了保持这种纯净,他们与外界完全隔绝,任何进出都被严格禁止。这个小镇就像古代的大同社会。它依赖个体农业,自给自足。每个人都互相帮助,甚至不需要钱。这个看似完美的乌托邦实际上意味着完全的停滞。三百年后,这个小镇的生活一点也没有改变。这种一成不变的田园乌托邦完全阻碍了社会的进步和人类的自由发展。一个失去希望和进步的社会不同于死亡。在牧歌与发展和进化的这种终极对立中,作者提出了一个完美的牧歌社会永远不可能实现的观点。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自己。只要社会和人还在发展,理想的世界就永远不会到来。因此,根本没有一个完美的社会体系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这是对社会反思中非常明确的一点。

《来到天堂》向奥尔德斯·赫胥黎的《勇敢的新世界》致敬。故事的背景是根据未来世界的智商将人类分成两部分:高智商的精英群体和低智商的弱势群体。精英创造财富,控制大部分资源和能源。无能为力的弱者被置于天堂。弱者是新世界中的完全消费者,不需要创造任何价值。但是这是有代价的。“首先,我们不能进入主流经济圈,不能工作,这是法律;第二,不应该有孩子,以免传播不利基因,影响人类整体素质的提高,也不会增加新的受害者。这也是法律。再说一次,我们只能享有部分公民权利,只有选举权,没有被选举权。此外,一个人不能继承遗产……”(1)摆脱这种束缚的唯一办法是去建筑外的农田自力更生,放弃安逸舒适的天堂。像《勇敢的新世界》一样,女主角瑞秋逃脱了,而男主角却永远被囚禁在天堂。这个故事是关于“满足的意义”。

................................

第二部分反思人的异化。

新一代科幻小说对现代社会的深刻反思也体现在系统对人的异化上。如上所述,科幻小说经常以邪恶东邦的形式反映社会制度。然而,制度对人的异化往往与邪恶的支持状态相对应。在新科幻小说中,以邪恶东邦的形式对人类法律规则和道德伦理的探索值得我们深思。

毫不夸张地说,韩松是人类异化的最典型代表。他的作品总是极其荒谬和悲伤。例如,老王在他的工作地铁。他一生都在办公室工作,他的生活长期以来与工作密不可分。就像几十年监禁后释放的囚犯一样,退休对他来说是晴天霹雳。他完全无法适应这个社会,离开办公室后也不知道如何生活。他完全被这个系统同化了,最后他自愿让自己成为一个样本,并永远呆在办公室里。

另一个例子是他的《地铁惊魂》,这也是一个荒诞的寓言。英雄周星像往常一样乘地铁上班,但地铁从未停止。在连续驾驶的过程中,每节车厢里的小社会开始慢慢发展甚至恶化。在很短的时间内,出生、衰老、疾病和死亡轮流发生,一些乘客甚至开始变异成植物、两栖动物,甚至蚂蚁和鱼。随着领导人、法院...整列火车就像整个人类社会的缩影。在狭窄的空和有限的列车资源中,人类社会的矛盾凸显出来,系统对人类的异化在人类成为“非人”的过程中得到了清晰的反映。人们要么接受变异,像周星一样过着悲惨的生活,要么被火车抛弃,死在车厢外。这个故事中的许多情节和形象反映了人性的变化和现代人类社会中人类自我认同的障碍。

韩松总是喜欢创造这个荒谬而荒凉的世界。暴力、恐怖、混乱和亲密,而人类别无选择,只能疏远自己以适应世界。韩松对现代人类社会的描绘极具讽刺意味。他怪异的叙述显示了他对现代人类社会制度的不认同和对人性异化的恐惧。

他的另一部小说《2066年红星照耀中国》将中国描绘成一个完美而强大的国家。这个国家在科学技术,尤其是信息技术方面特别发达。作为一个超级智能管理系统,“阿曼多”甚至可以控制日常天气和人类情绪。阿曼多管理每个人的所有事务。即使从每个人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计划好了每天要做的一切。只要他完成系统交付的任务,他就能使国家变得更强大。故事中的英雄,唐龙,已经从属于这个体系,成为世界著名的围棋大师。但是当他离开中国去美国参加世界锦标赛时,“阿曼多”崩溃了。他与祖国完全失去了联系。离开阿曼多后,唐龙成了一名流浪汉,他的生活开始逐渐改变,不再依赖互联网生活。韩松写的故事讽刺了封建社会制度中存在的专制和极权主义,以及科技的发展可能使人成为机器奴隶的两个方面。

............................

第三章酷刑..............................26技术第一

第一节工具理性盲目跟随............................26

第二节科技人际关系游戏……29

第四章人性善恶的辨析...................34

第一节道德标准回顾……34

第二节追求至善的本质……37

第四章人性善恶的辨析

第一节道德标准回顾

有许多作品反映了在新一代的创造中人性的善恶之争。然而,科幻小说中对善与恶的判断不同于现实。“现实世界中的任何一种邪恶都可以在科幻小说中找到相应的世界背景,使之合法甚至公正,反之亦然。科幻小说中的正邪善恶只有在相应的世界形象中才有意义。”

新一代科幻作家刘慈欣的早期作品是纯科幻作品,与社会问题无关,侧重于技术创新和技术想象。此后,威尔斯等科幻作家的作品影响了他的写作风格和思维。他的作品也开始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现实,并将现实与他对未来的科技愿景结合起来。在他的科幻小说中,他通常设计一种特别高科技的外星生命和外星文明空。由于各种原因,他打算对地球进行破坏性攻击或试图占领地球,从而使地球上的人民和文明处于极度危险之中。在这种极端无助的情况下,面对来自其他星球的攻击,人类在选择应对方法时所面临的巨大道德和理性挑战是作家们一直愿意写的话题。作品中地球文明与外来高科技文明的较量,两种文明的善恶对比,展现了作者对人类道德和当今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辩证思考。

刘慈欣的作品《吞食者》讲述了由恐龙组成的吞食者文明入侵人类文明的故事。作品建立了吞食者文明、人类文明和蚂蚁文明的三元对立,所谓的道德在这三种文明的对立中不复存在。为了防止地球被吞食者毁灭,地球上的人类向吞食者展示了人类文明的光辉历史和文化。吞食者的首领獠牙不仅漠不关心,还指出人类无情地摧毁了一个在短时间内存在了数万年的蚂蚁文明。人类对蚂蚁更不道德。作者甚至在这本书里用吞食者的嘴来说明面对宇宙文明存在的问题时道德的苍白。谈到宇宙中两个种族的文明的生存和毁灭,谈论道德是没有意义的。面对恐龙的反问,人类无言以对。不久,地球被吞食者帝国占领,几名战后仍然活着的士兵最终自杀了,他们把自己的身体作为蚂蚁的食物,希望给地球文明留下一些痕迹和机会。这部小说反映了刘慈欣对“人类自我中心主义”的反思和批判,也在更深更广的范围内对人类道德原则进行了辨析和思考。与吞食者文明和蚂蚁文明等其他文明相比,我们应该重新定位人类和地球应该处于的地位和心态。

................................

结论

中国的科幻小说已经走过了一百年的历史,经历了几次争论和转折。从最初对主流文学尚未认可的科普的重视到当前的科幻热潮,批评界的注意力可以说经受了几次考验。20世纪90年代后新一代科幻作家的崛起为中国科幻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他们从小就受到西方科幻小说的影响,同时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两者的结合产生了独特的新科幻风格。他们实际上缩小了中国科幻小说和西方成熟科幻小说之间的距离。从本文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国当代科幻小说已经初步具备了严肃文学的价值标志,如冷现实关怀和深远终极关怀。他们不断询问科学对现代社会的双重性质,希望通过这样的质疑和批评创造一个值得想象的未来世界。

新一代科幻小说在创作方式和内容上有很多种。针对他们的创作主题,本文主要从社会、技术和人性三个方面进行总结。姚海军和星河对“新生代”有着相当理性和客观的评价,他们看到了新生代与前人的不同。20世纪90年代出生的作家生活在一个无名的时代,宏大叙事逐渐消失,意识形态话语逐渐松散。他们不再需要承受外界文学的政治干扰。对他们来说,世界是一片崭新的土壤,只等着他们用自己的员工培养新鲜的文学生活。他们的科幻文学是自由放松的文化环境的产物,他们可以飞得像他们想象的那样远。它的多样性和多样性是前人无法企及的。客观地说,由于缺乏正统的文学修养和传统文学的熏陶,新生代科幻作家的创作可能有些不成熟。然而,从纵向历史进程来看,他们与晚清通俗小说家有着相同的精神。他们对现实有着深切的关注,对未来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在他们不同的时代,他们都是敢于为世界做先锋的人。从横向空的距离比较来看,在新生代作家的努力下,中西科幻文学的距离逐渐缩小。虽然在某些方面它仍然无法摆脱对西方科幻模式的借鉴,但是,它们确实是一步步在工作,使得学术界认真讨论和研究科幻文学成为可能。

新一代科幻文学的进步首先表现在超越维度的获得上。和我们之前的分析一样,新一代科幻小说的核心其实是一种自觉的乌托邦意识和期待,这种精神气质更多地来自西方科幻小说提供的终极价值取向,而非中国科幻现实主义的局限。其次,新生代的写作清晰地反映了新生代创作主体的现实批判态度,尽管有些幼稚。他们敢于揭露邪恶,期待光明的未来。他们对这个世界抱有纯洁真诚的期望,但不害怕黑暗的到来。这种精神带有人性的善良意志和超越意识。不得不说,在这样的背景下,科幻文本呈现出一种清新绚丽的新面貌,但同时也蕴含着深刻反思的思想内涵。新一代科幻文学之所以强调乌托邦,是因为科幻文学作为一个整体是一种乌托邦文本。在宏大而开放的想象的驱动下,科幻文学在广阔的时间维度上反映了现实世界的单一维度和多样化的生活空。另一方面,新一代科幻文学的乌托邦是在科幻文学的原始乌托邦基础上,结合20世纪新科技成果带来的新社会问题、对人类生存意义的新质疑和世界观的重新审视而形成的一种更大规模的宇宙意识。这使得科幻文学能够超越现实和人类精神文明的现有维度,指向一种更加永恒的乌托邦精神。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