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2226字硕士毕业论文当代中国小说中“农民进城”的心理历程

32226字硕士毕业论文当代中国小说中“农民进城”的心理历程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2226字
论点:城市,农民,进城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笔者认为从对当代文学作品中“农民进城”的历史心态变化的梳理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社会在现代化进程中为农民提供了越来越多生存与发展的可能性。

论文正文:

第一章:城乡新定位与城市农民的自信与乐观

第一节是城乡平等条件下大师的骄傲。

从建国初期的文学作品和有关资料不难发现,当时的农民没有放弃农业进城的愿望和行动。相反,有相当多的农民决心发财,但却为他们的孩子去城市工作。例如,狡猾的马多寿(赵树理的《李三湾》)突然中断了儿子马友谊的学业,让他回到家乡帮他种地。盖霞(刘清的拓荒史)在她还在犹豫是否去城里工作的时候,被村里的许多人瞧不起。因此,“农民进城”的故事只发生在特定的特殊情况下,如响应国家号召进城“支持工业建设”。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是因为受抚养人和晋升等原因进入这座城市的。一些农民进城的主要目的是购买农业生产物品和出售农产品,他们只在城市逗留很短时间。无论如何,对于当时的农民来说,城市在恢复和发展的早期,除了满足农民的基本农业生产供求之外,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吸引力。然而,城乡基本平等的事实不会给那些进城或接触城市的农民造成心理上的差距。甚至许多农民也会对他们丰富的农业生产成果充满信心、自豪和自豪。

1.城市建设支持者的热情和信心

十七年间,乡村题材小说是文学创作的重要支柱。作家深入农村,展现改革的现实斗争图景,歌颂社会主义工农建设者的激情。因此,一些作家很自然地把自己的解读视角放在以乡村为基础的“农民进城”这一主题上,侧重于描绘具有艺术感染力的农民进城形象。

在此期间,农民作为社会主义的建设者,满怀信心和自豪地进入城市。西荣1955年写的《宋老达进城》,描绘了一个“社会主义老人”的生动形象,成为十七年间农民进城整体面貌的典型范例。宋大哥是一个热心的活动家,自称为“激进分子”,并有强烈的集体荣誉感。他代表该机构驾驶小麦进城,与供销机构交换各种生产资料。他在街上兴高采烈地“牵着牛,响着鞭子,不停地喊着,就像钻高粱地里一样”。当别人称赞他长时间打小麦时,他自豪地带着集体主义的自豪感回答说:“这很少。今年我们代理处出售的剩余粮食比这个多十倍多。”即使面对傲慢的城市居民,他也敢于批评和争辩,因为他认为自己是社会主义的主人,有很高的使命感。他“忠于社会主义事业的优良品质是合作社运动给农民带来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胜利的标志”。在宋老大看来,城市只是农副产品供销的集散地,而农村和城市只是两个不同的象征。他们渴望的社会主义没有区别。

也是在创业的历史上,梁胜宝代表互助小组去市里买水稻种子。虽然他“不习惯车站小街上令人窒息的煤气味”,但他仍然觉得“按照党对群众的指示行事,受苦就是快乐”。因此,他在城里的一家小餐馆里花了5美分买了一碗面汤和两碗面汤,还得挑一张最破的5美分的票,这张票快要烂在他手里了。面对服务员和张观先生的嘲笑,“他毫不犹豫地用免费面汤把干馒头送进肚子里。他似乎并不着急,因为人们嘲笑他的庄稼人带钱的方式。相反,他总是对自己保持警惕:当他出门时,他应该牢牢抓住它,不要惊慌,以免出错和丢失东西。如果事情做得不好,党的威信就会丧失。”只要他认为自己是为党和人民工作的,梁胜保心里就不自觉地变得虔诚起来。虽然他的服装与城市不协调,但他仍然很自信。

................................

第二节改革浪潮的基本生存和乐观追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近30年后,现实让农民明白,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不能脱离农村和土地。尽管一些大胆的农民冒着重大的政治风险“盲目地”流入城市,但城乡界限的时间标记已经成为他们无法逃避的命运。即使只有在最低生存欲望的水平上,唯一能让他们生存的东西就是土地。然而,多年来物质贫困的困难和尴尬也促使他们“禁止”某种更大的冒险,以获得生存的基本物质条件。于是就有了“小岗村”的秘密运作和随后的承包责任制,就像雨后春笋。这样,新时期中国的体制改革从农村走在了前列,改革的最早受益者也是农民。敏感的作家也把他们的热情投入到现实改革的沸腾过程中。然而,我们也可以看到,虽然此时出现的“改革文学”是从工业题材“乔主任上任”(蒋子龙)开始的,但这一创作趋势中的大部分作品仍然反映了农村改革和农民心理。在这里,作家们也敏锐地发现了农民的乐观和中国农民在最初解决温饱问题后的特殊微笑。同时,作者也敏锐地把握了现阶段进城农民的一些矛盾心理。一方面,农民对城市充满了强烈的向往和渴望,在试探性的观望和接触中表现出敬畏,但在体验了城市生活后又表现出自卑。另一方面,城市生活的狂欢体验给了他们在农村炫耀的资本,并不遗余力地促进城市文明,进一步使农村人民对城市有了更多的想象和更强烈的向往。

1.城乡差距中的城市期待与向往

新时期之初,文坛上有一句响亮的口号,呼吁“现实主义精神的复兴和回归”。作家直接面对社会现实,也记录改革的困难和人们观念的变化。从反思文学和改革文学的创作趋势来看,改革开放后,在农村发生巨大变化的同时,城市建设也在飞速发展。资本积累好于农村也显示出新的包容性,吸引了更多渴望体验城市生活的农民。在农村人的眼里,代表城市现代文明的宽阔道路、摩天大楼和霓虹灯充满了诱惑。“在城市文明和农村文明的巨大差距中,作为一个人摆脱物质和精神贫困的生存本能,农民逃离农村的意识成为幸福和荣誉的象征。“。

这种意识在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中的典型表现应该首先是铁凝1982年写的短篇小说《哦,白雪公主》。作者在《一分钟》中尽力探索女孩们对山外文明,特别是城市文明的向往。火车把所有新奇的东西带到了外面。对女孩来说,这是物质和精神上的。这是山外和山外空气的对流空,经济活力,物质流通,时尚的改变,甚至爱情的幻想。台儿庄的姑娘们抓住火车站的每一分钟与列车员交谈,拿出鸡蛋、核桃等与乘客交换城市商品。这种看似不平等的商品交换把山区人民对城市现代文明社会的想象具体化了,正是这些物品的刺激召唤并引导农民来到城市。17岁的香雪被火车上的一个乘客铅笔盒吸引住了。他鲁莽地冲上火车,用40个鸡蛋换了一个带磁铁的泡沫铅笔盒。然而,他被火车带到30英里外的西山门。香雪拒绝了列车员和乘客的帮助,晚上独自沿着铁路走回台儿庄。香雪海,作为一名中学生,不像凤娇那样热衷于城市人的服装,而是害羞于她丑陋的木制铅笔盒,所以她不顾一切地冲上了火车。一方面,它显示了香雪海的淳朴;另一方面,它也反映了改革开放后仍然贫穷落后的农村人民对文明进步的迫切渴望。

..............................

第二章是关于追求“城市梦”的双重尴尬和心理失衡

第一节心理尴尬的困境

这一时期,进城农民的心理更加丰富,作家群对其进行了立体化的描绘,总体表现为追逐梦想的坚持和梦想破灭后的尴尬处境空。尤其是对农村地区的年轻人来说,有了一定的知识,也有更多进入城市的可能性。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城市居民的认同和认可,但最终他们经常被城市拒绝。然而,现代城市文明的吸引力日益增强,农民普遍开始有一种他们不能放弃的城市情结。尽管生活中遇到挫折,他们仍然坚持住在不属于他们的城市的一边,并生活在那里。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导致了农民进城后巨大的精神差距和生活焦虑,这反映了两难的心理尴尬。

1.城市梦想之间的精神鸿沟

城乡二元结构的尖锐对立将农民拒之门外,而工农差别和城乡差别决定了农民对城市的态度。农民,特别是农村地区一些受过教育的年轻人,渴望进入城市,摆脱“农民”身份的束缚,成为真正的城市人。这一时期的作家通常把他们的人生经历投射到作品中的人物身上,给文本以主要记忆,并一个接一个地创造经典的文学形象。正如弗洛伊德所说:“一些给作者留下深刻印象的真实经历唤起了他对早期经历的记忆,然后激发了他的欲望,而这只能通过创作一种作品来实现。”(1)路遥出生于陕西省榆林市清涧县的一个农民家庭。他的高加林(1984年的生活)和孙少平(1986年的普通世界)都和他一样。他们没有背景,必须留在黄土地上努力工作。在吸收知识的过程中,他们充分接触和认识到了现代文明的优越性,脱离农业的愿望尤为强烈。路遥把自己的“生活”投射到他“平凡的世界”中的人物身上。通过城乡两个农村知青高加林和孙少平的往复经历,他展现了农民进城的艰难和无助,以及农民在城市面前的自卑。

高加林想进入这座城市的愿望源于他自己知识的积累。高中毕业生不再愿意留在农村,而是渴望有一个不同的平台来展示他们的才华和实现他们的愿望。对于农村孩子来说,最有可能进入城市的方式是考一所大学。对于像高加林和孙少平这样高中毕业但没有进入大学的农村知青来说,留在农村当一名民办教师可能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但即使是民办教师的工作也必须被大队书记利用权力剥夺。高加林辞去了农民的工作,努力为城市居民捡粪。然而,他仍然受到城里人的鄙视和侮辱。由于自尊心受挫,他“眼泪汪汪地把粪车停在路边,看着这个安静的城市,心里说,“我必须到这里来!我有文化和知识。有什么比住在这里的年轻人更糟糕的?我为什么要忍受这样的羞辱?“城乡之间的巨大差距阻碍了高加林进入城市,也给他的心脏带来了一些创伤。他有知识分子的崇高和自信,但在城市人面前却变得低人一等和无足轻重。”与他父亲不同,他学习了十多年,只是为了成为这块土地的主人。“他渴望现代文明的拥抱,希望进入城市,获得城市人的认同和认可。所以当面对城乡选择时,他毅然抛弃了农村女孩乔珍,转向了城市女孩黄亚萍。这两者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他和黄亚萍谈论小说和诗歌,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而乔振开口说“你的老母猪生了十二只小猪,一只被老母猪压死了,其余的...“高加林是由农村的土壤养育长大的,像豆芽一样进入城市,”根上没有光。“在当地文明和现代文明的撕裂下,现代诉求很快打破了道德枷锁。然而,黄亚萍与张克南分手是因为他爱上了高加林,而张克南的母亲愤愤不平地报告说,高加林已被从后门送回家乡在城里工作,从而结束了他短暂的“城市人”身份和生活。高加林的城市寻梦之旅在动荡中回到了原点,和他一样命运的孙少平也经历了同样的精神空白。然而,与高加林不同,孙少平作为一个农村人有着清晰的理解,并且更清楚地知道他不能失去土地营养的基础。在学习知识的过程中,他摆脱了小农的狭隘观念。虽然他在城市人面前总是感到自卑和渺小,但他总是追求真正的自我价值。

...................

第二节,“没有城市,就没有村庄”的主体尴尬了。

如上所述,市场经济为农民进城开辟了一条捷径。处于市场转型初期的城市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这里已成为城市的另一个景点,“农民工”活跃在城市的每个角落。他们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简单农民,但也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工人。他们在这个城市的生存空相当狭窄,他们是这个城市真正的“边缘人”。“没有城市,就没有村庄”的身份定位在一定程度上分离了他们的个体自我,也就是说,他们建造了城市,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一直延续在城市中,而城市与生活有着更为情感的联系。即便如此,他们在城市中仍然是微不足道的局外人,大多数时候都不被城市所接受。在残酷现实的倾泻下,他们对办公室外的生存状态有了清晰的认识,他们的内心会滋生对农村的怀旧情绪。然而,当他们回到自己的家园时,他们往往会成为农村的“持不同政见者”。因此,他们的“心在城市/乡镇、男性/女性、精神/肉体之间的紧张关系中分裂和挣扎。他们既不能忘记血缘相连的村庄,也不能认同城市,而且永远处于尴尬的境地”。\\u\\u\\u\\u\\u\\u\\u\\u\\u。

1.这座城市的建设再次遭到该市的拒绝。

作者通过反映农民工在城市的悲惨经历来批判城市的罪恶和邪恶,这是新世纪农村小说中城乡冲突和苦难的主题大多数进城的农民只能做城市里最苦最累的工作,如捡垃圾、挖煤、建房等。,但他们仍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和相应的赔偿比例,拖欠工资和工伤等不公平事件屡见不鲜。中国的城市现代化离不开农民工。然而,大量农民工在没有尊严的城市出售廉价劳动力,默默地推动着现代文明的进程,却遭受了许多不公平的待遇。他们是城市中无家可归的无产者,甚至不得不随时承担失去生命的风险。

孙惠芬密切关注下层人民的生活条件。2002年出版的《农民工》反映了生活在城市底层的农村底层民众的性格悲剧和社会悲剧。当朱光达听到妻子去世的消息时,他正在城里的建筑工地工作。他和他的儿子已经在建筑工地工作了几个月。伴随着这无情的哭泣,所有的努力都变得看不见了。在城市脚手架上卖血卖汗的底层农村人住在臭气熏天的兵营里,那里有大掩体,他们吃着为之奋斗的食物。他们最大的期望是年底后能拿到剩下的一点钱。然而,由于妻子的意外死亡,朱光达和儿子朱傅生半年的工作一无所获。他们甚至没有吃到他们一直在等的饭,只好坐公共汽车回家。面对冷血的工头,菊达所有的愤怒和不公正在责骂她的儿子后消失了,忍受着饥饿和无助,启程回家。面对城市的繁荣和市场经济带来的物质欲望的交叉流动,长期受封建传统道德思想和小农思想制约的农民工的内在弱点使他们在城市中遭受更多的积压和不公平待遇。他们建造的这座城市从未接受自己,甚至从未成为导致他们悲剧的罪恶之源。然而,一个更大的悲剧在于,一些农民工放弃了在城市接受和认同自己的希望,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并尽最大努力为子女提供阅读,以便真正能够离开土地,获得城市人民的认同和认可。然而,朱傅生并没有像他父母期望的那样进入大学。取而代之的是,在高考落榜后,他自愿进城继续他父亲的“农民工”身份,并继续忍受残酷的现实。

..............................

第三章是反思后对平等的追求和对文明的超越................32

第一节现代体验后的权力变革..............................32

1.顺从地维护尊严...................33

2.苦涩与嫉妒交织下沉...................36

第三章是反思后对平等和文明超越的追求。

第一节现代经历变革后的力量

在新世纪,关于农民进城的小说开始被分类。他们不仅继承了农民进城拯救亲人、满足供销需要的早期,而且越来越多的作家开始关注如何全面扭转90年来文坛私人叙事的扩张。在表达农民以人道主义的同情和关怀进入城市的生存困境和焦虑的同时,他们也将自己的写作视角拓展到更复杂的现实生活洪流中。更现实的思考融入到他们悲惨曲折的生活经历中,主人公进一步获得了更自觉的主观意识,或者在反思和进取的同时揭露了城市的罪恶和不公。然而,文学作品的感性传播不像社会学的理性分析。作家更倾向于演绎地再现农民进城后遭遇的生活困境、阶级分化、精神漂泊甚至人格异化。因此,作家除了表达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社会矛盾之外,还整合了他们对整个人类社会文化命运的思考。简单与精明、文明与无知、落后与进步已成为作家心中的一种现代焦虑从这个角度来看,新世纪农民进城题材小说中最突出的农民心态特征是屈服、忍气吞声、欲望膨胀后的心理扭曲和毁灭。

1.屈辱地坚守尊严

继承了几千年的传统给农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他们在城市面前感到矮小,并且有一个天生的心理劣势。面对黄土的长期农耕生活教会了他们沉默和毅力。即使面对城市对他们的不公平,他们也常常选择屈辱地坚守自己卑微的尊严。与此同时,农民固有的坚韧也使他们永不放弃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尽管他们来自农村,但他们“有一种在城市永不松懈的坚韧精神”。在城市面前,他们有敬畏之心,但面对城市的严酷和屈辱,他们仍然在顺从和宽容中捍卫自己的尊严,实现平等权利,争取进步。郭蕊、蔡义江和米苏拉的其他人就像“米苏拉”一样在城市的泥泞中挣扎。即使他们的生活环境几乎是干燥的,他们也会尽最大努力躺下来保护堤坝。托尔斯泰围巾上的“旧扁担”(池莉,收获,2003年第5期)默默地坚守着自己的职责,每天提着篮子在华侨花园里走来走去。尽管城市居民鄙视和严厉的言辞,它仍然坚持捍卫自己的尊严,并最终赢得了城市人民对它的简单和诚实的尊重。王瑞和林秀山在《走在月光板上》(迟子建,《收获》,2003年第6期)中忍受着夫妻生活在不同地方挣钱的艰辛。即使他们相遇,他们也住在黑暗潮湿的地下室里。周水明在《卧底》(刘庆邦,2005)中,为了获得成为全职记者的机会,在两个月内忍受了长达21天的煎熬,但他仍然没有放弃与外界接触来揭露黑煤矿的罪恶。即使他们在城市里处于卑微屈辱的困境中,他们仍然不屈不挠地站在现实的泥沼中,坚持不懈地寻求生存,在屈辱中寻求平等。

..............................

结论

从梳理当代文学作品中“农民进城”的历史心态变化可以看出,中国社会为农民在现代化进程中生存和发展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可能性。当代作家群体对农民在城市生存和发展的悲喜之声进行了大量的探索,这种悲喜之声随着现代文学时期“农民进城”主题的讨论而在当代变得更加典型。从创作现状来看,在社会、文化、政治等因素的影响下,各个时期作品的基调都与文学史相一致,从而表明农民进城后的心理也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现代性是中国社会发展不可逆转的趋势。同时,对进城的农民来说,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在当代文学史上,作者在现代性语境下以“农民进城”为主题的写作,普遍加大了农民在城市生存和发展的难度,过分强调了城市的罪恶和邪恶,在一定程度上淡化甚至忽视了城市现代文明给农民进城带来的机遇和利益。从改革开放以来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城乡正在逐渐呈现出明显的分离状态,二元对立的社会现实奠定了农民进城的悲剧基调。此外,碎片化也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更多的神秘。这个谜给农民带来了更多对城市的想象。同时,反对也意味着抵抗和征服。因此,这些特定的社会背景使大多数农民无意识地有一种他们无法放弃的城市情结,然后造成几十年的痛苦。从农民进城后的心理过程来看,当代作家一般只关注城乡对立。这座城市以压倒性优势击败了农村地区。面对城市,农民们感到自卑和渺小。在这种心理学的指导下,他们造成了更深层次的悲剧,从而凸显了一个主要论点,即中国从传统向现代社会转型的困难。

然而,我们必须承认,现代文明并不全是糟粕,也不全是对进城农民的伤害。“乡下人进城”的文学叙事实质上是对现代性视野中忽视社会道德写作的一种逆转。当代作家的社会责任应该是在精神领域引导社会和人的和谐发展,在揭露和批判不良社会现实的同时给人以精神动力。写“农民进城”主题的最终目的是关注时代和人民。它是在对中国过去和现在的整体书写中关注现代化进程中农民的未来发展。与现代文学时期相比,当代作家的责任不是传达是否实现中国现代化,而是探索如何更好地实现中国现代化。从当代文学作品中“农民进城”主题的表达可以看出,作家们自觉探索和追求现代化,但同时也在渲染苦难的语气中表现出一些疑虑。文学对社会有一定的反应。作家通过文学意识形态的交流来表达他们对现代性的态度,这无疑揭示了他们的精神需求与社会转型所带来的外部环境之间的冲突。因此,作品中的农民群体在很大程度上成为自己的反映,从而表现出作家和被作家的双重焦虑。因此,作家群体对现代性的批判会暴露出一定的社会矛盾和问题。然而,批评并不意味着夸大苦难,把这座城市描绘成道德沦丧的污水池。相反,正如丁凡所说:“我们的作家只站在感性人性和人性的价值立场上。从上到下同情和怜悯农民工是远远不够的。他们也缺乏强烈的文化批判意识,这是18世纪欧洲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清晰而理性的批判视野和边缘。更重要的是,乡土小说作家应该用历史和辩证的理性思维去观察农业文明和城市文明战争中的一切人和事,以免陷入文化悖论的困境。”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