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4114字硕士毕业论文论刘震云的生存困境书写

24114字硕士毕业论文论刘震云的生存困境书写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4114字
论点:权力,生存,异化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笔者认为刘震云的小说在揭示生活、权力、历史真相的同时,更探讨了生存的意义,及普通大众在面对生存困境时的尴尬、困顿和无奈。

论文正文:

第一章荒谬现实下艰难的呼吸第一节厌倦了系统学科下的存在威廉·巴雷特(William Barrett)说:“在一个一个人高效履行其特定社会功能的社会中,这个人变得等同于这个功能,而他存在的其他部分只允许他抽象地存在——通常在意识的表面下并被遗忘。” 这一思想在刘震云的创作中得到了深化,并在他的新写实小说中得到了体现。在社会制度的压力下,人只能作为其功能的一部分而存在,而自我通常被置于表面之下,被遗忘和抛弃。 该系统是一个抽象的规则系统,只有当它与特定的人群相结合,并与特定的事件过程并行处理特定的关系时,才能被清晰地感知 小林家族卑微而艰难的处境是官僚统治下社会生活的缩影。 社会底层无法改变生活条件的小人物只能被强大的外部系统所约束,直到他们不满并最终完全迷失自己,与外部世界妥协并清醒地沉入生活。 首先,制度对人格的磨损通常是指我们所称的规则,是为了规范或旨在规范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为。本质上,规则是我们日常生活的行为准则 相应地,中国的官僚体制也将为自己的体制建立一套运行规则,以维持各级别的正常运行。那些处于这些规则之中的人必须遵守这些规则。只有遵守规则,他们才能在这个体系中生存。相反,他们将被规则从系统中驱逐出去。 发一些规章制度来保证自己系统的正常运行,也把人放入这个庞大的系统中,但是人不是机器,人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识,一旦人的意识林顿脱离了系统而存在,就会陷入维护自己和接受纪律的尴尬境地,那么在生存还是毁灭的问题上,刘震云的新写实系列小说给我们一个清晰的解释。 在古代,人们的语言和思想高度一致,尽管这种一致程度很低。 然而,随着文明的进步,语言学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这时,语言的形成不再依赖于单一的方式,话语和心灵之间也形成了一种新的关系。例如,语言和心灵之间的低级一致和统一不再存在,语言和战车和精神之间的高度不统一取代了它。 海德格尔在他的《论人道主义》一书中提到语言是存在的家园。不是一个“掌握”语言的人,而是一个“掌握”语言的人。这是一个被赋予语言的人。 海德格尔在这本书里对语言和存在的关系做了非常详细的讨论。他认为语言作为一种媒介,把存在表现为一种具体的东西,从而阐明了人与存在的关系。 在日常生活中,语言作为一种存在方式,在人们的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所有人最基本的生活方式都依赖于语言,包括各种矛盾的爆发和解决。 刘震云对“言语”有着深刻的理解,即言语是个体存在的一种方式,这使得他的小说更有意义地表达了言语约束下的精神困境。 话语约束下的精神困境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人自身存在意识的缺失,二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失败。 首先,“说话”的流浪存在和补偿存在分为物质存在和精神存在,而我们通常所说的存在是一种精神存在,即精神行为,主要是通过对他人的认可和尊重而获得的。在这个过程中,个体获得了自我认同、自我存在和自我精神满足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通过对他人的肯定、尊重和理解获得存在的感觉。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获得存在感,而大多数人却处于寻求理解和存在感的境地。 在经济转型和快速发展的社会中,人们的价值观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金钱、权力和利润的价值已经大大削弱,甚至几乎使每个人的存在感为零。 事实上,即使他们有丰富的外在事物,个人的精神满足和个人的存在感也无法获得,因为存在感与这些外在事物无关,那些认为他们有存在感的人实际上是在欺骗自己。 存在感是人类精神的一种体验,也是一种纯粹的精神活动。 第二章................................第一节是权力的魔影,刘震云从创作初期就开始关注权力在政治权力压迫下的生存尴尬。例如,《官场与官人》等小说直接指向了对官场与权力的批判,揭示了权力在严密体系中的运行规律。在新的历史时期,刘震云不遗余力地写下权力的真相。在《掌门人》和《故乡的世界黄花》中,刘震云用犀利的笔触解决了民间权力运作的真相,描述了被权力挤压的众生。 看刘震云的创作,权力就像一只大手,无形中控制着人们的行为。然而,权力阴影下的小人物,无论是掌权者还是手无寸铁的人,都无法逃脱权力异化的困境。 刘震云以家乡为写作空间空以家乡历史为写作框架,解构了笼罩在民间的权力 《故乡世界黄花》作为《头领》故事的延伸和延续,仍然描写了两个村庄之间争夺村长职位的一系列仇杀。解放前,孙和李为村长的职位而战,造成无数伤亡。解放后,孙和李仍然没有停止战斗,但这一切都是在革命的旗帜下进行的。 打架的目的只是谁是村长,因为当村长有权力的时候,有权力的人可以随便吃哪只鸡或兔子 孙和李氏家族控制着权力,他们已经为村长的职位而红了眼睛。然而,他们在享受权力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也受到了反权力积累的影响。那些成为村长的人必须承担随时被杀的风险。 因此,即使他们有权力,他们仍然受到权力的制约,在权力的压迫下,他们处于尴尬的生存状态。 在孙家和李家的权力斗争中,无辜的人是流血最多的。无论斗争的结果如何,他们都无法获得相应的权益。然而,争夺权力的过程需要他们的血。这些被压迫的人民是权力斗争的最直接受害者。他们应该团结起来反对当权者。然而,可悲的是,他们没有遭受压迫,更不用说抵抗,而是被异化为权力的帮凶。 在小说中,孙家和的李氏家族不断地交替争斗和夺取政权,而马村的人们则追随任何掌权的人和有权力的人。它们就像一群摇摆的草,总是随着力量的转移而转向力量的一边。 \"毕竟,他们都是忘记正义和利益的恶棍,但他们并不感到羞耻。\" 个人完整性和主观意识不再存在于其中。他们的精神只是苍白。当演金对曹操毫无用处,想从演金撤军,把演金人扔给袁绍时,他们仍然向曹操表达了他们的爱。“总理你不要走,你留下来,我们不怕;只要他们跟着你,他们就愿意死。”权力已经成为刘震云的人民永远无法摆脱的巨大网络。他们在不断与巨大的网碰撞中适应它,然后屈服于它。权力已经成为他们永远无法摆脱的生存困境。 第2节..............................人性的异化“异化”是一个哲学概念。马克思认为异化是生产制约甚至支配生产关系的现象,即物质生产或精神生产反过来支配人。 刘震云的小说中有许多物质匮乏的画面,个人为了在物质匮乏的状态下生存,不得不做出一些违背人性的行为,这直接导致了人性的异化 根据萨特的存在主义,世界是荒谬的存在,个人的存在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在这个荒谬的世界面前,个人总是处于被动的状态。因此,当面对这个荒谬的世界时,个人的选择也会表现出荒谬。在这个过程中,个体被荒谬的存在所疏远。 首先,物质资源匮乏下的人性异化,刘震云的写作始于故乡叙事 “在某种意义上...我对家乡的感觉与其说是接受,不如说是拒绝 刘震云小时候,父母把他送到乡下奶奶家养大。可以说,刘震云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 正是因为他童年在农村的经历,刘震云对农村的生与死、农村的匮乏以及在农村主要土地上流动的情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虽然刘震云后来来到了木城,但他童年的记忆一直伴随着他,所以在他的创作中总能看到刘震云的民间情怀。 谈到农村,物质匮乏和人们在物质匮乏下的异化生活条件是不可回避的话题。 刘震云在其历史小说中,将庄严的历史庸俗化,从物质的角度思考历史上的权力斗争和人民,然后将宏大的历史还原到物质层面。 第三章................................写作生存困境的奶酪技巧……26第一节零叙述……26第二节荒诞的叙述……29第三节写作生活困境的奶酪技巧第一节零叙事法国文学理论家罗兰·巴特在1953年的《写零》一书中首次提出了一种叫做零叙事的技巧 萨特20世纪50年代提出的文学功利主义干预理论在文学界备受推崇,而吉尔特的作品却恰恰相反,这也使得巴特在文学批评领域崭露头角。 除了理论本身的价值之外,零度写作法在很大程度上也与其实用性有关,这使得它在半个世纪以来都是新的。 长期以来,法国“反传统小说”一直坚持零度叙事原则。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中国文艺界开始接受这一观点。 在这一时期,理想化的写作方法不再能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然而,先锋派对修辞技巧的痴迷无法满足许多读者的阅读需求。新生代、新生代、新人类、后现代主义等派别作品缺乏中心性、价值性、困惑性和彻底解构性的创作倾向,实际上是在消解文学的审美特征和价值意义。 因此,所有的矛盾都不容易理解,反而使文坛更加焦虑、浮夸和不安。 新现实主义学派是为了响应文学界的需要而诞生的。它将思想感情的表达与对存在的真实审视的零度把握完美地结合起来,找到了平衡状态的关键,即零度叙事。 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和消费者价值观的变化,................她的结语也经历了文学创作的“相应”变化。文学创作的开端已经从一场发自内心、基于良知的演讲转变为一场由社会和经济利益驱动的文学活动,以读者和市场为风向标。 就这样,快餐文学应运而生 不正确的指导思想导致了肤浅的文学作品的创作,内容空漏洞百出,无话可说。 许多作家为了作品的市场利益,放弃自己的良知和成就,去写迎合市场的通俗书籍和鸡汤作品。他们很少丧失信心。他们到处都是营销惯例,他们的责任感和良心都消失了。 刘震云作为当代文学中的一种谦虚,很少写营养不丰富的作品。他的作品始终坚持优秀的写作,通过自己的努力探索社会现象和生活的意义,不断思考整个人类的存在。他一直实践着“文学”即人类研究的创造性概念。因此,他的作品可以通过时间的锤炼来展示其真正的价值。 刘震云的民间立场、民间叙事和对大众生活状况的关注充分体现了他的人文情怀。 通过对刘震云作品的梳理和总结,笔者得出以下结论:刘震云的小说不仅揭示了生活、权力和历史的真相,而且探讨了生存的意义以及普通人面对生存困境时的尴尬、艰难和无助。 在新现实主义早期,刘震云生活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模仿当代人的日常生活,以及日常生活对我们精神的各种磨损。 在“单位”中被系统约束的生活是小林无法逃脱的困境。然而,《一根鸡毛》中的小林无法逃脱被系统困住的生活。甚至精神领域也变成了光秃秃的土地。当小林的生活被烤鸭和啤酒所覆盖,加入派对和呆在家里时,诗歌和足球已经成为他永远无法到达的遥远地方。 进入新世纪以来,小林人仍然顽强地生活在这个繁荣而又混杂的世界里。经济的快速发展给人们带来了丰富的物质世界,同时也为人们编织了一个新的笼子,使人们的精神世界陷入了更深的困境。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