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4299字硕士毕业论文白先勇对常欢女性形象的文学研究

34299字硕士毕业论文白先勇对常欢女性形象的文学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4299字
论点:女性,欢场,形象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笔者认为学者们对于白先勇笔下的女性形象书写做了细致的阐释和精辟的归类,这就为研究女性形象谱系中的重要支系欢场女子形象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白先勇对常欢女性形象谱系的描述。第一节是白先勇对常欢第一类女性的描述,悲伤和悲伤的感觉,中国人民党在国共内战中的失败,这迫使大批军士长和官员放弃他们在大陆的安定繁荣的生活,与国民党一起退居台湾。 随着依附对象突出的权力地位和物质财富的丧失,一些欣赏演出的女性也失去了金钱和权力的支持,逐渐走向衰落。 政治形势的迅速变化给小人物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他们的家庭状况已经从模糊变为稀疏。他们感受到人类感情的温暖和寒冷。从年轻到年老,他们失去了唯一的资本。过去他们没有抗议,但将来他们不知道。在这种命运的把戏中,他们对过去的繁荣表现出越来越多的怀旧之情。他们不快乐和悲伤,表现出一种逝去和沧桑的感觉。 这类人物包括《花园里的梦》中的钱夫人和蓝田玉,以及《金太磐的最后一夜》中的金太磐和金赵丽 《花园里的梦》一直被评论家们所谈论,是白先勇最精致、最完美的代表作。 这部小说的场景是以台北窦太太家的家庭聚餐为背景的。这部小说以钱芙仁的心理意识活动为基础,追溯了几十年前南京的过去,并将现在的情况与过去的情况进行了比较,展现了时代空出错后命运的变化。 窦桂芝香夫人和钱芙仁蓝田玉都是在南京夫子庙平台上演唱的歌剧演员。蓝田玉被侯门录取,成为一名满屋的女士,因为钱鹏之将军无法忘记她的昆腔曲子《花园里的梦》 当她成为将军的妻子时,“她在十次宴会中有九次领先”,“南京有多少女士可以自称她的资历?” 钱鹏之一生中,蓝田玉享受了所有的荣华富贵,抢尽了风头。“除了天上的月亮和世界上的金银财宝,钱鹏芝怕得不到她的青睐”敦促她尽一切可能地招摇撞骗。 桂枝香姐姐生日那天,梅园新村的宴会有十套,宴会的风格不怕噪音,与整个南京市背道而驰。 然而,现在,随着钱学森将军的去世和侯门迁往台湾后的垮台,钱学森终于回到了平民人口中。 那个时候和她在一起的桂芝香,在经历了一系列挫折后终于有了理智,比如被姐姐带离爱情,当了一个厢房,成为了著名的窦夫人。 在参加窦夫人的生日宴会时,钱夫人始终表现出深深的失落,从丝绸材料的腐烂,到旗袍风格的过时,到自我形象的老化,到参加宴会的主要和次要客人,以及宴会停止和返回时冷清的没有汽车运输。昔日的辉煌和财富早已离她远去。她只能在人生的巨大差距之间默默地品尝人生的苦酒,在孤独和贫穷之间度过余生。 年常欢女性形象的特点................................白先勇小说第二节与文学史上类似的文学形象相比,白先勇创作的常欢女性最大的特点是她们被视为具有丰富情感和欲望的个体,不仅被视为道德败坏者、性病患者和对公众健康的威胁,还被视为具有“可恶面孔”的特殊群体 这有许多原因。 从广义上看,这与台湾性产业非刑罪化的社会背景有关。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颁布的《台湾省妓女管理条例》规定,台湾省应实行公开卖淫检查制度,禁止私人卖淫,指定特定区域,向性交易的“业主”和“妓女”发放有限许可证,并以“日落条款”限制卖淫业,规定营业执照不得继承或转让。所有业主死后,营业执照自然会消失。 直到1997年陈水扁上台,这项规定才被废除。 半个世纪以来,这种相对宽松的卖淫管理制度与大陆政权完全禁止卖淫的态度大不相同,大陆政权坚决反对“禁止卖淫”的规则 常欢女性法律道德地位和角色的差异在文学作品中有所体现,自然也会有相应的差异。然而,这与作者个人对人性和同情心的看法是分不开的。 白先勇并没有用既定的偏见来框定自己的文学想象,而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道德评价态度继承了现代文学固定的二元话语规范,而是以一种同情的态度看待这群被社会伦理道德放逐的边缘人。 因此,在他的作品中,内在的认知模式被打破,快乐女性的形象开始呈现出复杂多样的色彩:她们不再简单地被压迫和被拯救,而是成为主体和积极分子;面对爱人的怜悯,他们可以为所爱的人牺牲一切,或者他们可以把自己变成精明的商业女性,懂得如何计算和权衡,他们真正的情感态度受到重视。在卖淫被污名化的社会背景下,她们已经对自己的职业、自己和社会关系有了自己的理解,因此白先勇的欢乐场景写作呈现出与现有文学想象完全不同的多元色彩。 接下来,笔者将分别从这三个角度出发,进一步分析白先勇作品中常欢女性形象的特征。 第二章................................白先勇对女性形象创作心理动因的探索:第一节心中的女性情结”最初是德国精神病学家希尔多·紫蘅提出的心理学术语,后来被冯特用来研究人类意识领域。弗洛伊德和荣格从那以后都研究过“情结”。 复杂是指隐藏在个人神秘心理状态中的一组重要的无意识组合或强烈的无意识冲动。它有以下内涵:“首先,它是潜意识感觉、情绪和想法的记忆;第二,它长期隐藏在人们的心中,难以消除。第三,它一直影响着人们的行为和心理状态。第四,它与人们的早期经历有关。 “简而言之,这种情结将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联系在一起,并在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一生中影响一个人的情感、感受或想法。 作品中反复出现的意象和主题与作家的心理情结密切相关。 白先勇作为男性创作主体,习惯于通过女性视角来表达快乐女性的处境和挣扎,这与白先勇强烈的女性情结密切相关。 本部分旨在通过梳理白先勇特殊的生活经历、他周围的女性关系以及他独特的性形式,分析白先勇女性情结的成因,进而分析白先勇在狂欢节中偏爱女性形象的心理动因。 分离与疾病的特殊经历带给白先勇心灵的创伤经历,以及身边几个清正廉明的女人对白先勇童年的悉心呵护,对白先勇未来的人格和心理结构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其实很难估计。 但是,如果我们回顾和审视白先勇小时候的情况,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空,我们会发现白先勇患有紊乱和疼痛,与老年妇女的情况相似:他也处于虚弱、孤独和边缘化的境地,也缺乏身体自由,在外力的强迫下失去了说话的权利,因此他不得不保持沉默。 在四年多的孤独生活中,甚至白先勇的整个童年,他父亲的角色都不见了。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只有一位坚强的母亲、一位善良的三姐和一位忠诚的女仆陪伴着他。也可能有一些男性角色,如哥哥、弟弟、厨师和女仆。然而,从亲近的角度来看,他们对白先勇童年的意义远不如上述女性。 除了白先勇作为同性恋的独特性取向,白先勇抑郁的女性情结似乎更容易理解。作者将在第二部分阐述这一点。 ................................第二节白先勇对传统道德的反叛意识或许可以很好地解释白先勇对塑造女性形象的热爱,但似乎还需要进一步探究白先勇为什么更喜欢女性在各种女性形象中的愉悦。 在中国传统文化结构中,道德主义是最受欢迎的,它有许多限制。从儒家圣人的“男女无亲属授受”格言,到女性的“四德三德”道德标准,再到宋明理学的“天人合一”的人性约束,没有人不仔细观察男女关系,用男性意识约束和压制女性。 常欢女性作为一个与家庭和社会伦理结构分离的特殊群体,有着更加复杂和可疑的特征。无论作者如何仔细地对这一群体的妇女进行分类,她们似乎都无法逃脱所有社会阶层的道德歧视。不管你我对这个团队的努力有多宽容,我们都不可避免地会回头祝贺自己没有被降格到这个位置。 然而,白先勇有勇气逆潮流而动,将笔触延伸到这个被压抑和歧视的女性群体,为她们辩护,为她们辩护。这是白先勇对传统道德的大胆反抗。 如果说白先勇因为童年的疾病经历第一次感受到了处于弱势的孤独和失语症的痛苦,那么他年轻时对同性恋身份的明显认识就不断固化和加深了这种感觉。 在西方,同性恋在医学上被认为是一种心理异常和人格异常,在社会学上被认为是“西方社会高速运转产生的一个古怪的外来者”。社会上的人们也认为同性恋是一个不正常的人,违反了道德,并强烈反对它。 今天,我们不知道白先勇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时的反应和态度。然而,在给阿青的一封信中,我们可以推断出他当时感受到的强烈震撼:“我知道你经历了一生中内心最震惊的时刻。那一刻,你突然面对真实的自己,发现自己的命运与大多数人不同。那一刻,你可能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突然的犹豫和无助,莫名其妙的恐惧和悲伤不是你17或18岁的年轻敏感的年龄所能承受和理解的。在台湾社会,“同性恋”这个词仍然是绝大多数人的禁忌,白先勇所承受的巨大心理负担是可以想象的。 一般来说,同性恋者一方面会因为社会上强烈的仇恨和歧视而产生极大的羞耻感和负罪感,另一方面,他们会因为难以满足自己对同性恋爱的需求和欲望而产生矛盾和痛苦的心理。由于内心的双重负担,许多同性恋者采取了近乎本能的行动来压抑自己,逃避现实,甚至屈膝投降,屈服于自我伤害、自我毁灭等命运。 ..............................第三章白先勇女性形象写作在文学史上的作用和地位……38第一节继承与延续——白先勇与中国古典文学的青楼书写传统……38第二节颠覆与超越——白先勇与中国现代文学的妓女形象书写……第三节思考与启示——白先勇与中国当代文学中的“灰色女性”形象书写...................46第三章白先勇女性形象写作在文学史上的作用和地位 从传统的青楼文学到晚清狭隘的恶小说,再到新文学的快乐场景写作,快乐场景女性一直活跃在中国文学史上,作为一系列有血有肉的人物光彩照人。 显然,对常欢女性形象的描绘不是白先勇之前的原创空。相反,白先勇在对常欢女性的独特理解中继承和延续了中国古典文学中青楼文学的写作传统。 在古代封建君主专制制度下,虽然国家易手,政权更迭,但由于文人在社会结构中的地位基本保持不变,他们笔下的风流女子形象大体相同,即才貌兼备、美与艺兼备的浪漫名妓。它们的存在不仅满足了被封建伦理道德压抑的文人的性欲,弥补了被包办婚姻剥夺的情感需求,也成为文人雅士炫耀知识和才华的场所和表达政治文化诉求的重要手段。 晚清时期,封建末年的文人继续在放荡和财富中表现出对名人的追求,并在诗词中表达了对古典名妓的怀念。一方面,在传统与现代的斗争中,它描绘了妓女的贪婪和欲望,从而讽喻和劝诫后代。 由此可见,在古典文学对妓女的话语编码中,始终存在着“赞美/邪恶”的两极分化叙事 本文无意系统梳理古典文学中的青楼女性形象。重点是白先勇的常欢女性形象写作与传统青楼文学的精神联系。 在…的同时..............................总之,我们发现我们选择的几乎所有图像都是男性作家创作的。在观察和塑造女性形象时,不同的性别角色会有什么不同吗?答案是肯定的。 在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中,我们听到了“婚姻是长期卖淫”的崇高理论,看到了一系列高级妓女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来赢得男人的爱情。在丁玲的《青云里的小房间》中,她看到了一个从农村到大城市的妓女形象,被现代生活的物欲和感官享受深深陶醉。在林白的《银角》和《红简言·鲁文》中,我看到一个女人被身体唤醒,逃到银角做“鸡” 女性对性和身体的这些真实反应在文学史上意义重大。 根据男性作家的说法,在一个注重救国和社会转型的阶级社会里,女性的身体总是承载着过多的社会道德意识和民族文化忧虑。在商品意识占据中心地位的现代社会,常欢女性的主体身份过于屈从于当前的消费话语。 换句话说,男性作家在塑造常欢女性形象时总是不同程度地偏离和异化这一角色的主观感受。常欢女性往往脱离真实自我和主观自我。他们的自我认同承载着太多的社会文化运作的痕迹和信息,因此它几乎不是本体论的。 然而,白先勇独特的性形式却在一定程度上跨越了写作主体的性别界限。一方面,它避免了侵犯以场景为欲望对象的女性的身体尊严,另一方面,它避免了由于自我认知的女性化而使女性客观化和客观化,从而能够深刻理解和表达女性的悲剧命运。 白先勇的经历也许是无法复制的,但他欢乐场景写作的文学成就,以及两性之间的交流,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可以说,在中国文学的欢乐场景写作中,他的局限和成就是独一无二的。 白先勇的欢闹写作是中国文学欢闹女性文学母题的重要组成部分。他滑稽的女性形象,如尹雪艳、金太磐、钱富仁、托马斯·李、朱庆、胡安,充满个性和时代特征,丰富了中国文学史的画廊,永远散发着不朽的艺术魅力。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