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8698字硕士毕业论文毕飞宇小说的叙事策略

28698字硕士毕业论文毕飞宇小说的叙事策略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8698字
论点:叙事,视角,小说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以叙事学理论为框架,充分考虑到毕飞宇小说的创作转型对其小说叙事形式的影响,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对毕飞宇作品的叙事视角、叙事修辞艺术。

论文正文:

第一章灵活的叙事视角第一节儿童视角:“痛苦”(Pain)是一种书写儿童视角的叙事策略,简单来说就是用儿童的眼睛观察世界,用儿童的语调讲故事。 因此,小说的叙事风格必然会表现出儿童思维的特点 儿童的视角具有“无知”的认知特征,对之前的世界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直觉认知形式使其能够展示生命的原始生态,触及生命的本质,从而不会在文本中渗透过多的个人理性观念而干扰原始生态的呈现。 因此,与成人的视角相比,儿童的视角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儿童的视角被用来观察和描述成人的生活世界。小说往往用简单的文本来隐喻严肃的主题、欢快的风格和深刻的主题,使文本呈现陌生化的审美效果。 在现当代文学史上,有许多从儿童角度出发的经典小说,如鲁迅的《孔乙己》、萧红的《呼兰河传》、王朔的《动物凶猛》和莫言的《红高粱》等。许多新生代作家在描述“文化大革命”时也不知不觉地选择了儿童的视角 这些作家大多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他们在动荡的“文化大革命”中度过了他们最宝贵的童年,目睹了“文化大革命”对人们造成的伤害。他们对“文化大革命”的记忆铭刻在心中。因此,他们采取了一种记忆的态度,一个接一个地审视人性和荒谬的时代。这也是毕飞宇小说以儿童视角叙述的原因。 毕飞宇在短篇小说创作中主要运用儿童视角,如《写作》、《白夜》、《小青小姐》、《枸杞》、《男孩就是我》、《地球上的王家庄》和《武松打老虎》。长篇小说《上海的过去》也使用了儿童视角。毕飞宇在当代文坛尤其引人注目,因为他在创作中广泛运用了儿童视角 像许多喜欢从儿童角度写“文化大革命”的新生代作家一样,毕飞宇从儿童角度看的小说大多以“文化大革命”为基础,表现出“痛苦”的主题。此外,他的儿童视角小说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进行叙述,作品中带有一些自传体成分,小说的叙述充满活力。 《白夜》、《小青姐姐》和《那个男孩就是我》以“文化大革命”为时代背景,直接展现了“文化大革命”给人们,尤其是孩子们的心灵带来的伤害。儿童眼中的痛苦有一种感人的力量。 在《白夜》中,以张曼和李燕为代表的学龄儿童被饥饿逼得千方百计逃课,用弹弓抓鸟来充饥,打破他们父亲拼命想得到并威胁我的玻璃窗。他们父亲的教育理想最终陷入了“文化大革命”时代扭曲的意识形态。然而,由于饥饿和恐惧,“我”最终加入了张曼和李燕,并参与了他们摧毁玻璃的行动。 孩子们的心应该是美丽的,但是时代的背景造成了这些孩子的无知和野蛮,人性的邪恶一面在饥饿的环境中充分暴露出来。 在《小青姐姐》中,妹妹在成功救了一条命之后,遭受了“是你没有让我死,是你,是你”①幽灵般的指控。孩子们永远也不会意识到,“文化大革命”带来的无休止的批评活着比死去更痛苦。年轻善良的心曾遭受打击空。后来小青死于一场村庄间的争斗,对童年的“我”造成了很大伤害。现在,成年的“我”仍然不能 第二节..............................多种叙事维度的呈现不再满足于这种单调的叙事,相比之下,传统小说往往使用一种视角进行叙事。相反,现代小说综合运用各种个人视角,整合客观与主观、全知与有限的知识,摒弃单一视角叙事的缺陷,更充分地展现丰富复杂的生活。 审视毕飞宇小说的叙事视角,我们可以发现毕飞宇在他的许多作品中采用了流动的视角。具体表现如下:“体验自我”和“叙事自我”视角在他的作品中交替使用,多重角色视角在侧面展示人物或事件。 移动视角呈现了多种叙事维度,扩展了作品反映现实生活的能力,丰富了文本内容 首先,“体验自我”和“叙事自我”的交错视角,“体验自我”视角和“叙事自我”视角是回顾性作品中常用的两种视角。作品中两种视角的不断流动和变化使文本呈现出不同层次的美感 “体验自我”是指“被回忆的“我”正在经历事件的视觉”①,“叙事自我”是指“叙述者“我”回忆过去的视觉”②,“体验自我”和“叙事自我”反映了“我”在不同时期对同一事件的不同看法,往往对“体验自我”的理解是肤浅和天真的,而对“叙事自我”的理解更成熟和深刻 从“体验自我”角度讲述的文本可以让读者感受到个人的参与,缩短与故事的距离,并对人物或事件做出合理的自我评价 在毕飞宇的作品中,短篇小说《小青小姐》和长篇小说《上海的过去》都使用了这种交叉视角。 为了使小说的叙述更加生动,增强故事的真实性,两部小说的叙述主体都是第一人称的“体验自我”,再现了童年经历的场景,而“叙述自我”则不时介入其中,表达情感或评论,传达作者对生活的形而上学思考。 《小青姐》以倒叙的方式进入小说的主题叙事,成年人“我”在深夜的书房里开始回忆起她姐姐小青和“文革”的记忆。 当我艺术妹妹的手被刚烤好的熨斗烫伤时,父亲给了我一个愤怒和沮丧的教训。小说转向了“自我叙述”的视角直到我自己成为父亲后,我才意识到父亲当时的心情。 当我骑自行车带女儿去夫子庙,走到三山街时,我女儿的左脚被压在车轮上,一块指甲大小的皮肤被擦掉了。当我感到极度苦恼时,我甚至自己画了一张大嘴。 吸烟的那一刻,我想起了父亲。童年的艰难岁月“我”终于理解了父亲沉淀下来的心痛,这也引发了我对小青人生经历的进一步思考。 从“体验自我”的角度来看,作者还回忆起她姐姐玩撕日历游戏的奇怪行为、她姐姐的获救、她姐姐受到获救者的恐吓以及她姐姐在村里一场打斗中的死亡。在这篇文章中,作者穿插了“自我描述”,思考她姐姐的获救,这实际上是灾难性的,以及她对姐姐假想的痛苦记忆。 视角的交错加深了我妹妹小青的悲剧和“我”的内心创伤,含蓄地传达了对“文化大革命”和人性的批判。 《上海的过去》巧妙地运用了这种交叉视角。这部小说也使用了第一人称。它从一个14岁男孩的角度回顾了上海黑帮内讧和妓女肖金宝的悲惨生活。在此期间,它穿插着对老水笙的回忆,一幕幕地呈现上海的过去。 这部小说从“叙述自己”的角度开始了对过去的回忆。我是怎么来到上海的?不仅仅是《女人》(2),视角自然转移到“体验自我”,引导读者第一次了解故事的背景和金宝与师父的主要人物 然而,从那时起,小说的叙述就不再受“体验自我”的束缚。文本已多次自由转换为老水客对小金宝的认可。比如,“这个叫小金宝的女人陪了我一辈子...我害怕这个女人。” 那时,我也讨厌这个女人。直到长大后,我才明白这个女人其实很穷,没有我好。 珠光宝气的女人不是可怜就是太可怜。 第二章............................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小说文体意识和语言观念的“进化”,小说语言逐渐从工具论转向本体论。汪曾祺的“写小说就是写语言”的语言观得到了文学界的认可。 小说是一门语言艺术。故事叙述的生动性和深刻性离不开语言的支持。 “对作家来说,语言的观点就是文学的观点。毫不夸张地说,作家的语言观包含了他文学创作的所有秘密。”因此,要解释一个作家的作品,必须理解他作品中的语言。 毕飞宇对语言的关注始于他的高中时代。在他看来,“从根本上说,小说的语言不是一种建筑材料,而是建筑本身”。语言不仅实用,而且美观。 他小说的独特魅力与其对作品语言的重视和细致入微密切相关。 具体来说,毕飞宇小说的语言特点是:对小说思想深度的追求使语言具有哲学性;表层语言的轻松幽默是对真实主题的深度和严肃性的隐喻。语言与意义的矛盾反映了语言的讽刺倾向。注重小说修辞的运用,自觉追求诗意语言,增强语言的艺术感染力。 第一部分是哲学叙事:追求深度思考小说的使命不应该局限于满足读者的好奇心,而应该有一定的思考深度来引发读者的思考。 毕飞宇经常把他关于生活和社会的形而上学思想融入他的小说中。许多格言和警察局以叙述和讨论的方式出现在小说中。他的作品经常表现出哲学意义。这种哲学诙谐的语言不仅增加了小说的可读性,也增强了小说的思想深度。 毕飞宇经常把他对历史、社会、生活和哲学的抽象理解融入故事的叙述中。情感故事情节与理性思维的有机结合,增加了小说的思想性和合理性,使小说更加有趣。 这些议论文反映了毕飞宇敏锐的洞察力和执着的思辨精神,引导读者探索精神世界。此外,这些推测性的句子以一种合理的方式被插入到故事的叙述描述中。 纵观毕飞宇的小说,他的早期创作受到先锋小说的影响,一度沉迷于小说语言的迷宫。他的作品中出现了大量的俏皮话。这部小说的叙述者通常是学者型的知识分子。他经常跳出故事文本,发表关于历史本身或历史与个人和文化之间关系的哲学思想,似乎只有这样,小说深刻的思想内涵才能得到展现。 例如:“历史是一种想象顺流而下的情况”,“一本历史书的诞生过程往往是另一本历史书。” 这已经成为我们历史的一个特征,“像重大事件一样,最后的方向是由于一个小家伙 伟人总是创造伟大的事物。不幸的是,历史往往是由不起眼的细节组成的。“这样的句子出现得越多,一个人感觉到的距离就越远。 毕飞宇曾经说过:“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对哲学和深奥感到忌讳。我渴望用几句话来解决这个世界。” 当时的毕飞宇简洁而全面。他的作品是一句格言,这是一句格言。其中,“叙事”将这种语言实验推向了极致。这部小说不注重具体生活意象的描写,运用丰富的想象力创造了许多哲理性的句子,追求抽象叙事的审美意境。因此,“叙事”被批评家视为一种语言小说哲学。 ..............................第二节讽刺性的叙述:“轻而易举”和“痛苦”是毕飞宇许多作品的共同主题。然而,他习惯于用较轻的笔触揭示深层主题,达到“轻描淡写”的叙事效果 毕飞宇在接受采访时说:“轻盈和尊严是我对小说的理解,也是我对小说的理想。” 从根本上说,我更喜欢重的,更喜欢那种根深蒂固的拉拽拉拽 但是一旦我进入操作,我希望这个“重”只是一个底盘,一个背景色。 同时,我也希望我的叙事水平能够像花开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打开。 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抚慰着,带着一点痛苦,“轻盈而凝重”的小说语言表现之一就是反讽的话语,这是毕飞宇小说语言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指作者为了更好地认识到表达主题的需要而采取的一种“言此意彼”的语言艺术形式 李建军指出,反讽修辞“通常采用比较描写或叙述、戏仿、独特结构、调整叙述角度、过度陈述、限制陈述和介入叙述者评价声音等具体方法”,这在毕飞宇的小说文本中有所体现。这种讽刺性语言体现在反语的使用、固定词语的仿拟和一些恣意狂欢的幽默语言的使用上。 首先,反语反语的使用是一种修辞,是指有意使用意思相反的句子或词语来表达原意 反讽的使用使文本更加幽默。在某种背景下,讽刺的使用比正面的讨论更有力。 毕飞宇作品中的反讽往往带有戏谑和嘲讽的意味。它和谐而和谐,在轻盈中透露出沉重的含义。 四年前我很荣幸离婚了...那是美好的一天,一切都像是我们离婚的场景。在这样的一天不离婚真是浪费。 ——火车上的天堂(2)从那以后,王家庄的人都叫我疯子。 从那以后,“神经病”一直是我的名字。 我很开心。 这至少表明当我八岁的时候,我和我的父亲是平等的。 ——地球上的王家庄(3)用“敌敌畏”自杀是企图自杀的农村妇女或农村女孩的最新创作。 与扔进河里相比,它比吊起来、跳进井里、撞到墙上、割气管、擦脖子和喝杀虫剂要快得多,也更科学。总之,它更方便,是时代的进步。 (1)离婚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美丽的天气引发了主人公离婚的悲伤。然而,作者用“荣誉”这个词来形容离婚。离婚失败会破坏阳光明媚的日子。显然,这与事实相反。 (2)八岁的“我”被称为“神经病”,因为他的行为不能被外人理解。他和致力于科学研究的父亲有着相同的绰号。他用孩子们欢快的语调揭示了“文化大革命”对人性的伤害。 例(3)用“最新创造”、“敏捷”、“科学”、“省事”和“进步”来描述喝农药自杀的行为。三亚自杀的悲剧事件以如此滑稽的方式叙述,在语义上表现出深深的遗憾和批判。 讽刺包含两种不可调和的“声音”。读者可以清楚地从这种“声音”中辨别出作者的情感倾向,或者批评或嘲笑自己。句子和意义之间的鲜明对比自然揭示了讽刺。 ..............................第三章叙事时间的放松..............................24第1节逐渐走向叙事时序的连贯...................24第2节与...紧密间隔................26 1,叙事/[/ K0/]白色:省略,概述............................272、详细描述:场景................283、心理活动描述:停止................................29第四章毕飞宇小说叙事的伦理倾向..............................34第一节知识精英地位的退缩与世俗色彩的重塑...................34第二节“性”、“爱”分离和欲望的异常表达.........................37第三节城乡精神家园的失落与理性书写……39第四章毕飞宇小说叙事的伦理倾向第一节知识分子精英地位的退缩与世俗色彩的重塑从早期历史叙事到近期城乡写作,毕飞宇作品中知识分子形象比比皆是。知识分子的主要类型包括言行虚伪、习惯恶劣的傻瓜、权力社会中的挣扎、金钱欲望中的迷失、清醒无助中的困惑和执着 他们要么主动或被动地放弃了文化启蒙和精神领袖的身份,知识精英的地位开始退缩,要么失去了应有的道德意识和责任感,要么在商品经济的浪潮中被迫走向社会边缘,走向平庸和无助 毕飞宇深刻反思了不同类型知识分子的生活经历。他作品中叙事立场和叙事意图的差异形成了他独特而复杂的叙事伦理倾向。 对于言行虚伪、行为低俗的愚人,作者不遗余力地鞭挞和谴责他们,如楚水的冯钟洁和余阳的魏向东等。 楚水的冯钟杰是在北平上学的现代知识分子。然而,他的行为完全等同于一个纨绔子弟。他去了赌场和妓院。他试图为了钱和歹徒而偷他父亲的积蓄。当他的家乡被洪水淹没时,他甚至利用这个机会欺骗家乡的女孩们在城里经营妓院,并用漂亮的词牌给她们命名。 对于这种文化败类,作者的批判态度是不言而喻的 那些德高望重的顽固分子以优雅的方式卖淫。作者客观而详细地描述了情况:“老程先生在下午7点推开雨铃的门……雨铃变得烦躁不安,喘息着说,“先生,你上身了。\" 老程先生说得很清楚,庸俗,我在弹钢琴,你听见了吗?这是孔子的乐谱《幽兰》 林雨铃说,你上身 程先生说你是张秦昊。作者在这一非精神视角的场景描写中没有介入任何主观评论,但讽刺的态度通过戏谑的叙事情境被完全显露出来,这无疑暴露了死者的虚伪和主动性 在第二种权力社会中挣扎的知识分子类型主要见于毕飞宇的“文化大革命”主题,如《段方》、《吴曼玲》、《平原上的魔鬼化身》、《手指与枪》中的高端武和《杨宇的杨宇》。 文化大革命的社会权利主宰一切,个人命运在文化大革命历史的梦魇中起伏不定。段方在平原的个人努力并不能一直改变他的命运。理想的实现总是那么遥远,人格开始变得卑微。乡党委书记吴曼玲为了鼓励“无限的前途”,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和性别需求,但她的内心也是矛盾和痛苦的。但是魔鬼的化身在无助的现实中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庸俗的人。 作者对他们的态度很复杂,既有谴责和讽刺,也有同情和关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毕飞宇被划分为“新生代”作家。 然而,从毕飞宇的创作来看,这一理论并不准确 毕飞宇从不满足于自我复制。他不断追求内容和形式上的创新。 从最初对先锋派文学的模仿,着眼于历史、文化和哲学的思考,到对现实和社会批判的客观冷静的描述,毕飞宇的创作经历了明显的转变。 在这一转变过程中,毕飞宇始终保持着敏锐的观察力和思考力。在不断探索作品主题的同时,他也注重作品的叙事策略,这使得他的作品形成了独特的创作风格。 尽管毕飞宇的小说数量不多,但他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赢得了许多奖项,这与他成功的叙事策略密切相关。 本文认为毕飞宇善于选择恰当的叙事视角来表达其作品的相应主题。同时,他的小说语言也很独特。语言的不断创新和探索,使他的小说语言形成了情感与理性、严肃与幽默、高雅与低俗交融的特点。 他的作品也非常重视叙事时间的设定。叙事时序的变化对应着作品整体风格的转变。各种叙事时间间隔的交错使用使作品形成了一种快节奏和慢节奏。通过多种叙事频率的有意安排,作者巧妙地表达了自己的叙事意图。 许多主题作品的创作共同构筑了毕飞宇小说叙事的伦理倾向。 毕飞宇始终坚持自己的叙事立场和道德判断倾向。他对知识分子、爱情和城乡主题进行了理性思考和个性书写,体现了他对命运和人性的积极关注。 随着作品的转型,作品的现实性得到了增强,作品中体现的人文关怀意识也越来越丰富。 作家不再刻意追求叙事视角、叙事语言和叙事时间的新奇与独特,他们的作品风格已经走向简约、自然、简约、明快,这是作家作品逐渐走向成熟的标志。 本文的意义和创新在于在叙事理论框架下,充分考虑毕飞宇小说创作转型对其小说叙事形式的影响,对毕飞宇小说的叙事视角、语言策略和叙事时间进行研究和创新。 同时,从叙事伦理的角度分析毕飞宇的作品,充分考虑作家的叙事立场、叙事意图和道德价值判断对其作品创作的影响。 毕飞宇的小说,无论是历史的、哲学的还是日常生活中琐碎的,都充满了人文关怀的精神。他对人性的关注和审视使他的小说思想深刻。 尽管他的创作存在一些不足,但作家不断的自我超越让我们对他的创作充满期待。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