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8475字硕士毕业论文贾平凹文学小说中的身体叙事与精神世界

28475字硕士毕业论文贾平凹文学小说中的身体叙事与精神世界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8475字
论点:身体,原始,精神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笔者认为贾平凹的小说关乎宗教,关乎人性,关乎社会,关乎历史,关乎民族,内容覆盖很宽阔。他的每一部小说的精神世界始终游走在城乡间,试图安稳他“破碎的灵魂

论文正文:

第一章贾平凹精神家园的构建:第一节原始主义赞美原始自然身体是自然的创造,自然塑造,文明雕刻。 需要强调的是,一个好的身体不仅仅是肢体,还包括品质上的简单和高贵,精神上的独立和纯真。 “人体不仅是生物学或医学意义上的身体,而且是作为与经济、政治和文化关系交流的媒介的身体。人体不仅是动物性的存在,而且带有人类文明的印记,具有人性。” 作家正在塑造作家的精神和人物的身体。 \"身体是灵魂的安息之所.\" 贾平凹的原始主义倾向也没有被纯粹的身体所掩盖。因此,本节阐述的不是纯粹的形体美,而是身体内部形而上学的原始传统文化品质,以及灵魂和原始主义观念下对自然原始性的赞美。 原始主义倾向也是贾平凹对精神家园的追求。他追求自然、自然和人类最原始、最原始的品质。同时,他也拒绝城市文明。贾平凹注重身体的野蛮生长,强调身体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也许在“商州”这个原始自然的世界里,灵魂可以安息。 自然而美丽的身体是大自然的礼物。 通过身体的自然美展现自己的价值也是社会赋予的使命。 女人的身体和她们的气质一样敏感、深情和活泼。他们通过身体的外在表现和行为来表达他们的快乐、悲伤、快乐和痛苦,并通过眼泪和微笑演绎他们精彩的故事。 通过贾平凹的身体叙事,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原始家园是理想的乌托邦。 “他们的身体承载着作者的爱和感情,并被一个接一个地美化成理想化的自然和美丽的形象 这些乌托邦女性是“菩萨女性” 细读文本可以发现,贾平凹作品中对女性的身体描写都具有自然和原始的特征,如天沟的师娘、商州的贞子、浮躁的小水和强秦的白雪。 即使个人看起来很丑,他们仍然诚实善良。 “商州”系列小说中的女性有着天生的女性气质,一般都长得好看,但也有菩萨般的心,具有传统的善良和纯洁的品质。他们是贾平凹精神中天使般的人物。贾平凹把他们的精神可塑性作为美和爱的缩影,也是优秀原始品德的代言人。 最典型的例子是自然美中的“浮躁”,发达美好的生态位 州河水是白色的,小水的手是白色的细手,手腕上戴着手镯 Num“圆肩、白颈、胸臀呈曲线”(2) 浮躁的背景是周河。在文中,周河上的几艘船总是出现在中脑海。 小水白皙纤细的手像周河,胸部和臀部的曲线正好是周河的弧度。她生于年,在周河中长大,几乎与自然美丽的周河融为一体。 小水有着和周河一样的身体,也有着美丽的灵魂。 她温柔、善良、仁慈,具有传统文化中最纯洁、最美丽的品质。她美丽的灵魂也让小水的身体越来越美丽。 小水嫁给了忠于职守的孙妈。然而,婚礼那天,她的丈夫无缘无故地生病了。据说她被福柯冤枉了,但后来她很好地照顾了他。\"她喂汤和药,拉大便和尿,只说她康复后能成为他的儿媳妇是幸运的。\" 但是在一个人死后,他陷入了厄运的名声之中。 然而,她出人意料地穿着白色的鞋子,低调地向孙妈致敬。 这是什么样的行为 当得知他心爱的金狗在作弊时,小水选择对他的坦白只字不提。 也挡住了外面爷找金狗的路 金狗离开之前,小水用手撕掉衣服上的第三颗纽扣,作为象征,像以前一样把心交给了他。 第二节..............................对现代文明的抵制自然是原始主义的最直接表现,但身体的伪装和丑陋也是身体不可或缺的状态。 贾平凹患病多年,尤其是肝病,这基本上伴随着他的文学创作。 贾平凹的亲身经历不仅给他带来了不同的身体体验,也对他的创作产生了微妙的影响。\" 他把自己的身体疾病转化为对城市文明的抵抗,创造了大量被文明侵蚀的身体,这些身体要么是不完整的,要么是疾病,要么是活生生的生命。 疾病作为身体的一种特殊状态,不是小说中的一般细节,而是作为重要的情节线索而存在的。疾病与性格和性格的命运密切相关,性格的命运也是社会的命运。身体上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影响贾平凹的神经。 身体疾病或残疾能更好地表达作者的思想影响和精神态度。 疾病有隐喻意义,从国家到国家,从国家到个人的精神状态 疾病是精神疾病的象征。 身体疼痛是精神疼痛的表现。 小说中身体的病态与文明的侵蚀密切相关。城市文明直接影响了身体健康。 原始主义认为,人类文明的进步伴随着纯粹人性的丧失,文明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危机。 然而,这种危机直接影响到身体,身体的亚健康状态,无论是随着城市的发展而衰竭还是人类对身体的伤害,都与贾平凹的原始主义密切相关。 “自然会治愈许多疾病。许多疾病不是身体上的,也不是外来邪恶入侵的,而是心理上的。大自然会让你放松,让你平静,我的心情也会慢慢改善。” 在城市文明的侵蚀下,也许只有回归原始,回归自然,才能治愈身心疾病。 贾平凹的作品包括大量自然患病的身体,或逐渐衰弱的身体,如《杜菲》中的哲学家——牛、城乡结合部畸形儿童、不育症等。 “这些病态的身体表明,在城市生态下,身体的活力正在逐渐减弱。身体是社会的神经,身体的疼痛也预示着社会的动荡。” 身体的衰弱和畸形也表明城市文明的衰弱。贾平凹的精神不安来自城市的快速发展和浮躁紧张的气氛。这也反映了贾平凹对城市文明的反抗和对原始自然的钦佩。 第二章..............................贾平凹《精神家园的矛盾:灵魂与肉体的冲突》第一节空灵魂的虚无,肉体欲望的狂欢化都市生活是压抑的,“焦虑”、“抑郁”、“冲动”和“泼洒烦恼”是他作品中关于精神状态的高频词汇。这些词是心理学上的精神障碍,但它们是在文化哲学中寻求存在意义的唯一途径。 贾平凹在作品中将这种浮躁的情绪转化为身体的感官刺激。这种用感官刺激唤醒城市麻木的尝试注定会失败,甚至导致精神和肉体的全面毁灭。 杜菲、白烨、高老庄、疾病报告、强秦等小说。充满了肉欲的描述。这些描述不会让你感受到爱的美丽,只会让你有深深的下沉和绝望。 爱情等同于性交。肉欲动物般的畸形已经成为纯粹的身体组合和发泄工具,没有情感色彩 “杜菲”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庄之蝶不能和妻子牛月清做爱,但他有强烈的欲望和其他“绝色”美女做爱。 他们大多数是皮肤白皙、身材优美的美女。 原本“阳痿”的庄之蝶第一次与唐宛的儿子有染,但庄之蝶“对男人想要征服的数百次早泄感到惊讶” 在那之后,他还通过欺骗阿灿来显示自己的本色,甚至在欺骗唐婉的儿子后,还强迫与保姆刘悦建立了关系。 庄之蝶甚至在月经期与唐宛的儿子性交,把李子和李放进刘悦的外阴,然后强行与刘悦发生性关系,给唐宛的儿子撒尿等。所有这些场景揭示了许多异常的性取向。 不管是跟唐宛儿多次性交,还是跟刘悦的结合啊,简直是近乎疯狂 身体似乎只是一种享受的工具。纯粹的肉欲也使事件本身发展异常。 这些婚外情没有什么感情。庄之蝶的不忠也是丧失人性、走向动物性的过程。 这些女人的身体似乎只是对名誉和荣誉的狂欢,但她们已经完全退化成身体,成为性欲的外壳和玩弄她们的工具。 高老庄的矮人鲁兹,虽然他已经搬到城里,成为大学教授和知识分子,但他的爱情观似乎没有受到任何文明的影响。他娶西夏是因为它“高”的身材,有修长的腰肢、圆润的臀部、纤细的腿和健美的举止,就像大宛马。②他不怕换一个词。 西夏与鲁兹结婚的原因似乎也有些不确定。 除了鲁兹是大学教授和鲁兹有强烈的性欲之外,似乎没有更好更合理的解释,而情感交流却相当罕见。 两者的结合只是肉体的,但并没有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状态。 虽然贾平凹的作品在第二节................................身体的解放和精神的自由有很多颓废的形象,总有一些非常纯粹的东西让我们去思考,去思考那些非常真实的原始气质和态度。 肉体的狂欢也许只是找到精神解放和自由的一种方式。 这个通道可以引导大脑思考并激发其潜能。 然而,思想的解放和自由不受身体的限制,也不受传统伦理观念和公众观点的限制。 其中不可忽视的是精神追求。 贾平凹并不完全反对性。对性的追求和高层次的精神本身也表达了城市中一些精神寄托,表达了他对精神解放和自由的渴望。 典型的例子是《幸福》中的孟宜春和杜菲的庄之蝶。 20世纪90年代,“杜菲”曾因其性别描述而引起广泛争议。它的批评不仅在于其赤裸裸的描写风格,还在于其对女性欣赏和感官享受的态度,这种态度受到了许多批评家的尖锐批评。 然而,庄之蝶对身体的渴望和释放实际上具有转移心理痛苦、摆脱城市文明压迫的意义。 同时,庄之蝶和唐婉儿等杜菲崇拜者之间频繁的性行为不仅是情感的宣泄,也是对原始生命力的呼唤和钦佩。 对这些性爱场景的描述不是随意的,它是为了突出“回归自然”和原始野性的活力。 《杜菲》中原始生命力对人类重要性的爆发,显示了庄之蝶对情感的充分表达,同时也爆发了他身体的全部能量。 作者认为这种性别描写正是庄之蝶寻找自然人性甚至动物性的欲望,即“寻找不足” 庄之蝶的悲哀还在于他缺乏知识,无法填补空缺。 他还称后来遇到唐宛儿和阿灿的地方为“寻找空缺” 庄之蝶起初并不擅长,但与唐宛儿等人有着非同寻常的性能力 这里对性的解释不能局限于满足肉体欲望的程度,而应该更多地是关于精神解放和生命力的绽放。 唐婉儿的出现似乎给他充满活力的生活带来了机遇。 庄之蝶遇到唐婉的儿子之前,他的生活就像一个死水潭。没有知心朋友,他被城市的焦虑所毁灭。 “牛月清是我妻子,但她总是抱怨家庭事务。她争吵和交流越多,交流就越少。我还能写好作品吗?什么感觉都没有,心里焦急,抱怨,整天浮干,火冒三丈,我真的怀疑我要江郎做什么,我要完成 在过去的一年左右,甚至身体已经崩溃,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几乎失去了性功能。①沉溺于一个又一个“惊艳”的女人,肆意描述的性“其实是可怜的性”和“是庄之蝶的精神生命线”(②) 与唐宛的儿子发生性关系后,他治愈了自己的生理和心理阳痿。他说唐宛的儿子“我们在一起,我觉得我又是一个男人了,我心里有一股澎湃的激情”。在他疯狂的性爱之后,他也启发了庄之蝶去写作。他一直相信一部好作品很快就会诞生。\" 他和这些充满动物的女人的结合违反了传统的伦理观念和人类文明。然而,在庄之蝶的性狂欢中,贾平凹却在寻找发泄的途径,或者说在性的极端中寻求精神解脱。 这种解放是一种皈依精神的尝试,身体中的“寻找缺陷”可能是精神宣泄的一个出口。 ............................第三章贾平凹精神矛盾的宏观考察................29第一节身体描写的矛盾表达................................29第二节身体消费的时代背景................35第三章贾平凹精神矛盾的宏观考察第一节身体叙事中矛盾的表达20世纪90年代以来,贾平凹的小说一直与现代城市文明和传统农业文明相分离。 “一方面,贾平凹厌倦了城市文明,在现代人的精神层面上对虚拟异化空进行了极端的批判,但他不能拒绝城市发展带来的文明和进步。 另一方面,他高度赞扬传统的农村文明,同时对农村的弊病保持足够的警惕。\"(1) 贾平凹曾经说过,我迷恋前者,但很难将后者抛在脑后。 我有时恨我自己,我就在这里。 这反映了贾平凹的斗争和痛苦 贾平凹对自己身体的描述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矛盾状态 “图们”为村长成毅嫁接了一个女人的手指。畸形的身体形态反映了城乡发展的畸形形态。 贾平凹身体叙事的特殊性体现在他对城乡身体的双向赞美和批判上。 贾平凹身体描写中的弊病不仅表现在城市的身体上,也批判了农村的罪恶。 同时,他对城市文明仍有一定的希望和幻想,贾平凹的原始主义不够纯洁。 他原始主义的精神家园在现代文明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在城乡的双向批判和矛盾中,他的精神也十分迷茫,所以他的身体叙事一直摇摆不定。 贾平凹最初的商州精神世界是他的精神家园,但在他的作品中却存在着身体上的反叛。 在贾平凹的小说中,他不怕指出农村的坏习惯和弊病。 贾平凹的农村生活姿态是如此的不健康,甚至肮脏、丑陋、病态和畸形,人体之美不复存在(4) 身体诞生了,不仅是自然的一部分,也是文化的重要载体,后天接受各种文化的锻造。 这是农村医疗事故的恶果。这也是人类生命力的退化和人类发展进化史的倒退。 贾平凹对身体的双重矛盾,也反映了内心的斗争和矛盾 ................................结论人体不是独立的,而是与各种符号联系在一起的。 身体本身的痕迹是历史和人文背景的有益证据。 贾平凹在身体叙事中强调城市符号和自然符号 有自然美的身体,也有被城市损坏或负面影响的身体。贾平凹的社会态度和文化立场可以从贾平凹身体的各种表现方式中看出,更重要的是,贾平凹的精神王国可以得到探索。 自然天堂是灵魂和身体居住的好地方。然而,随着城市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城市的入侵已经使农村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天堂。精神家园会回到哪里?城乡未来应该如何共存、整合和发展?被身体疾病困扰的贾平凹精神上也很痛苦。 因此,贾平凹的精神世界很难得到片刻的安宁。 把握身体的象征性对把握作者的写作意图和思想大有裨益。贾平凹批判和审视城市文化环境生态,也在寻找灵魂栖息的精神家园。 从他写作的身体来看,他的状态是恐慌的,无论从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无法在城市中得到安宁,灵魂的身体也不断有不适和虚弱的感觉,在消费社会的背景下,他寻找的灵魂之家没有地方可住,孤独的灵魂也没有地方可去。 从身体的角度分析贾平凹的精神世界是一个很好的研究角度和方法。它不仅能从宏观上感受到他的情感倾向,还能从细节上感受到他细腻复杂的变化。 然而,身体的表现非常复杂,身体的每一个表情、动作和状态都与角色的心灵有着复杂的化学反应。 因此,通过贾平凹的身体来研究他的精神世界一定是粗心的。 因此,本文还存在一些问题,如对身体捕捉不够细致,对身体细节进行详细分类,对身体状态进行粗略分析等,导致贾平凹精神世界缺乏全面探索,对精神家园的追求未能捕捉到位。 如果将来对课题进行深入研究,我们将尽力扬长避短,尤其是避免这些研究的不足。 贾平凹的小说涉及宗教、人性、社会、历史和民族,内容广泛。 他每部小说的精神世界总是徘徊在城乡之间,试图稳定他“破碎的灵魂” 贾平凹一直在探索自己的家园,他相信这位多产的作家将来会为读者提供更多的精神食粮。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