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博士毕业论文 > 39870字博士毕业论文两岸新闻术语的理论解读

39870字博士毕业论文两岸新闻术语的理论解读

论文类型:博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9870字
论点:英语,语言,俄语
论文概述:

在新闻中专业术语词汇的数量,在不同时期会有差异,但是反应现代各种各样的专门领域分工越来越细致,大致上可以说是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论文正文:

第一章引言当我们说“我们说的不是同一种语言”时,这句话实际上包含了更广泛的含义 雷蒙·威廉斯(1921-1988)台湾海峡两岸有着不可分割的历史背景和文化渊源。经过60多年不同政治制度、社会形态、教育方式等方面的差异,台湾海峡两岸在许多方面都有所不同。新闻术语的不同就是其中之一。 新闻报道中使用的语言根据语言的不同属性可以分为口语和书面语。广播媒体强调口头语言,印刷媒体强调书面语言,电视媒体都使用日语。然而,书面语的口语化也逐渐趋向于口语和写作的结合,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变化。 台湾海峡两岸的书面语言有着巨大而明显的差异,如简单、复杂和风格上的差异。注音和汉语注音的区别;水平和垂直印刷版之间的差异,以及翻译中的其他差异,如音译和自由翻译;受不同地区方言的影响;不同的外来词介入,导致许多不同的词语。 台湾海峡两岸都有父亲节、儿童节和其他节日,但每年庆祝的日期不同。在台湾,4月4日被指定为儿童节,清明节是休息日,因此在4月初形成了一个连续的节日。然而,在六月一日也有国际儿童节的说法 虽然庆祝日期不同,海峡两岸的传统中国节日,如端午节、中秋节、重阳节和春节,是相当一致的。 在第一部分,提出了一些问题。首先,研究的动机是由作者在实践层面遇到的问题引起的。 最初的研究动机源于研究者在新闻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但他们找不到答案。 本文中的研究人员于2000年回到了他们的家乡,因为他们需要采访 ,2008年开始为大陆媒体写文章,在两岸媒体有疑问时用文字为其服务。此外,他们在工作中感受到两岸语言的差异和融合,但他们不明白这些差异是从何而来。什么是整合定律?显然,台湾海峡两岸都是中国人,他们都知道他们有着相同的血统和语言。他们也用汉字来说一种他们可以交流的共同语言,但是他们之间有着很大的不同。 这种差异不同于台北和台中。或者说上海和厦门的区别,属于一种非常规的区别,并不容易说清楚 对大多数台湾人来说,在大陆游客赴台之前,大陆往往只是媒体上的一个形象。“无论大陆的实际情况如何,都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信息的海洋中,媒体在台湾观众的心目中塑造了大陆的形象,而不能充分了解、接触、认识和了解熟悉大陆的人、事、地和事。” 然而,自2008年开始的台湾旅游(台湾名字:陆观光)使台湾人能够接触到来自中国大陆的人,这些人由于各种因素来到台湾,即使他们不能离开自己的家园。当媒体框架中的大陆形象从媒体跳跃到现实生活时,两岸关系已经渗透到台湾人民的利益之中,与生活密切相关,成为台湾人民即使不能离开台湾也必须面对的问题。 与此同时,台湾海峡对岸的大陆同胞也主要依靠媒体来获取台湾的形象。 在媒体的框架下,台湾海峡两岸的大多数人无法体验和真正理解这些差异,从而将理解和理解内化,进而解决这些差异。 第二,研究价值如前所述。为什么这么少学者研究这样一个目标明确、对国家意义重大的课题?是否缺少宝贵的研究课题来填补空白空?还是因为缺乏研究价值?早些时候开始研究台湾海峡两岸词汇差异的郑启五认为:(1)没有研究意义;(二)缺乏创新研究‘6 朱建宁还建议语言应该求同存异,不要过分强调语言差异。\" 虽然过去的研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大多集中在大陆学者身上,很少涉及台湾学者。 此外,由于不同的研究限制,如缺乏两岸语感或样本准确性,当单词样本不易获得时,用小样本向上推总是存在一定的误差成分。 有文献将闽南方言词汇,如“寻海人”、“游泳”、“翁某”与普通话进行了对比。事实上,他们正在比较两种不同的语言,这是不太可比的。这主要是因为海峡两岸缺乏语感。 另一个突出的错误是将台湾和香港混为“港台文字”,这可能是由于台湾和香港较早与海外国家接触、制度相似以及大陆频繁归类为“港、澳、台”造成的。 事实上,台湾也引进了香港词汇,但受到不同方言(粤语、闽南等)的影响。)和外语(英语、日语),香港和台湾之间的差异仍然不小。 对于这种因研究限制而导致的研究失误现象,学者们也提到了出现阶段台湾海峡两岸词汇的比较。台湾学者比大陆学者更容易进行比较。 陆,因为台湾学者可以很容易地进入大陆社会,可以在大陆社会呆一两个月来开展调查工作。 较少的台湾学者参与其中。大陆学者朱光启还提到,编纂一部既包括大陆语言又包括港台语言的汉语词典,必须有来自香港和台湾省的语言学者参与。刁严斌和盛计燕也认为不同地区的学者应该加强合作。 作者也同意学者们的观点,过于强调差异会使合并变得困难。在文献综述的过程中还发现,更多的后续研究确实是建立在前人的基础上,缺乏创新的理论。 第2节基本概念和定义1。新闻术语的定义根据《新华字典》中“语言”的定义,它是人类表达意义和交流思想的特殊工具。它包括发音、词汇和语法 语言有口头和书面形式。 台湾出版的重新编辑的汉语词典修订版将dam j定义为:人类用嘴说出的单词由发音、词汇和语法组成,是表达感情和传递思想的重要工具 《新华字典》对“语言”的定义是:1 .措辞;2、一个特殊的词 台湾教育部重新编纂汉语词典(以下简称权威词典)的修订版定义为:1 .术语、特殊词语;2.讲话 关于新闻“语言”和新闻“语言”的选择,本文以书面语言为研究对象,以报纸语言为主要研究对象,辅以电子媒体和新媒体的书面语言,以报纸中的文字为研究样本 因此,除了一般的措辞之外,新闻行业和职业中也有专门的术语。因此,“新闻”一词被用来代替和覆盖“新闻”语言 第二,新闻术语的特点新闻是社会变革的记录和反映。新闻术语与社交语言密切相关。甚至像广播和电视这样的电子媒体也离不开语言,更不用说以文字符号为主的印刷媒体了 语言学的观点是,任何活的语言都在不断地变化,因为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语言会不断地用所需要的新词丰富其词汇,一方面是新创造的,另一方面是借出的。 自1815年中国杂志第一期现代版《世俗与世俗每月传记审查制度》出版以来,中国新闻语言在过去200年里经历了三次极其重要的变化:从文言深奥难懂的写作到半书面半书面语言的“时事”,然后演变成白话。然后到今天广泛使用的现代汉语书面语,它跟随社会变化的步伐, 事实上,新闻术语的变化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时代的变化。 第二章语言的演变第一节英语霸权的历史演变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国际语言学家对不同地区的英语变体和英语文化移民引起的镶嵌现象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英语霸权的历史演变研究已经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重要课题。 英语是目前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语言之一。根据英语在不同国家的起源和相似性,一些研究者将英语大致分为两大类: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它们分别被不同国家研究和使用。 英国英语主要用于英语国家,如英国、爱尔兰、澳大利亚、新西兰、西印度群岛和南非。美国英语主要用于美国、加拿大、北美国家和其他受美国文化影响的国家和地区 除了上述分类之外,还有印第安-美国语言学家布拉杰·卡奇鲁(BrajKachru),他根据历史发展、社会语言和文化特征来区分不同的英语变体,并将它们分为“内圈”、“外圈”和“扩展圈” 内部英语包括来自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爱尔兰、加拿大、南非和其他国家的英语,并且是标准提供的。外部英语包括印度、尼日利亚、菲律宾、孟加拉国、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坦桑尼亚、肯尼亚、非英语母语的南非和加拿大等。这是标准的开发类型。发展圈英语(Development Circle English)是指以英语为外语的国家的英语,包括中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埃及、印度尼西亚和大多数欧洲国家等。它依赖于标准 在社会语言学中,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流工具。人类通过交流发展社会。 语言是人类交流工具中重要的信息载体,反映着复杂的社会内容。因此,语言的交流方式不是单一或简单的,在任何场合或任何时间都可以使用一种以上的语言进行信息传播。 为了满足不同社会各方面和各种现象的需要,出现了语言差异,形成了语言变体,俗称语言变体。 由于英语被广泛使用,也被定义为一种全球性语言,在不同语言的影响下,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产生变体是不可避免的。 这种变化与台湾海峡两岸新闻术语的差异相似吗?首先,从英国英语和美国英语的起源和差异 首先,英国英语的语言概况属于印欧语系日耳曼语系的西日耳曼分支,印欧语系是世界上最大的语系 经过长期的研究和探索,许多语言学家认为原印欧语是新石器时代生活在中欧和东欧的游牧部落使用的语言。 这些原始印欧人从公元前3500年到公元前2500年的大迁徙形成了印欧语系,这是现代英语的雏形。 法语和英语的交替:1066年,英国国王爱德华去世,由于他没有孩子,导致王位继承问题。 哈罗德获得王冠引发了诺曼底公爵对英格兰的入侵。他径直走向伦敦,赢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历史称之为“最普通的” 诺曼征服改变了英国的发展。盎格鲁撒克逊时代结束了,诺曼底王朝建立了。从此,英国深受欧洲大陆的影响,并在斯堪的纳维亚的影响下逐渐衰落。 诺曼征服改变了英国文化,甚至它的语言。古代英语的发展进入低谷。 主要原因是诺曼人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就承诺向法国投降,向法国国王讲法语,所以诺曼征服后的官方语言是法语。 诺曼法国文化影响了英国人的文化取向。上撒克逊人把他们的儿子送到法国修道院接受法国教育。法语有社会和文化声望。拉丁语是宗教和知识的主要语言,而英语作为一种更流行的语言在底层流传。 政治因素导致上层统治阶级使用更多法语,而下层统治阶级使用英语。社会语言差异代表阶级差异。 直到13世纪初,英语的阶级性质仍然存在。上层阶级和宫廷仍然使用法语。大多数法律术语是法语。拉丁语仍然在教育、宗教界和官方文件中使用 然而,在此期间,法语和拉丁语对英语的影响不容忽视。英语中增加了许多法语和拉丁语单词 由此可见,英国英语、法语和英语的语言演变与统治阶级的语言使用密切相关。规则的改变会导致语言的替换,同时也会发生词汇借用。 第二,美国英语的语言特征不是一种独立的语言。第一波从以英语为母语的人移民到美国是在17世纪,因此学者们认为美国英语起源于17和18世纪的英国英语艺术。 在某种程度上,美国英语的发展史是美国历史的写照。 美国英语真实地记录了美国的发展,因此从历史的角度研究美国英语就显得尤为重要。 美国英语的形成:美国英语的来源是英国英语,所以谈论美国英语必然与英国英语联系在一起。 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美国英语也是英语的变体。它是英语的一种变体,在北美不同的环境中发展了数百年,融合了当地印第安人、非洲黑人和来自不同地方的移民的语言形成的几种独特形式,符合当地生活的意义。 1607年,约翰·史密斯和其他第一批殖民者乘坐三艘大船横渡大西洋,在弗吉尼亚州詹姆斯河口建立了詹姆斯城。 1620年,来自英格兰东部的朝圣者乘坐“五月花”号船航行到马萨诸塞州东南部的普利茅斯建立殖民地。 这些移民将伊丽莎白英语带到北美新大陆,成为美国英语的起点,这也是一些语言学家认为美国仍然保留伊丽莎白英语口音的逻辑起点。 当英国40个郡的清教徒大量移民时,约翰·菲斯克给出了一个更准确的数字。英格兰东部的一些县移民人数最多,远远超过其他地区。 可以说,新英格兰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来自东英吉利亚。 这些数字最令人信服的结果是,美国英语起源于17世纪的英国英语,在此基础上,美国英语得以分离和发展。 斯拉夫语的演变斯拉夫语系包括俄语、白俄语、乌克兰语、波兰语、捷克语、斯洛伐克语、保加利亚语、塞尔维亚语、马其顿语 由于各种历史因素,俄语已经成为斯拉夫语系中人口最多的语言。在俄罗斯帝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以下简称苏联)时期,俄语在境内各少数民族地区被大量使用。 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不仅进行军事和政治对抗,还在世界各地进行文化对抗。 最典型的例子是两国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内大力推广自己的语言,英语和俄语作为“世界语”在当时继续争夺世界霸权,也使得俄语成为国际语言和世界上最大的语言之一,下面主要讨论俄语 一、前苏联解体后俄语的发展与变化(一)苏联的语言政策:苏联于1922年12月30日成立时,有四个成员国(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外高加索联盟)。1936年,外高加索联盟分为三个部分(亚美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格鲁吉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和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中亚被分成五个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波罗的海国家和摩尔达维亚作为成员共和国,组成了技术熟练的成员共和国联盟。每个成员共和国都有自己的主要民族语言。 “俄罗斯化”是沙皇统治时期开始的国家政策的一部分。为了加强统治,沙皇政府确立俄语为俄罗斯帝国唯一的民族语言。 苏联成立之初,民族语言和文化一度受到保护,但后来被各种手段摧毁。 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苏联爆发了一场政治镇压和迫害运动,严重破坏了民族语言和文化。 在斯大林时代,权力高度集中,高度集中的管理系统必然需要高度统一的语言。 在1935-1937年间,几乎所有的民族语言都从拉丁语变成了基里尔语(俄语)。1935年,根据中国共产党中央和人民委员会的决议,俄语从一年级开始是所有苏联学校的必修课。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苏联加快了俄语的推广 1958年,苏联教育部规定所有民族地区都应使用“两种语言一个词”(俄语和民族语言)进行教学。到1961年,明确规定“为了满足所有族裔群体之间经济、政治和文化合作的需要,一种语言应作为所有族裔群体的共同交流语言”和“历史注定俄语是这样一种语言” 苏联还规定,少数民族地区的政府机关、工厂、矿山、文化部门、群众团体和科研机构的工作语言和官方文件都应使用俄语。 俄语自然成为苏联人民的民族间交流语言和民族语言,其社会功能不断扩大。 (2)苏联解体后的语言变化:俄罗斯社会语言学家和民族学家古博尔格洛(GuBorgloh)认为,语言改革是对曾经看似牢不可破的苏联行政指挥系统的第一次严重打击。语言、地区、民族和国家的四个环节联系在一起,这些力量的相互作用预示着苏联的崩溃 苏联的聪明共和国都是以主要民族命名的,它们都位于边境地区。他们的领土面积、人口和经济实力相差很大。 苏联解体的直接表现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分裂成15个独立的民族国家。 随着苏联的解体、东欧的剧变和俄罗斯政治经济实力的下降,俄罗斯的地位再也无法与英国相提并论。 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一直处于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内,因此俄语一直是各国的通用语。然而,作为独立的象征,这些国家已通过立法,指定本国语言为官方语言,并颁布各种措施限制俄语在本国的存在和发展。 第二,俄罗斯白人、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之间的差异,白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属于斯拉夫民族。他们的语言是东斯拉夫语的三个分支,历史上有联系。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情况也大不相同,因为两国对俄罗斯的政策大不相同。 (1)白俄罗斯:14世纪,虽然白俄语成为官方语言,但当时立陶宛大公国的政治和文化中心不在明斯克,而是在基辅和维尔纽斯。 16世纪,白俄罗斯属于波兰和立陶宛的大公国,其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转移到华沙。 白俄罗斯的上层阶级和地主阶级遵守波兰政策,热衷于讲和写波兰语,这对白俄罗斯的民间口语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18世纪末,俄罗斯实施了“俄罗斯”政策,严格禁止使用白色俄语。从1863年开始,俄罗斯被迫推广俄语。1867年,不仅当地法律禁止使用白色俄语,白俄罗斯人甚至被称为“西北俄罗斯人” 白俄语的历史语言和基本方言不够清晰和稳定,实际上处于俄罗斯地方方言的地位。 白俄语和俄语有完全相同的构词方式,属于斯拉夫语系的东方分支。区别主要是书写形式和发音上的细微差别。然而,懂俄语的人一眼就能理解相应的白俄语单词。 (2)乌克兰:俄罗斯人在乌克兰的出现可以追溯到前苏联。为了传播列宁的思想,俄语开始在乌克兰普及。 1991年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独立后开始有自己的语言政策。在亲西方“橙色革命”和前总统尤先科“无俄罗斯”政策的指导下,负责语言文字工作的乌克兰教育和科学部发布了《21世纪乌克兰民族教育发展纲要》,确立了教育发展的方向和目标。 在教育计划中,乌克兰语言政策、语言规划、语言立法以及语言和文字的社会应用应得到改善。 乌克兰语有北方、东南和西南三大方言,发音、词汇和语法不同,但不影响交流。 标准乌克兰语基于基辅方言 从乌克兰的整体来看,语言的使用基本上可以分为三个部分。西部的城市以利沃夫为代表,日常生活主要是乌克兰的。东南部的城市居住着卢甘斯克和敖德萨。交流的主要语言是俄语。在中部,以基辅为代表的许多地区,人们的日常生活既讲俄语又讲乌克兰语,两种语言更为混杂。 亲俄人士维克托·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在当选乌克兰总统之前表示,在赢得总统选举后,他将以民族团结的名义,暂停讨论导致乌克兰社会分裂的话题。 在给他的同胞的一封信中,他写道:“乌克兰两部分之间的对立将从2010年2月7日起永远结束。” 为了乌克兰的统一,我宣布暂时停止对分裂人民的所有议题的讨论。 我的主要职责和目标是团结人民改变国家。 乌克兰2010年大选前,英国《slinky telegraph》评论称,无论谁在2月7日第二轮选举中获胜,总统候选人朱利安·季莫申科(julian Tymoshenko)和“地区党”候选人维克托·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都将能够走上与俄罗斯对抗的同一条道路,前者代表的是以农业为主的乌克兰语西方利益集团,后者代表的是以重工业为主的乌克兰东南部利益集团。 虽然白俄语和俄语非常相似,但一些学者认为,从国家和民族的角度来看,白俄语和俄语当然应该被视为两种语言。比较这两种语言,发音与列宁格勒略有不同,但莫斯科俄语和列宁格勒也不同,比如“七”,莫斯科读,而列宁格勒读,但这一点也不妨碍语言交流。 现代语言学区分不同语言的方法是分析语法特征是否有根本(或很大)不同,而白俄语和俄语在语法上基本相同。 就词汇而言,白俄语和俄语之间完全不同的词汇不会超过20%,而乌克兰语和俄语大约为50% 第二章语言进化……34第一节英国霸权的历史演变……34 1、英国英语概述……40第三章全球汉语概述……56第一节汉语词法和语篇特征……56第二节中国大陆普通话的变化……56第四章两岸新闻术语的异同……74第1节语言风格……74第二节词形和意义完全不同……77 .结论随着互联网和两岸交流的不断扩大,人们对双方使用的词语之间的差异的理解也在加深。例如,“温暖”一词在台湾最初并不为大陆许多人所知,但现在交流越来越多,媒体报道越来越多,逐渐有许多大陆人知道了。 大陆游客赴台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交流障碍也会越来越小。 然而,互联网毕竟是一个网络,在现实生活中仍然不同于台湾。从认同到知识,从知识到知识,了解台湾文化仍然需要一段时间。 作为一种印刷媒体,读者相对较老,在管理水平上稍高一些。巨人网络的时间相对较短,他们不熟悉一些流行词汇。媒体将在这方面真正发挥重要作用。 包括,正如我们使用台湾的话,考虑到读者可能不熟悉它,用圆括号来解释或表明它也是消除沟通障碍的一种方式。 参考[]编辑部。澳大利亚中文报纸极具竞争力。《国际市场》,1996年(2)。[2]编辑部。高校首批专业建设点名单。考试与招生,2009 (6)。[3]柴高。抗日战争时期解放区、国民党统治区和敌占区文学语言之比较[。科学、教育和文化交流。2009 (4)。[4]陈东旭。台湾大学生接触大陆新闻及对大陆事务认知的初步研究。新闻与传播研究,2004 (6)。[5]陈建民。香港文化词汇如何融入普通话。语言建构。1994 (7)。[6]陈乐。澳大利亚中国媒体记者的现状和特点。2005 (11)。[7]陈美,姚彭剑。澳大利亚民族性格与澳大利亚英语词汇宁波理工学院学报第21卷,第2期,2009 (6)。[8]陈秋艳。新时期港台新词及其心理社会视角。南通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 (3)。[9]刁严斌,盛计燕。近十年新词研究综述。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1)。[10]刁严斌。大陆与台湾词汇的差异及原因。文学与历史杂志,19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