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博士毕业论文 > 74589字博士毕业论文别尔德耶夫对欧洲人道主义的批判

74589字博士毕业论文别尔德耶夫对欧洲人道主义的批判

论文类型:博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74589字
论点:人道主义,基督教,耶夫
论文概述:

本文是欧洲史论文,本文以别尔嘉耶夫的《历史的意义》、《自我认识——思想自传》、《论人的使命 神与人的生存辩证法》、《末世论形而上学》等等一些主要著作为依据。

论文正文:

第一章导言

首先,问题的根源

人类的整个历史是一个不断把世界变成人类真、善、美的统一的过程。对真、善、美的哲学探索最终是对人类的探索。探索人类主体的奥秘已成为时代的永恒主题。在谈到“哲学为人类做了些什么”的问题时,索洛维夫说:人类的心灵具有不受外界强迫、追求内在精神完美的本性,而哲学通过批判和转化的双重功能,将人的个性从外部的强迫中解放出来,赋予其内在的内容。哲学使人成为真正的人。

俄罗斯宗教人道主义研究在人道主义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在人类思想史上,对人类存在和价值的理解经历了一条曲折的道路。许多古代哲学主要是从自然存在的角度来理解的。中世纪宗教哲学通过证明神的存在和价值来贬低人类。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试图推翻神学,然后欢迎人文价值的回归。伴随而来的资产阶级革命将以伦理道德为中心的人道主义文化推到了前沿。可以说,欧洲人道主义是解决人类之谜、思考人类本质的重要文化形式。然而,资产阶级文化的非人道性很快将这一历史背景下的人道主义推向虚伪和抽象的死胡同,暴露出矛盾和危机。俄罗斯的宗教人道主义在人道主义发展史上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它诞生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一时期是俄罗斯文化全面繁荣的时期。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道主义的影响不仅停留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而且影响时间更长。因此,对它的研究不仅可以加深我们对人道主义文化趋势本身的整体理解,而且可以更好地理解俄罗斯的民族性格,最终获得对俄罗斯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全景理解。

别尔德亚夫被称为“20世纪俄罗斯的黑格尔”。他是中国人熟悉的哲学家。要理解俄罗斯文化和哲学,必须深入别尔德亚耶夫的宗教哲学体系。他的理论体系庞杂,思想深刻,对俄罗斯、整个欧洲社会乃至中国的思想文化建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的作品在俄罗斯哲学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人的问题是他作品中讨论的中心问题。他反对传统基督教的“神圣正义”,主张“人类正义”。这表明别尔德亚耶夫非常重视人的地位,即把人放在存在的中心位置。可以说,他认为哲学本身是以主观精神体验为基础的人文主义。别尔德亚耶夫理解的人不是抽象的人,而是有个性的人。这里的人格是精神,属于宗教范畴。哲学的研究对象是精神实体的人,其本质是自由,不受必然性的控制和奴役。正是这种来自虚无的自由能够创造,这决定了他的哲学是精神哲学。别尔德亚夫的思想还包括宗教哲学、历史哲学、文化哲学、伦理学等分支,但它们往往是交织在一起的,其中宗教哲学渗透到各个部分。从别尔德亚耶夫的理论体系中,我们可以总结出他的宗教哲学的典型特征,即充满深厚的人文关怀。人类知识植根于存在,知识的神秘与存在的神秘是一致的。从终极意义上审视人是理想的。然而,也有许多偏见和谬误。其理论中的宗教神秘主义是根本错误的。

二、国内外的研究现状和研究方法

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俄罗斯文化最繁荣的时期,人道主义思想的研究也达到了顶峰。在许多俄罗斯哲学家中,别尔德亚耶夫的研究最为杰出。在批判现代文明的缺陷和危机时,他走了一条不同于欧洲哲学家的道路,从而形成了一个不同于欧洲思想家的人道主义概念。别尔德耶夫的思想和理论都围绕着人类及其生存。无论是《自由精神哲学》中讨论的精神与自然、启示与信仰、邪恶与救赎、神人、神秘主义与灵知,还是《末世论形而上学》中提到的存在与存在、历史问题与末世论等。,都反映了他对人类生存的关心。可以说,这是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的核心价值。

具体来说,无论是别尔德雅耶夫自己的作品,还是国内外学者对别尔德雅耶夫宗教哲学的个案分析。主要话题集中在精神自由、人格、创造、人格、信仰、启示、邪恶与救赎、神人关系、神秘主义与精神道路、精神发展与末世论问题、教会与世界的关系、对物化世界的反抗、俄罗斯文化精神等。这些方面可以归因于人类及其生存问题。可以说,别尔德亚耶夫在人与上帝的关系中理解人的存在,强调寻找人对上帝的立场。他的宗教哲学的最终目标是实现精神王国,使人成为一个精神、灵魂和身体统一的完整的人。我们可以看到,别尔德亚耶夫在研究形式上没有采取辩证的论证,而是基于精神体验和创造性活动做出了完整的阐述。

1、国内研究现状

我国学术界对外国哲学思想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古希腊哲学、德国古典哲学以及近代西方哲学和后现代哲学。然而,俄罗斯宗教哲学的研究相对较少,直到80年代末才进行了大量的系统研究。原因是:在前苏联,哲学研究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为主。然而,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俄罗斯哲学的哲学理解范式和历史解释模式发生了重大变化,尤其是被前苏联排斥的唯心主义哲学、宗教哲学和存在主义重新出现。这也可以说是人们思维方式、价值观、审美意识等因素在新形式下的充分展示。然而,中俄两国在社会制度和文化精神方面有许多相似之处。因此,中国对俄罗斯哲学的研究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主要集中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对俄罗斯宗教哲学的研究。在俄罗斯宗教哲学的研究中,主要学者包括刘小锋、董游、安钦年、许林峰等。可以说,在众多专业研究者的共同努力下,我国对俄罗斯哲学的研究已经从一些经典哲学著作的翻译发展到了一些哲学问题的研究。然而,我们不得不说,在今天的中国,白银时代的宗教哲学研究仍处于起步阶段。

第二章是别尔德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基本内涵

别尔德耶夫是俄罗斯宗教哲学和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他深入研究了人文主义的历史发展,并在研究中形成了基督教人文主义。他的思想有着深刻的理论渊源。除了受到康德哲学、马克思主义、存在主义哲学等欧洲文化精神的影响之外。,他也受到自己国家的索洛维夫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影响。可以说,别尔德亚耶夫的基督教人文主义关注人,人及其生存问题是他的宗教形而上学的核心问题。他提倡人性和神性的结合。人性与神性的结合是“神化”。神化的道路是人与上帝之间的“相遇方式”。这次“会面”体现了精神上的超越。在此基础上,别尔德亚耶夫明确区分了两种人道主义,即末世论中的人道主义和客观化世界中的反人道主义。本章将详细阐述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基本内涵。

一、别尔德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基本主题

在别尔德亚耶夫的基督教人道主义中,他一方面重新诠释了上帝,另一方面诠释了人。将两者结合在一起的是自由、精神、创造和个性。它们是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基本主题。可以说,别尔德耶夫思想的核心问题是人的问题。就其思想本身而言,他反对传统基督教的“神圣正义”,主张“人类正义”,并将人置于存在的中心地位。他的研究对象是一个具有精神实体和人格的人。它的本质是自由。正是这种源于虚无的自由可以被创造出来。创造是上帝和人的共同事业,这决定了别尔德亚耶夫的理论核心是精神哲学。简而言之,别尔德亚夫认为这四个基本主题在他的思想中紧密相连。从另一个意义上说,对自由、精神、创造和人格的阐述是对人类及其生存问题和俄罗斯民族历史命运的深刻反思。

1.自由

“自由的范畴是我的宗教感情和宗教思想的基本范畴。我认为自由是捍卫任何神圣权威和政权的最高原则。”可以看出,别尔德亚耶夫特别重视自由。他认为:“人的自由不仅是上帝的自由,也是与上帝相关的自由。”他的自由观最重要的来源是德国神秘主义,这也直接影响了他对人格、上帝、邪恶等问题的直接讨论,以及他对人与上帝的关系、人性与神性的结合的思考。德国神秘主义为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形成提供了理论基础,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在所有德国神秘主义者中,雅博玛,他脱离了经院哲学的理性主义,对别尔德雅耶夫,尤其是对自由有着最大的影响。他相信:“在昂古恩德的黑暗中,有一场大火。这是自由。这是虚无主义的自由。这是潜在的自由。”换句话说,自由植根于虚无,而源于虚无的自由本身包含两种可能性:光明和黑暗。雅各布·博默(Jacob Bomme)在他的“上帝的黑暗本质”理论中认为:“首先承认这种非理性和黑暗的基础是揭示和理解上帝生命中运动可能性的神秘的方法之一。”同时,他认为自由不是由上帝决定的,自由的虚无存在于上帝之前和之外。这是因为他反对“创造的自由”,也就是说,“创造的自由”否定了人类的自由,而只承认上帝的自由,这对别尔德亚耶夫的自由观产生了重大影响。别尔迪亚耶夫认为,最初的自由会有两种不同的命运:(1)当自由本身进入天国时,上帝向自由人显现,并以自由为前提。(2)原始自由的邪恶会产生世界的邪恶。两种自由是善的自由和恶的自由。别尔德亚夫认为自由是善与恶的创造,而不是善与恶的选择。

二、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基本内涵

别尔德亚耶夫的宗教哲学大量借鉴了索洛维夫的思想,尤其是被视为俄罗斯宗教哲学基本概念的神性人性观。别尔德亚夫说:“根植于上帝和人类概念的宗教人道主义要求启示所教导的人类环境的净化、琐罗亚斯德教和人性化。”可以说,基督教人道主义对上帝人性信仰的强调是别尔德亚耶夫神学乌托邦体系中固有的。与欧洲人道主义相比,别尔德亚耶夫的宗教形而上学形成了不同于欧洲人道主义的对人的理解,这可视为对欧洲人道主义的实质性颠覆。同时,从俄罗斯宗教哲学的角度来看,人文观念的转变和新的哲学思维方式、概念体系和理论模式也是欧洲传统哲学的重大突破。以下是对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基本内涵的具体分析。

1.“人的神化”与“人的神化”

别尔德耶夫的宗教哲学是存在主义哲学和自由主义哲学。别尔德亚耶夫的宗教哲学除了在一般哲学中有意识地批判现实和启迪大众的功能外,主要是为人们定居和生活奠定基础。基督教人道主义作为别尔德亚耶夫宗教哲学的重要体现,在人道主义的发展中发挥着突出而重要的作用。别尔德亚耶夫通过基督教人道主义对欧洲人道主义的批判围绕着一个中心问题,即人及其生存。他认为人类发展有两种趋势。一个是人类神化的过程。人类远离他们的原始本性和创造力,远离人性和神性的分离。可以说,这就是别尔德亚耶夫认为的欧洲人道主义的邪恶。正如别尔德亚耶夫本人所说:“人道主义反应是新的历史时期人道主义经验的产物,它遭到传统东正教人物的拒绝和困惑。霍米亚科夫、陀思妥耶夫斯基和索洛维夫感受到了这种人道主义经历及其矛盾。”另一种是最高的人性,即神圣的人性,即神化和灵性化的过程。别尔德亚耶夫的基督教人文主义是神化过程的充分体现。

别尔德亚耶夫的基督教人道主义揭示了人道主义的形而上学辩证法。他认为人是二元性的矛盾,“具体来说,人是挂在‘两极’上的:上帝和野兽,高贵和可鄙,自由和奴役,上升和下降,促进爱和牺牲,表现出各种残忍和无尽的利己主义。”别尔德亚耶夫试图揭示上帝的人性,揭示上帝的人性,克服上帝与人之间的隔阂。在他看来,欧洲人道主义只是一个中间王国,不知道世界末日理论的问题。在这个中间王国,尼采的现象终于出现了。尼采在超人理想中表达了宗教的主题,在超人理想中,人终止了他的存在。基督教的道德与人道主义的道德决裂,人道主义变成了反人道主义。别尔德亚夫从宗教的深度表达了这个问题。他认为“人的神化”是对人的否定,也是对自由的否定。只有“人的神化”才能确认人的个性和自由。也就是说,如果人性与上帝和上帝之人分离,它将退化为非人。他试图用“人的神化”取代“人的神化”。“人的神化”和“人的神化”问题关系到人的解放。他提到的人的解放首先是精神的解放或个人人格的完全实现。同时,人类的解放是消除奴隶制的先决条件。

第三章别尔德耶夫对欧洲人道主义的批判...................59

我……..............................欧洲人道主义危机59

1.欧洲人道主义危机的出现................................60

2.基于理性的人文主义批判……64

第四章别尔德耶夫基督教人道主义的意义、错误和独特性93

一、别尔德耶夫的基督教人文主义意义..............................93

1.意识到了欧洲人道主义危机的本质。……93

2、实现欧洲理性主义的超越..............................96

第四章别尔德耶夫的基督教人文主义:意义、错误与独特性

别尔德亚耶夫在他的《自知——思想自传》中提到了构建一个新的基督教世界观的目标,那就是,“我在我的内心生活中找到了两个最初的推动者:探索意义和寻求永恒。探索意义比寻找上帝更原始,寻找永恒比寻找救赎更原始。”因此,在详细阐释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基本内涵和对欧洲人文主义的批判之后,有必要探讨基督教人文主义的意义、误解和独特性。总的来说,别尔德亚耶夫的基督教人道主义不是俄罗斯人民感情和愿望的形而上学抽象表达。它的理论本身就是一种自我意识,深刻而具体地“表征”了人类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这对于人们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转变具有重要意义,但也存在许多理论误区。下面将详细阐述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的意义、误解和独特性。

一、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的意义

俄罗斯基督教人文主义在人文主义发展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尤其是别尔德亚耶夫的基督教人道主义,对于发掘东正教独特的文化价值,奠定人类定居的基础具有重要意义。他强烈反对基于理性、人的神化、人性与神性分离的人道主义。启蒙时期,理性主义和科学主义成为时代的精神特征。尤其是理性与信仰、科学与宗教的分离,使人陷入全面虚无,失去道德理想和基本价值信仰。别尔德亚耶夫提倡自由理性思维和内心宗教体验的结合。他认为,只有基于宗教的人道主义才能消除欧洲的人道主义危机和精神危机,恢复“完全基督教人道主义”的地位。总之,别尔德亚耶夫的基督教人道主义意识到了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对缺乏信仰的现代社会也有很大启示。

1.认识到欧洲人道主义危机的本质

别尔德亚耶夫揭示了欧洲人道主义危机的本质。这种启示和批评集中在一个主题上,即人类及其生存。别尔德亚耶夫在人道主义问题上的观点明显不同于欧洲人道主义者。围绕这两者的问题是:“人是上帝的形象和风格,上帝的理念和意图。人类可以实现或摧毁这一意图。”“新来者可能丰富和实现人性的完美创造力,但也可能是对人类思想的背叛和扭曲。这可能不是一种神圣的人性现象,而是一种兽性现象,即否认人性。”别尔德亚耶夫的基督教人道主义旨在使人们实现上帝的意图,并将人性与神性相结合。下面具体讨论别尔德亚耶夫对欧洲人道主义危机本质的揭示。

结论

别尔德亚耶夫的基督教人文主义有许多问题。“20世纪初,俄罗斯思想的基本问题是关于神奇的宇宙及其变化,关于造物主在创造中的能量。关于上帝在人身上的东西,关于人的创造使命和文化的意义;世界末日理论的问题,历史哲学的问题。”从这些基本问题可以看出,别尔德亚耶夫的宗教哲学是一种新的内在形式,强调“原则之一不能脱离上帝和人,不能抽象地肯定。”同样,先验和内在也不能抽象地分离和肯定。现实生活在于两者之间的关系。先验的东西可以变成内在的,没有内在,先验的东西就会变得抽象——僵化,只有对象化的限度。“可以看出,别尔德亚耶夫的基督教人文主义包含了人与上帝关系的辩证法。他主张不应该孤立地看待人性,把它与神性分开。他认为自我肯定的人性很容易转变为无人性。他试图从宗教哲学的角度探寻人类存在的根源,为人类定居和生活寻找基础。本质上,别尔德亚耶夫对人类存在基础的探索是对人类存在本身的绝对性和自我确认的探索,也就是说,人类不是纯粹的理性存在,而是精神存在。可以说,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道主义的意义在于它以宗教哲学的形式实现了所谓的“个人自由事业”,这是俄罗斯思想的最高原则。这一原则的原因不是来自欧洲传统的理性主义哲学,而是来自基督教信仰。基于基督教信仰,“个人自由原则”已成为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内在原则,这与欧洲人文主义有着本质的不同。这也表明别尔德亚耶夫的思维方式与欧洲理性主义的思维方式明显不同,即它不以否定或怀疑的形式思考存在,而是以肯定思维的形式确认自己。然而,自我觉醒和确认的过程本质上是一个不断开放人的“自我”结构和“与绝对他人相遇”的过程,这是本文的核心问题。因此,它也揭示了别尔德亚耶夫对人类及其生存的基督教人文主义的独特观点。

别尔德亚耶夫总是通过人类的内心生活来研究外部现实,并从里到外观察人类生活的世界。他认为人类外部生命存在形式的“本体论基础”是人类精神。只有当人们摆脱内部奴役,他们才能摆脱外部压迫。通过对别尔德亚耶夫基督教人文主义的反思和讨论,我们可以得到一个重要的思想启示:我们的思想不应该停留在外在的物质形式上,而应该延伸到人类精神的深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克服精神危机和人道主义危机。尤其是目前,不仅个体生存困境问题值得关注,从宏观角度来看,民族主义也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别尔德亚夫认为种族主义是反人类和反基督教的。它完全基于生物遗传的原理。这是极端的反人格。从价值观的角度来看,别尔德亚夫说:“到目前为止,这种道德仍然决定着道德评价,虚幻的感觉仍然控制着人们。部落道德仍然很强。对荣誉的理解与此相关:家庭、部落和国家、阶级和军队的荣誉。这种理解取代了对人格价值的真正理解。”可以看出,别尔德亚耶夫的基督教人道主义作为一种新的基督教世界观,并不关注人的物质需求、生活和精神满足,而是涉及到人类社会、人及其生存的根本问题。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