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体育教学 > 锻炼情绪对体育教学的影响探析,如何培养中学生积极参与体育活动

锻炼情绪对体育教学的影响探析,如何培养中学生积极参与体育活动

锻炼情绪对体育教学的影响探析

如何培养中学生积极参与体育活动随着现代教育和教学改革的发展,情感在教学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受到重视。在体育教学过程中,情感是在教学中产生的,伴随着体育教学的全过程,影响着体育教学活动。充分发挥积极情感的作用可以调动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人情

体育课上如果学生情绪消极怎么办

情感是一个人对客观事物的个人经历或反映,它可以影响和调节人的认知过程。 当学生在良好的心情和合适的心情下学习时,他们的思维敏捷,行动迅速、协调、准确。当他们情绪低落或对情感体验无动于衷时,他们的思维会受阻,行动会变慢,更不用说他们的创造力了。 中学生的情绪控制,如何在课堂教学中做好学生的情绪调节1。教师情绪调节在课堂教学中,教师情绪是影响教学效果的重要因素 教师的情感不仅影响学生之间的关系,也影响师生之间的关系。 然而,体育教师的课堂情绪往往反映在他们的表现、行为、语言和课堂情绪上。体育课程旨在提高学生身体、心理和社会适应能力的整体健康水平,以“健康第一”为指导思想。 由于各种原因,体育课也会有“身体困难”。 新课程的基本理念之一是“关注个体差异和不同需求,确保每个学生受益”。因此,体育教师也应该重视“身体困难”。作为一个已经在学校学习了N年的学生,我想说几句话:小学体育是一大群在操场上疯狂奔跑的学生,初中没有体育课。不要谈论任何情绪。由于所谓的毕业率,学校剥夺了学生的体育课。感觉多痛苦啊!男孩子们最喜欢的体育课都上了高中,老师们每周上一节课。我认为a、b和d应该把它作为一个满意的答案。

如何培养中学生积极参与体育活动

如何培养中学生积极参与体育活动随着现代教育和教学改革的发展,情感在教学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受到重视。在体育教学过程中,情感是在教学中产生的,伴随着体育教学的全过程,影响着体育教学活动。充分发挥积极情感的作用可以调动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人情

体育课上如果学生情绪消极怎么办

锻炼情绪对体育教学的影响探析范文

运动情绪和情绪益处的研究一直受到运动心理学领域的关注。洛克斯和杰克森等人开发的PAAS对我国运动即时益处的研究普遍进行,测试量表具有较高的信度和效度。量表由12个题目组成,包括4个子量表:积极情绪量表、极性情绪量表、疲惫量表和身心平静量表。每个子量表包括3个题目,所有题目都得了正分,共得5分。

1研究方法

1.1测试对象

共选取福建省龙岩学院成毅学院和集美大学一至四年级学生281名,其中龙岩学院147名,成毅学院144名,男生178名(63.3%),女生103名(36.7%)。平均年龄为20.3岁(标准差=1.07),最大年龄为24岁,最小年龄为18岁。这项调查是在学生的公共体育课上进行的。课程持续了80分钟,在课程结束前10分钟填写了量表。在填装之前,调查人员解释了填装规格并指导填装。

1.2统计检验方法

采用Spss19.0和amos20.0对量表数据进行内部一致性信度、探索性因子分析和结构效度分析。

结果和分析

2.1量表可靠性的测试结果

测试了量表及其子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信度。总量表的克隆巴赫α系数为0.763,而总量表和其他子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信度高于积极情绪量表0.834、消极情绪量表0.832、疲劳量表0.764和身心平静量表0.690。可以看出,总量表和其他子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信度较高,但心理和身体平静量表的α系数略低。

2.2子量表相关条件分析

表1显示消极情绪分量表和疲劳分量表与中等显著性正相关(相关系数0.704)。此外,除了积极情绪分量表和平静分量表显著和弱相关外,两个分量表之间没有相关性。

2.3探索性因素分析结果在量表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之前,首先进行了KMO抽样适宜性参数和巴特利特球面检验,KMO值为0.822,巴特利特球面检验显著性概率为0.000,达到0.05显著性水平。可以认为该量表适用于因子分析。在探索性因子分析中,根据量表的理论框架(4维)确定共因子数为4,提取因子负荷时临界值设为0.5。主成分分析法用于因子提取,正交旋转法用于使提取的因子更具解释性。结果如表1所示。前三个因子的初始特征值大于1,第四个初始特征值为0.733。四个因子提取特征值之和的累积方差贡献率达到73.322%。此外,从每个子量表的因子负荷分布可以看出,积极情绪子量表和消极情绪子量表的主题分布相对集中。它们分别是第二个因素和第一个因素。结果表明,两种量表的变量可以更好地衡量其理论特征。相反,疲劳分量表和平静分量表的因子负荷分布相对分散,第四和第一因子中的“耗尽”变量的负荷大于0.5。疲劳分量表中“耗尽”变量和平静分量表中“松弛”变量的因子负荷不会偏向相应的因子。

2.4量表的验证性因子分析结果

本研究采用Amos20检验量表结构模型的拟合优度。各指标的结果如下:卡方值与自由度之比χ2/df=5.818,均方差的平方根(RMR)为0.365,近似误差RMSEA的平方根为0.131,拟合优度指数GFI为0.868。修订后的拟合优度指数(AGFI)为0.802,比较拟合优度指数CFI=0.822,预期交叉有效性指数ECVI=1.266,本特勒-伯内特标准指数NFI=0.795。从各种拟合优度指标的结果来看,所有指标都不如洛克斯和杰克逊等人的研究成果。

3讨论

3.1秤的可靠性

从量表的信度测试结果来看,除了平静成分表的α系数低于0.690外,其他三个成分表的α系数都达到了相当好的水平,其中积极情绪成分表和消极情绪成分表的α系数在0.8-0.9之间,信度非常好,而疲劳成分表的α系数在0.7-0.8之间。它属于一个相当好的水平。这一结果表明该量表具有较高的内部一致性。然而,每个子量表的α系数水平低于Lox和Jackson等人的α系数水平,测得的每个子量表的α系数分别为积极情绪0.94、极性情绪0.86、疲劳0.91和平静0.84。

3.2量表的有效性

在量表的探索性因子分析中,发现只有前3个初始特征值大于1,即只有3个因子在提取范围内,它们的累积方差贡献率为67.217%,而体育活动情绪量表有4个子量表,应该有4个初始特征值大于1。此外,从因子负荷情况来看,“疲惫”、“疲劳”和“放松”变量的因子负荷并没有接近相应的因子,表明属于每个子尺度的变量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相关性,这也反映在相关性分析的结果中。在验证性因子分析中,更好的模型拟合需要2/df3,RMR和RMSEA指数分别大于0.05、GFI、AGFI、NFI和CFI指数小于0.9。因此,可以判断本研究量表的拟合性不好。然而,Lox和Jackson等人的拟合优度检验中的一些指标是GFI = 0.90,CFI = 0.92,ECVI = 0.82,MSEA = 0.09,RMSR = 0.5。可以看出,该量表的拟合优度测试结果不如Lox等人的测试结果好。

根据测试结果,量表中各项指标的得分不理想。一个原因可能是对国内外测量对象的中英文理解有误。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负性情绪子量表和疲劳子量表中一些项目的含义重叠,导致一些项目的相关性较高,使得负性情绪子量表和疲劳子量表的相关系数达到0.704(具有显著性,见表1)。量表的信度和效度受到影响。针对以后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建议对量表进行修订,增加样本量,以制作更高质量的测量工具。

参考:

[①杨袁志。篮球项目对男大学生情绪益处的研究[。长江大学学报,2015 (6): 69-72。

[2]吴龙鸣。问卷统计分析[。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