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写作 > 46255字论文写作20世纪90年代以来河南文学小说中的“村”意象研究

46255字论文写作20世纪90年代以来河南文学小说中的“村”意象研究

论文类型:论文写作
论文字数:46255字
论点:村庄,河南,意象
论文概述:

本文为文学论文,笔者认为村庄死了,作为一个鲜活而具体存在的文学生命,它似乎从来都没有以自信的姿态在文学舞台上跳一曲独舞,彰显出它不断涌动的前进的变化的艺术风采。

论文正文:

第一章河南文学的外围视野“乡村”第一节“乡村”和“乡村形象”的定义早在20世纪40年代,社会学家费孝通就在他的《农村中国》一书中说:“从基层来看,中国社会就是农村 “可以说,这是对中国社会本质的宏观把握 方言,进一步说,这种方言在中国土地上的村庄传播。它是乡村生活的光环,乡村生活的精神,乡村承载的社会文化的活力。 村庄概念的定义和解释源于社会学、人类学和民族学的研究。 随着村庄在人类历史发展中的复杂社会意义,人们对这一概念有了许多解释,现在学术界也有了几种广泛认可的解释。 我们可以大致总结社会学中“村庄”的几个共同特征:作为承载人类历史和文明的社会共同体,它有固定的生活空和连续的历史时间。在这样一个相对恒定的时间空,其欣欣向荣的生活群体是农民,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原生态自然更为接近。在这样的地理空中,延伸的文化和社会属性也具有本土色彩。 所谓本色”,这自然是“土气”的一个特征 正是因为生命直接依赖土壤,植物才能在一个地方生根。 这些扎根于一个小地方的人,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平静地感受到每个人的生活,就像母亲对待孩子一样。 从社会学概念延伸出来的“七村”的文化意义也可以作为文学意象“村”审美建构的基础。 在文学作品中的村落周围,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始终存在着两种重要类型:“乡土小说”和“乡土小说” “乡土”、“乡村”、“村庄”和“村庄”概念的解释和界定影响了文学中研究村庄的视角和方法,对这些概念的模糊认同也将阻碍新文学研究范畴的进一步发展。 因此,在研究河南文学中的村落形象之前,有必要对这些边界模糊的重要概念进行区分和解释。为什么村庄被用作图像而不是村庄或村庄?以村落为意象的文学研究与以往的乡土文学研究有什么区别?本文对这些问题的讨论也为论文后的研究内容、研究视角和方法提供了前提。 第二节河南作家创作村落的影响因素..............................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中原突破”的口号在文坛上响起,河南文学开始在新时期的文坛上崭露头角 阎连科、李傅沛、田忠和、二月河、刘振云、刘庆邦、李尔等。他们的作品以其独特的地域色彩、深厚的地域文化内涵和丰富复杂的民族根源吸引了文学界的关注。 对于这样一个写作风格独特、个性鲜明的作家群体,中国文坛往往有几个说法,如“文学豫军”、“河南作家”、“中原作家群”。然而,每一句话都能反映出这些作家作品共同的河南地域文化属性。他们的个人生活和写作经历被打上河南的烙印,这片中原大地是作家一生都无法摆脱的情感枷锁。 在研究20世纪90年代以来河南小说中的乡村意象时,作者主要关注刘震云、周大新、李傅沛、阎连科和刘庆邦的作品 虽然他们中的一些人现在居住在北京,但他们的创作仍然与中原文化矩阵密切相关,他们作品的文化地域属性明显带有河南地域色彩,因此笔者将以这些重要作家的作品为例,对河南文学中的村落形象进行深入分析。 “于君有根。他们过去的作品植根于他们家乡的土里,生长在那个特定的土壤里。它们不仅具有本土土壤的“根”,而且具有生长特性 这些河南作家的“根”在河南农村 他们的童年和青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乡村度过的,但后来他们因为生活经历而离开家乡搬到了城市。 家乡是那些已经成为城市知识分子的人重新审视和审视彼此的地方空 作家们一再回忆和讲述他们在文学世界中建造的虚构村庄,所有这些都带有他们过去记忆和童年生活的印记。 因此,在进入文学文本对村庄进行内部考察之前,有必要对作家创作村庄的影响因素及其创作的心理动机进行外部研究,以深入理解文学文本的内涵。 “一部文学作品最明显的原因是它的创造者,作者 因此,从作者的人格和生活角度来解释作品是最古老也是最基本的文学研究方法。 \"................................第二章河南文学中的村落文化建设与形象变迁第一节生动活泼的生态空村落作为最古老的社会群体,首先在黄河流域定居,然后繁衍生息。河南省中原地区的村庄已经发展了几千年。 在漫长的历史变迁中,人与自然形成了共生共存的关系,人们逐渐形成了复杂的亲属关系和疏远关系,建立了道德规范、社会规则和文化机制来维持乡村社会的稳定发展。 因此,当我们在文学中谈论村庄时,它们通常是文化的、精神的和人类的,但是首先村庄是物质的。 山川、花草树木、房屋建筑、家禽家畜、农具都充满了乡村文化空中原始自然的乡土气息,参与人们的生活,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与此同时,它们不仅是纯粹的物质存在,而且在这些生动的风景背后还被赋予了独特的审美内涵。 第一,自然环境村从大自然母亲诞生起,人们生活在一切活动中都从事着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活动,而自然的原始生态环境与人类文明的形成密切相关,在漫长的融会共存中。 城镇是在乡村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但是太多的现代化首先“融化”了自然生态,人们离自然越来越远。 当我们回到文学中的村庄和现实中的村庄时,我们内心所期待的往往是接近自然的风景和“天人合一”的简单感受 自然是人类的母亲和家园。 在村落的长期发展中,这些与人类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自然生态也被赋予了独特的文化象征意义,成为文学审美表达中情感生活的存在。 第二节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由于少数民族的需要和乡村社会的发展,乡村居民逐渐形成了一个社会文化群体。 出生、衰老、疾病和死亡、人际交流、婚礼和葬礼以及农活都是村民们举行的重要仪式。 俗话说,“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不同地区的村庄也会有不同的民俗文化特征。 “习俗规定了人们的生活习惯,以及群体伦理、价值取向、思维方式和审美情趣 “不同于传统乡土小说中怀旧和异国情调的表达,20世纪90年代后河南作家笔下的乡村风俗融入了更多的文化思考,从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河南地区乡村独特的文化景观,还可以挖掘出这些乡村文化意象背后中原的内在精神和个体文化特征 婚礼、葬礼和婚礼作为每个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传统文化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也是民俗表演的一个大舞台。 与城市生活中的传统仪式相比,乡村仍然保留着传统的繁文缛节,传统的仪式越来越简化,人们的出生、年老、疾病、死亡、婚姻和快乐的事件都是如此。一些对城市人来说似乎荒谬或不可思议的仪式在农村地区顽固地坚持着,其意义在于依赖信仰。 河南作家在创作村落时,也将这些习俗和仪式描绘得非常细致,展现出多色调的人性景观。 与告别死亡相对应的是迎接新一代。村民们还将安排一系列的仪式和习俗来表达他们对新生活的美好祝愿,当他们给家庭增添新的孩子时。同时,这也意味着传统文化对家庭繁荣的重视。 阎连科的中篇小说《家庭诗》包括孙娃的满月。满月时,家人会安排一次满月宴会,并邀请亲戚参加。然而,参加宴会的孙娃奶奶的五个姑姑却不能抱孙娃,因为她们病得很重,这使得五个姑姑心结。 这种做法在中原许多地方已经流传下来。 ................................第三章河南文学中的村落文化隐喻……46第一节荒原:残酷诗意的起源...................46“荒地”意识的空维度……472荒地:物质和情感双重“饥饿”的存在空之间……49第四章河南文学中“村”意象的价值与局限.........72第一节“村庄”形象整体表达的困境...................72第二节“村庄”形象表达的价值和意义........74第四章河南文学中“村”意象的价值与局限第一节“村”意象整体表达的困境20世纪90年代以来,新世纪后中国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社会动荡变化 城市经济的发展正在迅速改变整个社会的生存模式。传统农业文明正在逐渐衰落。越来越多的农民从土地逃到城市的角落,成为“城市中的陌生人”和“地球上的流浪者” 随着社会生存空的变化,城乡之间的文化结构空也在变化。 城市所强调的现代文明已经骄傲地上升到主导社会文化空而在城市文明的侵略眼光下,农业文明所拥有的生命体验和情感价值被分割开来。 “面对工业社会和城市化进程所抛弃的乡村风光,我像一个游客一样回到了家乡,但我注定要像一个游客一样匆匆离去。 对许多人来说,“村庄”这个词已经死了 无论是发达地区的“城中村”还是内地的“心村”空,他们都失去了村庄的灵魂和宝藏、内容和形式。 什么都没有,赤裸在地球上 “正是在这样一片土地上,曾经充满激烈变化和历史动荡的村庄正在缩小和荒芜。它被时代的车轮甩出了正常的轨道,蜷缩在杂草丛生的荒原上,成为孤独一百年的寓言。 ................................一个世纪的乡村文学的表达和写作仍然给我们呈现着那个黄色古老村庄的故事。时间似乎在这里消失了。100年前出现在文学中的村庄几乎和100年后的村庄一样。 村子已经死了。作为一种生动而具体的文学生活,它似乎从来没有在文学舞台上自信地表演过独舞,显示出它的澎湃向前和不断变化的艺术风格。 相反,当现代文明的聚光灯照在与之竞争的城市上,跳舞越来越热情时,村庄也跟着时代的节奏,成为城市的舞者。笨拙、粗糙和自卑是文学中的村庄永远无法摆脱的心态。 因此,当我们谈论“乡村”时,它自然地作为一个落后、荒凉、破败的整体概念进入我们的审美印象,而当我们谈论农民时,它将固化为我们对传统文化中一群无知、质朴、庸俗的人物的刻板印象。 那么,在“村庄”日益被遗忘和同化的时代背景下,河南作家如何跳出根深蒂固的“村庄情结”,从现代的视角重新审视村庄,赋予文学中的村庄更理性、更宽广的现代性艺术内涵和更自信、更独立的艺术生活,这将成为河南作家在面对今天的村庄时所面临的挑战 这与农村面临的现代化和转型挑战有着共同之处:“农村的发展应该有自己独特的前进道路和方式。” 它必须克服贫困,走向物质发展,但不应走向完全西化。如何保存自己独特的文化,融合现代民主自由精神是其必然选择。 “那么,对于河南作家来说,如何写乡村,也需要坚持这样的独特性和民族性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