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古希腊 > 色诺芬《希腊史》中对斯巴达的评述,如何评价古希腊史学

色诺芬《希腊史》中对斯巴达的评述,如何评价古希腊史学

色诺芬《希腊史》中对斯巴达的评述

如何评价古希腊史学1。西方古典城邦文明和海洋文明史学主要指古希腊罗马史学,它们是整个西方史学,尤其是近代以来西方史学的母体。希罗多德的古希腊史学是“史学之父”,可以说是西方古典史学的核心和整个西方史学的起源。古希腊的范围大致包括

色诺芬的主要著作

①希腊历史(Hellenica)色诺芬开始写历史著作,目的是延续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这部《希腊历史》中描述的历史事件始于公元前411年,刚刚开始与修昔底德的断句联系起来,以公众为结尾。1.《奥德赛》和《奥德赛》延续了《伊利亚特》的故事,据说是盲诗人荷马写的。 《奥德赛》有12,000多行,也分为24卷。 诗人通过在奥德修斯回家前40多天的倒叙来描述他10年的海上冒险。 这10年激动人心的经历包括许多古代。古希腊的三位伟大历史学家是希罗多德、修昔底德和色诺芬·希罗多德(希腊文:ησδκσ),公元前5世纪(约480-425年前)的古希腊作家和历史学家。他,1。希罗多德写了《历史》,成为西方文学史上第一篇完整的散文。希罗多德因此被誉为“历史之父” 《历史》内容丰富,描述了地理环境、民族分布、经济生活、政治制度、历史过去等。西亚、北非、希腊和其他地区。它展示了古代将近20,000人。荷马的《伊利亚特》、《奥德赛》、《赫西奥德》、《工作与时间》、《品达》、《颂歌》、《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的戏剧(此处未列出)柏拉图的《对话》、《阿基洛轨迹》、《赛恩》,

如何评价古希腊史学

如何评价古希腊史学1。西方古典城邦文明和海洋文明史学主要指古希腊罗马史学,它们是整个西方史学,尤其是近代以来西方史学的母体。希罗多德的古希腊史学是“史学之父”,可以说是西方古典史学的核心和整个西方史学的起源。古希腊的范围大致包括

色诺芬的主要著作

色诺芬《希腊史》中对斯巴达的评述范文

色诺芬作为希腊古典时代三大历史学家之一,写了很多书,他的大部分作品都对斯巴达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在他最具代表性的著作《希腊历史》中,他详细阐述了斯巴达从繁荣走向衰落的过程,更有甚者,他有一篇关于斯巴达生活方式——斯巴达政治制度的特别文章。这表明色诺芬对斯巴达这个强大的传统希腊民族有着特殊的情结。然而,学术界对于色诺芬对斯巴达的青睐是赞美斯巴达政权还是讽刺斯巴达精神有不同的看法。在这个问题上,作者试图从希腊历史中寻找答案。

色诺芬出生于雅典贵族,有丰富的生活经历。特别是,他在参加波斯王子库鲁什(kurush)和他的兄弟波斯国王阿塔薛西思(AtaXue Xisi)争夺王位的斗争后返回希腊(斯巴达)的经历是传奇的。必须说,由于这种行为,他在很大程度上被雅典人视为“优雅的强奸”,这导致他被他的祖国判处终身流放。同时,这也在他和斯巴达之间创造了无数的联系。难怪亚里士多德认为色诺芬称赞斯巴达的生活方式。事实上,色诺芬在希腊历史上多次赞扬斯巴达士兵的血战。他甚至用了一章的篇幅来赞扬佩鲁西人对拉吉梦想家的忠诚,没有提及或淡化一些历史事实,如特吉拉战役、第二次海上联盟、中曾根海战等。这样色诺芬选择历史事实不可避免地导致人们将他归类为亲斯巴达派。然而,断定色诺芬是亲斯巴达人是不是太草率了?

1.希腊历史上的斯巴达霸权政策

尽管色诺芬在希腊历史上多次赞扬斯巴达将军及其士兵的勇敢和战斗技巧,但对斯巴达战争和霸权政策的描述仍然清晰可见。公元前399年,国王阿基斯率领军队入侵埃利斯。在斯巴达看来,他们与厄里斯人长期争吵: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厄里斯人与雅典人、阿尔戈斯人和曼迪尼亚人结盟;厄里斯不允许斯巴达人参加奥林匹亚的赛跑和竞赛。厄里斯鞭打斯巴达利卡斯;埃利斯不允许阿基斯去宙斯神庙为战争的胜利献祭。

色诺芬写道,“所有这些事情的后果是激怒拉杰·戴盟的监督者,公民大会已经决定惩罚厄里斯”。[1]106然而,斯巴达宣称入侵厄里斯的口号是要求厄里斯允许偏远地区的城镇独立,并且它对这场侵略战争的美化是显而易见的。斯巴达在埃利斯掠夺,俘获大量牲畜和奴隶,获得大丰收,最终迫使埃利斯屈服——偏远地区的城镇获得独立,成为斯巴达的盟友。

公元前387年,签署了“皇家和平法令”。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这项皇家法令是关于希腊城邦达成和平协议的协议,但斯巴达作为这项皇家法令的受益者,在执行过程中体现了其霸权政策。在阿格西劳斯(Agesilaus)的军事威胁下,底比斯放弃了以普蒂斯人的名义宣誓的要求,科林斯也遣散了驻扎在这座城市的阿尔戈斯军队。从色诺芬叙述中使用的语言——“出于对底比斯的仇恨”和“阿格西拉奥斯向双方发出警告”[1]195——不难看出斯巴达一直把自己视为“和平法令”的捍卫者,其行动旨在巩固现有霸权。

“皇家和平法令”的签署使得斯巴达的霸权行为更加猖獗——因曼·迪尼亚是科林蒂安战争中拉杰·戴盟的敌人。公元前385年,斯巴达派阿格西·波赫里斯带着他的军队入侵曼迪尼亚,迫使它拆除城墙,建立一个亲斯巴达的贵族。[1]公元前382年197-199年,斯巴达集结了10,000人的部队,由蒂尔尤蒂亚指挥(战败后,阿格斯·波赫里斯(Argxi Pohris)和鲍里斯·比亚德斯(Boris Biades)先后担任总司令)。经过三年的围攻,奥林匹斯山终于成为一个城邦,被迫在公元前379年跟随斯巴达。[1]200-203,206-209,213为了维护国家的霸权利益,惩罚弗洛伊德派的民主党人,他们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公元前381年,阿格西劳斯率领军队向弗洛伊德派军队。围困持续了一年零八个月,迫使弗洛伊德屈服。它的事务完全由阿格西劳斯决定。[1]199-200,210-213可以说斯巴达通过这一系列军事行动“大大加强了帝国的基础”。[1]213通过以上斯巴达军事行动的例子,不难看出色诺芬旨在揭露斯巴达的霸权政策。虽然色诺芬没有明确提到它,但从它的措辞可以看出。色诺芬在描述斯巴达入侵埃利斯时,提到了拉吉代表梦想家派军队的真正原因(埃利斯和斯巴达一直是敌人)和外界宣称的冠冕堂皇的原因(伊莉斯被要求允许偏远地区的城镇独立)。比较中的讽刺是显而易见的。至于斯巴达在“国王和平法令”签署后的主导地位,色诺芬明确表示,这主要是通过所谓的“安塔基-达斯和平条约”(Antaki-Das Peace Treaty)实现的,因为斯巴达“在实力上接近其对手”。[1]196这意味着斯巴达自身的力量是无法单独实现的。色诺芬对斯巴达入侵曼迪尼亚、弗勒斯和奥林匹斯山的描述可以被视为色诺芬依靠“国王的和平法令”获得有利地位,然后利用老虎力量的判断的一个例子。总之,色诺芬通过比较、暗示或举例揭示了斯巴达的霸权政策。可以看出,他在理智上并不偏袒斯巴达,而是有自己的理解和判断。

二.希腊历史上斯巴达的国内形势

色诺芬在希腊历史上对斯巴达的描述不仅限于其军事行动,还或多或少对其国内局势有所评论。无论色诺芬有意无意地插入它,我们都可以从它看出斯巴达的生活并不像一些亲斯巴达人描述的那样美好。

公元前397年,基那敦策划了一场暴乱并被杀害。公元前398年,阿格西劳斯继承了王位,并在一次献祭中获得了不祥的预兆。经过许多牺牲,它仍然是一样的。不久,有人告诉核查人员,一群由基那敦领导的人正在策划一场暴乱。据告密者说,基那敦不是一个拥有全部权力的斯巴达人。他和其他几位领导人准备使用一些简单的工具,如刀、剑、叉、斧等作为武器来进行起义。他相信他们的行动肯定会得到爱洛伊斯、聂奥达模式、劣等斯巴达人和贝里沙的支持。斯巴达知道这一点,诱捕了基那敦——名义上派他执行任务,实际上逮捕了他。当基那敦被押送出庭时,他明确陈述了策划这次行动的目的,即“我不想在拉吉的梦幻一代中不如任何人”。[1]114虽然色诺芬用了一种直截了当的方式来描述这件事,并且没有明确提到斯巴达和爱洛伊斯以及贝里沙的斯巴达人之间的不平等,但从这场失败的“起义”的策划者、目的和支持者那里不难看出,斯巴达人和这些没有或部分享有公民权利的臣民之间的矛盾非常尖锐。

公元前370年冬天,底比斯将军伊巴内达和佩洛皮达斯率领他们的军队进入斯巴达。由于城里的女人不习惯打架和浓烟,她们大惊小怪。[1]271尽管色诺芬在这里很少使用墨水,但他强调这是一个群体。这种叙述给人一种犹豫的感觉,好像色诺芬想给一些提示。也许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给出了答案——“斯巴达男人更受自己女人的困扰,而不是敌人的攻击”。[2]86从这个角度来看,不受法律约束的斯巴达妇女的放纵不仅使她们严重堕落,而且影响或摧毁了国家的政治和军事。虽然这在斯巴达繁荣时期并不明显,但斯巴达女性堕落的负面影响在其衰落和外敌入侵核心统治区中越来越突出。可以看出,斯巴达当时遭受了外来入侵,但也有“后院起火”的内部担忧。

三.Agesilaus的不公正行为

Agesilaus是色诺芬作品中的关键人物之一。他很了解色诺芬。色诺芬也有一部关于阿格西劳斯生平的特别作品——阿格西劳斯传记,这部作品对斯巴达国王赞不绝口。然而,在希腊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阿格西劳斯对将军的宽松惩罚和对斯巴达霸权政策的支持的一些表现。

公元前383年,斯巴达将军菲利普达斯集结军队,在底比斯城外扎营。在没有国家授权的情况下,他支持底比斯的亲斯巴达的利安提斯建立一个亲斯巴达的政权。阿格西劳斯没有资格为菲利帕斯违反“国王和平法令”付出代价。相反,他说,“如果他的行为有害于拉吉的梦想,他将受到惩罚,但如果它有益于城邦。这符合既定惯例——“总司令不在,有权独立行动”。[1] 205因此,斯巴达维持了对底比斯卫城的占领,并派驻军队承认占领的合法性。

公元前379年,斯巴达国王克利奥帕特拉在未能惩罚底比斯政变并准备返回时,命令斯福里亚将他的一部分军队留在塞斯佩。然而,斯福雷斯听从底比斯人的建议,去攻击比雷埃夫斯。这一举动也没有得到国家的批准,违反了“国王的和平法令”,这引起了雅典人的不满。然而,阿格西劳斯最终被判无罪,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一名履行斯巴达职责的优秀士兵。[1]214-221通过上述例子,包括上述阿格西劳斯拒绝向佛兰德民主党人提供和平谈判及其坚决的攻击,不难看出,在色诺芬的希腊历史中,阿格西劳斯并没有把他传记中描述的各种美德结合起来。在处理违反《皇家和平法令》的下属时,他的判断标准不是这个协议,而是它是否对国家有利。这也与斯巴达在和平法令下的霸权行为相一致,表明阿格西拉奥斯支持斯巴达的霸权政策。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阿格西劳斯对色诺芬的仁慈和斯巴达对他的土地赠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色诺芬在斯巴达的政治利益,但这只能表明色诺芬至多对斯巴达有一些偏见,不能清楚地表明色诺芬是亲斯巴达的,就像色诺芬被雅典判处终身流放不能表明他不再爱他的祖国(色诺芬后来把他的两个成年儿子送回雅典加入骑兵队)。此外,“阿格西劳斯不是那种与色诺芬志趣相投的人”,[3]252他缺乏色诺芬的谦虚和谨慎。两个有着不同愿望和不同方式的人在政治倾向上不能保持一致。这也难怪色诺芬一再暗示斯巴达和阿格西劳斯(Agesilaus)在希腊历史上的霸权政策,也难怪他没有明确指出斯巴达的霸权政策可能只与他对斯巴达的感情有关,而不是因为他是“亲斯巴达的”。

参考

[1][古希腊]色诺芬。希腊历史[。许严嵩。上海:上海联合出版公司,2013。

[2][古希腊]亚里斯多德。政治[。Trans。吴寿鹏。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

[3]刘小锋编辑。苏格拉底的问题与现代性——施特劳斯的演讲和散文。第二卷[。北京:华夏出版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