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15600字硕士毕业论文东莞文人与文学创作关系探析

15600字硕士毕业论文东莞文人与文学创作关系探析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15600字
论点:东观,东汉,汉书
论文概述:

人们说,艺术来源于生活,每个时代的文学创作时代的文化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在广袤的中国古代文学,文学和历史的悠久的历史,一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关于东莞和东莞文人

第一节东观[的建立和作用汉代统治者非常重视对宫廷中的古籍和档案的整理。东汉时期,中央政府增加了藏书,在皇宫内外建了许多地方存放档案和古籍。例如,东莞、大屿山、玄冥厅、石狮、仁寿亭、洪都门等。其中一些收藏机构是从历代继承下来的,如大屿山和石狮。后来,东汉皇帝又建了一批,如东莞、玄冥会馆、洪都门、仁寿亭等。随着展览的出版,东莞作品的地位逐渐提高,东莞逐渐取代了大屿山成为国家图书中心的地位。大屿山和东莞都是东汉时期著名的收藏品和作品。这些地方负责图书校对工作的人分别叫兰台灵石和东莞校长。他们在汉代([/k0/)以前的古籍整理和传承中做出了突出贡献,在传承工作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汉代文献中没有明确记载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所以这两者往往混淆不清,成比例。许多后代学者认为他们有几乎相同的存在时间、相似的功能和相似的地位,所以他们经常一起指这两个地位。从杜佑的《通典》可以看出,汉代的兰台和后汉的东莞都是藏书和写作的地方。许多学者和学士学位集中在这里,共同校对书籍,所以他们被称为学校书签。此后,他在大屿山建立了18个历史人物,并选择了另一位官员参加东宫。他们都命令学校的秘书或写传记。”[[1]其他史书,如马端临的《文学评论》,也说兰台石林和东关学者都是学校书法家。然而,这两组文人完全等同吗?通过对其他汉代文献的分析不难发现,虽然兰台灵石和东莞文人集团都在国家图书中心从事校对和历史修订工作,但两者之间存在很大差异,许多细节需要重新审视。这也要求我们进一步了解东汉时期学校官职的设置和古籍档案的整理与保护,从而从根本上、清晰地了解兰台灵石与东莞文人群体的本质特征和差异。或者,如果我们把东关学派学者和兰台实灵看作东汉时期的两种不同的文化现象,我们就会发现它们对于东汉时期具有相同的文化意义。
兰台和东莞作为当时重要的图书中心,无疑在促进古籍整理、经学教学和汉文学创作方面发挥了共同的作用。根据现有史料中的相关记载,我们无法确定东寺建立的确切时间。我们可以推断,那是在明朝永平皇帝初年或建武皇帝光武后期。许云:坑是从衡山石室得到的,后来到了汉代。刘翔在东莞的教科书中看到了它,并把它传递给了世界。”[[1]参见(潮吴公《翟军读书志》第二卷《黄帝内经》第一卷下的描写)从这一材料我们可以看出东方观的确立是在刘翔时代确立的。然而,另一种观点认为,刘翔真正的教科书在天路馆和麒麟馆,而不是上述的东观。因此,我们不能确定东方观的建立是在刘翔时代。还有一种说法,东方观是在光武帝初年确立的。北魏的郑道昭说:“光武挑起动乱时,郑忠和范生奉命研究东方观。”[2]郑忠是伟大的儒家学者刑铮的儿子。明帝永平初年,郑忠凭借自己的才华在公司空的政府部门成立。王莽时期,范生受到当时大公司空王毅的重视,被任命为曹石的顾问。光武帝初年,范生被任命为顾问,后来转到医生那里。从年龄上看,郑忠比范生稍大,从时间上看,郑忠和范生不太可能同时学习。从材料和历史事实来看,北魏的郑道照可能认错了郑忠和刑铮的父子。即便如此,我们也不知道用什么证据来证明刑铮和范生都在校对东莞。东汉时期,该王朝的政府在汉武帝时期开始建立专门的收藏机构。《隋书经纪志》说:“汉武帝建立太史公,命令全世界计划书籍。首先,他设立了太史院副院长,开辟了赠送书籍的途径,并设立了官员写书。外面有太极、太极和博士的收藏品。里面有颜歌政府办公室和广内密室。”[3]汉成帝、艾迪时期,兰台、天禄阁、麒麟阁是国家的主要收藏机构。“御史中城在寺掌兰台书记的地图册上。未央宫还有麒麟阁、天禄阁和大臣。”[王莽时期,朝廷的社会动荡、政治动荡和混乱给藏书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许多汉藏在权力交替中几乎被烧毁。汉光武帝重组河山,建立东汉政权,稳定政权后,开始逐步恢复西汉朝纲制度,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创新。综上所述,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沿袭前代旧制度的图书馆馆是石狮馆和兰台馆,东汉时期光武帝建了仁寿馆和东莞馆。在张皇和贺皇时期,东莞逐渐超越了大屿山,成为当时最重要的收藏机构。这一点可以在石狮、孔丰建党第一年的一篇关于干旱的文章中得到证实,“转向黄门郎,推崇东方的事物观”[5。漳河元年,《张地》和《曹赞东莞的秩序与礼仪》[1,东莞成为重要的写作场所。汉朝和河底皇帝都非常重视东莞这个历史机构。他们参观了很多次,预习团体书籍,阅读古书,并广泛挑选有才华的艺术家加入东莞。皇帝很幸运,他能看到东方,能看到森林,能阅读文章和书籍,并能挑选出精通艺术的人来填补他的职位。[2]继张弟和何弟之后,东莞更加繁荣,成为东汉时期最重要的收藏机构。它超越了与他相当的其他收藏和书写场所,如仁寿亭和兰台,甚至成为东汉时期的国家图书中心,在西汉后期被用作所有收藏机构的代理。《史记·关石·朱坚篇》还说:“自张皇统治开始和武王统治结束以来,东宫中的土鸡繁盛起来。”[3]由此可见,东方观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如果不是因为它在许多收藏机构中具有可比性,那么恐怕只有马缨丹是在前一个朝代的旧体制中建造的。
东莞有以下主要功能:藏书是东莞最重要的功能,而《后汉书·史记》则包含了它对东莞“读书读书”的功能。黄翔的《后汉书》说,他的东方观“看过一本书后就再也没见过”可以看到,东莞有大量的书籍,其中许多是罕见的书籍,很难在其他地方看到。《后汉书·张欢传》记得他不到三次旅行,在祝丘崇老师的指导下学习了《欧阳上书》。张欢深感《牟张世居》有45万多字,太多了。他删除了它,把它改成只有90,000字。\"这是写给桓公的,演奏了他的《张炬》,并给东观写了一封信.\"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到了东汉末年,随着社会动荡的加剧,这些新出版的作品和宫廷收藏的许多好书不复存在,与图书馆里的其他珍宝一起消失了。东莞还有修书的功能,在史料中随处可见。《后汉书·安迪集》中有“赵氏的读者刘震和吴敬博士,他们校对东方五经观、各种学派、传记、百家争鸣、艺术。他们都是正确的,都是真实的。卢志云说:“我希望我能成为一名学者。我一起去了东景。我研究了官方财富和食物,并集中精力进行研究。我结合了《史记》的章节和句子,测试了《礼记》的遗失,最后决定出版圣书和碑文。古代的文科斗争,接近现实,但厌恶对流行习俗的压制,在小学辍学。自中兴以来,就有石矛、左氏和李周的传记。它们都在《春秋》内外。有一个医生作为学术官员来帮助以后传播圣灵是合适的。《[四书》(《后汉书·颜屋·赵露列传》)整个东汉时期,史料中记载了三次大规模的古籍整理:在张皇建立的前四年,东莞首次大规模编纂古籍,许多儒家学者修订了《五经》。今年11月,张皇接受了杨忠在《孔子论异经之道》一书中的建议,即“像石渠故事一样,永远成为后人的统治是恰当的。\"因此,他命令所有儒家学者在白虎观中讨论相同和不同的概念,而不把它们写下来。\"[1]东莞的教育功能越来越强,可以称之为太学,中国古代最著名的教育机构。由此可见,东莞作为图书中心和收藏地,具有非凡的教育功能。在东莞,仍然有许多肖像挂在高高的平台上供人们欣赏。这些肖像画都是东莞的优秀作品,这在当时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这些肖像通过列举他们的观点并告诫世界从他们那里学习美好的美,在展示对这些孝顺和诚实的人的赞美方面确实发挥了作用。如皇帝的精神,高彪的才气优雅,“赵东莞画彪喜欢说服学者”[2。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知道东莞的基本功能是藏书、整理古籍、修订国史、教育世界。在东莞工作的文人依附于这些功能,共用同一栋建筑。他们相互交换意见,逐渐形成了一批以东莞为核心环节的不可忽视的文人。

[4]

第二节:东莞不同时期的代表人物和作品
东莞是东汉时期全国的图书中心和档案中心,藏有大量的历史书、古籍、诏令、纪念馆等重要档案。此外,在中国封建王朝时期,东莞和其他图画书收藏机构一样,也是许多作家和儒家学者修订五经、整理书籍和从事写作的地方。三国两晋时期,掌权者还仿照前朝东汉的模式建立了一个国家图书中心,同时也是当代学校图书、古籍和历史著作的存放地。\"东汉后期的东观既是收藏室,也是收藏作品的地方.\"因此,将著名的儒家思想和大师们纳入东方观,书写民族历史,被称为东方工程观。(童店、智冠坝)。东汉时期几乎所有的文人都在东莞工作。在这里,作者简要列举了本书中一些东汉时期的著名文化人物:班彪、班固、傅毅、班昭、马荣、刘震、张衡、殷敏、黄翔、纪萌、陈宗、崔旭、李友、蔡勇、邓思、卞绍、颜度、杨彪等。其中,班固、班昭、马荣、刘震和张衡为后人所熟知。刘跃进先生把东汉大致分为三个时期,所以我们也用这个把东汉分为三个时期,即早期、中期和晚期。首先,东莞的早期是指从光武帝到河底、商帝的时期。东汉初年,《扶风》是东方视野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班彪性格深沉,至今仍很古老。他从小就研究古代情感。二十多岁时,为了避免战争,他叛逃到肖伟。班彪竭力劝说肖伟回到汉朝,并专门写了《王明伦》来训诫肖伟。他认为汉朝继承了火的美德,他的命运是无穷无尽的。为了从一个国王变成另一个王朝,这一定是天堂的命运,但是肖伟不同意。彪马投靠河西后,在都荣将军的带领下,都荣非常欣赏班彪的才华,彪马建议都荣在此期间支持刘秀。东汉初,都荣领着班彪回了都城。由于他杰出的才能,都荣被推荐为茂。然而,由于他的学识和才能,以及他对历史的真诚热爱,他称自己有病,免于公务。他专心致志于历史著述,潜心续写司马迁的《史记》。虽然我们在历史书上找不到班彪被召见到东莞任职的任何记录,但他在《后来的韩曙》一书中写了60多篇文章。他的著作《旧史得失》批评了司马迁对儒学的不遵从,并批评了《史记》中的许多疏漏。班固在父亲补编《后传》的基础上,在家族史文学的影响下,创作了《韩曙》。因此,我们说,虽然在班彪进入东方观的历史上没有记录,但他与东方观的关系确实是密切联系和不寻常的。
班固是东汉时期著名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文学家。他是个年轻的天才,九岁时就能背诵诗歌和颂歌。根据《后汉书》,有“九溪百字”可以通过全面的学习来学习。你所学的东西不受老师和法律的限制,你也不关心章节和句子的乏味学习。儒家经典的意义反映了一种新的学风。父亲死后,班固继承了父亲的遗产,整理了父亲的手稿。他认为前人编纂的汉代史书过于简略。在父亲班彪《后传》补编的基础上,他开始潜心沉思,写下了我国另一部历史著作《韩曙》。永平五年,当班固全力写《韩曙》时,有人指责班固“私修国史”(《后汉班固传》),就这样班固被投入监狱,他那本没有数学和汗水的书连同他的家书一起被当时的执法者收集。幸运的是,明帝读了手稿,对班固的才华感到惊讶。他称赞他写的手稿是一部非凡的作品。他明白自己想赞美韩寒,并对此深表感激。他命令立即释放他,并安慰他。班固的雄心和才华得到了明帝的高度赞赏和重视,他立即被召到当时国家藏书的核心机构——兰台工作,应明帝的要求继续编辑和修订韩曙。班固私人撰写《韩曙》接受圣旨修史是《韩曙》完成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和强大推动力。从此,班固不仅有了相对稳定的生活和皇家图书资源可利用,而且有了明帝的意志,这证实了他写作历史的合法性,他不再需要害怕。正因为如此,班固开始全力以赴写历史。他使用了存储在朝廷的历史、数据和文件。他收集了他所看到和听到的,在20年内完成了韩曙的大部分,并为我国的历史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作为我国第一部朝代史,《韩曙》旨在赞美韩德。这本书完成后,受到全世界的重视,并被世界各地的学者阅读。此外,班固还对《汉纪》的编纂做出了巨大贡献。“班固、傅毅、兰台石林、陈宗、洛阳石林、殷敏、常石林、纪萌、李毅,东方观的船长和作者”(“总纲,官署8”)。在明帝,班固的儒家文学技巧和才华受到赞赏。他曾担任兰台石林,并与陈宗等人共同撰写了《祖先传》。在此期间,他写了关于建功立业的人,林萍,辛士,公孙述,做了传记和28篇文章的记录。后来,他被提拔为郎咸平,并负责设立学校秘书。在张皇统治时期,班固再次因其杰出的文学技巧和恭敬的态度而受到赞赏。他多次被召进皇宫学习。当张迪经常去旅游的时候,他甚至会打电话给班固,让他跟着去唱颂歌。
当法院有重要问题需要讨论时,它经常与部长们进行辩论,并充当演讲助理的角色。张迪还召集当代著名的儒家学者讨论五经的异同并亲自统治。他的目的是调动经典、今文和古代文学流派的力量,促进古今经典的融合,建立帝王儒家经典思想。这是著名的白虎景观会议。班固在会上编纂了著名的《白虎依桐》。他以历史学家的身份监督了这次会议,并被命令对讨论结果进行详细记录,并将这些记录汇总到“白虎依桐”的昵称“白虎堂德伦”中。除了著名的100卷《韩曙》之外,《隋书经籍志》的藏书部门还记载了“后汉胡军将军写的17卷《班吉谷》”作为东汉时期著名的文学家,他创作了大量的作品,如《杜亮赋》、《钟南山赋》、《蓝海赋》、《游菊赋》、《诸樊赋》、《游富通》、《大斌Xi》、《永世》、《典吟》、《东荀歌》、《南荀歌》、《十八后明》。其中,最著名的是《杜亮赋》、《大斌Xi》和《游富通》。班固赢得了后世文坛和史学界的广泛赞誉。在文坛上,他和司马相如、杨雄、张衡一样出名,被后人称为汉赋四大作家。在史学领域,他和司马迁也被称为“班马”,班固的知识在当时是最好的。班固因洛阳的恐惧而受害。他的书《韩曙》和《田文志》还没完成就离开了。这也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一大遗憾。班昭,班固的妹妹,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女史学家。他的兄弟顾没有完成《汉书》的编纂,许多手稿散落一地。也许法庭打算让《汉书》完美无缺。汉和帝知道班昭是一位知识分子,也就是说,她和马旭去了东莞皇家藏书馆续借《汉书》。班昭以前参与过《韩曙》的修订,并对其有了全面的了解。为了满足她父亲已故哥哥的愿望,她毅然进入东莞补充韩曙,成为编辑韩曙的板石家族的第三位成员。其中,我有课本的职位。”[1]以马荣为例,说他是经济学家,最好把他定义为重要作家。此外,在那个时候,文学和历史没有区别。即使在今天,许多作家都是历史学家,历史学家也是作家,两者是一体的。此外,大多数在东方观点下写书的人都是世袭贵族家庭,有着不同寻常的生活经历。东观是一所高中。他们可以互相比较。在东方视野下写书是他们进步的初始阶段。东莞作为当时东汉的中央档案馆和图书馆,藏书丰富,档案众多,为当时著名的儒家学者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使他们能够编档、编史书、改书,不仅为后世研究东汉历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而且对促进汉代民族文化的发展和精神文明的传播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东汉时期的东方观和文化名人,因为加入了中国文化发展的历史舞台,一直受到后世的赞誉。[1]都友。《同店之管八[志》。

介绍............................................................9-13
一、选题的背景和意义............................................................9
二,研究现状审查:............................................................9-11
3、本文的研究方法与创新............................................................11-13
第一章东观与东观学者............................................................13-26
第一节东方景观的建立和功能............................................................13-18
第二节是关于............................................................18-26
第二章是............................................................26-31
第一节是对东莞早期文学创作的概述,............................................................26-28
第二节东关前期文学创作的特点............................................................28-31
第三章是对东莞前期文学集团创作的总体评价,............................................................31-35
第一节社会地位对文学创作和文体的影响............................................................31-33
在第二节中,............................................................33-35
东莞文人集团后期文学创作总结............................................................35-36

结束语

从以上讨论可以看出,东莞不仅是东汉时期档案文献的收集中心,也是东汉时期文化学术活动的中心和学者的聚集地。许多著名学者对汉代文献古籍整理、汉代经学教学和汉代文学创作做出了巨大贡献。这种文化意义早于空。这批东莞文人从社会地位、行为角色和学术活动等方面影响了东汉学术思想史。他们不仅重视书籍、经典和档案的收集和保存,而且善于利用这些珍贵的作品进行历史修订、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东关》不仅诞生了《东关汉记》和《Xi石平经》等名著,还培养了大批学者,对后世文学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