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2314字硕士毕业论文哈尔滨市耕地资源价值估算研究

22314字硕士毕业论文哈尔滨市耕地资源价值估算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2314字
论点:耕地,价值,资源
论文概述:

常被作为主要生产资源的耕地资源,具有保护国家粮食安全、保证农民基本生活的重要作用,而且具备了保持气候、净化环境、维护生物多样性的环境要素作用。传统的资源价值观将耕地资源价

论文正文:

1.1研究背景耕地是土地的本质,是一种非常稀缺和不可替代的自然资源,在社会经济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拥有世界7%的耕地和22%的人口,这表明中国相对缺乏耕地资源。 耕地问题不仅影响到国民经济,还肩负着保护国家粮食安全和稳定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使命。 当前,中国发展迅速,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土地利用变化频繁,城市用地不断向外扩张和扩散,非农建设用地快速增长,城市建设用地逐步征用耕地。一方面,原有的耕地生产能力失效,这意味着特定的耕地不再具有相应的农业生产价值。另一方面,相关耕地环境恢复的生态价值和为农民提供社会保障的价值也随之丧失。建设用地的效益是以失去农业用地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为代价的。 从评价耕地社会保障与生态系统平衡的必要性出发,在耕地流转过程中,必须对耕地的社会价值和生态价值进行评价。 据统计,从1986年到2002年,[每年约有168,400 hm2的耕地转为非农业用地 《2010年国土资源公报》显示,从1996年到2010年,全国耕地面积从1.30133亿hm2减少到1.217159亿hm2,14年间减少841.74万hm2。 耕地资源价值研究需要关注两个背景:一是耕地资源配置不合理,直接导致耕地向非农用地无序转化;二是对自然资源和环境的重新认识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自然环境和人类获取的范围和深度不断提高。然而,由于缺乏有效的保护和合理的管理机制,掠夺性开采引发的环境问题严重威胁着人类的生存环境,进一步制约着社会经济的发展。 在此背景下,如何合理利用有限的自然资源,如何保护和维护自然资源等引起广泛关注的问题再次出现 2003年,国家先后颁布了《农用地分等条例》、《农用地分等程序》和《农用地估价程序》(以下简称《估价条例》),其主要功能是作为农村土地征用过程中估价的核心依据。 然而,在具体的土地估价实践中,相关标准仍存在一些缺陷。 首先,他们没有对被征用农田的外部给予足够的重视。具体来说,估值顺序规则、收益法、盈余法、市场比较法、成本逼近法的评级估值法、参考块法等相关方法都集中在溢价因素上。然而,上述方法没有足够重视相关的社会因素,忽略了资源消耗、环境破坏等费用。以国内生产总值衡量的结果是具有社会和生态功能的可耕地减少或缺乏。二是其他经济价值低的农业和生态用地 在实际实施过程中,作为具体土地估价方法基础的收益法,往往是在相应利用现有相关耕地的基础上计算土地的相关经济价值 另一方面,该地区大部分地区年轻农民的劳动非常普遍。农村地区的老人、妇女和儿童参与农业生产,他们相应的技术和其他投入相对较少。如果按照这些标准计算土地收入,膨胀的土地出让价格将大大降低。 黑龙江省是中国的主要粮食生产基地和商品粮供应基地。黑龙江省作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肩负着保护耕地、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重任。 2010年底,黑龙江省耕地面积1191.72万hm2,人均耕地0.31 hm2,居全国首位。 哈尔滨是黑龙江省耕地资源丰富的地区。哈尔滨已经大大扩展了。市政及其他相关建设征用农村耕地。林区的建设和发展也促进了许多倾斜耕地转变为林地。耕地面积越来越小。人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更严重的问题是,这一矛盾在城市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中并没有得到缓解,而是得到了进一步加强。 截至2010年,全市人口992.02万,占黑龙江省总人口的25%。耕地面积196.5万hm2,仅占全省耕地面积的14.57%。人均耕地面积达不到全省平均水平。 从1999年到2010年,哈尔滨市耕地总面积从133.93万hm2增加到196.5万hm2,但粮食播种面积产量从7085.49 hm2下降到6169.91 hm2,表明该市耕地生产能力逐渐减弱。 耕地资源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人口的粮食需求。鉴于相关背景,哈尔滨市在当前和未来进一步深化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应高度重视耕地的有效保护。同时,应有效促进农民增收,充分挖掘农村耕地潜力,促进耕地资源的优化利用。 1.2研究目的和意义在20世纪,人类社会对自然资源的性质、数量和质量以及自然资源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从科学的自然资源和资产的角度来看,人类加深了对市场的理解,试图在保护自然资源和环境、经济、社会和生态的同时合理管理预期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核心资产管理资源的资源价值及其市场价格、土地资源 计算耕地资源综合价值的目的是为土地管理服务,为耕地的全面补偿提供基础依据。 耕地价值是耕地流转中价值补偿的重要依据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土地资源是农业生产的重要资源。然而,由于耕地经济远远低于其他产业,大量土地资源和非农业用地减少,导致耕地数量和质量下降。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这场危机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土地资源。 因此,科学管理和合理利用土地资源需要科学的评价价值,这对保护和可持续利用土地资源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1)有利于科学界定耕地征收价格,调控耕地资源非农化,实现耕地资源资产管理,促进耕地资源可持续利用 黑龙江省有大量的耕地。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政府不断征用耕地进行非农建设。因此,它支付征地补偿费。事实上,这些补偿费的构成并不反映严格意义上的土地价值,而是一种特殊的土地价格(即土地收购价格) 在退耕还林过程中,征收价格的刚性和耕地价值在地价之间的偏差不会导致土地供求随着市场变化和征地补偿中的低速耕地变化而成为“催化剂”,从而减少耕地数量和质量的下降。 因此,有必要科学地计算土地资源价值,并根据需要修改或重新界定现有农地征收价格的实际价值。 (2)有利于完善土地流转市场 农民和承租人在资金、技术等方面差异很大,因此耕地产出效率也有很大差异。 在实践中,现有的大部分农地评估程序认为,现有的经济产出利用水平及其影响因素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没有足够重视粮食供求关系的相关情况、特定耕地的区位优势、耕地的开发利用等相关因素。因此,这种不科学的农业土地评估程序助长了对土地转让市场完整性的相互信任。 显然,农地价值,通过建立多因素系统模型,合理估算土地价值,作为交易各方的价格参考,将大大降低具体交易的成本,并能有效维护特定土地流转市场的良好秩序,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市场投机农村耕地的趋势, 导致农村耕地劳动力囤积现象日益严重,不仅增加了交易成本,而且不利于农村耕地的承包经营,导致土地利用效率低下或浪费人 (3)有利于形成科学的征地补偿机制 众所周知,一方面,农村耕地可以在农业生产中创造相应的经济价值;另一方面,它还可以提供就业机会,保障国家的粮食安全,并在社会和生态环境等方面发挥相应的作用。 然而,农村耕地的社会和生态价值往往没有直接反映在市场环境中。 因此,耕地利用未能实现正外部性,现有耕地补偿价值明显偏低。它的目标是使低农业效益难以逆转。 因此,对土地经济价值、社会价值和生态价值的理论和实证研究可以作为农地具体价值补偿机制的参考。 2耕地资源价值相关理论,112.1耕地资源价值相关概念的界定,112.2理论基础,133哈尔滨市耕地资源利用现状,163.1研究区概况,163.2哈尔滨市耕地资源现状及利用。184哈尔滨市耕地资源价值计算204.1耕地资源经济价值计算224.2耕地资源社会价值计算244.3耕地资源生态价值计算25结论常被用作主要生产资源的耕地资源,对保护国家粮食安全和保障农民基本生活具有重要作用,还具有维护气候、净化环境和维护生物多样性的功能 传统的资源价值片面地把耕地资源的价值理解为经济价值。根据可持续发展的概念,环境价值也至关重要,应纳入国民核算体系,以建立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 在不断非农化的过程中,耕地被大量占用,耕地价值将会丧失。 其根源是中国没有一个完整的资源价值体系,目前的土地利用仍然是一种传统观念,追求“经济效益”的最大化 土地资源没有得到有效配置。 因此,为了实现耕地可持续利用的目标,防止耕地大量流失,确保社会稳定,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关键在于防止土地开发商为了自身经济利益无序大量开垦土地,也在于防止政府与开发商合谋谋取共同利益。 这一切的根本出发点是让人们真正认识到耕地的价值,它应该包括经济、社会和生态价值。 哈尔滨是中国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土壤肥沃,有机质丰富。 以哈尔滨市为研究区域,在界定耕地资源价值内涵的基础上,借鉴资源经济学的市场价值法、替代市场法和成果参考法,分别对耕地资源的经济价值、社会价值和生态价值进行了估算,得出以下结论:界定了耕地资源价值的相关概念 耕地资源的价值本质上是满足人类对资源的需求,是由耕地资源的效用、稀缺性和可控性决定的。 耕地资源价值是指耕地资源稀缺满足人类生存和发展要求的意义。此外,它是耕地的属性和功能的效用,以满足人们的需求。 本文综合考虑了耕地资源的经济、社会和生态功能,将耕地资源的价值定义为经济价值、社会价值和生态价值 为了保持耕地资源的经济价值,利用耕地上的作物产量产生经济效益,应长期发挥土地培育功能。 耕地资源的社会价值是指耕地资源在保护国家粮食安全和保障农民基本生活方面的价值。它包括两个方面,即社会保障价值和粮食保障价值。其中,保障价值可分为基本生活保障价值和就业保障价值。 耕地资源的生态价值是指耕地在调节气体、涵养水源、净化环境、保持土壤和维护生物方面的功能价值 参考文献[1]瞿福田等。农地非农化经济驱动机制的理论分析与实证研究[。自然资源杂志,2005年。[2]大卫·金和约翰·辛登。水土保持对农田价值的影响[。土地经济学,第64卷(3),1988年,P242。[3]阿尔丰斯·韦尔辛克,斯蒂夫·克拉克,卡尔姆·图尔维,拉哈尔·萨克。农业政策对耕地价值的影响[。土地经济学,1999年8月。第75卷。问题3。[4]哈宾德·桑德胡,斯蒂芬·德·勒腾,罗斯·卡伦,等。未来:传统和有机可耕地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实验方法。《生态经济学》,第64期,第4期,2008年2月1日,http://sblunwen.com/zykflylw/,第835-848页。[5]奇科因·大卫。城市边缘的农地价值:销售价格分析[。土地经济学,第57卷(3),1981年,P353。[6]保罗·萨顿,罗伯特·克斯坦萨。市场和非市场价值的全球估计来自夜间卫星图像、土地覆盖和生态系统服务评估。生态经济学,第41卷,第3期,2002年6月,第509-527页。[7]戈登·伊伦·姆,克内茨,杰克·消费者剩余测度与资源评价[·杰]土地经济学,第55卷(1),1979。p1。[8]布鲁克郡,大卫,尤班克斯田川和艾伦估计野生动物资源的期权价格和生存价值[。土地经济学,第59卷(1),1983年。[9]弗兰克·梅里、格雷戈里·阿玛切、艾瑞弗顿·利马。巴西亚马逊河前沿定居点的土地价值。《世界发展》,第36卷,第11期,2008年11月,第2390-2407页。[10]马蒂亚斯·迪特。用蒙特卡罗模拟技术计算云杉和山毛榉的土地期望值。森林政策和经济学,第2卷,第2期,2001年6月,第757-76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