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9566字硕士毕业论文安倍第二届政府以来的日美安全合作研究——以国际政治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为视角

39566字硕士毕业论文安倍第二届政府以来的日美安全合作研究——以国际政治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为视角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9566字
论点:斯德哥尔摩,日美,美国
论文概述:

本文是政治论文,本文从研究的内容上来看本项研究主要以国际政治心理学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为视角,对安倍第二次执政以来的日美双方领导人主要讲话、政策、应对热点问题时的行为.

论文正文:

第一章国际政治心理学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日本和美国之间存在着短期内无法弥合的差异和对立。日本人民、学者甚至政府长期以来都对美国的“家长”行为不满。早在1952年,当日本和美国签署《日美安全条约》和《日美行政协定》时,就存在矛盾。 结果,日美安全条约在1960年被修订。 这两个国家还不时发生经济冲突。例如,汽车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 运用博弈论分析日美在这一合作中的矛盾和分歧,可以概括为日美两个主权国家在信息不对称条件下的非零和博弈,两者都不能从合作中获得最大利益。 1.1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概念分析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在1973年作为一个概念提出的。这是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的尼尔斯·伯格杰鲁特教授总结了瑞典斯德哥尔摩银行抢劫案中劫匪和人质之间的异常关系后得出的结论。 在131小时的抢劫后,当警察、市民和媒体对人质获救感到高兴时,他们发现所有四名人质并不憎恨两名劫匪奥尔森和奥洛夫松,而是觉得警方处理此案不利且不当。他们还说,他们更害怕警察,反过来为两个抢劫犯说情。 获救后,女人质也开始亲吻劫匪,男人质斯文·萨夫斯托(Sven Safstorm)与劫匪握手道别,看起来像是在向老战友告别 事件发生后,其中一名人质克里斯汀甚至取消了她现有的婚约,并最终在狱中与强盗奥洛夫森(Ohlofsson)结婚。另外三名人质也喜欢绑架者。他们没有纠正他们,而是筹集资金来保护强盗。 这种人质对劫匪的由衷认同,甚至帮助劫匪的行为,正是因为人质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最大的魅力在于它使被压迫的人质对被压迫的强盗有好感、依赖、信任和认同,并最终站在强盗一边。人质的行为和思想不能用普通的伦理道德来解释。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针对受害者的,但它的一代不能与犯罪者分开,必须同时满足必要的条件。 1.2日美安全合作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日本和美国在安全合作中的地位是否符合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以及日本和美国在这种地位中的作用需要调查 在此之前,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角度分析国际政治问题时,其理论可操作性是首先要讨论的问题。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已被应用于国际关系的分析。不可忽视的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在应用于国际关系分析时有一定的困难。国际政治心理学的相关分析视角不能单独用来解释国际关系。 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角度分析日美安全合作,可以进一步揭示日美安全合作的现状和未来趋势。同时,应结合国际关系的其他相关理论进行综合分析。 1.2.1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理论适用性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概念在国际政治中很少用于分析国家之间的关系。其中,菲利普·菲尔维斯基(Philips Fillvesky)1989年的著作《捕获大陆:欧洲-苏联关系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聚焦苏联与欧洲的关系。 文章中主要提到了其余的相关文档。例如,《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题为“巴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文章分析了法国、德国和比利时之间的关系。中国人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反映在法国对德国和比利时的经济政策上。法国紧缩的财政政策反映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人质的特征。 以上是国外学者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在国际政治中的代表性研究。 简而言之,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并不经常被用来分析国家间的关系和合作。 此外,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作为犯罪心理学领域的一个概念,最初是针对个人进行分析的。在宏观国际政治分析中,如何判断一个国家的心理状态似乎也是一个难题。例如,就日本对美国的好感而言,虽然数字更高,但仍有一些人对美国没有好感,甚至有厌恶感。包括冲绳基地附近居民反对美军驻扎的态度,可以看出并非所有日本人都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美国也是如此。 事实上,这个问题不仅存在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研究中,也是学术界难以确定的问题。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不仅与客观条件有关,还与国家间绑架的时间和状态、参与国内部门的文化、政治和历史因素以及国家的地理因素有关。 此外,在将人类个体心理问题的分析应用于国际政治时,也应考虑群体心理,这也增加了研究的复杂性。 第二章日美安全合作视角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是人质面对来自劫匪的暴力和迫害等高压环境后,从内心对绑匪的一种心理认可、信任、信赖和善意。 即使人质获释,这种症状也会持续下去。 这种现象存在于美国和日本的安全合作中。 2.1安倍政府对日美安全合作的思考和主张自安倍第二次执政以来,即从2012年12月底至今,日本对美国的重视、认同感、善意和依赖性可以从安倍的讲话中看出。 然而,经过仔细分析,我们也可以看到它对美国施加压力,绑架其政策的一面。这种压力会让美国觉得日本对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不可或缺。与此同时,没有日本的帮助,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力量将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由此可见,安倍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状态下日美安全合作的思考和主张既有与美国安全合作的一面,也有绑架美国的一面。 2.1.1安倍政府协调与美国的安全合作(1)安倍自第二次就职以来的讲话中透露出的身份感表明,安倍的讲话总是有意无意地透露出对美国作为盟友的身份感、信任感和信任感,以及美国给予它的安全感和由衷的善意。 这是日本充当人质时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影响之一。 安倍在第二次就职以来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日本的外交和安全基础是日美关系,纽带是日美联盟。 事实上,安倍在每年的主要讲话中强调了深化与拥有“共同价值观”的美国和日美同盟合作的重要性。 通常,当安倍提到与安全有关的问题时,他的话中总是有对美国的依赖的痕迹。例如,在2013年的施政报告中,安倍提到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的“基本轴心”,日美在安全方面有着共同的目标。 这反映了安全合作中的认同感。 此外,安倍在2013年和2014年广岛和长崎和平祈祷仪式上的讲话也非常令人难忘。他首先想起了伤亡,然后把广岛和长崎的悲剧完全归咎于核问题。因此,他开始在演讲中表示反对核武器。他还特别提到,美国和其他国家也参与了对核武器实施制裁的努力,但根本没有谴责美国。 这可能正是因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能促使日本放下过去对美国的怨恨,共同应对外部威胁。 从安倍的讲话中还可以看出,日本和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立场一致,这表明了相互承认的一面。 日本也加入了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早期,日本主要采取四项制裁俄罗斯的措施,以便与美国和其他国家共同应对外部威胁。 此外,恐怖主义、网络攻击等非传统安全威胁也使日本更加依赖美国。 2.2美国对日美安全合作的思考和主张从当前国际形势来看,美国仍然是一个超级大国。在日美安全合作中,美国也认为自己仍然处于主导地位。这表明美国倾向于从后来对美国领导人的相关声明和材料中对日本施加压力。 事实上,美国可能没有意识到其主要领导人也在白宫的一些讲话中透露,美国受制于日本。 在日美安全合作中,美国也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中扮演绑架者和人质的角色。它在不同方面对日本施加压力,同时也受到日本要求成为人质的压力,帮助日本实现地区安全等利益。 2.2.1日美安全合作领导人从日本多年来的国防白皮书中可以看出,在日本眼中的美国尽管实力下降,但仍在维护国际和平与稳定方面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从白宫的相关文件和领导人的讲话中也可以看出,美国将参与世界各地的重大政治问题。 美国仍然认为自己是国际秩序的捍卫者。美国也认为自己是日美安全合作的领导者。 2015年1月5日,美国国务院在战后70周年纪念演讲中呼吁日本向邻国“道歉”。 美国的主导态度仍然可以在话语中得到反映 美国在改善日韩关系方面的行为分析也显示,美国总是以类似父母的姿态敦促两国缓和关系。 2.2.2美国在人质角色中的思考日本在其亚太政策中绑架美国后,美国也对日本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日本不再有发动战争的能力和力量,但这一切都已被日本右翼势力逐渐改变。日本通过了一项解除集体自卫禁令的法案,并发布了防御准备和技术转让三项原则。 表面上,日本声称保护日本国民的安全,并在必要时帮助美国和其他国家。事实上,日本倾向于军国主义。 另一方面,美国并不十分担心,但显示出从心底支持日本激进行动的迹象。 例如,美国副总统拜登和安倍在2014年的一次通话中强调,美国同意日本的集体自卫政策,因为这有助于加强日美联盟和维护地区和平。 第三章日美安全合作中的角色转换和变量……333.1日本寻求平等……333.1.1经济能力..............................33第四章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下如何看待日美安全合作......................................414.1在日美安全合作中不能忽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第4章如何对待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下的日美安全合作 两国之间的经济和文化交流也将更加密切,这也可以促进日美联盟。 从上一篇文章对日美领导人主要讲话的分析可以看出,在全球紧张局势下,两国加强联盟的趋势更加明显。 因此,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存在不容忽视。它使日本和美国都感到一定程度的安全,并实现自己的国家利益。因此,尽管存在冲突,日美安全合作仍将呈现相对稳定的趋势。 4.1在日美安全合作中不能忽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角度分析日美安全合作,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解读两国的复杂行为,揭示日美安全合作的现状。 因此,即使在国际政治中,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在日美安全合作分析中的作用也不容忽视。 结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一个看似远离国际政治分析的心理学术语,作为日美安全合作研究的分析视角,可以作为国际关系研究的一个考虑因素。 如果各国不符合导致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条件,这些国家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可能性将非常小。 此外,即使在满足诱导条件和绑架并在政策和立场上相互依赖的国家中,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不一定存在,因为它们之间必须有真正的认同感、善意和依赖性。 从国际政治中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角度研究日美安全合作,可以看出日美是绑架和相互依存的。同时,日本和美国对彼此有一定程度的自我认同。 值得注意的是,在犯罪心理学的解释中,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作为绑架者之一,将在绑架状态中占据主导地位。然而,日本和美国在国际政治环境中表现出更加复杂的绑架和相互牵制关系。从不同角度来看,日本和美国都绑架和利用对方,以实现各自在安全合作中的利益,同时相互依赖。可以看出,在国际政治中,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实际上将交换参与国的角色和国家。 事实上,日美之间产生的认同心理不仅体现在安全合作上,也使绑架国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对人质国更具吸引力,这可能比脆弱的软实力更稳定,更深入人质国的“骨髓”,因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下的国家之间的联系更紧密,日美之间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渗透可以反映出彼此的不同影响。 日美之间这种复杂关系的形成与日美之间的历史和国际环境因素密不可分。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