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46259字硕士毕业论文真爱。错误的爱。精神。2010-2012年人民文学小说中的爱情写作

46259字硕士毕业论文真爱。错误的爱。精神。2010-2012年人民文学小说中的爱情写作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46259字
论点:情爱,关系,黑皮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文选取《人民文学》二〇一〇至二〇一二这三年来的长篇小说情爱书写,表现内容横跨中国封建社会末期、抗日战争时期、文革时期、二十世纪八〇年代改革开放初期。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真爱的爱情书写

在第一季度,结局好的一切都好。

“结局好的一切都好”是指双方相爱的常识,在情感集中时保持亲密和激情,在性爱中相对和谐。同时,为了愿意承诺对方并履行自己应有的责任,这种爱的状态是“完美爱情”的常识。拥有一个完美的爱情状态,一个人会感受到一种良好的爱情状态,即“彼此幸福”、“互相尊重”、“在困难时期能够互相依赖”、“强烈渴望彼此结合”、“愿意不与某人分手并对她(他)负责到底”等。趋于完美的爱情会给人巨大的心理愉悦,是人类追求爱情的最终状态。本节将讨论这种爱情状态。

《白雪公主的乌鸦》中的翟桂芳和罗扎耶夫,《花街的往事》中的顾大洪和关李文,《睡眠中的Flo和丹尼》、《Flo和睡眠》中的和丹尼,都经历了“一切都会有吉尔”的爱情状态。经历了沧桑之后,他们的感情逐渐升温,彼此从内心的亲密和激情中发展出了对彼此爱的责任。《白雪公主与乌鸦》中的翟桂芳最终嫁给了关心她的罗扎耶夫,在经历了世界上的艰辛之后,罗扎耶夫迷恋上了她。从那以后,她摆脱了痛苦,走向了幸福。《花街往事》中的顾大洪和关李文一直相爱。误会过后,两人结束了分歧,携手步入婚姻殿堂。在《睡眠,Flo,睡眠》中,Flo原本是一个来自落后黄土地的中国女人。丹尼,一个在欧洲先进文明影响下长大的欧洲人,跨越了社会文化、习俗、歧视等诸多障碍,冲破一切困难,与Flo携手共进。由此可见,所有家庭成员的这些感受都经历了一定的困难和障碍。他们没有一步一步地坠入爱河,然后去了幸福的殿堂。在或多或少的程度上,他们必须经历一些来自外界的障碍或爱情关系双方之间的误解,然后才能曝光。\\u\\u\\u\\u\\u\\u\\u\\u\\u。

翟桂芳在小说《白雪公主乌鸦》中原本并不快乐。她被她不正常的丈夫折磨和毁灭了很长一段时间,遭受了巨大的身心伤害。她最大的乐趣是参观俄罗斯老人罗萨耶夫的鞋店。罗扎耶夫显然对翟桂芳充满感情:“每次她试鞋子时,他都会帮她提,他总是同情地轻轻捏她的脚踝骨。”\"每年当他为她做新鞋时,他仍然需要小心翼翼地用手掌来比较。\"罗扎耶夫对翟桂芳也有着高涨的热情,但是因为翟桂芳已经结婚,他不能采取任何行动。翟桂芳的丈夫死后,他开始大胆追求翟桂芳:每天送礼物给他以示爱意,并愿意嫁给翟桂芳。翟桂芳也通过长期接触了解到罗扎耶夫对她的爱,并愿意和这个爱她的男人共度余生。翟桂芳经历了艰辛和屈辱,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一辈子信任的人。作者在她生命的前半段给了这个角色太多的痛苦。她的结局逆转似乎是对“痛苦”的补偿。作者似乎在告诉读者,当苦难结束时,苦难总会到来,没有人会永远经历苦难。这种安排反映了作家温柔纯洁的美学思想,作家对人物的美好祝愿,以及对美好感情的向往和坚持。

..............................

第二季度不能保持在一起。

“不能在一起”在常识中意味着双方相爱。就情感集中而言,双方既保持亲密又保持激情,而就性愉悦和爱情而言,双方相对和谐。与此同时,为了愿意承诺对方并履行他们应有的责任,这种爱状态在通常意义上是“完美的爱”状态。尽管他们拥有完美的爱情状态,感受到“互相尊重”、“在困难时期能够互相依赖”、“强烈渴望彼此结合”、“不愿与某人分手并对她(他)负责到底”等美好的爱情状态,但他们无法享受到完美爱情趋势带来的巨大快乐,因为他们因外部现实或命运而被迫选择分离。本节将分为“为爱而毁灭”和“捉弄命运”来讨论这种爱情状态。

首先,为爱而毁灭

小说《生命之书》中的夏小雨和范家福真的相爱了。范家福是一位有权势的官员。为了不在物质上依赖范家福,夏小雨冒着风险接受贿赂。范家福还帮助一些公司为夏小雨非法上市。最后,所有这些角色都把他们的青春献给了真爱——贪污受贿,监禁,早期破坏他们光明的未来,表现出对爱情的盲目。

夏小雨原本是一位迷人的女主人。她并不缺少金钱和地位带来的光环。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她基本上抵制了外界金钱的诱惑。因为他们偶然爱上了副省长范家福,两人如痴如醉。为了跟上范家福的经济能力和社会地位,他听了别人的欺骗,被超出她的经济能力的贿赂所感动:“即使是一分钱,也不要给他...只有这样,你才能彻底征服他...索取是卑微的,给予永远高于一切。”他还暗示范家福违反了法律和纪律,两人最终都进了监狱。作者赋予这个爱情故事某种悲剧感,这使得夏小雨和范家福的命运悲惨。通过范家福和夏小雨的堕落,展现了人物迷失爱情道路的盲目和荒诞感。

夏小雨对范家福的爱更多来自精神共鸣和吸引。他们彼此欣赏,热恋中。夏小雨是一个城市女性,经济能力极强。她不会因为热衷于追逐金钱而陷入某种情绪。“真爱”和“真爱”是选择配偶的标准。随着商品经济的快速发展,物质也开始包裹和腐蚀恋爱双方内心的精神世界,动摇了他们对物质的冷静和理性态度。起初,当行贿者以高额经济回报引诱夏小雨时,他并不容易成功。夏小雨出奇的平静。当行贿者将贿赂内容包装成经济地位上的“男女平等”时,他就戳进了夏小雨缺乏物质财富积累和缺乏亲密爱情关系的弱点,使夏小雨变得浮躁而犹豫,并轻易跳入贪婪的漩涡。范家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农村孩子。即使他身居高位,他也不应该是一个简单而真实的农村孩子。他应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但他一步一步误入歧途,毁了自己。夏小雨和范家福对纯洁的爱情有强烈的渴望。当他们被这根柔软的肋骨夹住时,他们就陷入了别人设置的难题:热烈地爱着对方,接受情人的贿赂,最后毁掉他们的未来。

................................

第二章是错误爱情的爱情书写

第一部分消耗畸形关系中的生命。

之所以称之为“非正常关系中的生命消耗”,是因为这种爱情关系的存在给一方或双方带来了巨大的身体或精神折磨。通常,恋爱关系中的一方或双方会意识到情感本身的衰退,但不会选择放弃对方。相反,他们继续维持爱情关系或在爱情关系存在和解除的循环中互相折磨。这种爱情关系可能会对一方(通常是女性)或双方造成更大的折磨。本节分为“错位的情感关系消耗女性的青春”和“情感党派为生存而斗争,互相折磨”进行讨论。

首先,错位的情感关系消耗了女性的青春

《生命书》中的小乔和骆驼,莉莉《月经书》中的潘萧乾和常德发,王宝钦和童有元,都维持着畸形而痛苦的男女情感关系。因为女性天生脆弱,对生理和心理特征敏感,她们从身体到灵魂,从小乔对爱情的奉献、王宝钦的自杀、潘萧乾的爱情之死,凸显了扭曲的爱情关系对女性的伤害。每一段错位的爱情关系都给女性带来巨大的痛苦,体现了作者对女性权利的诉求。

小说《生命之书》中的女主人公小乔干为她的情人骆驼做了任何事,却没有爱自己:“小乔一个接一个地照顾他们,非常体贴。...最大限度的奉承,让领导们满意。”作为回报,骆驼轻蔑地说:“我没有请她来,是她自己要的。”虽然是“地下情人”关系,但曾与小乔相恋的骆驼,仍让小乔卷入了公司非法上市的一系列手脚,导致小乔被骆驼牵连并“拘留”。这种不正常的爱情关系导致了小乔内心的扭曲:她憎恨所有与骆驼有关的女人,从想贿赂骆驼的女人到骆驼的妻子。她讨厌他们享受骆驼的关注和财产,但她被骆驼忽视了。小乔的悲剧有两个方面:一方面,骆驼不太爱小乔,却把小乔留在身边,空让小乔无法从痛苦的爱情关系中解脱出来;一方面,小乔自己愿意在痛苦的情绪中挣扎,只是因为她的心仍然深深地爱着骆驼,愿意为他没有自我,愿意留在他身边,为他做任何事。这反映了小乔在这种爱情关系中的盲目性和依赖性,也反映了以男性为中心的爱情关系对女性命运的破坏。

在作者李傅沛的作品中,小乔所有的情感起伏,如快乐、痛苦和给予的欲望,都集中在骆驼的意志上。骆驼死后不久,他用各种方式诽谤骆驼的妻子,甚至积极寻找一个可以依靠的家庭。从这些行为可以看出,小乔是一个骨子里有着依附个性的女人。她对男人的态度是把他们作为一生的依靠,把男人视为所有生命和爱、欢乐和悲伤的源泉。

..............................

第二节外力瓦解

在爱情的发展和进步过程中,它受到外力的影响,使得本来就不稳定的爱情关系摇摇欲坠。这种爱情关系属于“导致分手的外力”的情况,即《六人晚餐》中的黑皮肤和珍珍、苏琴和丁伯刚。感情在到达荒地之前就夭折了,表现出无尽的悲伤。

小说《六个人的晚餐》中的女主角珍珍和男主角黑皮是一对痛苦的夫妇,带有相当滑稽的色彩。从小,珍珍就一直是一个配角,一个像“疯子”一样的傻姐姐。她通常期望一个对她好的男人出现。黑皮肤是一个没有什么社会地位的推销员,是一个贫穷的底层公民。相反,两个同样普通但没有社会地位的人可以在精神上热情地拥抱对方。多年来,黑皮肤的业务越来越强大。珍珍一直全心全意追随黑皮肤。最后一个问题实际上是“生孩子”。珍珍安装了他期待多年的整个孕期的黑色皮肤。最后,知道真相的黑皮肤承受不了空一击的喜悦:“你不是在撒谎,而是在和我玩。你不是把我当成一个人,而是踩在我已经改变的心上。”从那以后,他消失在珍珍的生活中。

黑皮肤和珍珍曾经是一对不朽的夫妇,他们在一个混乱的城市里温暖地拥抱在一起。他们都是这个城市的普通公民:他们没有崇高的理想,没有高尚的情操,没有知识和学历,只有底层的不良工作经验,是这个城市的边缘人。他们毫无顾忌地相爱。不在乎别人的眼睛,不在乎现实的曲折,去建造自己的小房子。两个人从城市的边缘逐渐变得富有,相互依赖无条件的信任。现在,珍珍的谎言摧毁了这种信任,伤害了深深信任珍珍的黑人皮肤。珍珍太渴望保住这个家庭。她不能给孩子,所以她只能给黑皮一个不切实际的梦。珍珍和黑皮走过了温暖的爱情。珍珍和海皮在亲密和激情方面得了满分。这两个人无私地爱着对方。在黑皮的心中,珍珍是他最喜欢的人。就责任而言,黑皮一赚钱就嫁给了珍珍。他没有和珍珍一起玩,非常负责任。作者在底层对这样一对夫妇的描写也颂扬了他们一路认真生活释放出的活力,展示了作者对底层人们的赞美和赞美,也展示了一旦精神危机发生,需要花很多时间来修复,并展示了恋人们在拥有健康的爱情关系之前需要保持诚实。信任是爱情交流的基石。

小说《六人用餐》中的女主人公苏琴和男主人公丁伯刚都是悲剧人物。他们显然相爱,但被现实因素分开了。尽管苏琴失去了他的丈夫,但他的身体里仍然有许多无法释放的生理冲动:“一个人将会以这种方式被他的身体奴役。她看不到与睡眠相关的床、被子、枕头和内衣。”苏琴还发现她仍然深爱着死去的丈夫,以至于她的生活或爱情的每个细节都如此清晰,无论她如何掩饰,她都永远不会忘记。此外,在一个没有男人的家庭里,生活总是有点困难,这使苏琴更加委屈和痛苦。所以她决定偷去找一个男人:“最好和原来的丈夫完全不同,即使他什么都不是。”丁伯刚很丑,略显丑陋,尘土飞扬。远离书本,使用下流的语言,最重要的是——他是个酒鬼,总是喝得烂醉如泥。苏琴对此很满意:“只有这样,她才能像动物一样无耻地和他做爱,并确保她永远不会给他留下好印象,即使它像针一样大。”

..............................

第三章精神爱情的爱情书写...................33

第一节永无止境的单恋……33

一、静静地看着……33

2.自毁……为了爱36

第四章论述爱情写作……48

第一节通过欺骗感情来达到目的..............................48

I .欺诈性财产........49

第二,安慰孤独..............................50

第四章论述爱情写作

第一节通过欺骗感情达到目的

通过情感欺骗达到目的是交易爱情写作的具体表现。这意味着恋爱关系中的一方使用各种伎俩和手段来“迷惑”另一方,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从而增加亲密感和激情——也就是说,用“我非常爱你”的幻觉来换取另一方的信任。这种“欺诈”通常会给对方带来很大的伤害。

改革开放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红利”。生活质量提高了,物质需求得到了满足,爱情变得越来越自由。恋爱双方逐渐放弃了阶级、出身和家庭背景等外部条件,走向了相对自由的爱情阶段。爱情观念的这种变化导致了一些新的爱情现象。有些人用“自由的爱”作为掩护,用“空虚的情感”作为手段,用虚假的“亲密”、“激情”甚至“责任”作为掩护来换取自己的利益。在2010年至2012年的“人民文学”小说作家中,有人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详细地写了下来。

一、财产欺诈

小说《生命之书》中的女主人公惠惠通过掩饰自己悲惨的生活经历,假装温顺、善良、迷恋,骗取了男主人公春才和春才娘的信任。当这家人放下戒心时,他们拿走了春才所有的积蓄。惠惠利用情感骗取春才积蓄的行为表明,金钱超越爱情关系中的亲密、激情和责任因素,在爱情关系中占上风,在金钱面前被贪婪和物质欲望迷惑的人会做出疯狂的举动伤害他人。这也表明,在改革开放的环境下,全社会对物质和金钱的疯狂追求玷污了情感的真诚和纯洁。

春才被发现偷窥自己心爱女孩的浴室时,他感到很羞愧。他甚至选择“从宫中挥刀”,以减轻内心强烈的自我道德谴责。土地承包制度兴起后,春才凭借其勤劳的品质成为村里第一批“万元户”。良好的商业意识和丰富的财政资源吸引了大量的女孩前来求爱,而“无根”的困境也让大多数女孩望而却步。最后,只有离婚的年轻女子惠惠愿意留下来。在文章的第一部分,在文章的第一部分,作者通过不贪财、愿意工作和懂得如何生活等细节塑造了一个理想的家庭主妇形象。惠惠对春菜的唯一期望是“只要你不被打败”(1)当你来到春菜的家,你会主动做大部分家务,并活泼地服侍春菜娘。作者还刻意强调了惠惠的好品格:“抽屉里有卖豆腐的账户和钱,但惠惠从不去吃饭。”惠惠也迷恋春才:“只要你不打我,我会一辈子为你服务。”在这一部分中,作者李傅沛对惠惠在春菜家庭中的表演的简单描写以及一个贤惠、孝顺、安静的女孩形象的出现表示赞赏。然而,在这种看似幸福的感觉背后隐藏着一场深刻的危机。“村里没人相信惠惠会和春才过上好日子”④文章中多次出现这样的判断,这在一定程度上为春才和惠惠之后的情感变化奠定了基础,暗示这种感觉有些荒谬。

..............................

\\u\\u\\u\\u\\u\\u\\u\\u\\u。

结论

以罗伯特·J·斯滕伯格的“三角爱情理论”为分类理论基础,以佛教原生态多标准交叉分类方法为基础,从“真爱的爱情书写”、“错爱的爱情书写”、“精神爱情的爱情书写”和“交易的爱情书写”四个方面对2010-2012年《人民文学》小说中的爱情书写进行了分析研究。\\u\\u\\u\\u\\u\\u\\u\\u\\u。

《真爱的爱情书写》聚焦于基本上由亲密、激情和责任意识主导的爱情关系。根据真爱的存在,它分为两种状态:“结局好的一切都好”和“不能在一起”。“结局好的一切都好”是指两个情人的感情和激情保持基本稳定,也实现了两个情人的责任履行,从而实现了爱情关系的最佳状态。“无法维系”的爱情的存在意味着,尽管爱情关系受到了现实命运的打击,但双方的情感亲密、激情和内心责任感基本上不受影响。虽然爱情关系的最佳状态还没有达到,但爱情的双方都有朝这个方向努力的内在动力,这是不可能的“结局好的一切都好”《真爱的爱情书写》主要讨论爱情与命运的斗争。这种爱情关系的基本态度是积极的,显示了真爱带给人物的强大内在力量。

《错误爱情的爱情写作》(Love Writing of Wrong)聚焦于亲密、激情和责任意识的影响逐渐减弱的爱情关系。根据错误爱情关系的主要原因,可以分为“异常关系”、“外部现实”和“意识形态差异”。“关系异常”的原因导致了爱情关系的错位和混乱,导致了双方情感亲密度、激情和责任表现的下降,并导致了爱情关系中一方的身心折磨。“外在现实”和“思想分歧”分别指由外在和内在原因造成的爱情关系的衰落。最后,无论是内部原因还是外部原因,都应该从爱的政党内部来分析爱情关系衰落的原因。《错误爱情的爱情写作》主要讨论爱情中的双方如何对待这段爱情关系。这种爱情关系的基本态度是消极的,这表明了双方精神交流的重要性。

“精神爱情的爱情书写”关注由亲密、激情和责任意识构成的精神关系的影响。生理联系显示了缺席时的爱情关系。根据精神爱情的存在状态,它分为两种状态:“单向爱情”和“相互爱情”。“单恋”通常会给一方造成一定的心理伤害,不同的治疗方法会有不同的效果。“相互钦佩”是情侣间精神交流的主要状态,这种交流分为几种不同类型的有意识或无意识的精神交流。《精神爱情的爱情写作》主要探讨了爱情在精神层面产生的几种不同类型的爱情以及治疗方法的差异。这种爱情关系的基本倾向是相对单纯和简单的,表现出恋爱中一方或双方强大的精神力量。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