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0254字硕士毕业论文新时期以来苏北小说家的地域文化写作

30254字硕士毕业论文新时期以来苏北小说家的地域文化写作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0254字
论点:苏北,地域,文化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文旨在研究新时期以来苏北小说地域文化特色的文本呈现,重在考量苏北地域文化与各时期苏北小说创作的双向式影响,同时尝试发掘渗透在文本之中的作家情感世界。

论文正文:

一、地域文化与苏北小说的发展(1)苏北世界及其文化品格1。苏北地区及其历史演变 首先,简单地从地理学的角度来看,本文的地域文化立足点——“苏北”一直分为狭义和广义 狭义的“苏北”包括长江以北、淮河以南和江苏北岸的周边地区,这些地区可能是今天江苏南通、台州、扬州、淮安和宿迁以南的地区。 虽然江苏习惯上分为苏南、苏中、苏北,但如果以长江为界,那么整个苏北和大部分苏中地区都应该叫做苏北,即广义的“苏北”,包括“江苏长江以北、陇海铁路以南的广大地区,北部的奉贤、沛县、萧县现在属于安徽省苏州市,与山东、河南、安徽接壤,南部的南通、崇明岛接壤 “①南通、泰兴、东台、高邮、淮安、盐城、宿迁、沛县、奉贤、赣榆等主要有32个县。 然而,由于这个话题涉及地域文化和地域文学两个模糊的概念,为了避免有偏见的理解,笔者更喜欢广义的“苏北”。 其次,从区域文化研究的角度来看,“苏北文化区”的定义比较复杂 所谓文化区(cultural area),又称文化地理区,是指具有相似或相同文化特征的地理区域。 (2)自古以来,文化区域的形成一直是一个客观渐进的过程,文化区域的划分往往是以遵循文化区域分异规律为基础的,这很难与带有强烈主观色彩的行政区划相匹配。 江苏作为沿海大省,由于封建时代以来形成的复杂的经济、行政和自然区域格局,学者们对江苏文化区域的划分众说纷纭,观点层出不穷。 这是“一个省内,山、河、景和东西都很不一样,经济形势也很不一样,人民的情感利益也很不一样,这是不一致的,会有政治分歧的意见互相牵制,尤其是在江苏省 (1)直到2008年,《江苏省文化区形成与划分研究》首次系统地提出将江苏省划分为三大文化区:楚汉文化区、吴文化区和江淮文化区。在此基础上,江淮文化区进一步划分为金陵文化区、淮阳文化区和海盐文化区 (2)这也是最公认的学术观点 然而,不可忽视的是,文化区域的边界是模糊和渐进的,相邻文化之间也有相似之处。不可能在实心几何图形中画出一条清晰的线。尤其是当地域文化与文学创作的关系具体时,往往涉及到作家的心理意识和文本的具体呈现。过度理性的方法甚至更不可行。 在考虑了各种干扰因素后,笔者选择了最传统的“二分法”③将江苏分为吴文化与魏文化或以长江为界的吴文化与许汉文文化。 由于本文的主题是基于苏北世界的广义,而庐阳文化和许汉文文化是相互交织、相互融合、不可替代的,没有人能成为苏北世界的主导文化。因此,笔者结合地理学和地域文化的相关观点,进一步将植根于苏北地区的文化称为苏北文化。 至此,苏北地区及其文化的内涵得到了澄清 ................(2)地域文化与新时期苏北小说家地域文化文学创作研究 (2)“本土”一词指的是许多内容,但对作家创作影响最深远的是“本土”文化。 “本土文化”是作家的“文化矩阵”。作家早年接受的“本土文化”培养了他的基本人生观、基本价值观、基本文化心理结构和基本文化态度。 “随着地域文化的变化,作家的审美选择和创作风格也会发生变化 1.苏北作家和小说创作自古以来江苏就有许多杰出的作家和学者。在苏北历史上,曾有汉初祖梅成、建安诗人陈林、章雷、“苏家四子”和秦观等颇有影响的作家和学者。 中国小说始于古代神话传说,具体到苏北小说可以追溯到汉代 裴仁(今江苏省沛县)刘翔写了《新序》和《说苑》。大部分材料都是从经典著作和其他学者那里收集的。他对先秦至汉代珍贵的历史事实和传说进行了分类和叙述。在此基础上,他进行封建伦理说教,并在苏北乃至全国广泛传播。 这两部小说和《列宁传》被学术界视为中国早期短篇小说的雏形。 魏晋南北朝时期,彭城(今徐州)人刘义庆创作了《世说新语》,用一种健谈的口吻讲述了汉末至东晋时期苏北及其周边地区盛行的贵族思想和生活方式。《世说新语》成为最具代表性的《赤人》小说,后来又与《赤怪》小说《搜姬神》齐名,对中国的小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元明时期,苏北小说繁荣于空之前。“四大名著”中有两部是苏北小说家写的。一部是元代施耐庵写的《水浒传》(籍贯:江苏兴化)。以白驹民间艺术家创作的《水浒传》为基础,在现实主义和虚构主义的基础上创作了形象生动、血肉模糊的《梁山英雄》,揭示了“政府强迫人民起义”的历史真相,肯定了农民起义的重要性。 第二部是明代杨珊(今江苏淮安)吴承恩写的《西游记》。笔者曾多次游览淮安、连云港周围的景观,积累了云台山、灌河、海州的资料,一瞥野史,极大地丰富了《西游记》的风景魅力和人文情怀。 ..............................二.古典品味与生活自足:20世纪80年代苏北小说家的地域文化与创作(1)古典与传统1。活跃的苏北水墨画位于长江、淮河及其水道形成的运河网内。湖泊作为淮河和沂河的受水区,占总面积的60%。它们主要流经苏北主要灌溉渠以南和以东的低洼地区,包括扬州、台州和盐城,形成水村纵横交错、绿砖白墙的景观 北部的宿迁和徐州地区虽然没有水景,但河流纵横交错。 由北向南过渡的气候条件和平原河流的地貌特征,为苏北地区创造了一个绿色互补的景观。这就像“煮盐唱海歌,种水稻,在淮河边种植,四年来,一百人没有挨饿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在灵芋的篱笆下,现在有鱼和柴禾 汪曾祺的家乡扬州毗邻运河,水和空气都很充足。这里是清朝皇帝停泊船只并登陆的“皇家码头”。有《冰夷》、《大瑙纪事报》、《鉴赏家》和《三陈故里》...纵横交错的河流充满柔情,静静地流淌在作家的地域“水意象”中,使他的作品总是给人一种充满水的身体美感和极大的美感。 小说《劝诫》充满了纸和水。“小营子的家就像一个三江源的小岛,西面有一条通往楚法寺的路 ②英雄第一次在水上相遇,然后经常在水上相遇,从朦胧的美好感觉中感受到纯洁的爱情,一切都像“流动的”,“水”见证了纯洁的人性和美丽的爱情 根据汪曾祺的记忆,一个“大湖”离他家朝东的入口不远。 “瑙”是一大片水域,比池塘大得多。作为许多河流的源头,这个“瑙”似乎一年四季都是温柔而自由的,闪耀着这里的绿色瓷砖和白色墙壁,营造出一种温暖而质朴的氛围。 汪曾祺将苏北水墨画的这种意境与他自己的创作紧密联系在一起,并在小说的散文化中得出结论,他想经营的是这种以水蒸气为载体的散文化小说,追求文笔典雅,少雕少画。 曹文轩从小就生活在盐城盐都区的一个农村地区,这里大河流和小河流相交形成一个网络,这是一个典型的水网区域。 水汩汩作响,作家的笔也汩汩作响,所以“水”、“吴鹏船”和芦苇以及从水中袅袅升起的烟雾自然成为曹文轩小说中重要的写作意象 “这是一个古老的城镇,一条用绿色石板铺成的小街道。街道的两边是一种小砖房,屋顶瓦片的东边和西边杂草一个接一个地生长。 有一个照相馆,几家商店和一些卖杂货的摊位。 “1)”烟是乳白色的 它从每一缕烟中冒出,然后卷起,天空空像银色丝绸一样悬挂着 ”(2)在曹文轩的笔下,苏北河流的大小终年流淌,永不干涸,“这片辽阔的土地,像人体内的经脉一样布满沟渠和河流的枝条,纵横交错,乱七八糟,都不上规矩 (3)作者描写了流水、芦苇、白鸟在水蒸气中飞翔,还有袅袅的湿烟漂浮在帆上,从苏北的“水象”中汲取无尽的养分。正是这种营养让他进入了小说的情境和主人公的生活。即使是简单自然的情节描写也充满了主人公潮湿的情感,因此他的儿童文学作品是独一无二的。 (2)................................自由、野趣、民风民俗是客观呈现特定地域生活场景和人员交流的既定规则。它们并不完全等同于法律的约束。在许多情况下,他们的影响甚至超越了法律规定,经过过滤和继承,他们成为当地无意识的价值认同。 与此同时,某些地区习惯性地使用当地语言来表达思想,这使得他们的语言呈现出地区特色,成为高度显著的方言。 八十年代,苏北作家追求无拘无束、充满活力的歌谣写作。充满野趣的苏北民俗和方言自然融入文本,为苏北小说营造了充满活力的地域文化氛围。 1.轻喜剧婚丧仪式“风俗”一词是指人们在社会生活中代代相传的生活方式,是一个社会群体在语言、行为和心理上的集体习惯 (1)当“习俗”开始遵循严格的程序,具有稳定性和继承性时,它就上升为一种社会和文化象征——仪式,中国人特别重视其中的生活仪式(结婚/葬礼)。 婚姻习俗强调“父母的命令和媒妁之言”;丧葬习俗强调“戴孝与大麻”和“死者是最伟大的” 在苏北,对结婚仪式和礼仪的要求既简单又自由,但他们普遍重视葬礼仪式,甚至绞尽脑汁,形成了一些不成文的规定。 然而,当当地人民习惯了的婚姻习俗和丧葬习俗到达作者的文本时,会有更多的轻松喜剧幽默。 苏北不考虑重婚和婚礼的复杂程序,而是特别关注葬礼仪式,俗话说“死如生,死如生存” 葬礼被认为是死者最重要的葬礼,它关系到死者能否顺利渡过,更重要的是,棺材是在十几岁时准备的,目的是为了赢得好运和延长寿命。 在赵本夫的“祖坟”中,由于村里集体实施了整地规划,领导班子大力提倡村后火葬。贾母怕火葬,有的连小脚都抓了起来,哭道:“天啊,我做了什么坏事?”\"“①由此可见苏北对丧葬仪式的敏感性和重要性。 盐城有一个习俗:如果一个死者的家人认为死者是有福的,他必须在晚上偷他的碗。 被偷的人会视而不见,因为碗被偷得越多,他们就越有威望。 在曹文轩的《胡伯》中,阿福死后有100个碗被盗 在\"燃烧67 \"期间,Afu家族特别邀请和尚在桥头放一个晚上的火。 “呼救”也是这里哀悼的一个特征。“呼救”手,伴随着“春来”、“水龙歌唱”等丧葬歌曲,将同时“哭泣”和“批判”。它不仅能打动真实的感情,还能体面地把握住它。如果“哭泣”是好的,主人家庭将得到奖励。“哭”不好,主家会由村民讨论 《蓝色花朵》中那个半白痴的嫂子“被姐夫掴了十英尺远”,因为她“骂”得不恰当。 ②在汪曾祺的《三姐妹结婚》中,唢呐队也要参加“助哭”,“石福海”经常“进歌”一边哭一边稀里哗啦,让谁听了心里都酸酸的 可以看出,苏北人一直非常重视人的死亡方式。死亡是生命的本质。人们自然会重视接下来的事情。 ..............................三、苦难写作与激情逃离:地域文化与苏北小说家90年代的创作……22 (1)生存与信仰压抑的民间……221真正的苏北与象征性的本土:地域文化与..............................31(一)《楚汉民族的起源》空...................311.花街,暧昧的世界“饮食男女”..............................312.东巴,孤立的乡村艺术家...................334.真实的苏北与符号化的本土:新世纪的地域文化与苏北小说家创作(一)《本源》空楚汉每个作家都有创作的“本源”。“原点”家乡不仅是作家叙事的原点,也是他对某一段历史或记忆的回顾,也是他书写地域文化的地方。 苏北人是苏北具有共同文化特征的区域社会群体的总称。过去,《泰晤士报》的文本创作大多抓住苏北男女的凶残进行描写。 新世纪苏北小说基于对人性更广泛、更灵活的理解,深化了人物在回归故里过程中的内心情感体验。它们旨在勾勒苏北人的快乐、悲伤和喜悦,它们的写作细腻而透彻。它们展现了楚汉民族在时代变迁中的整体面貌,对于把握苏北世界的脉搏具有重要意义。 1.花街,暧昧的世界“饮食男女”和“花街”是淮安著名的“四街”之一,位于淮安清江区安澜门外 用绿色石板铺成的花街被大运河的水蒸气浸透了。街道两边的房子面对面延伸到运河南岸。 在清朝军队进入海关之前,它在早期也被称为“水品乡”。“华杰”这个名字一直保留到今天。听起来很有诗意。 世代居住在这里的苏北人依靠运河水维持生计。安逸和懒惰构成了非凡的生活节奏。 声音微弱的码头和又窄又长的街道只是男女之间暧昧的感情。 新世纪苏北作家许陈泽运用镜头聚焦的方法,从《声音》、《镜子与刀》、《石墩》、《秦怡东》、《花街女房东》、《地球上的烟花》等,描绘了花街的场景...土著男女和外国客人之间甜蜜而神秘的感情像流动的云和水一样一帧一帧地追溯。 ..............................结论地域文化是空之间文化符号的呈现,是推动文学发生和发展的内外动力。地域文化既是文学作品的表达对象,也是创造性的精神归宿。 一方面,它能详细展示外部的地方色彩,另一方面,它能成功地揭示内部的文化内涵,这才是真正的地域文化小说,否则它将失去作为文学作品的意义。 “地域”一词在文学中具有共时性和历时性的双重特征。特定历史时期的地域文学无法呈现地域文化的全貌。只有同一地域不同时期文学的历时性特征才是地域文化的整体。 与繁荣的苏南不同,苏北是一个楚汉汉台复调的江苏。新时期以来,苏北从阴暗的边缘进入文化研究领域,为学术界解读长江南北创造了重要的机会。 从汪曾祺、赵本夫、曹文轩到毕飞宇,再到新世纪的徐陈泽、鲁珉和魏巍,三代老、中、青年作家在社会转型和变革的背景下继续在苏北写作,但他们的关注点不同。 20世纪80年代的苏北小说是精英文化的产物,在苏北水墨画世界中表现出和谐超然的生活方式和温柔的智慧。90年代苏北小说对黄泛区的历史和文明提出了质疑。赵本夫和毕飞宇在展示苏北对鬼神的压制和极权主义的同时,并没有忘记从蒋胡琦的写作风格和对家族史的解构角度出发,反叛和逃离边缘世界。新世纪苏北小说往往是写在苏北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和作家的地域情感体验中。城乡结构的变化和传统手工艺的衰落都是“去古典主义”和“去无家可归”影响的结果。以徐陈泽、鲁珉、魏伟为代表的苏北小说家,从“破碎”的记忆层面,回望苏北的“花街”、“东坝”和“微湖门”,回望苏北的饮食习惯和古代氛围。本文在向内看苏北的同时,创造性地发现了这片土地的复合文化特征,从而用跨区域的文化交流提炼出新世纪的苏北。 苏北三代人的写作就像罗马人的守护神“骏利”。他有两张脸,一张面对过去,另一张面对未来。苏北地域文化在各个时代的作家作品中既有已知的,也有未知的,是一个动态的、持续的过程。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