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7588字硕士毕业论文王华小说中的生态意识研究

27588字硕士毕业论文王华小说中的生态意识研究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7588字
论点:生态,乡村,乌托邦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文试图对王华小说中的生态意识进行研究,考察作家生态视域下的自然关怀和生命关怀,以此丰富王华小说研究,为促进贵州文艺发展献上绵薄之力。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王华小说生态意识的背景。第一部分是关于村落的变迁和生态文学的兴起。王华的著名小说《乔·Xi庄》、《贾元结》和《何华》基本上都是乡土小说。 王华生出生在农村,在农村长大,在农村工作。她对农村生活以及诗歌村庄的陷落给农民带来的痛苦有着深刻的理解。 怀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王华把笔扔进了农村:“文学应该具有承担社会责任的功能。” 当我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时,我被这一点所感动。 “王华生活在一个生态繁荣的时代,这也使得王华非常关注生态。她以“乡土”为创作的基石,在人性甚至人类生存理念的启发下,展示了有意义的乡村生活。 第一,诗意村庄的陷落”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进入快车道,国家的经济实力日益增强,城市的发展日新月异。然而,村庄的发展陷入了绝望,村庄的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日益恶化,村庄底层人民生活悲惨。 “最初是作家描述的世外桃源村,最初是全人类的故乡,随着经济的深入而衰落。诗意的村庄正走向生态乌托邦的反面——生态“邪恶支撑着国家”。\" 洪亮在《良庄的中国》序言中说:我不认为农民的处境已经到了最困难的地步,但全社会最大的问题确实集中在农民和农村 与此同时,政府对农民工和农村的政策和努力似乎没有任何帮助。这些村庄正以加速的速度衰落,并朝着城市的模式跑去,仿佛它们是巨大的城市赝品。 这个国家变成了一个假的城市,首先,它是以乡村的良好生态和诗意乡村的萧条为代价的。 “统计显示,在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80%以上。 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和大规模快速工业化、城市化,农民大量涌入城市,数千个村庄逐渐被遗弃和摧毁。 2002年后的10年里,中国消失的自然村数量达到90万个,平均每天有近250个。其中一些村庄有几百年的历史。 到2011年,中国的城镇化率将超过50% 据估计,未来10年将有超过2.5亿农村人口进入中国城市,这意味着更多的村庄将从中国大陆消失。 “1)这是多么令人震惊的事实,一个个古老的村庄逐渐消失了!甚至幸存的村庄也在走向毁灭:良庄小学前面的池塘已经变成了一个小水坑。黑色藻类植物被苍蝇覆盖。莲藕曾经在泥地里(也许那个时候池塘是如此干净是它的功能),莲花和莲蓬已经消失,变成了地基和房子。 旁边还有一个长着高大桑树的池塘,现在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淤泥,静止不动,枯死腐败,没有任何生机。 如果你在这个村子里长大,用美好的回忆寻找童年的阴影,当你看到这个池塘时,你一定会流泪。 一棵枯树倒在水面上,树干是黑色的,水面上的叶子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掉下来,覆盖了整个池塘,叶子是黑色的,互相粘附,固定在水面上,没有任何流动 塑料瓶、罐子、童装和各种生活垃圾都扔在上面。 你一靠近池塘,就会被难闻的气味弄瞎。 (2)..............................王华出生于贵州省北部道真县,仡佬族聚居的一个村庄。在中国少数民族本土化的背景下,该地区的民族文化因其特殊的地理环境而得以保存。 仡佬族信仰傩神。民族信仰渗透着浓郁的傩文化,倡导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理念。 王华是一位注重民族文化传承的作家。她的作品不可避免地与傩文化联系在一起。 作家坚守文坛十多年,勇敢地承担着时代赋予的责任,形成了独特的创作观。 作家对文学的热爱源于她对精神层面的关注,“研究者”的气质使她将这种热情奉献给底层人民的苦难和命运。 王华说他“将坚持我的祖国和我的国家” 首先,当谈到获奖小说《傩戏》时,王华坦率地说:“它描述了傩神赐予的一个村庄。这是一部在我的作品中带有强烈仡佬族符号的作品。” (2)事实上,除了《傩戏》之外,王华的作品,尤其是描写地方的系列小说,都渗透着傩文化的影响 即使在写作中运用魔幻现实主义也与傩文化密切相关,因为傩文化的起源与宗教巫术密切相关。 傩文化是传统的仡佬族文化,蕴含着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态理念,渗透着强烈的环保意识。这使得长期受这种文化影响的王华用他的作品来表达他对环境破坏的反思,从而使他的小说的意蕴与生态文学的目的相一致。 所谓傩文化,根据瞿刘一等人的定义,是指以傩舞、傩戏、傩艺术、傩风俗为主要内容的文化。它是中国最古老的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最强的生命力和最深的历史积淀。 它起源于古代狩猎时期对野生动物的驱除魔法和巫术,植根于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鬼魂崇拜和巫术崇拜的沃土,起源于古代夏商时期,形成于周朝,在“礼”中规范 (3)贵州深受六大傩文化圈之一的“巴楚巫文化圈”的影响。当地傩文化带有巴楚巫文化圈的印记,与佛教、道教等宗教密切相关,表现为鬼神崇拜、图腾崇拜等 由于巨岭的自然屏障,贵州经济发展暂时落后,为傩文化的保存创造了条件,贵州是傩文化保存较好的地区之一。 尤其是在贵州东部和北部,傩戏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王华出生的道真县位于贵州北部,主要居住着苗族和仡佬族 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成立于1987年,当时该国退出该县。它是中国仅有的两个仡佬族和苗族自治县之一。 黔北仡佬族傩文化资源丰富,尤其是被誉为“傩戏王国”的道真傩文化 (1)据说来到黔北后,外面的人叹息道:“世界傩戏在中国,中国傩戏在贵州,贵州傩戏在道真。” “可见,道真傩文化的地位很高,影响很大 为了逃避不尽人意的现实,一些作家在文学作品中构建了“田园歌曲”,在浪漫主义绘画中抵制了现代工业文明的进步,在美丽的“山水画、风俗画、风情画”中回想起自己的家乡,以创造诗意栖居的乌托邦。 然而,“乌托邦想象可以投射出一个理想的桃花园,也可以为堕落制造一个虚拟的死亡陷阱。因此,存在着反面乌托邦和仿拟乌托邦等子类的衍生物。” (4)从王华的乡村生态小说来看,她没有走当地浪漫主义学派的创作道路,也无意编造一个和谐的乡村生态与人性的乌托邦。相反,她通过揭露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侵蚀来批判社会,这是一种“反乌托邦”,显示了人类生存的困境和无法繁衍的绝望。 王华多次强调她的写作视野在农村。主要原因是她熟悉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人们,但更重要的是,作者对农村生态危机的思考。 王华把这个村庄描述为一个“小角落”,容易被社会忽视,而生态破坏影响到农村,“必须让我思考” “首先,生态“坏东邦”的末日景象如果乌托邦是对现存社会制度的想象或理想主义的肯定,那就意味着人类对光明未来的憧憬充满了美丽和浪漫的色彩。邪恶的托宾(Tobin)是对乌托邦理想主义的讽刺和否定,乌托邦理想主义意味着人类美好生活的噩梦,包含沮丧、怀疑、恐惧和绝望的阴郁情绪。 (1)生态破坏蔓延到农村,把乌托邦变成苦难的“邪恶支持国”,把生态美丽的家园变成瘴气。关心农村和人民生活条件的王华不能对此视而不见。 王华“将对现实的反思和对未来的担忧结合在一起,生动地描绘了世界末日的令人震惊的场景。像西方作家一样,通过对“邪恶拓跋扈”的生态警示,他发出了中国作家关于人类命运和地球末日的警示思想 (2)在长篇小说《雪豆》(原名乔·Xi庄,2007年出版于党岱杂志)中,一群离家谋生的农村人来到县城路边的乔·Xi庄寻求生活,但由于恶劣的生态环境、持续的疾病、精神焦虑,一系列家庭悲剧和爱情悲剧不断上演。 在小说的开头,王华向读者展示了一个被摧毁的桥溪村:黎明无风。 广阔的雪原在黑暗中沉睡。 然而,乔Xi庄没有雪 在广阔的雪原,方圆一英里内的桥西庄,仍然固执地保持着尘土飞扬的外表和憔悴的面容。 (3)桥西村因污染而“尘土飞扬”。由于污染,一年到头都不会下雪。它的脸憔悴不堪。这根本不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村庄的固有特征,而是一个生态“邪恶的支持国” ..............................第二次“末日恐慌”:农村人精神眼泪的痛苦自20世纪80年代美国生态批评热潮席卷欧洲乃至世界以来,由生态危机引发的“精神污染”一直被忽视。 国内生态批评家卢淑媛指出,除了自然生态和社会生态,还应该有“精神生态” “但是看看过去的生态学研究,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许多研究者主要关注生态系统的物质和外部方面。人们总是把希望寄托在解决生态问题的相关技术和管理方法上,而忽略了人们内心的精神因素。 ”“人类社会的生态失衡,环境污染是人类心灵世界察觉不到的,精神世界迅速蔓延 从地球上人类的实际生态状况来看,越来越严重的污染将是发生在人类自身内部的“精神污染”。 \" 在生态危机日益恶化的背景下,最应该关注的是底层人民精神世界的衰落。原本简单的农村人,生态“邪恶的信任”使他们感到不安全,迫使他们主动或被动地接近市场提供的价值体系,亵渎他们的灵魂,污染他们的精神。 看看王华小说中的人物,很少有人是圣灵。原因是他们在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逐渐参与了城市化进程。大自然赋予的简单逐渐消失。缺乏安全感使他们陷入“最后的恐慌”,并患有精神疾病,如丧失道德意识、丧失爱的能力和占有欲扩大。 首先,精神的死亡:疯狂和愚蠢的两难境地“人,世界万物的心脏;心,天地万物之主”④王阳明把人比作天地的“心”,把自然比作一个大“体”,这意味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就是“体”与“心”的和谐 然而,生态失衡和生态污染继续危害人类健康,身体成为负担,严重影响精神,导致异化 处于生态困境的农村人民无权享受社会进步的成果,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生产资料。可以说,物质贫困使他们牺牲自己的身体来满足现实的需要。他们的健康岌岌可危。最终,他们被迫陷入精神贫困。情感世界的不平衡使他们陷入绝望和孤独。 王华的小说《雪豆》只是一个故事,展现了生病的桥西村的人们正遭受着身体疾病造成的“精神污染”,人们被笼罩在“非人”的神奇色彩中 “自我异化”是马克思在《198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提出的一个经济概念,用来批判劳动者和劳动者之间的矛盾关系。 “活动受到影响;力量就是弱点;生殖是阉割;工人自身的体力和智力,他的个人生活——因为,如果生活不是活动,那是什么?——不依赖他,不属于他,转而反对他自己的活动 这是自我异化 (1)今天,“自我异化”的内涵已经远远超出其经济概念,指的是所有背离人性的状态。在他人和外来势力的压迫下,人们陷入了人格异化、人情淡漠、人际关系对立的“非人”状态。 生活在生态危机下的困境中,严酷的现实导致人性的严重扭曲,人们的疏离感日益增强。 乔希庄的男性在生态危机下集体遭遇不孕不育后,正常的生存欲望无法得到满足,因人性缺失而陷入孤独绝望的心理焦虑和自我疏离 ..............................第三章理想家园的失落与追求.............................第一节“搬家”:家庭的持续痛苦...................27 1、自然家园的丧失..............................282、精神家园的丧失..............................30第三章理想家园的丧失和追求第一节“移动”:家园“移动”的挥之不去的痛苦几乎是王华生态小说中一个不变的主题,而迁移意味着人们失去了生存的“场所”。 “地方,简而言之,是指人们所依附的特定自然区域。它决定、影响和标志着人们的生活特征、生态思想和生态身份。同时,这个自然区域也受到生活在其中的人们的影响和保护。 (2)在布里看来,“地方”和地理的生态范畴空是不同的,前者“为人所熟悉,往往在自然家中出生和长大,它与人有着密切的关系,融入人类情感,给人以丰富的想象和联想 (3)因此,英国作家劳伦斯(Lawrence)在1923年指出:“每个大陆都有自己伟大的地方精神,每个人都在特定的地方两极分化——这就是家和故乡。” ”“人们只有在充满活力的家乡才是自由的,而不是流亡和放逐。 (4)此外,“场所”对人的“自我认同”具有重要意义。只有当“我在哪里”才可能真正知道“我是谁”,只有“真正理解你所在地区的整个自然世界是什么样的,理解所有物种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你如何参与这种相互作用”,你才能“理解你是谁,你在哪里?” (5)然而,“日益全球化的当代文明是日益非本土的文明、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不包括生态城市)和消费文化,这不仅剥夺了大多数人的家园——或者迫使人们进入非生态城市,或者污染了人们童年或祖先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活场所。 “6。这样,这个地方就被剥夺了,挂在“现代人”的深渊里变得无家可归,无家可归 王华小说中的农村人处于无“地”的漂泊无根状态,“动”是“地”被剥夺的具体表现 “地方”被剥夺后,人们失去了他们的“物质家园”,他们的“精神家园”也岌岌可危。 ..............................结语部分从生态伦理的角度解读王华的小说,重点论述她的作品《雪豆》、《家园》、《后坡是柏树林》和《附子》,可以揭示王华逐渐清晰的生态文学视野。 《雪豆》讲述了生态破坏给村庄和农村人民带来的苦难,《家》解释了人类失去家园后的困惑。最后,在后坡是一片柏树林和附子,作者开始寻找问题的解决办法。 写作思维遵循“生态危机的原因——生态危机的影响——如何拯救生态失衡”的逻辑思维,充分体现了作者对现实、对整个生态和自然生活的关注。 最终,王华在长期探索中终于发现,只有“爱上自然”,走出人类中心主义的壁垒,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实现人与自然的共生正义,建立生态整体主义,人类才能真正回归家园。 研究王华小说中的生态意识,不仅丰富了作家的研究,促进了王华的对外宣传,也能引起人们对生态问题的关注,有助于解决生态问题。 但是,由于研究能力有限,对生态学理论掌握不足,研究过程中存在一些理论上稍显不足的问题,在后续研究中有望得到改进。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