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8542字硕士毕业论文黑暗中的守护者——论残雪晚期小说中的文学神秘

28542字硕士毕业论文黑暗中的守护者——论残雪晚期小说中的文学神秘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8542字
论点:残雪,世界,人物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笔者认为残雪一直是中国文坛上异类一般的存在。她所表现的对象、她的文学理念、她小说中的人物、场景、情节、语言、叙述结构都与现存艺术作品大相径庭。

论文正文:

第一章神秘的表达第一节模糊的影子看残雪的小说,我们可以发现他们的文本最初是由人物支撑的。 令人费解的开始,突然的结束,以及中间分散的事件和破碎的情节。 由于缺乏完整的故事,故事被大大削弱了,而贯穿全文的人物显得尤为重要。 然而,读完一个故事后,会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人物。 然而,她创作的人物与传统小说大相径庭。 它不仅没有血肉之躯,甚至缺乏基本的现实感。 他们经常被身份所迷惑,外表和性格都不确定。没有过去,就没有未来。它们似乎在此刻存在,因为下一刻它们可能已经面目全非。 与其说他们是人,不如说他们更像鬼魂,不可预知,拥有超人的能力和与普通人完全不同的思维和行动逻辑。 在情节极度匮乏的情况下,正是这些不断变化和发展的人物使残雪的小说文本得以不断建构。 然而,与此同时,这一特点也使得她的文本模糊不清,难以把握和解读,从而为她披上了一件神秘的外衣。 残雪小说中的人物起初模糊不清。 他们的外在表现是不固定的,他们的外表和年龄经常变化。 云秀死后,他的身体缩成了一个89岁的孩子。恩博士只有33岁,但“笑容很老,看起来几乎和他叔叔一样老”。十多年后,裘大嫂看起来仍然只有40岁左右。当被问及她的年龄时,她有时说她38岁,有时说她56岁,有时说她不记得了。当林杰再次出现时,她改变了很多,无论是在表情、外表还是风格上,她都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有时,它们会从人类变成野生动物。 “狮子”写道:晚上,祖母“那张脸正在经历奇妙的变化 起初,它在膨胀,变得越来越大,覆盖了所有的枕头。后来,头发长到了脸的边缘,粗糙的头发长到了床的边缘。 泥朱在昏暗的灯光下专注地看着。显然有一头狮子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小屋里充满了骚气。 “以前,朱妮只觉得她的祖母像只母狮,但现在,她的祖母竟然在他眼前变成了一头狮子!这种人畜共患的情节在残雪后期小说中出现得尤为频繁,也增加了恶魔的形象。例如,林杰的脸突然变成绿色的脸和长牙。不久之后,从侧面看,她的脸和脖子变成了马头。然而,在老人d应该有鼻子的地方,他长了一个灰色的尖角,变成了一个魔鬼。 此外,角色的身体会消失,变成只有声音或阴影的鬼魂——这几乎已经成为残雪式角色的一个固定特征。 《袁阿姨》中的“我”在黑暗中摸不到玉兰的身体,只能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身影和眼睛。“西湖”人行道上只有一些影子在阳光下移动,“只有一些人的影子,但不是由人投射的。”在“美”中“我”只能看到丈夫的身影,但没有实体...................................残雪的主观和动态世界在第二节创造了许多黑暗陌生的世界,或者,在残雪的每一部作品中,都会有一个不同于人类的世界。 小屋建在悬崖边上,无法在《回家的路》中让开,住在猴七仙里的人们在《山村之夜》中悲叹召唤地下亡魂。《狮子》中的鬼屋有骑着马的战士,穿着盔甲,像天上的士兵一样倒下。《鬼屋》中的“乌鸦山”是一座五层楼的危险建筑。菊花和紫罗兰一起进入后,紫罗兰来到了山下,看到了红樱桃,而菊花要么站着不动,要么走四五步到二楼,要么沿着倾斜的地板走 简而言之,这些奇怪的世界只属于残雪。 面对这些奇怪的场景,我们故事之外的人因为它们的非理性而产生怀疑,而故事里面的人却没有意识到它们,甚至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这使得文本更加神秘。 列出场景后,我们可以发现所有不同的场景,除了那些不符合现实规则的,如桂花盛开的季节,强烈的香味,河流与血液在天空,或突然的烟雾,黑暗无处不在,创造一个神秘的气氛。最后,所有不同的场景都表现出两个明显的特征:一个是人和鬼的共存,另一个是时间的流动空 在残雪的小说世界里,人和鬼可以共存 在小说中,经常有早些死去的鬼魂,或者通风的人,或者没有物质的人,或者没有影子的人。例如,在《小镇轶事》中,一只狗在地下通道遇见了他死去的父母,尤其是对他母亲的描述——“我母亲病了,她挂着电话,一动不动,头发长长地垂在地下,令人毛骨悚然。” 叙述者“我”从头到尾,也就是狗的祖父,也被告知他已经死了,每个人都看到了“我”的尸体 残雪提醒读者,我们来到了一个不同于世俗的新世界。 也许对于“跨越两个世界”的残雪来说,她眼中的世界就是这样。 短篇小说《蛇岛》(Snake Island)清晰地描绘了一个由古老樟树围成的世界,死者和生者占据了对方一半的领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领土。正是因为“死人和活人争夺地盘”,那个村子的树都不长,地里的庄稼也不好。 ................................第二章神秘的来源第一节诗意的表达残雪曾经谈到他的阅读经历 她说:“我越来越觉得有些书会变魔术。” 在密集的写作之下,有一个不可预知的世界,可以称之为语言、文学、艺术、哲学或人性的世界。 最奇怪的是,对读者来说,这是一个互动的世界。只有当你通过冥想的力量真正感受到她时,她才会扩展并展现出她的丰富水平。 如果你的阅读是懒惰的阅读,那么即使你是一个有才华的人,这个美好的世界对你来说仍然处于“偶尔展现非凡”的阶段。 “因此,只有通过反复阅读和冥想,甚至写作,我们才能拓展我们所感觉到的世界——这也是最难和最有价值的阅读。 显然,她继承了前人的神奇天赋,刻意设置了许多陷阱和障碍,期待读者与文本互动,与作者一起进入神秘而陌生的精神世界,感受难以形容的终极真理。 首先,象征和隐喻的语言残雪具有诗歌的特点 她使用讽喻的方法,通过使用看起来不现实和不符合逻辑的语言来实现对外部现实的诗意表达。 因此,当你第一次看残雪的文章时,你可能会不知所措。你看得越多,就会出现越熟悉的隐喻,你会有顿悟的感觉,就好像你已经掌握了破解密码的秘密。 例如,蜘蛛的形象经常出现在他的早期作品中。在《污水上的肥皂泡》中,当主人公向别人解释他母亲的失踪时,“蜘蛛在我头上形成了一张新网”,此时,我们只把它归因于丑陋的形象,没有具体的含义。 在关于虫子的故事中,出现了另一句话:“他一天天地变得沮丧,一些蜘蛛图像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为什么沮丧时蜘蛛会出现?这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们不知道 然而,蜘蛛提示的多次出现仍然使我们有一些模糊的联想和一些线索,直到它在《吕方时小姐》中得到表达和验证。“小保安以为他在一个巨大蜘蛛网的中心,唯一熟悉的独眼人从一个隐蔽的地方看着自己。 “面对别人对我母亲下落的质疑,“我”想隐瞒真相,心情很紧张,所以我觉得被网困住了。 蜘蛛的形象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原因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受到监视和控制,他周围的人似乎并没有直接干涉他的生活,但他们都以一种专横的方式说了一些似是而非、毫无用处的话,被困在蜘蛛网的中心,无法逃脱。 在的第二部分..............................在白日梦中,残雪一直强调她所描绘的不是一个真实的经验世界,而是一个深入内心、探索精神境界的王国。 在这种情况下,她必须避免经验理性的影响,调动非理性力量,如妄想、白日梦、冥想,来创造一个纯粹精神的形而上学世界。 因此,她的作品充满梦幻色彩。 虚弱的身体、模糊的主题、真实性和个性都已丧失。当空是可变的,背景是虚幻的和模糊的,情节的真实性就消失了。语言含糊不清,对话复杂而混乱,所有的特征都是为了颠覆传统文学的所有规范。 米兰·昆德拉认为小说的对位法是哲学、叙事和梦想的统一。其中,“梦的叙述,更确切地说,是想象力摆脱理性的控制,摆脱真实性的要求,进入理性思维无法进入的场景”。残雪之所以采取梦的叙述策略,是因为“梦里的风景与这个无聊又可预测的现实中的风景完全不同。那里的头的确充满了好奇,充满了危险,也深深地暗示着希望和惊奇。” “她不在现实世界中创作小说,而是在梦里表演,在幻觉的迷雾中展示她所看到的主观现实。 难怪她的大部分故事都发生在黑暗中,所以故事中的人物不确定这些是否真实。 因为这是一个梦,逻辑思维,特别是基于现实的思维,成为最无用的东西。 梦的世界充满了奇怪的事情,不管事情会显得多么不可思议。梦幻世界是荒谬的,混乱和不合逻辑的状态是常态。 做梦的时候,是潜意识最活跃,原因最薄弱的时候。在现实世界中,受法律和道德约束而不能自由的灵魂可以根据生命的本能行动,在梦中获得完全满足的欲望。 因此,那些模糊面孔、永远看不清楚的人,那些能不断改变外貌的人,那些从人类变成动物的人,甚至那些失去身体的人,就不那么奇怪了。 因此,难怪人物的能力不同于普通人,要么是无中生有、无所不知,要么是无所不能。我们惊奇地看着,但书中的人觉得已经习惯了。 也有那些神秘的风景,作为读者,我们都感到可怕,但书中的人物泰然自若地接受了。 而各种神秘怪诞的无厘头事件,完全不合逻辑的情节发展,在梦的背景下,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梦的世界是一个模糊的世界,梦者是模糊的,梦里的生活是模糊的,梦有它自己的逻辑。 ................................第三章神秘的变化……第一节字符集……第二节每日普遍性回归...................第四节神秘的目的地……第一节拯救:两种模式下的引导……第二节斗争:努斯与逻各斯之间的斗争……35第四章神秘的目的地——三大主题第一节营救:两种模式下的引导曾经,残雪对世界和整个人类如此厌恶,以至于她的作品中几乎没有积极的情感。 以自我体验为参照,她写道,她所代表的先行者与外界不合拍。 以早期杰作《山上的小屋》为例。 文本中的“我”是一种尖锐的觉醒,其他人的精神层面都在“我”之下,尤其是母亲,作为最低层面,与“我”的冲突尤为频繁和激烈,比如抽屉事件上的不可调和的冲突。 也因为我们处于不同的精神层面,我们无法交流,所以对话显示了自我对话的特点 当我把双手平躺在膝盖上时,我能看到山上的一间小屋,我能听到被锁在小屋里的人每天晚上冲进大门。 这间小屋的人其实是“我”,山上的小屋也是“我”的内心世界 这个结论给了读者足够的提示 一是船舱里的人,像“我”,眼睛下面有两个大紫色光环。另一个是“我”爬山时实际上找不到小屋。我只能把手放在膝盖上才能看到它。这象征着“我”已经进入冥想的领域,深入我的精神。 在此基础上,残雪生动地说明了自己的处境。 在内心世界,“小屋”是一个囚禁精神“我”的笼子。在外面的世界里,我很难与家人相处,并且妨碍彼此的生活。 “我”讨厌这个世界,因此不断与起义革命作斗争,一再未能以非凡的生命力重新集结 残雪曾在“异端境界”中描述过自己灵魂的生存状况:“灵魂在世俗世界中承受着压力,扭曲、分裂、畸形、遭受致命的打击;无尽的痛苦、屈辱和痛苦、无尽的恐惧、绝望和悲伤。灵魂不会说话,因为它被自己内心的铁枷锁所压抑。 这是满目疮痍的地球上的血腥场面。 \"................................结论残雪在中国文坛一直是一个陌生的存在 她所代表的对象、她的文学观念、小说中的人物、场景、情节、语言和叙事结构都与现有的艺术作品大相径庭,这给批评家们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在中国文学中,她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但她也因默默无闻而被忽视和批评。 然而,30年来,她一直在沿着自己的文学道路前进,“决心回到过去,孤注一掷”,在与主流的对抗中毫不妥协。 她坚持独特的创新,并将自己定义为一个“异端领域” 尽管残雪经常声称她的作品是“自动写作”,但她的作品毕竟不是胡说八道。她只想拒绝世俗的烦恼,追求理性控制下的潜意识“自动写作”。 因此,透过浓雾,我们终于发现残雪作品最重要的核心是一对一的矛盾。 在文本中,它反映在人物与他人、人物与自身、情节与情节之间的矛盾中,随之而来的是许多矛盾,使我们的阅读陷入了两难境地,因此我们感到困惑和更神秘。 她只是想打破我们所有的期望,与它们背道而驰,因为我们所有的期望都是文明驯化、常识、教条和对真理机械理性沉默的结果。 内外关注,它反映在人物、场景、情节、叙述与我们共同经历之间的矛盾,无处不在的矛盾,这使得我们努力调动经验理性来解释文本化为虚无,并使文本呈现神秘的特征。 神秘毕竟只是外表,最终指向了她思想中的矛盾。 原始欲望和经验理性之间的矛盾要求她以魔鬼般的叛逆精神强烈反对所有现存的秩序,包括艺术世界的秩序。 最高理性和最高感性之间的矛盾,或逻各斯和努斯之间的矛盾,要求她以禁欲的毅力和毅力反抗自己,并在永恒的激越中不断突破。 这是绝望的行为,因为这是一个永恒的矛盾。 精神世界总是在诱惑我们,只有死亡才能将我们与世界完全隔绝。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