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39242字硕士毕业论文论叶迷短篇小说文学

39242字硕士毕业论文论叶迷短篇小说文学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39242字
论点:短篇小说,生活,作家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本论文旨在以叶弥的短篇创作为研究对象,从文本细读出发,力图对叶弥短篇小说进行总体把握和系统分析。

论文正文:

第一章叶迷短篇小说创作的起源第一节作家经历对短篇小说的影响叶迷出生于“文化大革命”前夕。她不同于长期生活在苏州的作家,不同于完全在农村长大的作家,不同于有“上山下乡”经历的知青作家。她的个人经历渗透到短篇小说的写作中。 “叶迷童年经历对她的创作的影响并不主要在于经历的层面。王力可曾祺的作品,主要是在精神气质和审美风格上,如叶迷的喧哗、宁静和幽默,这在江南小说中是罕见的吹塑叶迷童年时跟随父母去了苏北农村,在那里她住了八年。 城乡生活环境的巨大差异,苏南苏北不同的风土人情,对叶迷的童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对艺术家来说,“无论童年记忆在当时是非常重要的还是由于后来事件的影响而变得重要,留在记忆中的童年生活是最有意义的因素”的确,一个人的嗅觉是在他或她感受童年和青春期生活时形成的。\" 她创作之初,苏北农村成为叶迷的写作资源。她的许多短篇小说都是基于这一背景,如《西玛的绳子》、《天鹅绒》、《水晶球》等。《月亮寺》描写苏北农村的民间场景,而其他小说则关注苏北农村的宗教状况等。 “我一直觉得乡村经历对作家来说非常有意义 虽然我自己的经历很痛苦,但它为我后来的创作奠定了基础。\" 农村生活场景和农民性格赋予的文学营养在叶迷的创作中得到了体现,即她的小说不仅有女性作家的细腻,也有农村生活场景赋予男性作家的艰辛。不仅有悲惨的故事,而且农民的语言也形成了她幽默和顽皮的说话方式。 此外,叶迷的短篇小说对话简洁而简短,与讲述苏州市区袅袅上升的风情的方式完全不同,也与苏北农村生活和农民言论的影响不无关系。 总之,乡村生活的经历影响了叶迷作为作家的精神气质和审美风格,以及他短篇小说的审美内涵和语言特征。 2008年,叶迷选择远离城市,在城乡交界处种植蔬菜和鲜花。生活节奏舒适而缓慢,文学创作也慢了下来。 她不坚持自己作品的宏大主题,而是等待生活带来的灵感冲击。 这些零碎的灵感最适合用短篇小说的风格来承载作家的思想。 在灵感迸发的瞬间,叶迷停止了她的花草制作工作,立即用钢笔写下了脑海中的灵光。因此,她的短篇小说形成了一种切入并迅速表达的写作风格。 此外,叶迷无法写出像《矮王》刘庆邦那样严谨的小说,因为她没有使用写作方法,这也与她悠闲舒适的生活习惯有关。它反映在叶迷的短篇小说创作中,形成了一种克制、简单的语言和开放的结局。 在的第二部分..............................叶迷以现实为短篇小说的触发点,以其“极强的艺术创新能力”而闻名。有人曾经评论说,“她是最难用“风格”、“性别”和“题材”来巩固标准理论的作家。” 叶迷本人不愿意给自己分类。她认为她可以自由地写任何她想写的东西,并且不把自己归类为文学范畴。 在写作方面,她远离时代潮流,只听从内心的触动,低调地致力于小说园地的培育。 这给研究者带来了困难,因为她的小说不受主题和类型的限制。 然而,叶迷的短篇小说创作绝不是由空虚构的。相反,她从现实生活中汲取素材,关注现代人隐藏的忧虑。 “我认为写小说很复杂,但事实上也很简单,那就是写生活中的真实感受。”“作为一个对生活充满信心的作家,她对现实进行了深刻而辛辣的思考:要么同情生活在社会底层艰苦无拘无束的劳苦大众,要么嘲笑聪明而缺乏人性的狂热分子,要么欣赏坚持追求和梦想的智者。 以真实的生活前景和对生活的知性理解为小说的触发点,叶迷的笔作为生活的灵感,书写了作家对时代、社会和生活的深入思考。 叶迷精通短篇小说中“从小处着眼”的功能。他从现实生活中汲取素材,并不是虚假和人为的。他短小精悍的长度充满了现代人的喜怒哀乐。 首先,作者非常注重描写底层人民的负担和苦难 《硬币的正反两面》讲述了离婚下岗女工梅利挣扎的生活,她在自尊和1000元的保底费之间挣扎。 她愿意带着自尊生活,但经济困境一直折磨着她的幸福,所以一个被生活戏弄的女人只能扔硬币来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 这部小说让底层女性的生存困境跃入眼帘,触动了现实生活中人们的焦虑和无助。 《佛手柑》中刘春林生活的消失让读者深深感受到现实生活的痛苦和无助。令我们无限悲伤的是,冷酷的社会现实并没有放过这样一个善良而有动力的人,他的生命以失望告终。 在作者详细的叙述中,小家伙的生活画面表现出痛苦和无助,而生活情境中的荒诞和凄凉则表现出残酷的一面。 第二章叶迷短篇小说的美学内涵................................ “在所有的情感类型中,我最喜欢沉浸在爱情中 尽管叶迷的短篇小说关注的是女性主人公的情感变化和趋势,但它们没有偏见,也没有直接批评和谴责恋爱中的男性主人公。同时,尽管她小说中的男女主人公都面临着生活上的困难,但她们并没有遭受当今女性主题中普遍存在的悲伤。 叶迷对男女爱情的描写有时令人耳目一新,刷新了人们对男女关系的传统观念。有时是深情的温暖给日益浮躁的生活带来了洁净的流动。有时它看起来像温柔生活面纱下的锐利,直接戳进读者的内心。 一、对中国现当代文学传统情感模式的反叛,如现代文学早期的鸳鸯蝴蝶派、80年代中期的琼瑶热、张贤亮的《地牢爱情故事》、《灵与肉》、《绿树》、《一半男人是女人》等。,都采用天才学者和美女的传统叙事模式。 随着时代的变化和文学本身的写作要求,“天才学者”已经成为具有特殊技能的人或相信精英统治并在现代社会发号施令的人,“美女”已经成为独立而有魅力的女性: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总是要平衡他们的个人价值观以满足读者的阅读期望 叶迷对男女爱情的情感书写呈现出独特的“叶”风格。 比如《西玛的绳子》,读者的阅读期待总是被作者的写作风格打破,但接下来不是愤怒或失望,而是假设被否定后的喜悦。 \"有些人天生就有风筝,有些人需要绳子来支撑他们的生活.\" 小说的叙述似乎暗示着情节的发展:从此,英俊浪漫的司马叔叔将被美丽贤惠的邢无伦次所牢牢束缚,安定下来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然而,作者的叙述突然转向另一个岔路口:司马伯伯被一根新的“绳子”拖死了,这根绳子很风骚,不能操持家务。 “司马和上海女人结婚后,两人总是不太平静,吵了一会儿,上海女人不会做饭,还不时制造一点八卦 大家都说,这两个人迟早会分手,司马怎么能忍受这种女人?\" 这种男女之间的爱情模式与我们传统的才子佳人模式大相径庭,打破了读者的阅读期待,小说的叙事路线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叶迷短篇小说发展的触发点在................................她的第二个日常生活空来自现实生活,日常事物成为她描述的对象。 作者从复杂的生活场景中截取自己的关注点,并在文学作品中反复书写,形成了自己的美学空,代表了作者在文学创作中采取的美学立场。 “‘美学的日常生活’是用技术操纵美学,用效用利用欲望,用感官愉悦代替精神愉悦 “日常生活的审美化”是从技术层面向艺术层面的过渡,是从精细操作向自由领域的前进,是从功利实用的作品向真实清晰的生活环境的提升。 两者的区别在于,第一,精神生活与物质生活的联系;一是物质生活向精神生活的升华 这并没有否定两者之间的有机联系,但它的价值取向毕竟是不同的) 关注和书写日常生活已经成为当代作家作品的潮流。 “我认为写小说很复杂,但也很简单,那就是写生活中的真实感受。” 叶迷是一位关注现实生活并给予哲学思考的作家。 在她的一些短篇小说中,她展示了作者对现代生活的理解。她的日常美学空主要关注邻里间的偷窥心理和生活表面下的哲学智慧。 首先,邻居之间的偷窥关系。在叶迷的小说中,偷窥首先表现为个人对个人的偷窥。 《夜景》中有许多窥视情节。例如,老卢故意观察老骆驼一大早就去巷子口的厕所,吃零食,化妆等行为。他还推测了老骆驼内心的行为动机,并用他狭隘的逻辑解释了别人的心理。 偷窥让她模仿骆驼女人的衣服和服装,然后嘲笑它们。她知道自己很无聊,不禁注意到骆驼女人的动作,并通过比较获得心理优势。她的想法变得越来越狭隘。老陆的身体表现出典型的小市民精神和老人无聊的心理状态。 ..............................第三章叶迷短篇小说的文体特征……第一节叶迷短篇小说的文体意识……第二节生活各种横截面的呈现……第四节叶迷短篇小说的叙事技巧……第一节尝试各种结构类型……39第二节冷静独特的叙事视角……40第五章叶迷短篇小说的价值及启示……50第一节叶迷短篇小说的文学价值...................50第二节叶迷短篇小说对当代文学的启示……54第五章叶迷短篇小说的价值与启示叶迷·叶迷短篇小说的文学价值坚持严肃的文学写作观,自觉远离社会时尚和经济利益的诱惑和制约,坚持短篇小说写作;与此同时,特立独行的小人物形象与物欲泛滥的社会环境形成了对比,体现了作家对人性的深切希望。作为一个有文学责任感的作家,叶迷的文学理想是关注人性的回归,修复人类的精神家园。 叶迷短篇小说的文学价值在于她的短篇小说精神、特立独行人物的塑造以及现代人性的发现和提升。 1.短篇小说精神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曾经是中国现代文学先锋、引领新时期的短篇小说逐渐衰落。它的写作、出版和阅读无意中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面对市场,面对消费,面对大众文化兴趣,面对文学娱乐功能的崛起,短篇小说不仅不太健康,甚至有点不吉利。”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实施和文学自身发展的规律,长篇小说的创作逐渐成为一种趋势,而开辟避邪领域的独特风格——短篇小说——也逐渐“沉没” 随着多元文化主义的出现,它逐渐疏远了主要的社会潮流,回到了文学和自身的深层,在向内转向的同时削弱了它的生命力和生命力。短篇小说越来越不被作家和评论家重视。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具有“精英”特征的短篇小说是一种特殊的文体。它们能够敏锐及时地反映时代和社会热点的变化。它们是中长篇小说的深度素材,具有影响文学和社会的重要文体价值。 ..............................叶迷致力于短篇小说创作已有20多年,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经验,为当前的短篇小说创作提供了宝贵的艺术参考。 同时,叶迷是一个被低估的作家。 她的短篇小说在思想和艺术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她在这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 在“新活力”的领军人物中,叶迷的艺术创新能力最为突出,在长、中、短篇小说中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平 她也是最难使用“风格”、“性别”和“题材”等固定术语的中国作家本文着重从整体的角度对叶迷的短篇小说进行研究和分析,考察和定位他的短篇小说创作理论、文体意识、叙事艺术和价值意义。 本文突破以往研究中从单一文本分析叶迷小说的局限,对叶迷的短篇小说进行全面考察,有助于对其短篇小说进行宏观分析,准确定位其文学史价值和意义。 叶迷是一位具有现代人文精神的作家。 她的创作并没有脱离人类的存在,而是始终围绕着人类书写。 情感是叶迷写作的起点 无论是在疯狂的历史时代,还是在浮躁的现实生活中,她都善于从人类情感的角度展示小说的主题,用情感流而不是逻辑背景来完成小说的叙事。她的小说有稳定的生活基础。她特别关注小人物的生活经历。她善于在被普通人忽视的人生空白中探索人的心理结构,在平凡事件的表象中发现人生的真谛和人生哲学。此外,人性已经成为叶迷写作的不懈目标。她以独特的视野、深邃的思维和超凡的智慧,通过对生活的细致分析,展现了现代人的精神苦难,观察了时代人性的变化。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