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因素 > 胰腺癌的综合治疗,胰腺癌早期诊断的指标是什么

胰腺癌的综合治疗,胰腺癌早期诊断的指标是什么

胰腺癌的综合治疗

胰腺癌的早期诊断取决于哪些指标。胰腺癌的病因仍不清楚。发病率与六个主要因素有关,吸烟、饮酒、饮食、咖啡、慢性胰腺炎和遗传因素。胰腺癌可以发生在胰腺的任何部位,但胰头是最常见的,淋巴结转移和癌浸润是转移和扩散的途径。此外,还有许多因素与这种疾病的发生有关。

德国治疗胰腺癌的特效药有哪些

胰腺癌还没有 最好综合治疗肿瘤。 推荐“乌芝抗癌真菌药物”,它集抑制和杀死癌细胞、修复受损基因和细胞、提高免疫力、补充营养能量和抗癌微量元素的功能于一体,全面、分层次地抑制和杀死癌细胞,从而导致癌细胞回避机制失灵。抗癌、修复和调理的结合可以调动一切。胰腺癌是消化系统常见的恶性肿瘤。胰腺癌术后几年的存活涉及许多因素,不能一概而论。许多数据表明胰腺癌的手术预后并不乐观。胰腺癌的总5年生存率不到10%。根治术后无转移患者的总生存期相对延长。局部浸润但无转移后,癌症不受影响。症状和体征1)消化系统症状:腹痛是常见症状。超过3/4的患者有这种症状。疼痛开始时很轻微,并逐渐加重。早期疼痛范围广泛,难以定位。它是胀痛、胀痛、钝痛等。性质模糊。 急性发作的病人有明确的腹痛或钝痛。胰头癌可导致右上腹痛、胰尾癌和胰腺癌。胰腺癌如何与肿瘤共存?胰腺癌是系统性疾病的局部表现,是对患者生命构成威胁的疾病。治疗越早,预后越好。疾病确诊后,无论疾病发展到哪个阶段,都应及时选择标准化的治疗方法进行治疗。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更理想的预后。 对于胰腺癌患者,您好,胰腺癌的治疗应根据患者自身的免疫状况、疾病严重程度、病史等方面综合考虑,为患者制定综合治疗方案 就费用而言,病人的治疗费用将因所采用的治疗方法和所在地区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胰腺癌早期诊断的指标是什么

胰腺癌的早期诊断取决于哪些指标。胰腺癌的病因仍不清楚。发病率与六个主要因素有关,吸烟、饮酒、饮食、咖啡、慢性胰腺炎和遗传因素。胰腺癌可以发生在胰腺的任何部位,但胰头是最常见的,淋巴结转移和癌浸润是转移和扩散的途径。此外,还有许多因素与这种疾病的发生有关。

德国治疗胰腺癌的特效药有哪些

胰腺癌的综合治疗范文

[概要/S2/]

胰腺癌的综合治疗

本文目录导航:

[标题]胰腺癌患者术后复发危险因素研究(点击返回查看其他5篇医学硕士论文)

[第1章-第2章]63例胰头癌复发的数据和方法

[第三章]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后癌症复发的研究成果

[第四章-第五章]胰腺癌手术复发影响因素的讨论与结论

[综述——参考文献]胰腺癌的综合治疗

胰腺癌是消化系统难治性恶性肿瘤之一。其发病隐匿,早期症状缺乏特异性,进展迅速,诊断困难,预后差。在美国,其死亡率在成人恶性肿瘤死亡原因中排名第四,[6,7],其发病率仍在上升。

尽管近年来胰腺癌的分子生物学、病理学和治疗有所改善,但绝大多数患者在诊断时都有局部或远处转移,因此失去了手术切除的机会,对于不能进行根治性手术的患者,可以采用姑息性手术,主要解决胰头癌引起的梗阻性黄疸、肠梗阻和顽固性疼痛,解决或缓解临床症状,从而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常见的手术方法包括胆管Roux-Y吻合术空场、胃空肠吻合术、经皮肝穿刺胆道引流(PTCD)、内镜鼻胆管引流(ENBD)等。近年来,随着介入技术和内镜技术的发展,简单姑息手术在临床实践中的应用越来越少,但对于希望在手术过程中做出明确诊断或进一步放疗的患者来说仍然具有重要意义。张逸杰、唐嫣·7。免疫疗法和其他研究人员在探索性手术中发现并诊断了两名小胰头癌患者。。只有10%-20%的患者可以接受根治性手术,其中胰头肿瘤切除率约为15%,体尾部肿瘤切除率仅为10%,迄今为止,从正常细胞到胰腺癌细胞的第一个基因突变是Kras基因,95%的胰腺癌与Kras癌基因相关。Kras基因的激活导致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表达的上调和有丝分裂的激活以促进细胞增殖,这一起导致肿瘤发生[53,54]。EGFR的激活和扩张是胰腺癌的基本特征。它主要控制上皮细胞和间充质细胞的增殖和分化。因此,有两种针对EGFR的抑制剂。一种是以西妥昔单抗为代表的EGFR单克隆抗体,它通过与EGFR的竞争性结合干扰信号转导途径并促进癌细胞凋亡。另一种是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抑制其磷酸化过程,阻断信号传导,加速细胞凋亡。目前,厄洛替尼和吉非替尼常用于[5]汤努奇,等,胰腺分泌型胰蛋白酶抑制剂与肝内胆管癌手术切除后早期复发的关系。《胃肠病学杂志》,2006年。101(7):第1601- 10页。。统计分析发现,厄洛替尼的联合应用显著改善了患者的预后。因此,埃罗替尼被用作胰腺癌治疗的靶向药物。然而,由于成本高,副作用多,仍需进一步研究。。手术切除后的5年生存率小于10%,[2,3]。多年来,医疗技术和器械发展迅速,但手术切除率并没有明显提高。即使可以进行根治性切除,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仍不到两年,大多数患者死于肿瘤复发或远处转移。近年来,随着多学科综合治疗的发展,胰腺癌辅助治疗出现了新的观点和新的技术。虽然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达成共识,但仍有更多的争议。本文综述了各种治疗方案。

1,外科治疗

NCCN指南对可切除胰腺癌的定义如下:(1)无远处转移;(2)肠系膜上静脉或门静脉狭窄、受累、狭窄、扭曲或闭塞,但其远端和近端正常,可切除和重建。(3)肿瘤位于胃十二指肠动脉或肝动脉周围,但未浸润腹腔动脉干;(4)肿瘤紧贴肠系膜上动脉,但不超过180度。还需要强调的是,肿瘤环绕胃十二指肠动脉或局部累及肝总动脉。如果后者可以被切除和重建,它被认为是可能的切除。如果肠系膜上动脉受累超过180度,胰头癌和胰体尾肿瘤都被认为是不可切除的。对于胰头癌,任何范围的腹腔动脉干受累都不能切除。对于胰腺体尾癌患者,腹腔干受累程度大于180度,不能切除[11]伊达尔戈·m·胰腺癌[。英国医学杂志,2010,362(17);605-1617。。

虽然胰腺癌的手术切除率仅为10%-20%,术后存活率不到10%,但根治性手术是唯一能治愈胰腺癌的治疗方法。因此,在患者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进行根治性手术切除。目前,外科手术可分为根治性手术和姑息性手术。

1.1 .根治性手术切除

根治性切除的主要手术方法包括:胰十二指肠切除术(PD)、保留幽门的胰十二指肠切除术(PPPD)、扩大的胰十二指肠切除术(EPD)、保留胃大部切除术的胰十二指肠切除术(SSPPD)、区域胰腺切除术(RP)结合受侵血管和周围器官的切除、全胰腺切除术和有脾或无脾的胰腺切除术。关于手术方法的选择,大部分数据表明常规腹膜透析、腹膜透析、腹膜透析等手术方法并没有提高胰腺癌患者的术后生存率。目前,针对个体患者的胰腺癌合理的根治手术被提倡,[39,40]。传统的胰十二指肠切除术覆盖胰头、十二指肠、远端胃、上段空肠、胆囊和胆总管远端,并进行相应的淋巴结清扫和消化道重建。目前,接受胰十二指肠切除术的患者只能获得约20个月的中位生存期,5年生存率小于10% [2,3,4]。然而,扩大胰十二指肠切除术(EPD)和区域胰腺切除术(RP)结合切除受侵血管和周围器官,非常重视血管重建或移植,包括门静脉、肠系膜静脉等。这一理论已得到大多数学者的支持,但仍需讨论。因此,必须根据患者的实际临床情况选择手术治疗方案,不仅要避免治疗的“不足”,还要避免治疗的“过度”。

1.2、姑息手术

[17]

2,化疗

大多数胰腺癌患者在诊断时不能手术治疗,因此化疗在胰腺癌的综合治疗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目前,新辅助化疗、术后化疗、放化疗联合应用在临床实践中被广泛应用。

2.1 .新辅助治疗的意义

(1)在新辅助化疗期间,可以更系统地评价肿瘤生物学行为。如果有远处转移或局部进展,不建议手术治疗。(2)新辅助化疗可以缩小肿瘤大小或减少肿瘤分期,使不能接受手术治疗的患者重新获得手术机会。(3)术后并发症阻碍了术后化疗,因此术前化疗患者可以有更好的耐药性。(4)术前化疗可避免术后化疗敏感性降低的缺陷,如结构改变和手术造成的血管破坏。(5)还可以在早期控制肿瘤转移的潜在风险。(6)它还可以防止由于切除原发性病变后体内肿瘤总量的减少而导致的体内潜在病变快速增长8。中医治疗。尽管瓦尔桑卡免疫疗法主要是刺激和增强患者杀死癌细胞的免疫能力,从而控制胰腺癌的进一步发展。目前,多种胰腺癌抗体和疫苗已被批准用于临床试验,如CD40抗体刘鲍旭、颜鲁南、翟洪钧、陆冰、胡为明、田伯乐、张肇达。[. J .;胰头癌扩大切除术与传统切除术临床床比的比较。中国医学科学院学报,2005(05):575- 578。。被动免疫疗法和主动免疫疗法是免疫疗法的两种主要形式。被动免疫是指体外制备抗肿瘤抗体或效应细胞,体内注射治疗,主要靶向粘蛋白1(MUC-1)、抗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抗HER2)、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等。主动免疫是指肿瘤相关抗原通过疫苗接种刺激肿瘤特异性免疫,主要有GVAX疫苗、Kras疫苗、CRS-207等。和其他人主张胰腺癌的新辅助化疗,例如可能的切除,但其晚期效果仍需要进一步的临床研究。然而,巴赫特·JB·[和其他人认为新辅助化疗对不能切除的胰腺癌有益。

2.2 .术后化疗

目前,化疗包括全身化疗和局部动脉灌注化疗。主要化疗药物包括吉西他滨、5-氟尿嘧啶、奥沙利铂等。目前,吉西他滨联合奥沙利铂在临床上经常使用,就中位疾病的无进展生存率而言,这优于GEM单一药物化疗目前仍缺乏中医药在胰腺癌综合治疗中应用的临床研究报告。然而,大多数专家认为它在改善临床症状和减轻其他药物副作用方面有一定的作用。;同样,在疾病进展时间方面,GEM联合顺铂优于GEM单一疗法9。其他治疗。根治术后全身静脉化疗可减少肿瘤复发,延长生存期125I粒子在胰腺癌治疗中的作用机制是125I释放γ射线杀死癌细胞的脱氧核糖核酸结构,使癌细胞失去增殖能力。术中近距离放射治疗既大又直接。组织间的穿透力约为1.7厘米,因此对胰腺癌造成的损伤很小,对周围组织的损伤也较小。对于晚期胰腺癌患者来说,大多数都伴有疼痛和其他症状。125ⅰ种子植入不仅能有效缓解疼痛,而且能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时间[51】。。另一方面,区域化疗直接作用于肿瘤区域的高浓度药物,可以更好地抑制肿瘤转移,减少系统不良反应[10]。大多数文献研究表明,术后辅助化疗可以提高胰腺癌患者的治疗效果。因此,只要患者没有化疗禁忌症,化疗就应该规范化,这有助于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胰腺癌的姑息治疗也包括物理治疗。理疗不仅可以缓解患者的临床症状,还可以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目前,射频消融术在临床上得到广泛应用。对于晚期不能手术切除的患者,物理治疗也取得了一些进展。射频消融作为一种新方法,有其独特的优势:创伤小,肿瘤杀伤准确,能有效提高生活质量。松井邵永福,吴铁城。胰腺癌的外科治疗。癌症研究和临床。2010年,22(2):73- 74。等人报告说,20名胰腺癌患者接受了开放式射频消融治疗。术后随访显示,射频消融治疗区密度变化低,血供减少,患者疼痛等临床症状减轻。然而,射频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对大肿瘤的疗效低于预期,损伤范围有限,残留病灶和治疗不彻底。此外,目前仍缺乏对胰腺癌射频消融治疗的前瞻性研究,远期生存率有待提高。,并能提高患者的生存率。

2.3 .放化疗的联合应用

放疗可以杀死耐药癌细胞,改变血胰屏障对化疗药物的通透性,而化疗药物可以杀死对放疗不敏感的缺氧细胞,增强机体对放疗的敏感性。两者相辅相成,吉西他滨对放疗也有增敏作用。老随着新技术的应用和发展,胰腺癌治疗的新方法不断完善,包括光动力疗法、高强度聚焦超声疗法和纳米技术的应用。综上所述,胰腺癌的早期诊断和治疗是关键。以外科治疗为主体的综合治疗是未来的发展方向。随着各个学科的不断发展和新技术的应用,抗癌药物的出现改变了胰腺癌的传统治疗模式。标准化治疗和个性化都是必需的。只有紧密结合才能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和其他研究发现,胰腺癌联合放疗和吉西他滨化疗的中位生存期长于单独吉西他滨化疗的中位生存期(11.1个月VS9.2个月)。威尔科夫斯基·[1]西格尔,《癌症统计》,2013年。癌症杂志,2013。63(1):第11-30页。等报道,胰腺癌手术后放疗和化疗的联合应用可显著延缓局部复发,延长胰腺癌患者术后生存时间。另一项随机对照试验表明,与单纯化疗相比,放疗和化疗并不能延长晚期胰腺癌患者的生存期,参考。因此,还需要更多的临床研究来确定化疗联合放疗是否会影响晚期胰腺癌患者的生存期。

3。放射疗法

胰腺癌对放射治疗不敏感,但随着近年来技术的不断发展,放射治疗已成为胰腺癌综合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单纯放疗不能延长胰腺癌患者的生存时间,但能有效缓解腹痛和背痛的临床症状。对于晚期不可切除胰腺癌患者,放疗和化疗后可进一步评估手术治疗的可能性。在日本、欧美等国家,术中放疗已经成为一种可控的治疗方案。目前,术后放化疗已成为胰腺癌综合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

3.1 .术前放疗

术前放疗的意义在于:(1)能缩小肿瘤体积,提高手术切除率。(2)降低肿瘤植入和远距离传播的可能性。(3)降低肿瘤细胞活性,提高局部控制率。威尔科夫斯基·[2]杰马尔等人,《癌症统计》,2003年。癌症杂志,2003。53(1):第5-26页。等人指出,术前放疗可以提高胰腺癌患者的手术切除率和局部控制率,但不能提高生存率。

3.2 .术中放疗

术中放射治疗具有以下优点:(1)单次大剂量放射可降低癌细胞的修复能力,具有较好的放射效果。(2)可在直视下准确操作,最大限度杀死癌细胞,减少复发。(3)避免其他器官的损失,减少副作用。此外,对不能进行根治性手术的患者进行术中放疗,不仅可以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还可以延长其生存时间。

3.3 .放射性粒子的植入

术中粒子植入是指将放射性粒子植入胰腺肿瘤实质,通过释放辐射杀死癌细胞。目前,125I放射源颗粒常用于胰腺癌的临床治疗。

[34]

4。理疗

[36]

5。靶向治疗

[38]

6。基因治疗

基因治疗是通过替换异常基因或填充缺陷基因来治疗胰腺癌。但目前,它们基本上处于临床前试验阶段。主要包括:免疫基因治疗(肿瘤疫苗、白细胞介素、肿瘤坏死因子)、自杀基因治疗、癌基因和抑癌基因治疗、抗血管生成基因治疗、受体基因治疗[55、56]。

[41]

[42]

免疫治疗在提高患者生活质量、改善患者预后和预防肿瘤复发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胰腺癌免疫治疗取得了一些进展,其中一些已应用于基础研究或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随着研究的深入,免疫疗法将成为胰腺癌综合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10]康托尔·M,彼得佐利·P,科马尔巴·G,等.不能切除胰腺癌的动脉内血液疗法.Arm Oneol.2000,1(5):69-573。。

[44]

[45]

[46]

[47]

[48]

[49]

[50]

[3] Burris,H.A .,3rd等,吉西他滨作为晚期胰腺癌患者一线治疗的生存率和临床获益的改善:一项随机试验。《临床肿瘤》,1997.15(6):第2403- 13页。

[52]

[53]

[6]康罗伊,特等,胰腺癌治疗的当前标准和新的创新方法。《欧洲癌症杂志》,2016年。57:第10-22页。

[7]西格尔,《癌症统计》,2017年。癌症杂志,2017。67(1):第7-30页。

[8]阿希格伦JD。引用该论文[。塞明肿瘤,1996,23:241-250。

[57]

[58]

[59]

[12]李德,莫理斯,刘杰,等。胰腺癌患者的体重指数和风险、发病年龄和生存率。2009,301(24);553- 2562。

[13]陈可辛、张思、李连迪。中国胰腺癌死亡报告。中国流行病学杂志。2003年,24(6):520-522

[14]克雷奇勒,诺沃特尼,泽曼金属。胰腺癌和糖尿病[。Cas Lek Cesk.2004,143 2):97-100。

王春友。现代影像技术在胰腺癌诊断和治疗中的意义[。中国实用外科杂志,2002(05):46-47+68。

廖泉。胰头癌围手术期肠内营养支持的临床意义[。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胰腺外科组。第十届全国胰腺外科研讨会论文汇编,中国医学会[分会。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胰腺外科组:004:1。

[17]金·雷,赛义夫·兆瓦。对于局部晚期胰腺癌有最佳的新辅助疗法吗?。JOP,2007,8:279-88。

[18]松野,s,等,胰腺癌在局部淋巴结反应方面的预后。东北实验医学,1985。145(3):第291- 302页。

[19]李迪格等,淋巴结比率是胰腺癌切除术后最强的预后因素。《美食杂志》,2009.13 (7):第1337-44页。

[20]威尔帕西,帕坦南,塔克西,顶叶。引用该论文[。《卫生工作》,1998,24(3):165-174

[21]巴蒂一世,孔雀0,阿旺·阿凯,等人1。淋巴结数量与受影响淋巴结数量的关系作为胰腺癌切除术后生存率的预测指标[。《世界期刊》,2010,34(4): 768- 775

吴星,钱道海,王小明。65例胰腺癌术后预后因素分析[。肝胆外科杂志,2017,29(03):211-214。

[23]中田,原田,野田,顶叶。胰头癌的淋巴结转移[。Br J Surg,995,82(3): 399-402。

[24]董平,刘迎斌,全志伟,血管外科在胰十二指肠切除术中的应用,临床外科杂志,2009,17(6):373-375

[25]李斌,傅陈真,葛小虎,等.血管重建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治疗胰头癌[.HBPO国际出版社,2004,3(4):612-615。

[26]林JE,钱MW,厄尔CC。胰腺癌根治性切除术后的预后因素:对396例患者的基于人群的关联数据库分析[。Ann Surg,2003,37:74-85。

[27]罗斯蒂,高金斯。胰腺癌的早期检测[。血液肿瘤临床杂志,2002,27(4):302-303。

[[28]倪汉年,伊格纳索夫,瓦热耶夫,等.肿瘤标志物CA19-9和癌胚抗原在胰腺癌诊断、治疗和预后中的作用[[]。Vopr Onkol,001,7 (3):294-297。

张海荣,孟魏翔,光绪,等。胰腺癌临床诊断进展[。吉林医药,2007,28(13):1522-1524。

[30]艾哈迈德·阿斯,朗·姆,唐纳森。经验教训:案例研究方法:胰腺癌引起腹水和血清CA125升高。《一个诊断困境》,社会健康杂志,2000年3月,20(1)7-51。

[31]朱元民、刘玉兰、王志峰、贾永志。70例胰腺癌的临床诊治,《中华内科杂志》,2002年6月,第4卷,第6 615-617期。

[32]竹岛男,清水玉梅泽,等。子宫内膜癌血清CA125和CA19-9水平的联合测定。Gynecl.ncol.4: 321,1994

[33]黄芷晴,冯晓玲,等,血清肿瘤标志物联合检测对胰腺癌诊断价值的评价,广州医学,第31卷,第5期,2000。39-40。

[34]唐瑞峰、张凤瑞、栗鹏、王顺祥和肖燕。引用该论文[。河北医科大学学报,2005,26 (3): 211-211。

程颐马鑫。引用该论文[。癌症预防和治疗,2015,28(04):28-31。

[36] Uesaka,k .等人,胰腺癌切除术后S1与吉西他滨的辅助化疗:一项3期、开放标记、随机、非劣效试验(JASPAC 01)。柳叶刀,2016年。388(10041):第248-57页。

廖徐东,董科。引用该论文[。临床医学实用杂志,2016,13(01):148-150。

[38]布鲁纳结核,格劳本鲍尔GG,迈耶特,等。一期切除与新辅助化疗放疗后切除局部可切除或潜在可切除且无远处转移的胰腺癌。多中心前瞻性随机二期——跨学科工作组胃肠肿瘤(AIO、ARO和CAO)研究,《骨髓癌》,2007,7:41。

[39]费尔南德斯-克鲁兹,奥维拉,洛佩兹-博阿多马,等。保留胰腺十二指肠区域切除术治疗导管内乳头状黏液性肿瘤。Cir Esp,2006,0:295-300。

[40]西尔韦斯特里·阿,佩帕里尼,《胰腺和胆汁淤积症的肿瘤外科手术:当前的治疗前景》。G Chir,2006,27:401-4。

唐嫣张逸杰。胰头癌的早期诊断[。中国普通外科杂志,1997(04):201-204。

[42]瓦尔桑卡,布什糖尿病,迈克尔森,等。N0/N1,PNL,或LNR。淋巴结数目对胰腺导管腺癌精确生存预测的影响[。《美食杂志》,2013,17(2):57- 266。

[43]巴切特·朱斌,米特里,莱珀·C,等.化疗作为局部晚期不可切除胰腺癌的初始治疗:胃肠镜临床生物学的有效选择,2007,31:151-6 .

杨·尹默。引用该论文[。中国普通外科杂志,2016,25 (9): 1231-1235。DOI:10 . 3978/ISsn . 1005-6947 . 016 . 9 . 01

[45]卢韦特,李彦宏,哈梅尔,等。吉西他滨联合奥沙利铂与单独吉西他滨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胰腺癌的比较:G ERCOR和GISCAD三期试验的结果。《肿瘤杂志》,2005,23(15):3509-3516。

[46]柯鲁奇,朱利安尼,吉卜比亚五世,等。吉西他滨单独或联合顺铂治疗局部晚期和/或转移性胰腺癌:意大利子午线集团肿瘤学的前瞻性随机三期研究。癌症。002,94(4): 902=910。

[47]罗元首PJ老,冯Y,卡登尼斯H,等。吉西他滨单独治疗与吉西他滨加放疗治疗局部晚期胰腺癌:东方肿瘤集团试验[。《临床肿瘤》,2011,29(31):4105-4112。

[48]高里K,巴西C,卞金A,等.国际胰头学协会(IAP)/欧洲胰腺俱乐部(EPC)对胰腺癌治疗指南的共识回顾[.胰头学,2016,16(1):14-27。

[49]威尔科夫斯基,托马斯,布朗斯,等。胰腺癌一期切除术后局部复发的联合放化疗。JOP,2006,7:34-40。

[50]威尔科夫斯基,托马斯·米,韦根特·赫,等.导管胰腺癌的化学放射治疗:化学疗法与放射疗法相结合的原则,靶体积和放射剂量的定义.JOP,005,6:210- 30。

[51]杨郭凯,罗开元,杨勇,等. 125碘种子植入与高能电子束放射治疗晚期胰腺癌的比较.中日友好医院学报2005:19(4)218-222

[52]松井,中川,马上亚,等.利用射频电容加热对不可切除胰腺癌进行选择性热凝术[.胰腺,2000,20(1):14-20

徐莹、戴书龙。引用该论文[。临床肝胆疾病杂志,2016,32(10):2026-2028。

[54]布尔奈特,马斯喀里,布斯卡伊尔,等。KRAS G12D突变亚型是晚期胰腺腺癌的预后因素[。Clin Transl胃肠病,2016。[·埃普布领先印刷]。

[55]刘斯,王XP,布鲁尼卡迪足球俱乐部。PDX-1共递送增强了胰腺癌基因治疗的细胞毒性。《外科杂志》,2007,137: 1-9。

[56]津田男,石山男,李勇,等.设计用于靶向神经胶质瘤相关抗原1转录蛋白因子的合成微RNA抑制胰腺肿瘤细胞分裂并诱导晚期凋亡.临床癌症研究,2006,12:6557-64。

[57]南达.癌症:CD40激动剂——胰腺癌的一种有希望的新疗法[.《胃肠肝杂志》,2011,8(6);300.

吴兴,王小明。引用该论文[。山东医药,2017,57(08):102-105。

杨·尹默。关于可切除胰腺癌外科治疗的争议和共识[。中国实用外科杂志,2015,35(01):54-56。

谢谢你[/s2/]

衷心感谢我的导师张平教授在我三年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中给予我的指导、关心和帮助,使我不断成长和进步。我被导师高尚的道德品质、拯救世界的热情、高超的技能和严谨的学术态度深深打动了。他为我树立了前进的榜样。你的教导将使我终生受益。

感谢王光义教授、郭跃教授、杜晓红副教授、王蒙副教授、冯伟副教授、叶俊锋老师、石小菊老师、秋微老师、王传磊老师和琦君老师对临床工作和科研的指导和帮助。感谢刘兴凯兄弟和马文聪兄弟在论文写作中的宝贵意见。感谢肝外部的所有兄弟姐妹,我很荣幸成为这样一个温暖家庭的一员。

最后,我希望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胆外科能够越来越好的发展,为更多的患者创造一个健康美好的生活。

返回本文目录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