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儒家 > 传统美学思想下的当代音乐美学探析,儒家音乐美学简介

传统美学思想下的当代音乐美学探析,儒家音乐美学简介

传统美学思想下的当代音乐美学探析

本文简要描述了儒家音乐美学思想包括哪些内容,儒家音乐理论充分肯定了音乐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孔子认为思想的审美简约、简约和含蓄是自然与人心的交融,主张在音乐美学中保持“和谐”的情感态度。孔子曾评论关雎说:“幸福不会导致不道德,悲伤不会导致伤害”。他认为音乐美学中的情感

音乐美学的内容包括什么

(1)界定音乐美学的基本理论学科,从音乐艺术的整体高度研究音乐的本质和内在规律 音乐美学与一般美学、音乐技术理论、音乐史、音乐批评等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此外,音乐美学的发展和深化往往离不开上述内容。音乐差异音乐,从广义上讲,我认为应该是文化的延伸和文化孕育的精华的结晶形式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传统音乐是中华民族悠久历史中积累的丰富审美经验。由于繁殖地的不同(复杂的文化),它明显不同于西方古典音乐。中国古代音乐美学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史前时代。古代文献资料表明,祖先不仅很久以前就有音乐审美意识。此外,关于音乐的起源和功能,人们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想象思维。人们相信音乐源于对自然、风和空气的模仿。音乐的功能是可能的。一方面,音乐需要受到仪式的限制。孔子在政治上主张“先治后王”,主张“以德治国”,主张“以礼治国”,强调礼与音乐的政治作用,强调音乐可以在道德上影响人(音乐的社会功能) 他曾经说过:“改变风俗习惯,不要擅长音乐,不要以礼待人。” 孔子承认音乐具有思想性和艺术性。早期的音乐形式——原始的音乐和舞蹈,以及带有蛇形面孔的氏族图腾和体现统治阶级的威严和意志的丑恶怪物,都融入了混乱和不可分割的巫术和礼仪活动的统一之中。 “如果这个国家发生严重干旱,巫师跳舞时会很帅”、(3)“女人在向神跳舞时会隐形”、(4) 这时,人们认为“干气毛玉”、“赴汤蹈火”⑤,

儒家音乐美学简介

本文简要描述了儒家音乐美学思想包括哪些内容,儒家音乐理论充分肯定了音乐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孔子认为思想的审美简约、简约和含蓄是自然与人心的交融,主张在音乐美学中保持“和谐”的情感态度。孔子曾评论关雎说:“幸福不会导致不道德,悲伤不会导致伤害”。他认为音乐美学中的情感

音乐美学的内容包括什么

传统美学思想下的当代音乐美学探析范文

摘要:“音乐美学思想”诞生于西方,但它早已融入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其中比较著名的是儒家的“和”思想、道家的“大声大音”思想和墨家的“非音乐”思想,它们对中国传统音乐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随着社会的不断变化,中国音乐正在向多元化、个性化和喧闹化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将当代音乐美学置于文化学的视角是必然的趋势。音乐美学的重构不仅可以丰富音乐的相关理论,还可以增强音乐本身的表现力,实现如何依托音乐构建积极的社会风向标的目标。

:文化学;音乐美学;意识形态建设;

文化学是一门综合学科,研究文化的起源、演变、传播、结构、功能和本质,以及文化的共性和个性、特殊规律和一般规律。音乐美学是音乐学的一个分支,研究音乐美学的本质、特征、社会功能以及音乐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实质上,音乐美学的三个关键词“音乐、美学和思想”都包含在文化学中。毫无疑问,音乐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语言。音乐研究主要经历了从独立音乐作品的分析到独立学科的逐步形成。海德格尔、德勒兹、桑塔格等文化科学家研究了音乐美学。许多音乐家也涉足文化学。本文将从中国传统优秀文化、西方哲学和美学入手,将当代音乐美学纳入语言学的视阈进行研究,以期为当代音乐美学的建设提供多种渠道和理论支持。

首先,建构当代音乐美学的必要性

自从德国诗人、音乐家舒巴特在他的著作《音乐美学思想》(1806)中正式提出“音乐美学”一词以来,音乐美学经历了200多年的发展。19世纪可以说是音乐美学的繁荣阶段。随着《论音乐之美》(1854年,汉斯立克)、《音乐与诗歌的界限》(1856年,安布罗斯)、《音乐作为表达》(1885年,豪泽)和《音乐美学纲要》(1900年,黎曼)的出现,“音乐美学”的概念逐渐流行起来。[1]中国音乐美学学科建立于20世纪中叶,但中国人的审美意识可以追溯到古代,原始祖先通过劳动摆脱了动物状态,开始懂得如何装饰自己,他们的审美意识已经产生。经历了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后,中国美学思想蓬勃发展,形成了以审美意象为中心的传统美学思想。几千年来,中国传统音乐包含了许多美学品质。它集中体现了某些音乐思想的特殊性,是音乐意识形态的结晶。一个国家或民族的思维习惯对其审美意识的形成和发展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自2001年《新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词典》用“音乐哲学”取代“音乐美学”一词以来,音乐美学本身的法律地位受到质疑,其发展研究也发生了分化。笔者总结了国内外的发展和研究现状,主要从以下两个学派进行阐述:一是音乐美学学派。音乐美学学派主要指出,音乐美学是音乐研究中的一个美学问题,可以分为音乐美的本质、音乐美的标准、音乐美的价值和功能等研究。音乐美学将音乐美学视为普通美学的一个分支,主要讨论音乐内容、音乐形式、音乐表达和音乐表达方法。这是将音乐美学置于美学之中,进而追求美学问题,本质上属于哲学范畴。在音乐美学流派中,音乐美学的对象是孤立的,音乐需要与周围环境分离,并在相对严格的自我限制状态下进行审视。这种音乐美学思想极大地推动了音乐美学思想的理论发展,但不利于音乐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和发展。二是音乐美学学派。音乐美学学派主要研究音乐美学、音乐审美特征、音乐审美规律、音乐审美体验和音乐审美标准之间的关系。李泽厚、茹辛所编辑的《美学百科全书》中提到,音乐美学是一门通过音乐的审美体验来研究音乐与人的感官和心灵之间关系的科学。[2]这显然是音乐美学的观点。然而,这一学派掩盖了主观判断,使美学研究的客观性受到质疑。

随着当前文化理论的丰富和发展,音乐美学的发展主要集中在音乐哲学、音乐美学(心理学)、音乐社会功能、音乐美学史、音乐语言等方面的研究。这些内容与文化研究密切相关,与社会学交织在一起,在研究和建构方法上也呈现出重叠和交错的趋势。

美学可以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获得存在的快乐,促进人性的完善,从而追求更有意义、更有价值、更有趣的生活。[3]音乐美学思想是从一般美学思想中升华出来的,对音乐、文化、人类社会等都有积极的促进意义。没有音乐美学的音乐注定无法长久走出这个世界。在此背景下,中国当代音乐美学的建构具有重要意义和一定价值。音乐是一种流动的文化语言和艺术,中国音乐文化源远流长,构成了中国独特的音乐美学思想,在当今社会仍然发挥着关键作用。音乐美学建设需要与时代发展相结合。有必要考虑音乐能给当今社会带来什么,它能给人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什么。在物质不断丰富的时代,人们的精神世界逐渐荒芜。然而,音乐作为一门可以洗涤人心的艺术,有必要将其与文化学相结合来建构音乐美学。

“和”是孔子最重要的音乐美学思想,也是我国最具代表性的人文思想。在这种文化学的基础上,音乐美学的建构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必要性。

一是构建和谐社会。构建和谐社会是当前社会发展的主要趋势,音乐美学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发挥着一定的作用。在和谐社会的构建中,“和谐”不再是限制人们行为的工具,而是一种与人们多样化追求相结合的美学思想,使人们的物质生活更加和谐,人与自然的关系更加和谐。在当今时代,音乐充满了人们的生活。音乐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人们的情绪。因此,为了构建和谐社会,有必要构建音乐审美艺术来抚慰心灵。文化学视角下的音乐美学思想的建构能够使人处于和谐良性的状态。通过中国音乐艺术中的美学,可以培养人的情感,净化人的心灵,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和谐。因此,构建当代音乐美学对于构建和谐社会是非常必要的。

二是继承传统文化。建构当代音乐美学的理念可以以意识形态的形式继承我们的传统文化。音乐美学所蕴含的精神和理念属于中国哲学范畴,也是中国民族文化的象征。自中国美学思想传承以来,许多精华被人们忽视,被视为一种无用的文化形式,而中国年轻一代也需要重新树立自己的文化自信。在中国美学思想中,艺术教育和艺术修养的内容应该在幼儿时期就培养出来。审美思维作为一种随着历史发展而变化的观念,也需要在新的时代进行重构,与音乐相关的文化内容应该继续传承下去。因此,通过音乐美学思想的建构,可以实现传统文化自信的建立,使更多的人能够理解音乐美学思想,认同音乐美学思想,使之符合现代人对音乐的审美需求。这样,音乐美学将成为一个固有的概念,从而继承和发展我们的传统文化。

二。用传统美学思想建构当代音乐美学

首先是儒家音乐美学。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学派对中国后世音乐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孔子的音乐思想主要集中在《论语》中。例如,我们应该重视仪式和音乐的政治作用,强调音乐对政治的影响。在当今社会,国家社会的政治管理也可以通过音乐达到鼓舞人心、凝聚力量的目的。例如,重点放在音乐的审美评价标准上。“诗”作为一种“计算”层面,不仅包括“诗”的文本,还包括用于歌唱的器乐和用于指导诗歌和音乐的礼仪。孔子在《论语》中明确指出,“诗300”是音乐美学的最高标准,主要是因为《诗经》中的音乐主要是祭祀性的民间音乐,而不是颓废的音乐,能够起到育人的作用。[4]因此,儒家音乐美学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音乐美学。此外,亚洲圣人孟子主张“与人民共享幸福”,以治理世界,反对君主的“独享幸福”。荀子继承和发展了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音乐美学,写出了中国古代完整的音乐美学专著《季乐》,对儒家思想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可以说,儒家思想充满了音乐美学的建构基础、方向和意义。借助儒家思想,音乐美学的建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一个是儒家学派的流行。在全国各地,遵循儒家传统的活动,如儒家成年礼,相继展开。在活动中,可以有效地介绍优秀的传统音乐文化,促进音乐表演者和音乐接受者之间的文化互动。例如,在儒家活动中,参与者可以根据儒家思想表达他们对音乐的看法。只有形成沟通的纽带,才能促进审美思维的建构。二是利用高校在思想政治建设过程中,对儒家文化中的音乐美学进行理论研究和实践操作,如为一些流行音乐重新作曲、作曲,赋予流行音乐新的美学理念。

二是道家音乐美学,以老子和庄子为代表。他们不提倡音乐,甚至不否认音乐。老子的思想可以归为原始唯物主义。他的思想主要包含在《道德经》中。他崇尚“伟大的声音和健全”,反对一切原始的欲望,所以他对科学、文化和艺术持排斥态度,也就是说,老子的音乐美学思想是建立在他自己的美学思想之上的。他认为最优美的音乐应该符合道的基本概念和特征,应该是无形的、无声的和美丽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老子倡导的音乐是一种精神追求,是自然界固有的运行规律,而不是人为的、刻意制造的声音。事实上,老子的音乐美学思想是其音乐“无为”精神的延伸,代表了老子对“道”的根本追求和一种自然的“无为”音乐美学思想。不仅如此,老子还反对刻意创作音乐,认为“五音不全”[5]这是因为老子主张无为而治,反对享乐,而当时的大多数音乐都以享乐为基本目的,这与老子的思想大相径庭。庄子并没有完全否定音乐,只是将音乐分为“自然之声、大地之声、人之声”,反对人们的主观态度。实质上,庄子的音乐美学思想和老子的音乐美学思想是一脉相承的,两者都是以尊重自然为基础的。然而,老子在很大程度上反对人为的、可制造的和令人愉悦的音乐,而庄子则提倡表达人的自然气质的音乐美学,认为音乐的美应该是自然而简单的。因此,在庄子对音乐的认知中,人造音乐“莱曼”实际上是审美内涵最少的音乐形式,而世界万物如风、草发出的“大地来”可以视为审美趣味更高的音乐,而完全符合自然运行规律的声音则是“天性”,代表庄子最高的音乐情趣。老子从自己的世界观出发,对音乐采取了一种排他的态度,而庄子在一定程度上升华了老子的音乐美学,将它的内涵从否定一切人为的、可制造的、令人愉悦的音乐转变为否定仪式音乐。正因为如此,道家和儒家的音乐美学出现了两极分化。后者认为音乐是仪式的一部分,而前者提倡符合人性的音乐,反对仪式音乐对人的限制。道家文化与儒家文化的本质区别使得二者的音乐美学思想难以调和,这对现代音乐美学思想的建构具有不同的借鉴意义。虽然道教并不推崇甚至鄙视和嘲笑人为的、可制造的仪式和音乐,并认为“丈夫和礼节是诚实守信的,但却是混乱的领导者”,这对我国民族民间音乐的继承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例如,著名的“山流水”,其中的“流水”是由青城山的道士编写的。因此,当代音乐借鉴传统音乐文化时,必然会受到道家音乐美学的影响。可以说,道教的音乐美学思想与当代轻音乐和纯音乐极其契合。虽然当前的社会生活节奏非常快,很难达到道家倡导的“大声、珍声”,但道家音乐美学仍然具有很强的现代意义。在一个浮躁的社会里,听一些轻音乐、纯音乐和民间音乐可以让人感到一点宁静、空精神和宁静。对于当代音乐家来说,他们在音乐创作过程中也充分借鉴道家音乐美学,创作出更加优秀的音乐作品,旋律优美却令人难忘,从而为当代人营造了精神港湾。例如,通过构建纯粹的自然音乐,道家音乐美学可以融入其中,道家思想也可以在这里传播。

三是墨家音乐美学。从某种程度上说,墨家音乐美学是道家音乐美学的继承。然而,墨家音乐美学也有其独特的特点,因此也是传统音乐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像庄子一样,墨子强烈反对儒家音乐中的“礼乐治国”思想。然而,墨子和道教有一定的区别。墨子直接与儒家思想“交战”,他的许多思想都是以儒家思想为基础的。例如,“不生”与儒家“生与死有生,财富在天”的思想背道而驰;“节衣缩食”就是提倡节俭,反对儒家“礼”带来的奢侈浪费。在音乐方面,墨子明确提出了“非音乐”的概念。墨子认为音乐艺术不仅不能统治世界,而且增加了劳动者的负担,这与儒家提倡的仪式和音乐背道而驰。[6]就当代音乐美学的建构而言,墨家音乐美学也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其核心与道家音乐美学相似,都反对人为的、刻意制造的仪式音乐。然而,道教更重视对人性的追求,认为礼乐制约人性,希望用“天乐”音乐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墨家更注重对铺张浪费的谴责,认为礼乐造成了大量浪费,对老百姓没有实际好处。相反,它会增加人们的生活负担。因此,在现代音乐中借鉴墨家音乐美学时,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其局限性。在当时生产力低下、物质财富匮乏的情况下,墨子的“非音乐”思想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在当代音乐的发展中,我们应该注重音乐创作的内涵,以提高音乐的意境为目标,而不是过分注重音乐的表现,从而使音乐形式大于核心,最终导致音乐创作中的“铺张浪费”。

三。从文化的基本特征建构音乐美学

文化的基本特征在于文化概念边缘的广泛性、文化审美对象的多样性、文化感知的个性化和文化的趣味性。音乐美学也具有上述特征。

一是利用音乐美学概念的不确定性来建构音乐美学。尊重艺术的不确定性需要音乐美学、文学美学、哲学美学等的相互融合和发展。,以及文学作品中的音乐美学感知,如上述《诗经》中的音乐美学感知。如今,许多文学人在文学创作中离不开对音乐的描写。村上春树提到不同时期和不同文学创作过程中不同类型的音乐作品。这些音乐作品不仅仅是休闲娱乐,而是在音乐作品和文学创作之间形成一种联系。二者共同推动了村上春树美学思想的建构。[7]对读者来说,通过阅读和理解音乐和文学作品,可以进行音乐美学的培养。因此,在当代音乐美学的建构中,音乐的不确定性可以得到充分利用,这表明音乐美学具有高度的创新性。音乐形式的不确定性用于宣传不同形式的音乐文学内容,音乐与文学相结合,古典文学内容用于发展音乐美学。例如,中国古典音乐美学的建构在于运用唐宋诗词的整理和转化,实现音乐与文学的结合,并将时代内涵融入音乐之中。例如,王菲的《水旋律》利用苏轼《水旋律》的精神内涵赋予其时代特征,充分表达了音乐美学建构的不确定性和创造性。

二是尊重音乐美学的审美对象,采取宽容的态度促进音乐美学的发展。众所周知,谈到现代美学,对象几乎总是指向艺术,音乐是艺术的主要内容之一,柏拉图在他的《座谈会》和《费德里科》(Federico)中称赞的美是自然存在的特征,人造产品与它们相比显得苍白无力。文艺复兴时期,马塞利诺·菲基诺等柏拉图主义者将柏拉图对生命之美的热情转移到了他的艺术作品中。结果,艺术得到了提升,成为一种具有形而上学尊严的世俗变体。然而,音乐无疑是一种移动的固态,具有真、善、美和灵活性的品质,可以让人沉浸在音乐中。音乐也可以放在一定的时间和地点进行整体审美欣赏。音乐审美可以通过集中精神来进行,音乐的内在形式也可以掌握。

第三,利用人类情感来感知音乐美学。鲍姆加滕在1750年建立了美学作为感知理论。“获取知识能力较低”的理论是一种逻辑补充。它主要引导音乐的美学思想,在音乐的建构过程中,运用旋律美、语言美或内在美来实现音乐的审美欣赏。在感性美学中,当代音乐美学要求音乐的整体性可以用来表达音乐的美学。尊重音乐美学的审美对象要求音乐之美可以通过音乐的整体性来表达。[8]基于这一理论,当代音乐美学建构的实现主要可以从加强音乐阐释入手。例如,凤凰城的传奇音乐歌曲只是流行音乐,最初被许多人拒绝,因为没有审美价值。然而,经过宣传和解读,可以发现凤凰传奇歌曲的歌词都是通过《诗经》中的章节用现代语言表达的。其音乐旋律具有单一但不单调的特点,可以很好地在公众中传播,实现音乐美学的传播。因此,有必要加强音乐美学思想的宣传和阐释,对一些不懂音乐美学思想的人进行音乐美学思想的初步教育,使他们能够全面掌握音乐美学思想。

文化特征对当代音乐美学具有相应的借鉴意义。从文化层面的特征来看,文化可以大致分为三个层面,即物质文化层面、制度文化层面和观念文化层面。从本质上说,文化层面对当代音乐美学的建构具有明显的借鉴意义,当代音乐美学代表了当代音乐美学的三个阶段或三个领域。

一是与物质文化层面相对应的音乐审美功能思想,即音乐艺术美与实用美相结合的阶段。自古以来,关于音乐本质的讨论从未停止过,形成了各种认知观点。然而,每个人都普遍认为音乐有强大而明显的功能。无论是祭祀仪式上演奏的音乐还是婚礼生日时使用的音乐,它都有独特的功能。在一定程度上,音乐的功能是不可替代的,许多人类活动将因音乐的缺乏而黯然失色。如果有些学者认为“民族音乐在承载和传递乡愁、表达和寄托人们远离故土和故土的内心情感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空”[9]就当代音乐而言,最典型的例子是电影配乐。虽然配乐通常是电影中容易被忽略的一部分,但演员的表情、台词、动词甚至布景道具通常能更直接地吸引观众,但这并不意味着配乐本身不重要。相反,配乐是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功能是美化背景,激发情感,是充分展示电影魅力的重要元素。二是与制度文化层面相对应的音乐美学制度思想。自古以来,仪式音乐一直是中国音乐的核心。虽然道家和墨家也提出了反对仪式音乐的思想,但仪式音乐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重要性仍然是不可替代的。关键在于构建一个完整的音乐体系。经过几千年的继承和发展以及中西文化的碰撞和融合,当代音乐形成了无数不同的音乐体系,不同的音乐体系往往代表着非常不同的文化体系。以西方古典音乐体系和中国传统民间音乐体系为例,它们在表现形式和创作目的上有着完全不同的特点。也就是说,当代音乐应该是一个整体的大整合,它包括多种不同形式的音乐体系,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特点。因此,在建构当代音乐美学思想时,应充分认识不同音乐体系在表现形式和审美趣味上的差异,进而形成以共同欣赏、相互借鉴、综合发展为核心的现代音乐发展观和全面科学的当代音乐美学思想。

第三是与文化层面相对应的音乐美学人文思想。尽管中外古今音乐文化和体系有着显著的差异,但所有音乐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音乐是人类情感的表达,所有音乐都是以人类情感的真实表达为基础和中心的。这是因为音乐本身是供人们听的,所以在音乐创作中是以听觉为基础,以达到唤起人们内心共鸣的目的。只有真正能吸引人们情感的音乐才能被公众所认可。因此,在当代音乐美学思想的建构中,必须高度重视人文关怀,以表达创作者的情感体验,调动听众的情感,作为重要的音乐美学参考。

文化统一对当代音乐美学的建构也具有重要意义。文化的基本特征包括强烈的统一性,这表现在许多方面。例如,文化可以是自然与超自然的高度统一,个性与优越性的高度统一,普遍性与民族性的高度统一,阶级与时代的高度统一,积累与变异的高度统一,等等。在某种程度上,文化的统一是对文化的辩证思考。例如,所谓自然与超自然的统一,就是指文化是在人类改造自然所获得的物质生活资料的基础上形成的,但它也是人类实践和创造的结果,没有生物遗传性。[10]从这个角度来看,当代音乐也具有很强的统一性,如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的统一性、西方音乐和东方音乐的统一性、功能性和艺术性的统一性,可以在不同的层面上展现当代音乐的一些特征。因此,在当代音乐美学建设中,必须以辩证感知为原则,努力关注音乐美学的辩证统一认知。无论是创作音乐作品还是欣赏音乐作品,都应该从辩证的角度看待它们,而不仅仅是关注音乐本身的一个方面。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充分感受到当代音乐不同的审美趣味,而不受音乐本身的功能、体系和情感的限制。此外,这种统一本身是多方面的,决不是某一层面的统一。它需要从各个方面建立对音乐本质和意义的有效理解。

在音乐美学从感知理论到形而上学和心理学的过程中,完整性是几个完整的概念。诚信是音乐美学的心理条件。不同音乐感知的不是无形的,而是结构性的。艺术作品总是通过感知而生效,但美学总是要求离开外在感知,把握本质。因此,美的形而上学作为一种艺术哲学,总是有超越艺术和背离艺术的危险。此外,还应注意音乐兴趣对美学思想的影响。“兴趣”这个词最初是用来区分好的和坏的隐藏情感,而不是依赖于规则和理性。随着文学理论的发展,品味与品味相似。智力和学历没有区别。这主要是基于品味的第一个判断。对于音乐美学的建构来说,兴趣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在不同的地域和文化背景下,只有兴趣才能对同一首音乐产生相同的美感。基于审美的第一判断是音乐美学发展的主要参照。赋予音乐兴趣是构建音乐美学思想的重要渠道之一。在当今社会,音乐兴趣的实现需要人们对精神思想有一个总体的把握。例如,为什么民谣一夜之间成为许多人的音乐选择,主要是因为民谣所包含的音乐美学思想是其他音乐形式无法比拟的。因此,以音乐兴趣为基础的音乐美学思想的建构,需要通过对社会的解读,理清当今社会人们的心理状态,把握音乐美学思想的建构方向。二是依靠社会核心价值观实现新音乐形式的创造和发展,构建符合人们需求的音乐美学思想。

四。

总之,文化学是一门综合性学科,在某种意义上界限模糊。音乐也是文化交流的主要内容。因此,从文化学的角度开展文化活动,需要对文化学的重要性和音乐美学的特征有一个清晰的认识。通过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音乐美学在音乐创作中并不高,也没有专门研究音乐美学的专业。然而,从文化的角度来看,音乐美学与文化美学有着共同之处,因此可以进行互动研究,从而实现对音乐美学的深入研究。本文所提到的传统百家争鸣中关于音乐美学建构的研究还存在一些不足。未来,音乐美学的建构可以从魏晋玄学和明清理学的角度来实现。

参考
[1]杨凡。文化意识视角下闽南筝派的传承与发展研究[。福州:福建师范大学,2016。
[2]李泽厚,如新。美学百科全书[。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0年。
[3]张玉能,张红。蒋孔阳与当代中国美学的发展——蒋孔阳的“实践创造美学”[。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