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国 > 马克思主义中国传播中瞿秋白的作用分析,谁首先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据说瞿...

马克思主义中国传播中瞿秋白的作用分析,谁首先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据说瞿...

马克思主义中国传播中瞿秋白的作用分析

谁首先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据说瞿...政治书籍中提到了总统。赵达是第一个将马克思主义引入中国的人。至于秋白同志......我们党的第二个可悲的领袖,即使他是第一个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人,也不能把这一荣誉归功于他......就像今天的三位代表一样......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逻辑必然性和历史现实性?...

马克思主义作为在欧洲国家土壤中孕育和发展的科学理论,在近代以后被中国社会和民族所接受和中国化。这首先在于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的本质要求,这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奠定了逻辑前提。当时中国拯救国家免于灭绝的历史任务需要一个全新的理论。五四运动后,马克思主义理论开始在进步知识分子中传播。以李大钊为代表的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做出了突出贡献。 这时,李大钊和陈独秀以《新青年》为主要阵地,开始在社会上宣传马克思主义。 1919年,李大钊出版了《我的马》,瞿秋白在《多余的话》中说,虽然他在到达俄罗斯之前已经读过贝贝尔的著作、《共产党宣言》等,但马克思的著作很少,但他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却一点也不清楚。 ......我去了俄罗斯后,虽然因为职位的关系,经常不得不读一些列宁他们的作品、论文、演讲,但这、

谁首先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据说瞿...

谁首先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据说瞿...政治书籍中提到了总统。赵达是第一个将马克思主义引入中国的人。至于秋白同志......我们党的第二个可悲的领袖,即使他是第一个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人,也不能把这一荣誉归功于他......就像今天的三位代表一样......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逻辑必然性和历史现实性?...

马克思主义中国传播中瞿秋白的作用分析范文

纵观 20 世纪以来的中国思想史, 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可谓首屈一指。其传播、建构,尤其在 1949 年以前,呈现出由点到面、由微弱至强盛的渐进态势。传播过程中的关键性人物,从朱执信到李大钊、陈独秀再到毛泽东、刘少奇……其中还有一个人也是不可忽视的,这就是瞿秋白。

由于斗争实践与现实政治过于紧密地交织在一起,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和理论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没有获得独立的形式。因此,没有相对独立的划分阶段的标准,只能依靠社会政治实际斗争的几个主要环节,从而形成不同的阶段。大致说来,辛亥革命时期(1918-1927年)是以李大钊和陈独秀为主要代表的早期;从1927年革命失败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毛泽东和刘少奇是毛泽东思想的主要代表。第三阶段是从1949年毛泽东成立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这是毛泽东主义及其理论形式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时期。自1976年以来,这是一个新的时期。

从理论上看,瞿秋白应该在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的中间人物中发挥主导作用。

瞿秋白于1923年回到中国,并将《新青年》转变为共产党的理论季刊。瞿秋白在《新青年宣言》中公开宣布,“新青年”具有明确的阶级性质、党性和革命性,是“无产阶级的思想机关”。同时,他还指出,“在严格用科学方法研究一切事物时,从哲学到文学,我们都应该对社会形象的公法进行根本的考察和全面的考察,并寻求结论”,即科学方法论。他呼吁用科学革命的方法来研究问题和指导实践。20世纪20年代,瞿秋白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础,对科学与形而上学的争论进行了评论。在这篇文章中,他还提出了自由和必要性的哲学问题。也是瞿秋白在此时将“辩证唯物主义”引入中国。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首先是唯物史观,即历史唯物主义,它在中国已经被接受和传播。李大钊、陈独秀等人把它作为社会人生观和革命实践的指南。“因此,那些有历史观的人实际上是生活的基础。要有正确的人生观,他们首先必须有正确的历史观。......也可以是一种社会观点”。

与前者相比,瞿秋白最重要的变化之一是以“辩证唯物主义”作为世界观和方法论来理解和讨论历史、社会、生活和革命。这也是他作为过去和未来的纽带的关键。

“宇宙的本质是物质的运动。运动的根本性质是矛盾、肯定的否定、数量和质量的相互变化。社会现象的本质是经济(生产关系)——即‘社会物质’的相互变化。”

“既然宇宙中的所有现象都是永恒和相互关联的,那么社会现象也是如此。因此,在社会科学中,基本方法是相互论证的唯物主义。”因此,斗争和矛盾(不同倾向的各种力量相互对抗)被定义为变化的过程。

所有这些都影响了中国马克思主义。从瞿秋白提出用辩证唯物主义观察事物、研究世界到艾思奇《大众哲学》的大众化宣传,它确实对这种新的哲学世界观的普及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前人的思想道路往往通过进化转向唯物史观,而年轻一代则直接接受并相信普遍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从而指导生活,指导参与革命的实际行动,并与现代哲学其他流派的唯心主义划清界限。这就是瞿秋白不同于李大钊和陈独秀的贡献和特点。这一特点与毛泽东年轻时的哲学思想相吻合。

瞿秋白还在文艺上提出了“辩证唯物主义的创造方法”,这显然受到了苏联拉普派的影响。虽然苏联后来清算了拉普派,但在中国清算很少。瞿秋白当时对这一提法的影响还在继续,如强调文艺工作者应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世界观来指导创作等。这一点与毛泽东的思想不谋而合。

由于与革命实践的密切同步,马克思主义思想已经成为一种关于中国革命战略的理论理论,如中国社会的性质、中国革命的性质、道路和前景、中国阶级、政治力量、政治观点的分析以及对各种文化思想的批判等。这些都超出了本文的范围,只能在下面简要描述。

首先,支持澎湃强调无产阶级在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领导作用。农民运动的发展、军队的重视和武装斗争的开展,都是毛泽东高度重视的中国革命战略的关键问题。瞿秋白具有联系过去和未来的功能,即以前建党和“亲民”的思想(陈独秀和李大钊),这为工农武装分离主义政权(毛泽东)翻开了新的篇章。

“在中共中央领导人中,瞿秋白是汹涌澎湃的毛泽东和其他农民运动的最坚定支持者。他热情赞扬广东和湖南的农民运动是“全国农民运动的先锋”。...陈独秀。彭树志等人不同意毛泽东的观点。这一重要著作(指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调查报告》)没有在中共中央的官方报纸《指南》上发表。

支持农民运动与瞿秋白把反封建作为中国革命的主要任务之一(另一个是反帝国主义)有关。这与张郭涛的记忆有关,“他(指瞿)...指出中国的基本特征是实质上的宗法社会,反封建是革命的基本任务”。因此,瞿秋白逐渐把重心从武装斗争转向武装农民的发展,即群众运动和革命武装力量相结合(两者在当时都是客观存在的)。瞿秋白认为“武装革命”和“群众运动”都是需要的,应该结合起来,促进中国革命的发展。

北伐开始后,瞿秋白更加重视军队问题。他...强调“农民自己的武装力量现在是一个更紧迫的问题”,农民问题只能通过“权力斗争”来解决。

1927年“八·七”会议后,瞿秋白指出,新时期的首要任务是人民武装起义只有人民武装起来,才能解放工农,推翻军阀和帝国主义,才能建立一支真正的人民军队,建立一个代表工农穷兵黩武大会的政府。\"

瞿秋白在大革命失败后(1927年底)写了一篇题为《武装暴动问题》的文章,指出“在中国革命的现阶段,工农武装起义时期显然已经到来...中国革命在斗争方式和发展形式上具有非常显著的特点”。瞿秋白首先从理论上总结了秋收起义后“工农武装分裂政权”对毛泽东领导的红军的军事斗争策略。对江西井冈山农村游击战和建立革命根据地的肯定和总结,是对游击战特点的理论探索,如“革命不能有夺取首都的机会”和发展形势“[三”,但必须以农村包围城市,依靠农民武装和各省根据地开展游击战。

然而,正如研究者所指出的,“当然,瞿秋白没有也不可能解决中国革命“从农村包围城市”的根本道路问题。事实上,他仍然没有摆脱市中心的影响,重复共产国际关于“城市领导的重要性”的观点。中国革命必须走“从农村包围城市,最终夺取城市”的道路,这是毛泽东等人在长期革命实践中逐步解决的问题[3]这正是瞿秋白在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史上前后联系的地方。

瞿秋白是一位典型的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他继承了中国士大夫在文化、思想、情感、观念和习惯方面的传统,并将其与西方文化相融合。然而,它与深深植根于中国农村的毛泽东地方特色大不相同。他对农村、工农武装、军事斗争和游击队分裂政权的肯定是纯粹理论理解的结论。就行动和情感而言,他能在多大程度上成功地实践和领导这种农民武装军事斗争仍然是一个问题。但是,对这条革命道路的理性认识和肯定,恰恰反映了上述符合革命现实的结论和主张,只要是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而不是机械地应用十月革命的经验或马与火车的一些原则,就可以作出。这反过来无疑在中国传统的实践理性中发挥了作用。没有必要抽象和应用经典。从实际情况中归纳出经验主义的合理结论,并给它一个清晰论证的理论形式就足够了。瞿秋白在理论上做到了这一点,但毛泽东首先在实践中做到了这一点。

除瞿秋白外,蔡和森是一位理论兴趣和理论才华突出的马克思主义者。20世纪20年代,他撰写长篇报告和文章,总结和概括了当时的斗争过程,丰富了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早期阶段的体系和内容,如《中国共产党历史发展纲要》、《党的机会主义史》等。以下引用的蔡志勇关于党内民主问题的观点表明,蔡志勇善于总结经验,具有敏锐的理论视野。

\"...另一方面,人民的党内生活还没有形成,没有党的讨论,也没有选举制度...确保下级党部完全依靠上级党部的指导,党完全是一个听从号召的战士。......一般来说确实是铁组织铁纪律,但是危机中倒很大。......习惯是:只有上级的意见和是非,没有下级部门和群众的意见和是非。......铁律已成为恐吓党员的工具,而上级主管完全有超越铁律的自由。”[4]

显然,它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悠久的历史。这种起源和积累也是传统封建势力对小规模生产的渗透。列宁的政党模式建立以来,“铁的组织和铁的纪律”使共产党在一些东方国家不断取得革命胜利。特别是在军事斗争中,它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确保了。然而,如何将集中与民主统一起来,如何发展党内民主,在理论上和制度上尚未得到充分论证和解决。蔡和森在党的青年时期,在这样一个激烈的革命环境中,发现并提出了这个问题,这是很有价值的。蔡志勇不幸早逝,未能充分发挥他年轻时的才华和与“实践者”毛泽东享有同等声誉的“理论家”。

除了瞿秋白,当然还有其他重要领导人的一些重要思想、观点和主张,本文不能一一论述。更重要的是,在上述基础上,我们如何走出最关键的一步,即如何具体实践农民武装革命的战争道路。这正是毛泽东的主题。

参考

[1]丁守和。瞿秋白思想研究[。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

[2]李大钊。李大钊[选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50,131,131,132,242-245,251,270,301。

[3]瞿秋白。[·米】。瞿秋白作品选。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381-387.344。

[[4]党的机会主义历史[>,19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