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组织 > 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探究,行政法中的“行政”是什么?如何区分“公共行政”和“私人行政”

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探究,行政法中的“行政”是什么?如何区分“公共行政”和“私人行政”

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探究

行政法中的“行政”是什么?如何区分“公共行政”和“私人行政”行政法中的“行政”是基于国家权力的公共行政,包括国家行政机关对国家事务的组织和管理以及具有公共职能的公共组织和社会组织进行的行政管理。公共行政和私人行政的区别:私人行政和公共行政属于行政范畴。行政法上的行政是公共行政。公共行政

行政法以什么为其调整与适用领域,且会随着公共行政...

行政法中的“行政”是指以国家权力为基础的公共行政,包括国家行政机关对国家事务的组织和管理,以及承担公共职能的公共组织和社会组织的行政管理。 公共行政和私人行政的区别:私人行政和公共行政属于行政范畴 在行政法中,依法行政是行政法的一项重要原则 下列哪一项违反了法律管理要求?(一)法规规定,行政机关监督行政许可事项,不得妨碍被许可人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二、行政机关要求行政处罚听证申请人承担组织听证的费用。三、行政机关赋予行政强制措施权力。公共行政学院和法学院的行政法非常不同,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公共行政学院的行政也称为行政、公共行政或公共行政 这是一门研究政府有效管理社会的法律的科学,也是国家公务员和其他公共部门工作人员的必要知识。公共利益是一个高度抽象的概念,也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概念。不能因为不容易理解就放弃它的定义。 就土地行政征收而言,以公共利益为基础的行政法不仅是保护“公共利益”的最佳途径,也是宪法原则的体现。 这篇文章指出,

行政法中的“行政”是什么?如何区分“公共行政”和“私人行政”

行政法中的“行政”是什么?如何区分“公共行政”和“私人行政”行政法中的“行政”是基于国家权力的公共行政,包括国家行政机关对国家事务的组织和管理以及具有公共职能的公共组织和社会组织进行的行政管理。公共行政和私人行政的区别:私人行政和公共行政属于行政范畴。行政法上的行政是公共行政。公共行政

行政法以什么为其调整与适用领域,且会随着公共行政...

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探究范文

从古代社会发展到现代社会,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发生了许多变化,但经过考察,人们知道,古代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盛行的“行政优于法律”,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盛行的“不法不行政”,都不利于行政资源的有效配置。进入现代社会后,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两者之间的关系不再相互排斥,而是逐渐形成了良好和谐的相互促进的趋势。为了保证行政法与公共行政关系的进一步改善,以及行政资源的更好配置,进一步探索二者之间的关系,从而形成两者和谐发展的双赢局面。本文主要探讨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希望能与同行探讨,相互借鉴。
行政法;公共行政关系演变;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法律法规建设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我们可以看到,法律法规在维护社会秩序方面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然而,在良好发展的同时,仍然存在许多隐患。现代社会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受到国内外的高度关注。这个问题一直是法学领域的研究热点,对它的探索无非是为了更好地促进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使其更好地造福人类。然而,自古以来,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就不一样了。本文主要探讨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并探讨其规则。
1。从“行政高于法律”到“没有法律就没有行政”
这里所指的行政法并不指行政法。如果我们谈论行政法,那么它并不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而是存在于古代奴隶社会,只是它的性质和功能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变。本办法所称行政法,是指管理行政主体行使行政职权过程和行政主体内部关系的法律总称。公共行政是指国家行政机关依法管理社会公共事务的有效活动。“行政优于法律”是指国家行政在管理社会事务方面优于相关的法律限制。因为这种关系出现在古代的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它自然会与人治优于法治联系在一起。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当时的社会背景,这种关系是难以维系的。因此,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两者之间的关系已经演变成“没有法律或没有行政”。这无疑强调了法律的重要性。不管谁想做什么,他们都必须受到法律的限制。这种关系似乎反映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特点。这种关系似乎是正确的,但法律的作用太大,导致公共行政在许多情况下无法正常运作。显然,这种关系也有缺点。因此,随着社会的进步,我们需要找到一种适合当前社会制度的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
二。行政国家的出现和行政法的发展
(一)行政程序法的兴起——从实体规则限制和严格的司法审查控制到中间事项的程序控制
在自由资本主义时期,是议会限制了行政权。议会通过颁布相关法律法规限制行政权的行使。然而,随着一个行政国家的崛起,行政权的扩张大大削弱了议会对行政权的限制。为了更好地限制行政权不受控制的扩张,形成对事物的程序性控制,所谓对事物的程序性控制,就是在行政权运行过程中逐步控制行政权的行为,使行政权能够及时得到调节,以免无限扩张。这是两国关系的又一进展。
(2)行政自由裁量权的扩张和控制——理性原则的产生和运用
20世纪,行政自由裁量权表现为两种形式:扩张和控制。行政自由裁量权的扩大与当时的社会形态密切相关。在自由资本主义时期,似乎一切都不受限制,那么自然行政权力就不需要被控制,因为如果只有行政自由裁量权受到控制,那么所有其他关系就会无限期地发展,所以行政自由裁量权不断扩大也是为了适应当时的社会发展状况。随着社会的发展,问题迟早会在那种不受控制的关系中暴露出来。社会秩序不会得到很好的维护,将会出现混乱。因此,为了回归社会发展的正常轨道,有必要控制其他类型的关系和行政权力,从而开始控制行政自由裁量权。可以说,这里的各种关系形式都是合理的。
(3)放弃或限制“主权豁免”原则,在19世纪甚至20世纪建立“主权豁免”理论。长期以来,这一理论一直是支持许多国家不支付政府行政侵权赔偿的重要理论。在当时的社会中,行政权力对社会生活的干预较少,因此“主权豁免”理论引发的社会矛盾并不多也不明显,但随着自由资本主义社会进入坟墓的摇篮,这种理论会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社会制度的完善和人们观念的转变,政府公共行政需要更多地为人民服务。这样,公共行政将更多地干预社会生活,这意味着行政权力与人们的生活更加密切相关。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国家过度侵犯行政权力会影响政府为人民服务的过程。如果国家不能对侵权行为进行赔偿,将直接影响人民的权益,从而导致矛盾。一方面,政府的行政权力和国家之间已经存在矛盾。一方面,这是人民和国家之间的矛盾。如果这些矛盾得不到解决,最终会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不利于社会发展。因此,必须放弃或限制\"主权豁免\"原则,以确立国家的赔偿责任。
三。国家行政的收缩和行政法的变化
在现代社会中,许多国家遇到了诸如经济增长缓慢、通货膨胀、财政赤字等问题。因此,人们必须反思原有的制度。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对行政法和公共行政之间关系的考虑也不会被忽视。毕竟,政治法律和公共政治之间的关系在各种社会制度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因此,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有了许多调整。在最近的调整中,也有一些合理的做法可供现代社会借鉴。因此,我们进行了更深入、更全面的研究,希望从历史洪流中获得启示,从而在政治法律和公共政治之间找到更完善的关系。
(1)社会公共行政的兴起和行政法调整范围的扩大
公共行政的社会化导致了社会公共行政的兴起。公共管理社会化是指政治学和法学缩小其管理范围,缩小其权利,并逐步将其部分权利转移给非政府组织,使其能够行使权力,从而从单一走向多元,从单一的政府管理走向政府与社会的结合。在这个过程中,国家权力、政府权力和各种社会组织形成了良性互动,行政法与公共行政的关系也形成了良好的关系,从而使二者在促进社会发展的同时得到了良好的发展。
(2)行政理念的变革与行政法制度的创新
行政理念的变革也是现代共同行政发展的突出表现。以前的行政概念是管制行政,但现在已经转变为服务行政。监管行政包含一种“命令”思想。因此,在这种状态下,行政管理显得相对专制,专制会让人感到叛逆。因此,这种行政概念是有问题的。因此,它后来被转变为面向服务的管理。在这种模式下,人们的积极性得到了很好的鼓励,人们也更愿意参与其中,这样政府就会取得预期的更好的效果。
(3)放松管制、行政方法多样化和发展行政法治
现代政府的控制趋势是放松管制,这意味着政府在某些方面削弱或取消控制。这样,这些领域就能更自由地发展,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自我管理,提高积极性。因此,工作质量将得到提高。在这样的政府控制下,其他领域会发展得更好。因此,这种政府控制制度无疑是正确的,有利于政治法律和公共政治关系的健康发展。
(4)行政公开、公众参与和行政程序立法的新高潮
近年来,各国民主制度不断完善。一提到行政权,民主就自然而然地浮现在脑海中。这也表明了当前行政公开和公众参与的发展趋势。公众参与行政过程将导致对行政问题的更透彻理解,从而与行政事业的发展更好地协调。此外,人们的参与增加了,所以行政法的作用显得更加互补,所以行政法起到了很好的约束和促进作用,从而使得公共政治也能得到更好的发展,从而实现两者之间的良性关系,有利于两者在和谐的状态下共同发展,所以我们的目标已经实现。
四。摘要
行政法和公共行政自古以来就是人类社会的一个重要问题。经过调查分析,得出两者的关系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演变,各种变化都适应了社会制度的发展变化,并在相应的历史时期发挥了较好的作用。因此,社会制度的变化将导致政治法律与公共政治关系的变化。与此同时,这个在历史上备受关注的话题,也对社会的发展进步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因此,这个问题应该得到我们的持续关注。我们必须保持敏感,时刻关注社会的变化,及时找到更好的政治法律与公共政治的关系模式,以适应社会制度。

参考:

[1][德国]作者拉德布鲁赫。由米健和朱琳翻译。法律导论。中国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
[2][英语]威廉·韦德著。徐炳。行政法。中国百科全书。1997.
[3]石友琪。行政法与公共行政关系的演变。中国法律。2003(3)。
[4]李芹。行政法与公共行政关系的演变。文件。2017年11月4日。
[5]李军。贸易组织行政法研究——宪法行政法系列。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