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9877字硕士毕业论文巍山彝族歌唱行为概述

29877字硕士毕业论文巍山彝族歌唱行为概述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9877字
论点:彝族,打歌,东山
论文概述:

本文是音乐论文,本论文建立在音乐人类学学科理论的基础之上进行研究,同时借用人类学的理论视角对巍山彝族打歌这一音乐行为进行研究和分析。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微山族歌唱的生态环境和民族记忆。第一部分是微山族歌唱的生态环境。第一部分是关于自然环境。据史料记载,巍山彝族位于云南省大理自治州南部。“山峰如带如圈,若川掌而平颜 “两端狭窄的南北地形和宽阔的中央地形相结合,就像一个扁平的玻璃花瓶,从东到西、从北到南倾斜,气势磅礴 巍山,曾被称为“花梦县”,总面积达平方公里,主要由山区和一些坝区组成,其中山区面积约为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的94%,其余6%为坝区平方公里。 位于东经99度55分至100度26分和北纬24度56分至25度33分之间,从东到西横跨30度经度,从北到南横跨36度经度,宽约47公里。巍山县边界以东是邓氏美蓉县,与南涧彝族自治县接壤。西舜从漾濞彝族自治县眺望漾濞河。它毗邻保山市长宁县,北面是大理市 从山脉上看,云岭横断山脉向南延伸的部分是巍山县的山脉,它将大理市与巍山县的北部隔开。它位于哀牢山和五粮山的北部。以西河为临界点,将横跨坝区的东山和向南延伸至紫山的西山分开。在众所周知的东山和西山中,位于中部的巍山大坝(Weishan Dam)东西长约3-4公里,南北长约40公里。 东西山脉共有105座山峰,其中东山山脉有28座,西山山脉有77座。海拔3037米的这座小山是这两座山中最高的,也是全县的最高点。巍宝山,山清水秀,植被茂盛,常被称为“巍巍天佑” 历史书曾经这样描述:“山中黑色的阴影很深,树影在旋转,越来越浓。” (2)除了大自然赋予的美之外,韦宝山还有着悠久而厚重的历史足迹。南诏时期的前国王瑟鲁·罗辑,不仅在这里放牧,而且还拥有最早的彝族祠堂神龛——山游寺。因为它是一座著名的道观,它有25座道观,包括老国王庙、玉皇阁和温昶宫。 与此同时,彝族最古老的音乐竞技场也在这里。 文化山、龙山、凌影山等名山都来自东山 西山蜿蜒向南,与南涧县相连,也有其最高峰,海拔2900多米,中间交错的小鸡足山也有海拔2900米。厚重的历史在西山创造了许多美丽的风景,如武夷山、紫金山和小鸡足山,它们都是西山的名胜古迹,同时保留着歌唱的痕迹。 第二部分是关于巍山彝族在歌唱中的民族记忆 这些群体在迁移过程中有着共同的历史记忆。对他们来说,这不仅是生活的选择,也是一种顽强的民族信仰。 他们的身体行为、规则和价值观经常表现出社会特征的文化。 正如人们生活在不同的规则和不同类型的群体中一样,丰富多样的社会群体塑造着人类不同的身体行为,社会记忆的种类也和社会群体一样多,这显示了深厚的历史和民族记忆的起点。 魏伊山人世代传唱歌曲,以群体的形式传承社会记忆。 形象丰富的身体运动和语言反映了古代巍山彝族的社会风貌和对世界万物和日常生活的描述。儿歌随着彝族的世代不断发展,流传到彝族的各个山寨,包括巍山彝族的历史和生活。 渭宝山文昌宫李文龙亭墙上有一幅松下幸之助的画,描绘了清代渭宝山彝族歌唱的具体情况。 所描绘的是巍山彝族人民一起演奏歌曲的生动场景,这与现在巍山彝族人民演奏歌曲非常一致。 这意味着巍山彝族人已经像群体记忆一样保留了近一百年的记忆,并且一直在继续演奏歌曲。 自古以来,人类为了生存,逐渐产生了一些行为,如狩猎和与自然搏斗。因此,早期舞蹈往往是生存的需要,并慢慢来到石器时代。每个人都开始一起工作,行动受到控制。歌唱开始在原始舞蹈的雏形中孕育。 到秦汉时期,除葫芦岛笙、笛子和三根弦外,还有另外两种乐器,它们都配有歌词。他们的动作不断丰富,整体结构开始完整。 秦汉以后的隋唐时期,踏歌进宫,表现出富丽堂皇的特点。然而,云南少数民族的演奏歌曲仍然散发着浓郁的古朴原始的气息,并一直保存和发展到元代。巍山彝族的“宴席踏歌起舞”在清代《康熙蒙古政府公报风俗篇》中有明确记载 明代,由于汉族的移民,汉语逐渐影响了彝语,开始使用“大格”一词。当时许多历史书都记载了彝族村落大哥大的具体情况。新中国成立前,巍山彝族为大哥大注入了新的生命和力量。他们不仅成立了大歌队,还参加了许多演出,受到了国家的高度赞扬和持续关注。 长期以来,演奏歌曲的文化问题被程式化地保存下来,这对巍山彝族文化传统的延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随着人类的早期进化,巍山彝族和巍山彝族见证了巍山彝族的历史和风暴,演奏歌曲已经成为记忆中真实生活的投影。 第二章马鞍山和东山的歌舞场景和步骤 青云村是位于巍山西南部的一个自然村,与马鞍山镇的红旗、河南和三河三个村庄相连。作为巍山的西部地区,辽阔雄伟的群山已经成为典型的山地民族居住区。传统的两层民居体现了高山地区的突出特点。它被用来祭拜祖先、天地和在楼上储存食物。楼下左边和中间的两个房间是特殊的加热炕床,唱歌围火的习俗与之相对应。 在彝族历史生态观念和价值观以及亚热带气候的影响下,村庄周围有茂密的森林和竹子。此外,山上龙王庙丰富的水源解决了村里的饮水和灌溉问题。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树、药材和珍稀动物。 早期生产力的地下化和经济文化的落后并没有阻碍山地文化的发展和进步,而是用奔放的舞蹈和响亮的音调分析了长期生活在这里与高山自然环境和社会发展互动的彝族家庭的豪迈性格和民族特色。 马鞍山到农历月,传统的春节从那个月的30号到15号,持续了半个月 在此期间,根据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固定时间,每个村庄轮流播放歌曲来表达对新年的期望和祝福。 此外,农历六月火把节和潮汕庙会的到来对巍山彝族家庭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演奏歌曲总是至关重要的。 有时候,当一个人遇到婚姻、生日庆祝、葬礼、盖房子时,每个家庭也必须唱歌。 第二节东山播放歌曲的场景和步骤1。东山戏歌场景由于地理上的限制,当地人经常以巍山坝子为界,将居住在东部山区(永健、大厂、庙街)的彝族人分配到东山区 本文实地考察的地点之一庙街镇龙符村至今依然美丽,山高山陡。虽然离坝区不远,但它比巍山其他地方的彝族人更封闭。几乎每个家庭都饲养牛、马和其他牲畜,依靠畜牧业和种植业实现自给自足 播放歌曲的传统习俗在这里仍然存在。东山彝族居民不仅完成了从旅游到农耕的巨大转变,而且创造了自己的音乐文化和表达方式。 在不属于规定的日子里,东山区不允许播放歌曲。例如,在繁忙的农忙季节,歌曲播放基本上是不允许的。 在所有的歌唱场合中,最隆重、最热闹的是农历二月八日的歌唱会。这一天是向彝族祖先\"巫神\"致敬的日子,这相当于彝族伟大的一年。 在这个时候的头两天里,每个村子都会在村子里的歌厅上建一个有松树的绿色棚子,并用树枝封住村子的入口。每个家庭都会在关闭村庄前回家。 2月8日,全村的男人、女人和孩子聚集在绿色的小屋里,在炉火旁愉快地喝酒。每个家庭都有一个男人,由“阿比”(领头的老人)带领,向祖先致敬,祈祷保佑村庄,确保人和动物的安全。 仪式结束后,他们盛装回家,奔向音乐厅。 在绿色的小屋里,小号手吹响了号角,芦笙演奏了音乐来祭拜天地之神,问候亲朋好友。 然后开始唱歌,人们唱歌跳舞,直到黎明,那时他们可以尽情享受。 马立克鞍山东山歌唱会在纪念芦笙仪式结束后开始。芦笙用手吹着音乐来表达对天堂的崇拜。它也意味着崇拜和邀请神。 第三章比较分析了两地演奏歌曲的音乐行为。的第一部分……24包括的组成和发生……24-1、历史构成……24-2,种族认同……第四章巍山彝族歌舞行为的文化解读:……35第一章歌曲播放……在民俗中;第四章巍山彝族歌舞行为的文化阐释;彝族是迪江部落的后裔,是巍山群山环抱的主要民族。受“万物有灵”的自然宗教和祖先崇拜的多元信仰的影响,微山彝族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渗透着主宰大地、屠杀宇宙万物的南诏图腾和神灵。虽然他们经历了刀耕火种、游牧狩猎和迁徙的艰苦过程,但他们仍然保留了古建筑和民族风俗文化的遗产,延续和继承了民族文化和智慧。 每年在这里举行的歌舞表演是巍山彝族非常有代表性的民间艺术,也是一项重要的音乐舞蹈活动。 奔放的舞蹈和响亮的声调反映了居住在这里的彝族家庭在与高山自然环境和社会发展的长期互动中的奔放性格和民族特色。 在民俗的第一部分,微山彝族生活在相同的环境、气候和语言中,由于历史社会形态的影响,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习俗更加一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积累并形成了地理文化身份。 而且往往在附近的一个或几个村庄里,会有血族,从而形成氏族血缘的文化认同。 崇祖祭祖的信仰一直是巍山彝族历史发展的主线。由于早期地理等自然条件的影响,自古以来畜牧业就以自然和农业为主。 为了六头牲畜的发展和粮食的丰富,向上帝和祖先祈祷已经成为一项义不容辞的社会义务。 在各种祭祀活动中,演奏歌曲作为人与神共同享受的桥梁和纽带,不仅是仪式中的粘合剂,也是文化的体现。 其中,不仅有祭祀活动,如地区团体和宗族,如庙会、民族节日、宗族仪式等。,还包括家庭和亲属之间的传统活动,如婚礼、葬礼、誓言、宣誓等 在地理和血缘的关系下,民间信仰和习俗有着相对较大的生存空和环境,在长期历史的积累下形成了一个共同依附的体系,并保证了这一体系的延续。 结论法国现象学家梅洛-庞蒂在解释身体与世界的关系时,认为身体与世界应该是一种扩散的相互融合。 换句话说,身体的行为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非凡的意义,包括声音、运动、表演等。 关于音乐事件中的音乐行为的研究,在以前的研究中,音乐行为中的身体行为要么被忽略,要么仅在声音出现时被狭义地定义为“音乐行为”。 东西方音乐在音乐的发生方式上有不同的认同标准,具有高度的互补性。 本文通过对巍山彝族的两种歌唱音乐行为的比较分析,可以看出,当地彝族每次都在演奏歌曲和听音乐,这是传统东方音乐模式的一个重要特征,形成的身体模式已经成为一种音乐创作和体验的尺度。 演奏歌曲作为一种具有外在内心体验的音乐歌舞,充分展示了演奏歌曲时身体的意向性,隐喻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与交流,凸显了情感交流的意义 对于巍山彝族来说,身体和声音的生动表达所承载的民族记忆在他们的行动中深深地烙下了民族身份。通过传承,民族认知被铭刻在集体意识中。 通过它的行为,展示了彝族各级人民的文化领域,包括生产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和文化形式。 在秩序的相互维护中,身体、声音和意义的社会关系已经形成,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音乐文化形式。 到目前为止,少数民族的文化记忆在以“身声意”为主体的行为和传承中仍然完好无损。在人文环境和理念的不断发展中,演奏歌曲保持了鲜明的艺术个性。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传统的基础上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它们仍然保留着古老而深刻的印记。 在几千年的社会历史长河中,它经历了不同的演变阶段,逐渐形成了独特的歌舞形式。它还凝聚了丰富的文化资源,以优美的音乐、舞蹈声音和姿态传达了古代文明与和谐。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