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课程论文 > 56201字硕士课程论文当代女性文学如何体现姐妹情谊

56201字硕士课程论文当代女性文学如何体现姐妹情谊

论文类型:硕士课程论文
论文字数:56201字
论点:女性,情谊,姐妹
论文概述:

姐妹情谊既是女性逃避男性暴政伤害的避难所,也是受伤害女性聚在一起互怜互惜,倾诉苦闷的联盟;既是女性成长中必不可少的精神支援,也是发现自我、重现女性隐秘空白的手段。正是在姐

论文正文:

导言

姐妹关系最初作为一个政治术语出现在欧洲和美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中。作为口号,她呼吁妇女团结起来,跨越种族和阶级限制,结成坚不可摧的联盟,抵制父权制对妇女的迫害。西方女权主义者认为,父权制通过异性恋的爱和婚姻来控制女性,让她们被困在自己的家庭以及家庭所代表的种族和阶级中。这种霸权的异性恋爱情和婚姻是妇女长期解体和无法结成联盟的关键。因此,姐妹关系应该把妇女从婚姻和家庭中解放出来,这样她们就可以自由地交流和分享她们的内心经历,没有任何障碍,并且在反对男性权威的共同斗争中,她们可以结合起来,互相提供物质和精神上的帮助。他们认为强制性异性恋是女性悲惨命运的根本原因,“女性不能生活在这个充满敌意的世界,除非她们与男性建立关系并为他们服务。”在异性关系中,父权制为妇女设计的角色具有典型的性别本质主义,这种婚姻制度和相应的性别角色分工在很大程度上成为妇女无法选择的谋生手段。“因为女人必须结婚,她们结婚,结婚是为了谋生...为了让他们得到尊重,为了完成他们应该做的事情,因为一旦他们在青少年时期摆脱了“不正常”的状况,他们就会成为“正常”的女性,因为异性浪漫一直在渲染女性的冒险、责任和成就感。因此,只有打破异性恋制度,男人才能打破女人之间友谊的定义,才能摆脱嫉妒、怨恨和相互指责的恶性循环。中国的姐妹情谊从一开始就没有或者本能地避免了西方姐妹情谊中的激进化和反叛。大多数女作家选择姐妹情谊中相对温柔的一面来表达它。
自从五四时期女性文学开始,中国女作家作品中的姐妹情谊就没有呼吁女性离开家庭。尽管也有人写道,由于婚姻的不幸,妇女们把姐妹情谊视为幻想中的乌托邦,但这毕竟只是一种逃避的方式,而不是对抗的方式。中国女作家更注重姐妹间的无障碍交流和温柔体贴。即使它们涉及到对同性身体的描述,它们也不是没有性欲,也不是赞美同性恋行为。对身体的描述更多的是通过身体的媒介发现女性隐藏的自我。姐妹情谊给了他们不同的感受,使他们能够在一个与自己相似的身体上体验被压抑和拒绝的经历。
中国女性文学的起源和五四时期,关于姐妹情谊的作品也在此之后出现。“当时女作家所描述的情感关系可以大致概括为以下三种基本类型:一是同学和女朋友之间真诚的感情;第二是被父权制/男性权力伤害的女性之间的相互安慰和阴影。第三是女性之间的同性恋爱。”然而,这三种情况往往交织在一起,难以区分。这些女作家描述的姐妹关系并不关注反对异性婚姻,而是攻击包办婚姻。他们抗议的是传统包办婚姻对妇女的迫害,这是由妇女缺乏婚姻自由造成的悲剧。他们不能自由选择他们的理想对象,只能从同性那里寻求安慰。在描述姐妹情谊时,这些作家并不否认女性对异性爱情的追求。甚至表达了迫切建立理想伙伴关系的愿望。从这个角度来看,五四时期的姐妹情谊是基于女性在缺乏理想男性对象的前提下的被迫选择。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妇女有了自己的法律地位。他们第一次被赋予进入历史舞台的合法性。他们的公民身份是以法律的形式确立的。妇女在政治意义上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平等,但作为外国人,妇女的意识已被强行消除。直到新时代,随着人性和人类情感的回归,女性的自我意识才开始再次觉醒。女性作家开始长期直面“自我”的压迫,开始反思女性的生活方式,观察她们的生活状况,并试图用自己的语言来建构一幅真实的女性生活图景。带有明显姐妹色彩的作品再现,女性作家试图从各个方向和角度讲述姐妹关系。
理论界已经发表了一定数量的论文,他们的观点可以归纳为以下三个方面:第一,姐妹情谊是一个乌托邦,女性在其中避免男性伤害,谈论她们的情感苦恼;第二,姐妹情谊是妇女互相关心和爱的基础;最后,姐妹情谊是女性成长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然而,理论家和作家都对姐妹关系持悲观态度。他们不相信姐妹关系能维持很长时间,也不同意姐妹关系有能力与男性权威竞争。在此基础上,本文试图将姐妹关系划分为不同的类型并分别进行分析,并将男作家和女作家描述的姐妹关系进行比较,揭示出两性在姐妹关系的定义和理解上的根本差异。在具体的文本分析过程中,我试图将文本与理论相结合,不仅是为了考察姐妹情谊在当代语境中的价值和意义,也是为了探索姐妹情谊不能长久的文化根源。
与西方对“女同性恋连续体”的激进定义相比,中国的“姐妹情谊”,尤其是在早期,更多的是一种相互支持、患难与共的女性乌托邦形式。这是女人聚在一起,互相安慰,一起面对社会压力和父权制暴政的“方舟”。处于这种姐妹关系中的妇女虽然已经意识到或亲身经历了妇女因其\"第二性\"地位而遭受的身体痛苦和精神压迫,但缺乏改变其弱势地位的能力和方法,只能从\"女性聚合物\"中的相同经历中寻求安慰和理解。这种聚合物可以分为两种情况。第1节,女孩情结的延续少女正处于从女孩向妇女的过渡时期。在大男子主义的背景下,尽管妇女从很小的时候就逐渐被“驯化”并被剥夺了主动性,但她们基本上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随着第二性征和月经的出现,年轻女孩的“女性气质”开始出现。他们被迫接受身体的被动和虚弱(与男性相比),同时受到“女性气质”的约束。他们意识到女性的成长取决于她们何时被注入男性的力量。只有当男性权力介入女性生活时,年轻女孩才能成为女性,换句话说,“年轻女孩自己必须接受成为性诱惑的属性。”这意味着一个年轻女孩能否获得异性的爱并顺利进入异性婚姻体系,不仅成为判断一个年轻女孩是否成熟的基础,也是决定一个年轻女孩能否顺利成长并过上正常生活的关键。对年轻女孩来说,赢得异性的青睐,爱上她们并最终进入家庭,成为妻子和母亲是她们面前的另一个未来。虽然他们对婚姻和爱情有很好的想象力,但通过观察母亲和姐妹的生活,他们很容易发现一个好的婚姻只是想象中的谎言。女性在异性婚姻中扮演的角色使她们总是处于弱势地位,并可能在任何时候成为男性暴力的受害者。因此,他们本能地希望聚集姐妹的力量,建立一个同性女孩的乌托邦,以逃避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悲剧。

第一章生命的方舟.........................................2
第一节女孩情节的延续...........................................2
第2节发泄情绪的妇女联盟..............................7
第二章另一个..........................................在世界11
第一节中不存在的偶像.........................................13
第二节自我的再现.........................................16
第三章解散的姐妹会............................18
参考资料..............................24
..............................

结论
总之,姐妹情谊不仅是女性摆脱男性暴政的避难所,也是受伤女性团结起来,同情彼此,倾诉痛苦的联盟。它不仅是女性成长必不可少的精神支柱,也是发现自我和再现女性秘密的一种手段空。正是在姐妹情谊的指引下,女性才能够走到一起面对以男性为中心的压迫和暴政。在这种相互联系的情况下,他们彼此坦诚相待,分享生活中的困惑和不安,一起成长,给彼此面对困难的勇气和战胜困难的决心。女作家在肯定姐妹情谊对妇女生存和成长的积极影响的同时,并没有失去理智,而是赞扬了牢不可破的姐妹情谊。相反,他们冷静而理性地分析了姐妹情谊的可靠性和可持续性。事实上,在一个由异性恋者主导的家长制社会中,姐妹关系只能是女性成长的一段看似美好的时光。她注定无法与异性恋体系竞争,成为一个悲剧结局。即便如此,它也显示了女性在反抗男性权威的斗争中的战斗精神。
尽管姐妹会随着时代的变化继续发展新的表达形式,但城市文化和消费主义的兴起也给一些作品打上了时代的烙印。然而,总的来说,姐妹关系的发展并不是新一代和老一代的螺旋过程。这不同于新时代以来各种各样的“教义”和“教派”。姐妹情谊更像是不断打开的门。不仅每次都有新发现,而且发现越多,房间就越大空。它就像一个从里面打开的洋葱。每一层洋葱都必须放在前任的肩上。在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中,女性形成了一种短暂而广泛的联盟。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文明的氛围以及妇女经济和社会地位的提高,异性婚姻不再是妇女唯一和必要的目的地。他们有更多的选择:独身或女同性恋。在某种程度上,这缓解了外界对姐妹情谊的压力。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姐妹情谊将不再是一个想象中的乌托邦,它可以作为一个真正的联盟出现在我们身边。

参考资料:
1。鲁珉。形势无法扭转。[·米】。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2 0 10
2。鲁珉。纸质犯罪。[·米】。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2,008
3。人民文学编辑部。山外青山(2000-2008)。[·米】。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
4。他是邵军。2006部新中篇小说精选。[·米】。北京:文化艺术山出版社,2007
5。铁宁、李国文。冯铁可等:《3 0年文学收藏小说集·[》。南昌: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 0 0 9
6。-丽安·艾尔勒。圣杯和剑——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未来。[·米】。北京:杜惠科文学出版社。2,009
7。苏多·戴瑞。中国“妇女权利”概念的变化——[晚期和早期的人权与性别。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8。弗吉尼亚·伍尔夫。她自己的孩子。[·米】。上海:世纪出版社。2 0 0 8
9。陈顺新。中国当代文学中的叙事与性别[。北京:北京消防科学出版社,2 0 0 7
1 0。严歌苓。有一个叫隋子的女孩。[·米】。北京:辛星出版社,2 0 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