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职称论文 > 4500字职称论文论哲学思辨的深度

4500字职称论文论哲学思辨的深度

论文类型:职称论文
论文字数:4500字
论点:哲学,言语,概念
论文概述:

随着理论的开展,历史的进化,哲学言语在活动中不时添加和创新,在它的引导下,哲学思想成果也相应地增加和变化,从而促使哲学向更为深远的方向开展,使哲学的历史不时地持续下去。

论文正文:

哲学在于控制意识形态概念的普遍必然性,所以哲学是对事物思想的研究,是一种以思想本身为内容的思想。一般来说,思想的产物是思想,如果思想的方式被进一步规范,它就是概念。文章指出,一系列反映思想的概念应该作为重新理解和重新思考的对象,我们的思想只要是通过概念来解释的,就应该被思考和释放。黑格尔用常见的哲学词汇、概念和术语来阐明和把握世界,反映了他思辨思想的深度。
这一时期的哲学以“主体”和“理性”为关键词来指导哲学思想和理论的发展。这些哲学话语反映了“智慧形而上学”的思辨性质,包含并记录了它的思想和发展过程。罗素的“描述理论”被西方语言学家称为逻辑分析的典型范例。他提倡逻辑上的“逻辑主义”。在他的《我的哲学的发展》一书中,他说所有纯数学都源自真实的逻辑前提,并且只使用一些可以用逻辑术语定义的概念。罗素把数学归类为逻辑的基础,把所有哲学问题归类为逻辑问题。因此,哲学的任务是中止逻辑方法对哲学命题的分析。

罗素的哲学话语引起了后代的思考。他的学生维特根斯坦也把逻辑视为哲学的本质,认为“哲学工作主要由解释组成,哲学的结果不是一些‘哲学命题’,而是明确的任务问题。哲学应该澄清和明确划分,否则它就像模糊的思想”。在他看来,哲学的任务是澄清言语活动,即讨论言语的逻辑,使思想逻辑清晰。虽然他们把所有哲学对话语的批判都有点偏颇,但在实践中加深了对现代哲学的自我理解,这表明哲学话语不时地引导和标志着哲学思想的深化。
虽然一些概念,如主体、客体、本体、自我、谬误和经验,已经在言语哲学的传统哲学中出现,但它们已经被代谢了。这些哲学词汇和概念触发了现代哲学家通过逻辑分析来阐明或赋予新的含义。由于言语哲学侧重于在言语使用中对意义的认识和获取,或确保意义的存在及其在思想和理论中的作用,因此,诸如指称、意义、谬误、意图、命题、功能、悖论、描述、图像、逻辑原子等概念在哲学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原有的主体、客体和本体论等传统概念逐渐淡出。
哲学在发展,哲学在进步。此外,在现代哲学中,还有现象、意志和交往理性等概念,它们都反映了一种特定的哲学理论。它们扩大了哲学的范围,推动了哲学的发展。它进一步阐明了“道”是万物之源。韩非子在韩非子的《韩非子旧释》中说,“道是万物之本,万物皆有据。礼,成事也;道是万物产生的原因。因此,日本:“有意义的人”的意思是“道”是万物构成的原则,是万物的集合体。理性是万物的外在形象。”“道”是创造万物形象的原因,所以“道”是有组织的。

玄学派学者王弼认为“道”是“无”,认为“一切从无开始,所以当没有名字时,它就是一切的开始;当它因它的外表而出名时,它是由父母养育的,并被它的亭子毒死的。言行始于无形和未知,一切都始于开始,止于成就,不知道为什么,神秘学也是神秘学。“一切事物都必须生在无形和无名之中。它是“万物的祖先”。它从零开始,变得一无所有。这是它的起源。“道”的意思是“没有”。因此,“无”是宇宙万物的基础。因此,它提出了“不计代价”的概念和新概念,从而展示了世界本体论。后来,张载也谈到了“道”,但他用空气说“道”,认为气化的过程就是“道”。他提出了“最高和谐”的概念,即气的整体性或阴阳和谐之间矛盾的统一。他在《至尊和谐篇》中指出,“所谓的至尊和谐之道,包含了起起落落、起起伏伏、动来动去、相互感受的本质,是生产铟、和谐、胜利与失败、屈服与伸展的过程的开始。“道”是指太和气的变化和流行过程。因此,张载的“道”不同于老子的“道”。老子的“道”是指天地之前的根本和终极法则,而张载的“道”是指“气”(事物)的存在或变化过程,因此“气化”有“道”的名称。除了老子引导人们思考的“道”理论之外,还有哲学家提出“气”作为万物之源,并用“气”的概念来解释宇宙的生物化学。例如,“本质论”认为构成万物的基本要素是“本质”,而“本质”是生命和智力的源泉。汉代王充提出了“气一元论”,认为元气是万物的原始物质基础,“天人合一”、“天地为气”。[朱Xi是理学大师。他进一步丰富了“理性”的概念。他想:“天地之间,有道理和气。礼也,形而上之道也,生物起源也;气也是一种物理设备和生物设备。\"首先,有理由,然后有气体. \"宇宙只有一个原则,天赐天赐地。“人们认为只有遵循这一原则,才能有这种精神。原则第一,原则是一切的基础,然后一切依次产生。因此,原则是永恒的,是万物的起源。
新儒家进一步发展了中国哲学的本体论。哲学家们除了提出“道”、“气”、“理”等哲学概念和范畴外,还导致了许多新的哲学范畴和命题的形成。这表明中国哲学家的思想水平不断提高,他们的理解也不断加深。

哲学概念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也是哲学思想和理论的推进和深化过程。无论从纵向还是横向来看,哲学理论的历史发展和扩展都体现在哲学话语和概念中。从某种意义上说,哲学思想史就是哲学思想和哲学理论的发展史。也可以说哲学史是一部哲学概念的历史。
哲学是在对各种理论和理论的相互批判和自我批判中,不时引入或规范新的哲学概念和命题,建立新的概念框架,形成新的哲学理论,并不时更新哲学。

现代系统论也是对中国古代有机哲学的否定,但古代有机哲学的标准仍然存在,这也可以称为现代一般系统论的原始方式。这些标准渗透并包含在哲学概念中,这些概念有时会更加重叠。哲学词汇的重叠和发展也使这些传统的东西不断得到发扬光大。哲学词汇和概念创造了哲学生活。生活不是静止的,它是一种活动,哲学生活是一种身体活动。这种持续不断的“概念运动”或由它推动的身体活动像泉水一样涌入哲学史,哲学词汇和概念成为整个哲学有机生命“永远灭绝”的基础。
新哲学词汇和概念的诞生和演变往往是基于旧演讲材料的应用。哲学演讲不仅给人们带来已知的谬误,而且在不断被发明和更新后,成为提醒人们未知谬误的一种方式。哲学话语以理论为基础,推动了哲学思想的进步。另一方面,哲学思想的发展也使哲学家对事物及其理解做出了新的概括和概括,并获得和提炼了新的概念。随着理论的发展和历史的演进,哲学话语在活动中不时地被添加和创新。在它的指导下,哲学思想的成就相应地增加和改变,从而推动哲学向更深远的方向发展,使哲学史不断延续。
总之,中西哲学话语中的哲学概念在方式和内容上都有所不同,但都有其历史发展和演变过程,这使我们能够从不同的哲学话语中看到哲学思想发展的趋势和深度以及哲学思想发展的脉络,从而表明哲学话语作为哲学思想和哲学发展史上“永恒”基础的历史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