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职称论文 > 8761字职称论文论孟子的实践哲学

8761字职称论文论孟子的实践哲学

论文类型:职称论文
论文字数:8761字
论点:孟子,仁政,政治
论文概述:

孟子的内圣外王之道不但将儒家的内圣之学和外王之道有机地结合与统一起来

论文正文:

内圣外王之道——孟子实践哲学“内圣外王”思想初探——孟子实践哲学孟子的善与仁理论初探构成了孟子内圣外王思想的基本内涵 孟子的“内圣外王”学说不仅有机地结合和统一了儒家的内圣外王之道,而且体现了实践哲学的鲜明特征 孟子不仅在理论上深化了儒家的“内圣外王”思想,使其在体系上更加完备,而且在实践哲学的思想层面上极大地丰富和拓展了儒家的思想内涵,从而使中国传统哲学呈现出多种学术特征和思想方法。 孟子的善性理论和他的“人的政府”构成的政治理论是他的“内圣外王”思想的基本内容(“内圣外王”或“内圣外王”)。由于孟子的思想建立在人性善理论的基础上,并以“仁政”的政治理论为目标,孟子的“内参”伦理观与他的“外王”政治观有机地结合统一起来。因此,他从理论上使儒家的“内参外王”思想得到进一步深化和拓展。因此,孟子澄清的“内参外王”思想不仅成为儒家的思维模式,而且体现了实践哲学的鲜明特征,最丰富了中国传统哲学的思想内容。关键词:孟子;人性善的理论;“人文政府”理论;内参外王;实践我们知道,孟子的仁政学说构成了他“内圣外王”思想的基本内涵 孟子的“内圣外王”思想以“善性”理论为基础,以“仁政”理论为理论目标,将儒家的“内圣”和“外王之道”理论有机地结合和统一起来 他的善与仁政理论可以说是对儒家内圣外王之道的清晰表述和系统阐述,从而成为儒家内圣外王之道的思想典范。 不仅如此,孟子对内圣外王的阐释也体现了实践哲学鲜明的思想特征,其深刻程度不亚于亚里士多德倡导的西方实践哲学传统,极大地丰富了中国传统哲学的思想内涵。 首先,人性善理论——孟子的伦理道德理论是众所周知的。孟子的人性善理论是以他的“四个目的”理论为基础的 孟子认为,人们之所以能达到“善”的美德并成为善的美德,是因为人们有“忍心去忍受别人”(孟子、公孙丑) 这种“对他人的同情”体现在“同情”、“羞恶”、“顺从”和“是非”上,这是仁、义、礼、智四大美德的起源和起源。 如果一个人有这四个目的,他就能变得高尚。 因此,“四端”是性善的基础,“四端”理论是性善理论的基础 孟子还认为“仁、义、礼、智、知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我的内心,我是自然人,我认为我是人”(孟子·高子) 孟子认为,这四个目的是人民心中固有的。向外界索取任何东西都是正确的。有些是人,有些不是人。 由于良心的存在,人们有道德意识和价值意识,这是区分人和鸟的关键,这就是他所说的“人不同于动物的几种希望”(《孟子·离娄》) 孟子认为,人与兽的根本区别在于,动物没有道德意识和价值意识,只能按照它们的自然欲望和生活本能行事,因而无法实现“良好”的道德行为 虽然孟子认为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类的良知和人类心灵所获得的道德“善”,但他从不认为这种“善”是永恒不变的。 孟子认为,虽然四德之心是人类实现良好道德的内在基础,但如果我们不能扩大和保持它,我们很容易失去它。我们不仅不能实现道德,甚至可能破坏人性,因此与动物没有什么不同。 虽然孟子用“理”和“义”来解释人们普遍认同的东西,但他认为“人心所向”“礼也,义也”(《孟子·告子》) 但事实上,他所谓的“理性”和“正义”不是康德的先验和绝对道德原则,而只是一种存在的合理性。 它不仅存在于事物中,也通过人际行为存在。它不仅反映了世界存在的合理性,而且成为道德行为的基础。 它可以被人们认识和理解,从而成为人们心中的同一事物。这就是所谓的“理智和正义取悦我的心,犹楚欢取悦我的口”(《孟子·高子》) 因此,在实践理性的指导下,人们将在道德本质的引发下,按照“理性”和“正义”(存在的合理性)在生活世界中行动,从而达到道德和实现完美。 孟子通过“孩子会进井里”和“嫂子会淹死在手里”的例子来解释这个道理 因此,孟子并没有抽象地盲目地谈论人类良知,而是强调了人类道德实践的重要性。 在他看来,虽然人们有正义之心,能够实现“理性”和“正义”,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会按照“理性”和“正义”行事,从而不可避免地实现正义的美德。 在他的比喻“牛山卓”(“孟子·高子”)中,他一再强调“夜间生存”的重要性 在他看来,牛山虽然材质好,木材漂亮,但如果被斧头“砍倒”,被牛羊“砍倒”成“牧之”,就会失去原本繁华的样子,变得“水洗”而不美观。同样,尽管一个人的良心是基础,但它不是不可改变的。它需要一个人在道德实践中小心地保存、扩展和完善它。 一个人不仅不能失去良心,还应该时刻保持警惕,通过不断的道德修养来克服外部环境的负面影响和作用。 孟子通过“牛山”的比喻,以实践哲学的方式解释说,虽然人们有良知,但他们会按照“理性”和“正义”行事,但这并不一定是这样自然实现的。 如果我们不注意“夜精神”的保持,不在道德实践中拓展和完善它,一旦我们放开了我们原本的心,我们就无法保持人类原本的善良,这样我们就离动物不远了。 不仅如此,孟子还认为,人不仅可以扩展自己的良知,从而在道德上行动,而且可以通过不断的反思和思考来认识和理解命运,通过“有意”和“养育”的实践来认识命运和实现命运。这就是所谓的“尽力而为,了解自己的本性” 知道它的本质,然后知道那一天 养其心,养其性,故事天也”(《孟子·尽心》) 也就是说,通过有意培育自然的道德实践,它不断保存、扩展和揭示自己的原始良知,从而充分利用其原始良知认识其善良,在道德实践过程中完善自身,实现命运 不管是好是坏,不管生命有多长,我们都不应该停下来,通过修身养性的道德实践为自己挺身而出,倾听命运的召唤,最终实现命运,这就是所谓的“早逝,修身养性才能启始,所以生命也就确立”(《孟子·奉献》) 因此,尽管孟子坚信人性具有内在的善,这种善表现在人类良知的核心,但人类必须自觉地认识到这种善,并通过一种特殊的道德实践活动,即有意的自然修养,来拓展和完善这种善。 所谓“有意”和“养育”,是一个自我修养和自我提高的人生实践过程。所谓“修身”、“立命”,就是通过修身的道德实践活动来安定自己的道德生活,从而实现自己的命运、成就自己、达到最高的善。 事实上,孟子从来不以抽象、先验、先验和形式的方式谈论道德、言善和合理性。相反,他通常把它放在一个具体的生活情境中,一个活生生的人际关系和一个真实的“生活世界”中讨论。 例如,他把“仁”比作“人民的和平居所”,把“义”比作“人民的正道”。他认为,对于人们来说,放弃仁和义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就好像他们是“住在和平的住所,放弃正道而不提供帮助”(孟子,离娄) 例如,他说,“顺明于平常事物,察于人际关系,由义而不义也”(《孟子·离娄》),就是要求人们在实际活动中分清物质是非,洞察社会生活中的人类意外,在人际关系日常“生活世界”中开展人们的道德实践活动 孟子告诉人们,他们应该有意识地按照仁义的内在要求行事,而不是强迫他们遵循任何优先的道德原则。 由于孟子的人性善理论不是空谈论仁义等抽象的道德原则,而是始终以生活世界和生活存在的具体实践行为为基础,它与所谓的道德形而上学有着根本的不同,也与现代认识论意义上的伦理学有着根本的不同。 二、仁政理论——孟子的政治学虽然孟子认为人有四个极端的心,可以发展成“仁、义、礼、智”的四种德性,从而有可能成为德性和神圣,但他并没有将自然之善的理论局限于个人道德和神圣的道德领域,而是将其纳入“维护团结、治理和平”的社会政治领域,并以自然之善的理论为基础发展了一套成熟的儒家仁政理论 正是因为孟子在人性论的基础上发展了完整的儒家仁学,把道德领域的人性论扩展到社会政治领域的仁学,把儒家的内圣论与外王之道、德教和治国之道有机地结合起来,不仅进一步丰富了儒家的仁学, 在理论上深化和拓展了儒家的内圣外王思想,也使孟子的内圣外王思想超越了一般所谓的道德形而上学和伦理政治理论,具有鲜明的实践哲学特征。 孟子在“善”的基础上提出“仁政”理论,是为了将“独处”与“行善天下”有机地结合起来 因此,他的政治思想不仅是解决现实政治和社会问题的紧急措施,也是通过政治活动和社会实践来完善人的德性和生活,从而建立完善政治的尝试。 因此,有些学者认为,“孟子的研究,修身治国的研究,以及实际应用的研究,不是空心心相印的研究;他的思想本质理论是对维护国家和平与秩序的补贴。 “也就是说,孟子的思想和理论首先涉及到对气的培养、法治和世界的实际应用的研究,而不是空虚构的道德形而上学。孟子所说的“心性”是为“培养和谐与和平”做准备 孟子认为:“每个人都有一颗不能忍受别人的心。第一个国王有一颗不能忍受别人的心。因此,他有一个不能容忍别人的政府。”:带着一颗无法承受人民的心,管理一个无法承受人民的政府,管理可以运输的世界。 ”(《孟子·公孙丑》)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有担当人的心,担当人的心不仅成为个人美德和圣洁的内在基础,而且因为它可以被送到“担当人民政府” 如果一个人能把自己的心推给别人,把自己的心从上到下推给社会,他就能发展成为一个不能容忍人民的政府--一个仁慈的政府。 因此,孟子的仁政理论继承了孔子的德治思想,对仁善论进行了拓展,形成了一套非常完整的社会政治理论。 与孔子相比,孟子的仁政理论更加明确地强调政治与启蒙密不可分,更深入地阐述了两者之间的内在统一关系 他认为,这两者不仅是互补互利的,而且是同一机构内部统一的两个方面。 孟子认为“人有适当的饮食、衣着和生活方式,而不用教导,这与动物很接近。” 圣人对此很担心。他把它做成斯图亚特,并教他人际关系:父子有亲戚,君臣有义,夫妇有分歧,子女有秩序,朋友有信仰”(孟子,滕文公) 换句话说,满足人民的基本需要不是政治的唯一目的,而只能说是基本目的。更高的目标是通过政治实践来完成每个人的美德,完善他的人格,最终使人们达到道德并过上“美好”的生活。 孟子认为,教化比普通的政治活动更受欢迎,更有利于治理世界。 良好的政治让人民害怕,而良好的教育让他们热爱。良好的政治可以获得人民的财富,而良好的教育可以赢得人民的心。所谓“仁胜于仁” 善治不如教育人民好。 善政让人害怕,善教人爱;善政能赢得人们的财富,良好的教学能赢得人们的心。”(孟子致力于向上) 因为在他看来,政治不仅是人们安居乐业、幸福生活的手段,也是人们在“美好生活”中实现正义和道德的实践活动 这样,孟子认为,启蒙是政治的终极目标,政治的根源在于启蒙,“政治与治理在启蒙中是统一的” 换句话说,孟子认为,一般的政治活动(治道)只是教化的辅助手段,必须与教化相统一,才能成为真正的政治活动(治道) 但这种与启蒙相结合的政治行为才真正上升到更高的意义上的实践活动,从而使政治成为至高无上的善政,使王道在世界上通行 因此,孟子认为,政治必须有道德基础。 因为仁慈的政府最终是“一个不能容忍人民的政府”,它是基于“一颗不能容忍人民的心”。 “难忘的心”是每个人的良心,“善良”的终结 如果每个人,特别是国王和统治者,都能意识到自己的“不关心他人的心”,并有意识地扩大和发展它,他们就能把自己和他人推向“老我老,老我老”;我们年轻,我们年轻,我们年轻”,从修身养性的道德实践领域到治国平天下的政治实践领域,我们都可以达到“以德报人,以德报人,以德报国”的目标(“孟子倾尽全力”),那么“一个不能容人的政府”就有了道德基础和现实基础,这样我们就可以谈论实行仁政,在全世界实行王道。相反,没有“不能忍受人民的心”,没有“不能忍受人民的政府”,就没有道德基础和现实基础,就不可能有一个仁慈的政府,也不可能有一个统治世界的王道。 毫无疑问,孟子以人性善理论为逻辑起点,把它从一个不能忍受人的心推到一个不能忍受人的政府。他认为政治生活是伦理生活的扩展和延伸,并将伦理道德原则阐述为政治的基本原则。 因此,孟子认为,“善”是“仁政”理论的前提和基础 同时,孟子也认为政治有道德目的。 如前所述,孟子认为政治有两种类型,即“王道”政治和“霸道”政治 这不仅是大众意义上的外部政治手段的划分,事实上也是政治内部目的的划分。 他认为实行仁政是世界的基础,“尧舜之道,不仁政,不能治天下”(孟子,离娄) 与“以武制仁”的霸权不同,“以德制仁”的王道可以赢得人心,使人由衷信服,也可以维持长期的和平与稳定,使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可以重返服务,因为“人归仁,水底下,动物变野”(孟子,离娄) 所谓仁政(benevolent government),就是发扬和促进每个人的仁,使之在社会的每一个成员中充分体现出来,从而使每个人都完善自己的人格,揭示自己原有的道德本质而不被遮蔽。仁、礼、智、德得到充分发展和完善,最终不仅是个人在伦理道德领域的完善,也是整个社会政治生活的完善。 因此,孟子在主张“王道”政治(仁政)上立场鲜明,认为“王道是德仁”,而“德”不是实现政治目标的外在手段,而是政治本身追求的内在目标,即“道”而不是“艺术” 在这一点上,他和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西方古典思想家并不反对心,遥相呼应,可以说是一致的 他们都认为政治活动有更高的目的和道德目的。只有这样的政治活动才有意义。 政治活动和伦理道德活动必须统一,不能完全分离。政治活动不过是伦理道德活动的延伸和扩展 第三,内圣外王之道——孟子的实践哲学表明,在孟子看来,光凭德性是不够的。成为政府的恩人也是必要的,这样国王的道路才能传播到世界各地。这就是所谓的“和人民一起取得成功,而不是单独取得成功”(《孟子·滕文公治下》),以及所谓的“和人民一起取得成功”;培养道德而无野心 如果你很穷,你会对自己好,如果你达到了,你也会对世界好”(“孟子把他所有的努力都奉献给了顶层”) 在伦理道德领域,“修身养性,放眼世界”。通过道德修养的实践活动,揭示了仁义的内在道德本质,真正的仁义美德表现在日常实践行为中,从而实现了道德,这就是所谓的“独处”;在社会政治领域,我们“为人民增加价值”。通过社会和政治实践,我们使政治成为最好的政治,使世界充满仁爱和正义,使每个人都能达到道德,过上“美好的生活”。这就是所谓的“同时拥有美好世界” 所谓“孟子性善,性善,应称尧舜”(《孟子·滕文公》),在于他试图将修身的伦理道德实践与治国理政的社会政治实践有机地结合起来。 我们不仅应该孤独,而且应该善待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上,不仅有必要培养一个人的道德,而且有必要给人们增加价值。 正因为如此,孟子不仅清晰地表达和系统地阐述了儒家的“内圣外王”思想,而且充分而清晰地反映了中国传统哲学的实践性和社会政治性。 正如美国学者艾琳·布鲁姆(Irene Bloom)所指出的,“孟子哲学的精神并没有脱离实践,而是与他的实践性和世俗性有关。\" 孟子用“善”和“四面说”论述了道德的来源和基础,用“知、言、灵”论述了道德在道德实践中的实现。王道炎,一个仁慈的政府,也谈到了政治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他还用以人为本理论和民情理论论述了政治权力的基础和政治权力转移的基础。 他试图通过善论和四面说来建构自己的性情论,为人们的道德和圣洁寻求理论基础。在此基础上,提出了系统的儒家政治理论——仁政理论,为其“和平治理世界”的政治理想和实践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善论是仁论的理论基础,仁论是善论的理论目的。善论以仁论为理论归宿,而仁论以善论为理论内涵。 善论和仁政论共同建构了孟子的内圣外王之道,形成了孟子独特的实践哲学 有些学者认为“孔子、孟子和荀子都非常重视心灵,尤其是孔子和孟子。” 然而,应该指出,他们对心灵本质的讨论不是为了心灵的本质,而是始终与他们的政治理论和政治目的相联系。 ......从本质上说,儒学,尤其是先秦时期的儒学,首先是对政治的研究,其次是对心灵的研究。心灵与自然的研究是政治研究的基础,政治研究是心灵与自然研究的目的。 “其实,孟子与孔子相比,虽然更谈生活和正义,但孟子谈生活和道德的思想研究,是为仁政的政治学王道奠定理论基础 事实上,孟子有两个不可分割的方面,即汽车的两个轮子和鸟的两个翅膀 道德实践和政治实践的重点在于实践。 自然善论和仁政论正以实践哲学的方式对人类的这两种主要实践行为进行深入思考,并试图将其从根本上联系起来。 这可能就是所谓“巩固团结、治理和平”和所谓“内圣外王”的精髓 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孟子的思想理论已经超越了简单的心理学和政治学的范畴,提升到了一种包含和涵盖两者的实践哲学。 我们知道“实践”的概念源于西方古典哲学 在西方实践哲学的创始人亚里士多德看来,“实践”的基本含义是成功完成的正确行为,是一种“趋向”并构成目的本身的活动。 亚里士多德将实践与理论和生产区分开来时,他所谓的“实践”实际上是我们所涉及的所有人际行为,这种行为主要是人类在人类事务中的政治和道德行为。 因此,实践是一个内涵丰富的范畴,它不仅包括个人的自知之明、自我完善和道德的塑造,还包括参与和改造道德生活和社会政治生活。 虽然孟子没有明确地谈到实践,但孟子的善政理论内在地包含了人类的伦理道德实践和社会政治实践过程,并将其视为世界的基本生活方式 在他的人性善理论中,人类良知和自我善的实现和扩展是一种特殊的实践。 所谓的“奉献”、“理解”、“认识天堂”和所谓的“意向”、“养育”、“服务天堂”只是一个通过不断修养和自我完善的道德实践过程。所谓“修身”、“立命”,就是在修身的道德实践中倾听命运的安排,等待命运的召唤,并付诸实践,从而实现崇高的人格。 在这里,人们的良知作为善的目的成为仁、义、礼、智的道德支点,并通过人们的道德实践活动得到充分宣传。仁、义、德作为善的体现和外化最终将在仁政和王道的政治实践活动中得以实现。 通过这种方式,孟子的实践哲学将人性的善与德政实践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链条。 如前所述,孟子的实践哲学体现在“内圣外王”学说中,这一学说以善性理论和仁政理论为基本本质和主要内涵。 如前所述,善论是孟子阐述的儒家内圣学说,也称为“德教” 它想思考道德的起源、基础、目的和意义,但不是形而上学和先验的思考和讨论,而是在特定的生活情境和真实的“生活世界”中呈现这些伦理道德原则和概念 不仅如此,孟子通过他的人性善理论强调了君子作为“入世知识分子”的作用和作用。 他们不仅活跃在人类世界,而且致力于社会基本道德的重建。他们以维护和弘扬儒道思想为己任。 孟子坚持儒家的信念,认为人为的努力可以使“道”在社会实践中发扬光大,从而为积极参与世贸组织的知识分子开辟了一个文化空和政治领域。 他们不仅要把自己作为道德楷模直接投身于政治,还要肩负起维护社会意义结构的神圣使命。 因此,可以说孟子的人性善理论和内心圣洁理论超越了所谓的道德形而上学和心性论,上升到实践哲学意义上的一种伦理道德。 问题是孟子从来不脱离社会团体和政治活动谈论道德和仁爱。 因此,孟子强调,人类不仅要弘扬“仁与义”的良知,而且要负责仁政,以仁实施仁政,以王道和平治理世界。除了强调“独处”,它还强调“善待世界”。 因此,他的“向外国国王学习”不仅是一种“向世界学习应用”,而且是一种关于如何治理世界、使世界回归仁爱的“王道政治”。 所谓王道政治包含政治基础和目的在于道德的观点。 具体来说,孟子的仁学就是弘扬和发扬每个人本来的仁义,使其在社会的每个成员中得到充分的体现,从而使每个人完善自己的人格,使仁义礼智德在每个人身上得到充分的实现和完善。 从而不仅实现道德伦理领域的个体完善,而且实现社会政治生活的整体完善。 可见,孟子在人性善理论的基础上发展了仁政理论,明确指出政治必须有道德基础和道德目的。孟子的仁政理论是他对外的王之道。它不仅从未脱离道德,而且始终以道德为中心,并致力于回归道德。 它不仅是一套源于治国平天下的政治规范和政治行为,而且具有更高的目标和更高的追求。它是为了实现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美好”,让每个人过上“美好的生活”。因此,伦理和政治之间没有明显的区别。 因此,孟子的仁政理论超越了一般政治哲学或政治儒学,被提升为实践哲学意义上的政治学。 这样,我们实际上可以说孟子的善与仁政理论将儒家的内圣与外王之道理论有机地联系起来,形成了一条逻辑严密、思想内涵完整的儒家内圣外王之路。 然而,孟子的“内圣外王”思想不仅富有实践精神,而且充分展现了中国哲学特别是儒家哲学的实践品格和特点 它不仅局限于所谓的“世俗”和“宗教实践”,而且注重人们的实践活动,从培养道德的道德实践开始,到仁政和王道的政治实践结束。它形成了以善政为基本本质和主要内涵的儒家内圣外王思想体系。 这一思想体系凸显了人类的道德价值,促进了人类自由,揭示了人类存在的意义,实现了个人与群体、个人与社会、甚至个人与天地的高度统一,使个人自由与社会自由、个人人格完善与社会生活完美结合。 基于此,我们认为孟子的“内圣外王”学说蕴含着丰富的实践哲学思想,体现了实践哲学的鲜明特征。 从人类良知的自我确认和发现,到仁、义、礼、智、德的修养和启蒙,再到人在他人和社会群体中的修养和全面发展,最终实现了修身养性的道德实践与治国平天下的政治实践的高度统一。它形成了一个极具实践性的儒家思想体系,对儒家思想的发展和壮大起着重要的作用和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