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博士毕业论文 > 126366字博士毕业论文舆论导向理论

126366字博士毕业论文舆论导向理论

论文类型:博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126366字
论点:舆论,引导,社会
论文概述:

本文是政治论文,本文从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视角研究舆论引导,不仅有助于推动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创新,而且必将为我国的舆论引导研究带来新的灵感。

论文正文:

第一章研究舆论导向的内涵和本质。首先,我们需要弄清舆论引导的内涵和本质。 然而,从理论上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因为它涉及三个具体问题,即什么是舆论,为什么舆论需要引导,什么是舆论引导 对于什么是舆论,首先,中西方学者在概念表达上对“人民友好论”、“舆论”、“舆论”和“舆论”有不同的用法。然而,学者们对民意的理解仍然存在很大的差异。有些人认为舆论是“大多数人的意见”,有些人认为“少数社会精英的意见”,还有一些人认为“舆论本身是虚构的” 基于对舆论含义的不同理解,一些人主张积极引导舆论,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舆论引导是对舆论的操纵,反对舆论引导。 第一节舆论导向的内涵舆论导向的内涵体现在舆论导向的概念中。 因此,要把握舆论导向的内涵,我们不仅需要理清“舆论”的相关概念,把握舆论的内涵,找出什么是舆论问题;我们还需要理清“舆论导向”的相关概念,把握舆论导向的内涵,找出舆论导向存在的问题。 首先,民意的内涵如上所述,当前学术界不仅在民意概念的运用上存在差异,而且在对民意含义的理解上也存在差异 然而,这恰恰是我们在把握舆论内涵时不能忽视的重要文献和理论基础。因此,笔者将从舆论概念的历史考察和现代学者的解读中把握舆论的内涵。 在中国古代,一些先秦典籍中出现了表达民意概念的词语,主要包括“讨论庶人”、“讨论人民”和“讨论人民” 《左传相公三十年:子禅》记载,他执政一年,受到他人的称赞。\" 至于什么是“战车和人的理论”,我国一些学者从“战车”一词的古代含义入手,认为“战车”就是“车辆”。因此,民意延伸到“汽车制造商”或“司机”的意见,然后他们认为先秦时期的“民意”主要是所有人的理论。 事实上,当时的舆论应该主要是大多数生活在皇帝统治下、具有一定地位、能够参与国家事务的奴隶或农奴的意见,而不能笼统地指普通人的意见。 舆论”作为一个完整的概念,首先出现在《王郎传》中 书中记载曹魏谏臣王郎在致文帝和曹操的追悼会上提到:“听说有权力派儿子来但没有来的人,...树立他们的傲慢和残暴,没有野心,害怕舆论的失败,珍惜伊一。” 我认为我最好命令所有将军不要签字,并命令他们仔细遵守命令。\" 根据当时的社会政治形势,文帝“恐无民意”所指的民意不是普通人的意见,而是东吴士大夫和知识分子群体的意见。 也就是说,从汉魏到明清,还有“清论”、“党论”等术语,反映了士大夫和知识分子的意见。我国一些学者认为这也是中国古代一个重要的舆论现象。从上述文献来看,中国古代的民意主要是指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主要是士大夫和知识分子)能够参与国家事务的意见。 第二节舆论导向的实质...................是舆论导向的内在稳定性质,决定了舆论导向的存在和发展。 从这个意义上说,舆论引导的实质在于某些政党、组织、团体和个人按照一定的社会意识形态来设置问题,引导公众在公共利益、社会信仰、社会情感和社会价值上形成正确的共识的实践活动。 舆论导向的本质不仅是对什么是舆论导向的集中回答,也是对舆论为什么需要导向以及如何导向的总体概括。 具体而言,上述舆论导向的实质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把握 第一,舆论导向的本质规定,舆论导向的本质在于某些政党、组织、团体和个人根据一定的社会意识形态设置话题,引导公众在公共利益、社会信仰、社会情感和社会价值上形成正确共识的实践活动,因为它揭示了舆论导向的共同、根本和独特属性 首先,它是舆论导向现象所共有的最普遍、最普遍、最稳定的共同属性。 舆论导向的共同属性揭示了舆论形成和发展中客观存在的“意识形态”与“舆论”的关系,即“社会公共利益”对“个人利益”的影响,“精英话语”对“公共话语”的影响 也就是说,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政党、组织、团体和个人,不管他们是否承认进行舆论引导,也不管他们不同的引导方法,都使用了某些意识形态来影响人们对社会问题的处理,或者影响人们对现实社会中的公共利益、社会信仰、社会情感和社会价值的共识。换句话说,某些社会意识形态对人们对公共利益、社会信仰、社会情感和社会价值观的共识的影响是一个不取决于人们意愿的客观现实。 因为,在现实社会中,舆论往往是由涉及社会公共利益的社会问题引发的。然而,当人们处理这些社会问题时,他们大多是基于自己的个人兴趣,并以粗俗、情感化的语言、情感和其他公共话语来表达。这就要求政党、组织、团体和个人根据一定的意识形态,用理性精英话语提炼各种公共话语,使公共利益诉求得到清晰合理的表达。否则,就不可能就相关社会问题达成共识,形成舆论。 对此,一些学者指出:“公众对利益需求的不同理解表现在他们对政治、经济、伦理等方面的不同假设上,这使得公众话语起初以感性、零碎和渴望的表达方式在人群中广泛传播。” 然而,公共话语直接来源于人们的现实生活,能够更好地反映社会的一般概念。在共同利益的发展、对团结的政治追求和伦理传统中,它最终融入了对社会的整体理解,并被带入了公共话语的洪流中。其多样化和异质性的趋势只能归因于支流。 这不仅是以理性为特征的精英话语影响的结果,也是促使公众寻求正确理解的现实矛盾和社会关系失衡的最终结果。\" 也就是说,舆论导向是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我们不能因为一些西方国家的管理者或学者反对和否认舆论的引导而怀疑舆论是否应该被引导。 第二章...................美国的舆论导向理论是以舆论导向为基础的。这是马克思主义者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实践中,针对不同时期的历史任务,为解决舆论工作面临的突出问题而提出的命题。 虽然不同历史时期的马克思主义者从不同侧面提出了许多舆论工作的思想和理论,但这些思想和理论对于不同的具体问题似乎是相对独立的,但它们相互联系,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舆论工作理论体系,从而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连续性。 因此,我们的舆论导向研究与发展当然应该以马克思主义的舆论工作思想为指导,并以此作为我们研究与发展的理论基础。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舆论导向作为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和事实,也受到了不同阶级和国家的思考和探索,尤其是西方国家相关学科的成熟理论和成功方法,是舆论导向研究中不可忽视的理论材料。 因此,这些内容也应该纳入舆论导向研究的理论视野,成为我们研究舆论导向问题的重要理论参考内容。 第一节舆论导向的理论基础马克思主义作为舆论导向的倡导者和开发者,针对不同时期的不同问题提出了一系列的指导思想和理论,这是我们研究舆论导向的理论基础。 这些理论基础主要包括马克思恩格斯的舆论思想、列宁党报舆论导向理论和中国共产党的舆论工作理论。 一、马克思恩格斯的舆论导向思想马克思恩格斯生活的时代不仅是从传统西方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时代,也是从传统舆论向现代舆论转型的时代。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尽管马克思恩格斯没有明确提出“舆论导向”的概念,但他们对这一问题的思考和相关思想无疑是我们作为舆论思维现代转型的见证人或见证者在研究舆论导向时必须坚持和遵循的重要理论基础。 具体而言,马克思恩格斯关于舆论导向的思想大致如下:(1)关于舆论历史性的思想不同于当时其他西方学者对抽象“良心”的舆论诉求。马克思恩格斯以历史唯物主义的交往理论为基础,在对舆论进行历史考察的基础上指出,舆论是传统社会保持社会稳定的精神纽带,但也可能成为现代社会,特别是社会转型时期阻碍社会发展进步的一股力量。 马克思根据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特别是人类社会交往的水平,将舆论的历史发展分为三个阶段,即早期人类社会、中世纪和现代社会,以及传统舆论和现代舆论两种形式 马克思恩格斯从舆论本身和舆论主体两个方面分析了早期人类社会的舆论 马克思指出:“它所依赖的惩罚性制裁部分是公众意见,部分是迷信。” 因此,按照马克思的思想,宗族社会中的舆论和迷信都是社会控制的重要手段。当然,舆论本身的构成也包含许多“迷信”因素 恩格斯向早期人类社会的舆论主体指出:“氏族制度产生于一个没有任何内部对立的社会,只适合这个社会。” ...................美国第二季度的舆论导向理论借鉴了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没有舆论导向的说法,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或放松舆论导向。 西方主流传播学的传播效果理论、舆论科学的舆论调查理论、政治学的舆论管理理论等理论不仅是对美国舆论导向存在的启示和描述,也是对其成功导向方法的理论概括和总结。 因此,我们需要科学地借鉴这些理论,以促进我国舆论引导的理论研究和实践工作。 (1)传播学的传播效果理论(Communication Effect Theory of Communication Science)传播学中关于大众传播的理论很多,尤其是在传播学的实证学派,主要涉及五大领域:传播主体研究即“控制分析”,传播内容研究即“内容分析”,传播媒介研究即“媒介分析”,传播对象研究即“受众分析”,传播效果研究即“效果分析” 因此,在这个意义上,大众传播理论不是单一的理论,而是一个系统的“理论群” 在上述理论群体中,与舆论导向最密切相关的是对传播效果的研究,因为舆论导向的有效性和无效性最直接地反映在公众对现实社会或特定社会问题的意见或看法是否发生了变化,即传播效果。 然而,传播学实证学派对媒体效应的研究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强效应理论、有限效应理论和宏观效应理论,其中以下大众传播理论值得我们关注 从20世纪初到30年代末,魔子弹理论(又称“子弹理论”或“皮下注射理论”)处于“强力效应理论”阶段。 这一理论的核心观点是:“媒体拥有不可抗拒的力量。他们发送的信息就像一颗子弹击中身体,一种药物注射到皮肤里,可以引起直接而迅速的反应。他们可以影响人们的态度和观点,甚至直接控制他们的行为。” 这一理论在20世纪初至30年代末盛行的原因与报纸、广播等大众媒体的迅速发展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成功战争宣传有着重要的关系,因此拉斯韦尔无法摆脱这一概念的影响。 正如美国传播学史研究者罗杰斯所评论的:“拉斯韦尔的结论是,宣传具有强大的效果:`当所有承诺都兑现,所有高估都被削减到极致时,事实仍然是宣传是现代世界中最强大的工具\',而宣传“是控制舆论的一种方法。” 第三章..............................美国舆论引导的现实情况.........98第一节舆论引导的现实困境........981、统一和多样化的冲突……101第四章舆论导向要素构成.........119第一节舆论分析........1191、及时掌握舆论第五章舆论引导运行机制第一节完善领导机制第六章舆论引导载体方法舆论引导载体不仅承载和传递舆论引导信息,还为引导者和引导对象之间的沟通和互动提供平台。因此,它在舆论引导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 然而,在以往的舆论导向研究和实践中,人们对导向载体关注不够。为此,加拿大首创的“媒体环境科学”受到了不少批评。其领军人物马歇尔·麦克卢汉曾打趣道:“媒体的‘内容’就像一块味道鲜美的肉。入室窃贼用它来分散看门狗的注意力。”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网络媒体和自媒体等各种新兴媒体应运而生。麦克卢汉的结论不仅被逐步证实,而且也极大地改变了当前的舆论生态。因此,要研究舆论导向,就必须关注和研究舆论导向的载体问题。 第一节,舆论导向的载体,舆论导向的载体有多种具体表现。从不同的方向和角度,我们可以把它们分成不同的类型。 目前,学术界对媒体导向有不同的分类标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聪明的人有不同的观点。 对此,笔者认为,根据目前人类传播的两个主要渠道,即大众传播和人际传播,舆论导向的载体可以分为四种类型,即大众传播渠道中的大众传媒载体和新兴载体、人际传播渠道中的社会活动载体和口语载体 第一,大众传媒,大众传媒,主要是指广泛分散在社会各个领域的受众,以公共传播的形式传播信息的技术或传播工具 从人类社会交往的历史发展来看,大众传媒的普及应该得益于印刷技术的普及和应用,大量廉价的印刷材料问世,打破了人类交往最初局限于人际交往的界限,极大地拓展了人类交往时间的范围空 上个世纪各种电子媒体的出现进一步使得大众媒体在人类社会交往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大众传媒是舆论引导的有效载体。它不仅能承载丰富的引导信息,而且能使引导对象在接触大众媒体的过程中受到无形的影响。 第七章............................要促进舆论引导,为了引导公众就特定的社会问题达成社会共识,帮助公众形成正确的社会信仰、社会情感和社会价值观,还必须全面提高舆论引导能力。因此,舆论导向的研究也需要注重舆论导向能力的提高。 然而,目前,我们似乎仍然把重点放在提高舆论领袖的能力上。事实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不仅需要提高舆论领导者的能力,还需要提高相关舆论参与者和接受者的能力。 因为舆论引导的任何目的或效果都是在领导者、参与者和接受者之间平等交流和互动的过程中实现的。 对此,研究议程设置的西方学者认为议程设置过程是“一组主题倡导者之间的持续竞争,以获得已经是政策精英的媒体从业者和公众的关注。” 我国一些学者也指出,“舆论导向能力的主体不仅仅是大众传媒,还应该包括领导干部、主管部门负责人和相关工作人员以上作为领导和管理者”;然而,在媒体中,它不仅包括负责人,还包括媒体从业人员(以上是媒体中的人)。因此,考虑到当前我国舆论引导的现实,要研究舆论引导能力的提高,必须从舆论领袖、舆论参与者和舆论接受者三个维度来探讨舆论引导能力的提高。 第一部分,提高舆论领袖的能力。舆论领袖通常也被称为“舆论领袖”。他们在设置和传播问题上具有主导力量,是影响和引导舆论发展趋势的主导力量。 在实际的舆论引导活动中,舆论领导者通常由政府部门的相关领导干部及其所管理的宣传机构组成。 在当今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美国总统和《纽约时报》在为国家问题设定媒体议程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国会也可以在较小程度上参与媒体议程设置。在当今中国,舆论领袖主要影响各级领导干部、各级宣传管理部门和党领导的各种主流媒体组织。 基于当前舆论工作的实践,我国舆论领袖应从以下几个方面提高引导舆论的能力:一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转型步伐加快,各类群体性事件和突发事件越来越频繁。在互联网作为舆论“放大器”的作用下,这些群体性事件和突发事件不能得到很好的处理,很容易变成党政部门的舆论危机。因此,科学应对和处理舆论危机,“提高化解利益冲突的能力”已成为衡量当前党政部门舆论导向能力的首要尺度。 要提高解决利益冲突的能力,首先需要分析和把握围绕相关舆情事件聚集的“话题公众”的合理利益诉求。 任何舆论事件背后都反映出公众的利益诉求,但从强势的角度来看,这些利益诉求往往表现出强势和弱势。因此,我们可以将与舆情事件直接相关的话题公众与普通公众以及与舆情事件“弱相关”的热心公众区分开来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美国学者也将公众分为普通公众、选举公众、热心公众、活跃公众和话题公众。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