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博士毕业论文 > 136896字博士毕业论文政治价值与政治制度的互动:新加坡政治发展研究

136896字博士毕业论文政治价值与政治制度的互动:新加坡政治发展研究

论文类型:博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136896字
论点:新加坡,政治,发展
论文概述:

本文是政治论文,本文以新加坡作为个案研究的对象,考察新加坡历史发展过程中政治价值、政治制度的演变,涉及到的都是历史制度主义的关键概念和重要方法。

论文正文:

第一章政治发展的理论基础和分析框架第一节政治发展的解释:政治价值、政治制度及其互动第一部分导论:西方政治发展理论的范式演变及其内在缺陷;西方民主制度的内在问题让我们更加关注许多后发展国家的政治发展 学者们也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观点定义了什么是政治发展。 阿尔蒙德、佩奇、亨廷顿等知名学者都有阐述,其中佩奇从十个方面梳理了政治发展的概念,并提到了罗斯托、阿普特尔、科尔曼、阿尔蒙德、利普塞特、多伊奇、希尔、爱默生、拉帕龙巴拉、帕森斯、艾森斯塔德等更具代表性的观点。 李元书收集了30个国内外关于政治发展的定义,总结了政治发展的八个方面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这些不同的定义都是对政治变化的观察,它们强调的是政治制度的变化,特别是强调政治民主化,这也导致许多人用民主化来涵盖政治发展的所有特征。 民主、经济、社会和政治发展有着复杂的关系。 由于现实政治的复杂性,不可能对政治发展有一个统一的理解。正是围绕着对政治发展的不同理解和定义,形成了不同的政治发展学派。正是围绕着政治现实的发展阶段,形成了不同的政治发展阶段和理解政治发展的理论范式。 (一)西方政治发展理论的范式演变对政治发展的讨论和研究始于二战后的20世纪50年代。 许多新兴国家的独立和发展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这种多样化的模式使得解释西方国家政治制度的原始理论不那么普遍。为了理解后发展国家的发展,传播西方的普遍道路和理论,西方根据自身经验逐渐形成和发展了一套解释第三世界政治发展的理论。 受当时出现并占主导地位的行为主义方法论的影响,政治发展理论一经产生就形成了时间发展主义的主流范式。 “发展被定义为一种研究方法:随着一群新的后殖民国家进入世界舞台,比较政治开始关注发展中国家,并试图创造一种模式来帮助我们理解它们的政治演变。这种方法和模型叫做开发 “发展范式得益于经济学家、人类学家、社会学家和政治科学家的共同评论 作为经济发展的发展问题首先由经济学家阐述,其中最著名的是罗斯托的《经济增长阶段——非共产主义宣言》。其主要观点是,所有国家的发展都必须经历五个经济增长阶段:传统、起飞和成熟,才能实现政治发展。 这些阶段是普遍的,并以欧洲和美国的发展模式为基础。发展中国家注定要走这条路。 人类学家承认不同文化的独特性,但认为不同文化将通过同样的过程实现发展和现代化。这一观点是由福特基金会的弗朗西斯·萨顿(Francis X. Sutton)提出的,直接影响了阿尔蒙德等著名的政治科学家。 第二节案例的选择..............................新加坡案例作为分析对象理论需要案例验证 我们不能分析所有国家或从所有国家随机选择病例进行分析。 我们采用案例分析法,试图对案例进行纵向比较历史分析。 阿德里安·赫尔(Adrian Hull)发现,“从1983年到1997年,在主要的比较政治学期刊上发表的文章中,53.8%集中在单个国家”,并且“许多分析家认为他们需要收集他们想要的信息,案例研究是收集信息的最有效的方法。” 案例分析的优势在于我们可以“解剖麻雀”,对个案进行综合分析,以验证上述理论框架的可行性。 同时,每个案例都有其独特性。这种独特性能否用这一理论框架来解释,也是检验理论框架可行性的一个重要方面。 本文是对一个具体案例的详细分析。在此分析之前,它有自己的理论建构,这是不可避免的。 Leaphart曾经指出,研究一个国家的案例也有利于理论建设,这个案例是关键案例。 我们试图结合中、宏观视角和具体案例来讨论政治发展问题。 当然,案例研究也不是没有缺点。 我们只提出了视角,不想升华为法律或范式。 理论需要案例的验证,案例也需要理论的指导。如果案例想要变得更具解释性,而不仅仅是描述性,它们需要嵌入到更大的背景中。 迈克尔·哈斯(Michael Haas)认为新加坡有许多谜团,并邀请了来自各方的学者来编纂《新加坡之谜》。在书的开头,他问“为什么是新加坡?”“为什么这个小国在当今世界如此重要?”问题是 汉斯认为,新加坡建立在“亚洲价值观”基础上,挑战了“衰落的西方” 一个雄心勃勃的小国挑战了西方民主。它看起来很傲慢,但是新加坡已经在第三世界国家中传播了它的观点,并且有越来越多的支持者。 新加坡处于东西方融合的前沿。作为英国殖民地,新加坡深受西方政治价值观和制度的影响。同时,新加坡处于儒家文化圈,深受传统儒家政治价值观的影响。 作为一个城市国家,它引进了先进的市场经济体制,深受国际环境的影响。然而,它融合了东西方的政治价值观和制度,走出了自己独特的政治发展道路,启动了自己的民主制度。 虽然西方发达国家和后发展中国家普遍经历了“政治衰退”和“民主失败”,但新加坡保持了自身的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这必须引起我们的注意,并引发我们的讨论和研究。吸取的经验教训值得相互学习。 .............................第二章李光耀时期新加坡政治价值观与政治制度的互动 福山认为,国家的概念“必须涉及国家整体层面的制度设计”,即“政治制度设计”的问题 这包括议会制度、选举制度、政党制度、行政制度等 李光耀为了新加坡的发展和稳定,继承了英国遗留下来的议会内阁制度,建立了一党制和最大党制,建立了高效的公务员行政官僚制度,确保了权力的集中,促进了国家的建设和政治发展。 李光耀执政期间,新加坡取得了显著的政治和经济发展,成为善治的典范。 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这样评论道:“李光耀是个伟人...新加坡已经从一个小岛国变成了世界上最具活力的贸易和金融中心之一,这应该归功于李光耀杰出的领导才能和远见卓识。” 加拿大前总理马洛尼评论道:“李光耀有远见和勇气。” 新加坡今天的成就归功于其领导能力和健全的政策。 “1。政治制度的移植与建设:英国政治遗产与地方政治现实的结合新加坡的殖民化进程对未来的政治制度建设没有太多的想法。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它继承了英国的政治遗产,尤其是在形式上。但根据当地实际情况进行了调整,形成了议会内阁制度、一党专政的政党制度、精英培养选拔制度和相应的行政司法制度等。 新加坡议会内阁的政治制度被许多学者和公众称为“受控民主”和“受控民主”。它是“一个以英国威斯敏斯特模式为基础的议会制共和国,但它也被修改以适应当地条件。” 虽然新加坡继承并沿袭了英国议会内阁制度,但在李光耀执政期间,它开始根据新加坡的实际情况进行相应的制度创新,使得一些学者认为新加坡在政治上不再是威斯敏斯特议会制度。 在某种程度上,这显示了新加坡和英国议会制度的重要区别:首先,新加坡是一院制,英国是两院制;其次,新加坡不是君主制,而英国是君主立宪制。第三,新加坡有成文宪法,而英国有不成文宪法。第四,新加坡是一党制,英国是两党制。第五,新加坡的选举制度也与英国大不相同 第二节李光耀时期新加坡政治价值观的建构.............................. 虽然政治价值来自实践,但当时在实践过程中形成的政治价值具有明显的“主观特征”和“试错特征” 新加坡在政治发展过程中面临着政治价值的选择。 李光耀承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他必须从头开始建设一个国家。“当时,我们没有意识到从完全不同的种族、语言、宗教和文化中建设一个国家有多困难。” 如果我必须从1954年11月21日开始,如果时间逆转,我肯定会震惊地出现,因为我对几乎不协调的分裂有所洞察。 当时,新加坡形成了一种生存存在主义,采取务实的实用主义,审视自身资源,采取精英主义,为国家发展采取民族主义,同时也深受现代英国政治价值观的影响 一、发展性政治价值观的构建:李光耀统治时期新加坡形成的政治价值观正处于国家建设的发展时期,面临着一系列内外压力。 基于对国内外环境的认识和思考,这一时期新加坡的政治价值观建设主要是考虑新加坡政治的生存和发展,从而构建务实和发展的政治价值观来指导新加坡的政治发展。 无论是生存主义、实用主义、精英主义还是民族主义,都是以发展为导向的政治价值观,法治、自由、平等等西方政治价值观也受到上述以发展为导向的政治价值观的支配和影响。 (一)生存主义(survivism)生存主义是指由内外压力和危机造成的对失去和生存的强烈恐惧感 根据几十年来对“世界价值观”的研究,英格哈特提出了将代际价值观从“唯物主义价值观”转变为“后唯物主义价值观”的理论 Ingelhardt指出,这“只是从生存价值观到自我表达价值观的更广泛文化转变的一部分。” 其中,生存价值是一种强调经济和物质安全与稳定的价值,形成于许多不发达国家和后发展中国家的起飞阶段。 在现阶段,缺乏国家发展条件使得生存的价值占主导地位。 这种生存主义在新加坡建国之初尤为明显,并成为新加坡建国的重要政治价值。 生存主义之所以成为一种政治价值观,是因为由危机、害怕失去和害怕失败所产生的生存意识逐渐成为民族性格的特征,并被内化为政治价值观。 蔡明华说:“这种‘生存意识形态’已经成为新加坡国家政策合理性的基本概念 “第三章之后..............................李光耀时期新加坡政治价值观与政治制度的互动..............................131第一节1980年代以来国内和国际环境的变化和新加坡政权的移交……132 1、国内外政治经济环境的变化……1322、政治权力的代际移交................136第二节后,李光耀时期新加坡政治制度的微调和制度化..............................1401,政治制度的路径依赖、微调与制度化:后李光耀时期的政治制度.......1412年,制度化与民主化:后李光耀时期新加坡的政治发展..............................145第四章新常态下新加坡政治价值观与政治制度互动的挑战与前景............................184第一节新常态:后李光耀时期演变的新形势............................184 1,社会转型时代的到来?................................1852年,进化新常态..............................188第二节新常态下新加坡政治发展面临的挑战...................1921年,政治制度中的问题和缺陷...................1922年,政治价值的问题与不足...................198第五章结论与启示:后发展国家的互动统一与政治发展.............................227第一节李光耀时期与后李光耀时期:比较与总结..............................。2281.新加坡政治制度:从二元走向统一...................2282.新加坡的政治价值:从二元到统一的整合..............................2303.新加坡政治价值观与政治制度的互动:从二元走向统一的趋势2324。总结:新加坡式的政治发展道路……234第四章新常态下新加坡政治价值观与政治制度互动的挑战与前景 20世纪末,民主和市场经济在世界范围内蓬勃发展。人们的参与意识增强,表达愿望和意见的能力提高,社会转型在原有体制下开始萌芽。 然而,福山观察到,第三次浪潮在20世纪90年代后达到顶峰,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出现了“民主衰落”。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开始时,民主世界出现了多种疾病。 第一种焦虑是,一些在民主方面取得进步的国家已经完全逆转,比如俄罗斯。第二种焦虑是,那些似乎已经脱离威权政府的国家,对托马斯凯洛格(Thomas Kelloggs)所谓的“灰色地带”存在争议,这既不是完全威权的,也不是真正的民主。第三种焦虑不是政治制度能否民主化或得以维持,而是能否提供公众所需的基本服务。 它有民主制度的事实并不表明它的治理是好是坏。 未能实现民主承诺的利益可能是民主制度面临的最大挑战。第四种焦虑与经济有关。 新加坡敏锐地意识到国际环境变化带来的压力。 李显龙上任后,已经意识到新加坡社会的变化,并开始逐步改善政治生态,积极回应舆论。 2011年,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失去了一个单一选区和一个中央选区,投票比例多年来最低。 一些观察家认为:“2011年5月的大选成为政治体系的分水岭 它带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代的到来。 (2)新加坡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能称之为一个时代的转变吗?一、社会转型时代的到来?.............................第五章结论与启示:后发展国家的互动统一与政治发展纵观当今世界,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不发达国家,无论是早期发展国家还是后发展国家,政治发展问题,尤其是民主转型与巩固,都是摆在他们面前最重要、最现实的问题 尽管民主化浪潮汹涌而来,亨廷顿的“民主衰退”将在很大程度上出现在随后的发展中。 第三次民主化浪潮在20世纪末达到顶峰,但它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迎来了民主反弹。 “阿拉伯之春”带来了民主化的第四波希望,但以“阿拉伯之冬”结束 近年来,民主的表现并没有给人们带来满意的答案。 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政治衰落引发了全球政治焦虑。 美国和英国等发达国家出现了一些问题。后发展国家如何进行政治发展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思考。 人们对此的思考焦点在于政治制度领域。 在很大程度上,人们将民主视为一种法律制度,关心政治制度如何走向民主化或保持民主化。 对政治制度的强调忽视了政治价值观在政治制度背后的重要作用。 政治制度本身的衰落是政治发展焦虑的重要表现,但政治制度的衰落一方面是由于其自身的原因,另一方面是由于其背后政治价值观的支持和演变。 政治发展包括政治价值观和政治制度之间的互动 例如,一些学者已经认识到,“新加坡采用的民主制度不仅是一种普遍的政治制度,也是许多人追求的绝对真理价值。”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各国的民主政治运行存在许多弊端。 也许原因不仅在于制度,还在于制度赖以运行的政治文化。有一些基本问题。 “在政治价值和政治制度的分析中,新加坡已经成为当前政治发展更加普遍衰退的典型案例。 自独立以来,新加坡一直保持稳定和有效的政治发展。其民主制度也受到国内外学者和公众的质疑和讨论。它的政治价值也在于不断的重建和演变。 新加坡正是在其政治价值观的支持下构建了自己的政治体系。一方面,新加坡移植了英国的议会民主制度;另一方面,新加坡有自己的原创性,形成了自己的政治发展道路,并取得了良好的治理绩效。 自2011年大选以来,新加坡经历了一场新的改革之风,在政府和公众中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新加坡的政治发展经历了从李光耀时期到后李光耀时期,再到后李光耀时期的变化。 不同时期,政治价值与政治制度的互动不同,侧重点也不同。 参考文献(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