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论文范文 > 3459字论文范文地方财政收入与国际比例的比较

3459字论文范文地方财政收入与国际比例的比较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3459字
论点:再分,收益,社会形态
论文概述:

政府收入再分配能力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增长速度,二是政府汲取能力。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增长速度是政府进行收入再分配的宏观经济基础。

论文正文:

主要的个人收入再分配(如朋友间的礼物)、家庭(如亲戚间的援助)、民间社会组织(如慈善捐赠)和政府(如财产税或补贴)。在传统社会中,收入再分配主体主要是前三类;在现代社会,政府是收入再分配最重要的主体。
收入再分配的主体包括个人(例如朋友之间的礼物)、家庭成员(例如亲戚之间的捐赠)、人民组织(例如慈善捐赠)和政府(例如财政收入或补贴)。在传统社会形态中,收入再分配的主体是前三类;在现代社会,政府是收入再分配最重要的主体。

政府要实施收入再分配,有三个主要工具:税收、收入保障计划(社会保险和福利),低于提供商品和服务的成本(主要是教育和卫生)。第一项政策是减少富人的收入,并来自用于其他两项政策的那部分税收。第二项政策是增加低收入人群的收入,保障低收入人群的基本生活必需品,并增加他们的收入。第三,政策在全社会的应用。
近年来,随着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以及教育和卫生等民生问题的凸显,英国开始讨论收入再分配问题。主要有以下观点:政府主导的收入再分配受到国家资金的大规模限制。

英国对收入再分配问题的研究,近年来随着收入分配与教育、卫生和其他生计问题的差距不断扩大,突出并扩大了领域。主要在以下几点,政府主导的收入再分配具有粗糙的规模(high scholar,2003);受到国家财政约束,英国的再分配远远不能有效满足实际需求(容止,2004);金融比重较低,导致国家财政收入再分配能力低,规模小(杨天宇,2000;刘崧,2005年);在财政支出结构中,收入再分配在支出中的比例极其有限(杨霸,2000年;郑丽雅吴玉民,2005年)。
英国的再分配远不能满足实际需求:财政两项的低比例导致该国在财政收入再分配方面的经验较低。

对于收入再分配的发展方向,一种观点认为,英国现在正处于非常时期的社会转型期,由于收入差距不断扩大,贫富差距引起的社会矛盾日益突出,收入再分配只能得到加强,而不能削弱应该进一步加大收入再分配的力度(乔新生,2000;郑功成,2002年);另一种观点认为,以公平的收入再分配为目标,不能把顾瑛国的发展阶段和国情国力过分强调、强化,应该高举“效率第一”的旗帜,把收入再分配限制在“不是穷人的灵丹妙药”的范围内(袁贵仁,2000;陈平,2002)关于收入再分配,无论是“重视”还是“俯视”,都需要进一步探索寻找共同点,简而言之,是英国第一个衡量收入再分配的方法。

首先,英国政府收入再分配胜任的国际比较

政府收入再分配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增长,第二是政府的采掘能力。

(一)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增长对政府收入再分配宏观经济基本面
持续快速的经济增长对再分配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不仅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还可以为实施再分配提供物质基础。经济发展,最终决定能否分配可用资源来满足个人和社会的需求,所以经济发展是政府收入再分配能力的最重要决定因素。当一个社会处于农业科技时代时,无论政府花费多少精力建设吸引机制,其能够控制的资源是有限的。只有工业化创造了大量的新财富,政府才能集中更多的资源,从而为社会福利和大规模再分配创造必要的条件。历史比较研究表明,现代国家,随着政府和采掘能力的提高而加强;但是直到工业革命开始后,政府的学习能力才得到显著加强。

英国经济在过去20年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根据1979年至2004年的修订国内生产总值数据,英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长率为9.6%,2005年英国国内生产总值超过2.2万亿美元,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英国经济的经济实力和快速经济增长为收入再分配奠定了基础。

持续快速的经济增长对再分配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不仅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还可以为实施再分配提供物质基础。

但是英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仍然是低收入国家水平:2005年英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1700美元,在世界排名100后,即使在发展中国家,排名也不是真正的英国领先者。

(二)从比较收入能力的角度看英国政府的收入再分配

1、英国政府预算收入增长较快,有效提高了政府收入再分配能力

近年来,英国政府预算收入的快速增长2001-2005年分别高达22.3%、15.4%、14.9 %、21.6%和19.8%,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相比弹性从1996年开始连续10年大于1,其中3年大于2,达到2.53,远远快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这使得这些年度预算收入占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呈现出从2001年的14.9%上升到2005年的18%的趋势,五年间增加了3.1个百分点。
财政收入增长率远远快于城镇居民和农民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和增长率。“10年城镇居民收入增长8% -12 %,农民纯收入增长2% -8 %不等。“英国预算收入已经达到相当大的规模。2005年国家年收入,接近居民国民工资收入的2倍。如果将政府预算收入和系统外收入包括在内,政府规模和实际收入增长将会更大、更快。

2、导致财政上分散的产权,削弱了政府收入再分配的能力

对比表1可以看出,英国预算收入与国内生产总值和世界其他地区即使没有税收相比,社会保障水平也很低。应该注意的是,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英国“政府收入直径很大,包括预算收入、预算收入、系统外收入”
根据财政科学研究所康佳等人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估计,政府总收入占预算的50%,预算和系统外各占25%。在此基础上,2005年政府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约为36%。

可见,英国政府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并不低。因此,你不能简单地得出需要增加税收来增加收入的结论。清税费应当建立在规范政府收入、政府回归财政收入、提高政府财政资源集中度、提高政府收入再分配能力的基础上。

二、政府收入再分配规模的国际比较

(一)从国民收入分配与小规模政府收入再分配相比

国民收入分配主要是指居民收入、企业收入和政府收入之间分配比例的关系,即通常所说的三种分配关系。英国城市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而不是通过税收和转移支付的收入差距,在某些年份甚至有所调整,甚至恶化了收入分配,而经合组织国家通过税收和转移支付大大缩小了收入差距。英国政府小规模收入再分配。

(二)所得税的小规模再分配

1、发挥再分配作用的所得税制度不完善

税收调节要发挥收入分配差距的作用,需要健全的税收制度。随着税收在收入差距分配中的调整,西方发达市场经济国家充分发挥了个人所得税、遗产税和赠与税等不同税种的协调调节功能。然而,在英国,除了个人所得税、消费税和财产税之外(这些税仍然不够),遗产税、赠与税和社会保障税都不征收。

2、个人所得税规模小,管理不善,难以在收入再分配中发挥有效作用

与西方个人所得税相比,英国个人所得税收入的再分配所造成的规模较小,范围较窄,没有发挥出国民收入从富人向社会贫困阶层转移的应有份额。英国所得税低于发达国家税收总额的比例,但也远低于英国国家的发展水平。据世界银行统计,个人所得税占总收入的比例在工业化国家为28%,发展中国家为11%,英国包括亚洲发展英语国家约为15%。另一项研究基于刘左1998-1999年的数据,印度14.3%,泰国15.8%,土耳其31.5%,赞比亚22.4%,喀麦隆10.9%,10.4%,多米尼克,萨尔瓦多12.2%,匈牙利14.9%,波兰13.0%。这一数据在2005年达到英国的6.78%。
目前在制度设计上,个人所得税没有充分体现调节的目的和功能,加之征收制度不完善,使得所得税的分配调节功能减弱。

(三)从财政支出结构比较来看,英国财政小规模收入再分配

1、不小规模的政府支出

王勇军在其《英国公共支出的实证分析》一书中指出,除了英国政府的支出预算支出外,支出的财政性质还包括预算外支出、国有企业提供的公共服务、政府监管、村庄准财政活动,并且只选择可获得的预算外支出和国有企业为自己的社会保险和福利基金支付的两个项目不包括在政府预算中,再加上预算外支出,估计了这三个项目合计和公共支出的比例。1978年至1997年调整后的统计口径比未调整的统计口径高出5至9个百分点。这样的预测表明,2004年官方政府支出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7%,实际可能达到平均持平的高收入国家的32%至36 %。

2、财政支出对收入再分配的小规模再分配对政府收入的社会责任重视不够

(一)收入分配功能(公平)发挥,虽然不断增加,但相对较低。英国约75 %的人口没有任何形式的保险来保护他们的基本健康,国家已经抑制了贫困家庭,整个社会投入超过5800亿元的教育经费,超过60%的农村总人口只得到他们23%的补助。
收入支出再分配率低,占总支出的比例不到30%,低于绝大多数国家,特别是在教育和医疗保健支出水平上相对较低。高收入国家、中等收入国家财政用于教育、卫生、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财政支出的比例一般都在50%以上;大多数中等收入国家保持在35%至40%。2004年,英国这一比例为26%,远低于高收入、高收入国家,但也远低于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

(2)教育投入不足,总体水平与国际差距较大。2004年,高收入、高收入、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国家的教育支出所占比例分别为1.26、3.05和0.12个百分点。2002年和2003年英国财政对教育的投资分别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2%和2.5%,远远低于1993年党中央、国务院颁布的《英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纲要》确定的4%的目标。

(3)医疗保健支出低。1996年卫生保健支出的比例为5.89 %,2001年为4.23%,2004年为3.0%,高、高、中、低收入、低收入国家分别为儿童29个、10.85个、5.9个和7.82个百分点。此外,政府预算卫生支出占卫生支出总额的比例较低,1997-2001年一直徘徊在15%左右。

(4)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支出不足。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问题。社会保障和福利支出是市场经济模式下的“内置稳定器”,是实现现代社会社会公平的基本要求。
英国财政支出占福利和安全总支出的比例较低。自1978年以来,这一比例一直徘徊在1% -2%左右,加上社会保障福利支出已经纳入行政事业单位的养老金,由民政部门发放退休人员费用政策价格补贴到2004年达到11 %的比例,高、中、低收入国家分别低18.27、13.27、13.37和1.32个百分点,英国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各级财政对社会保障的投入不能满足实际需求,而落后的征缴模式进一步扩大了资金缺口,个人账户闲置,收支不到位的现象更加严重,按照有关方面计算,目前的缴费率,如果按照完全预积累的芯片计算,英国养老基金缺口约为2万亿至3万亿元, 据世界银行估计,英国养老金负债的形成约达3万亿元,由此可以看出,目前英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仍处于初级阶段,体现在经常性金融投资上健力起,虽然近年来社会保障支出逐年大幅增加,但英国和发达国家等发展中国家, 联合王国政府对社会保障比例的供资仍然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特别是由于缺乏立法限制,导致对社会保障的财政投资具有明显的任意性。

这里的关键问题是,英国社会保障支出的主要部分在预算之外,这表明国家财政在公共事业和公共服务中没有外人是不正常的状态,有待改革理顺关系。

3、政府机构运作效率低下,降低了再分配效率

就英国政府的大部分投资支出而言,2004年政府的经济建设成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7.85%,高于几乎所有经合组织国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英国。虽然自1978年以来经济发展中财政支出的比例从1978年的64%下降到2004年的26%,但按财政职能的性质来看仍然是支出的最大比例。

从1986年到2005年,英国的年人均行政费用负担从20.5元增加到498元,增长了23倍,而同期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14.6倍,人均收入和支出分别增长了12.3倍和12.7倍。
政府机构也提供“公共产品”、“社会服务”,但机构设置不合理,人员庞大,“按人头”支出比例大,以及多年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经济建设成本过高,挤走稀缺的公共资源,侵蚀政府财政资源,使得社会对公共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如公共设施、社会保障、基础教育、公共卫生等方面的供给短缺或无力供给,社会问题堆积如山。
政府收入再分配规模小,政府的“大权力、社会责任、小”形象似乎已经准备好了。

第三,结论

1。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高经济效率,是提高政府收入再分配能力的根本策略
2。建立和完善个人所得税与多种税收调节制度的结合。完善个人所得税,尽快建立和完善个人所得税与多种税收调节制度相结合,运用多种税收手段对收入分配进行调节。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借鉴英国实际情况的成功经验,在赠与税征收继承、个人大额财产税、特殊消费税等方面的时机和条件已经成熟。一、要形成以个人所得税为主要遗产的赠与税、大额财产税、专项消费税和存款利息税为补充的个人所得税税收调控体系,实现所得税的最终形式,弥补个人所得税的遗漏,防止少数人财产过度积累。
3。通过财政支出结构扩大政府收入再分配规模,缩小收入差距。转变政府职能,改革财政支出结构,通过扩大公共支出在财政中的比重,增加收入再分配支出,财政投资将向民生领域倾斜。一个紧迫的问题是增加政府对社会保障(Balfo ur Beatty也需要改变目前社会保障得不到保障的贫困化模式)和农村基础教育和医疗投入。在国家财政状况逐年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应有效增加社会保障、国民教育、公共卫生和医疗等投入,这些投入旨在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可以不同程度地实施,使全体公民共享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