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硕士毕业论文 > 25014字硕士毕业论文被围困的火狐——论虹影小说的“写作障碍”

25014字硕士毕业论文被围困的火狐——论虹影小说的“写作障碍”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5014字
论点:虹影,作家,历史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论文,本文从文学理论中的创作论来看,作家的人生经验与艺术经验都至关重要。能够好好把握这两种经验,将作品、人生经验、艺术经验三者之间的关系处理得当,是优秀作家必备

论文正文:

第一章:异质文化背景下“自我东方主义”的旧全球殖民时代已经结束,但以文化霸权征服第三世界攫取资源的后殖民活动却愈演愈烈。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赛义德的“东方主义”研究为代表的后殖民理论逐渐兴起,并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巨大影响。 萨伊德认为东方主义是“一种机制,用来发表与东方有关的声明,对东方的观点做出权威的判断,描述、教导、殖民和统治东方”。简而言之,这是“西方控制、重建和统治东方的一种方式” 在“西方”知识文化和体系层面,“东方”的假设和建构作为异质、分裂和“他化”的思维长期积累。 在一些作品中,东方甚至被视为西方的对立面。 “东方主义”是一种有偏见的思维方式或认知系统,西方人蔑视东方文化,任意构成东方文化。 在第一次跨界爱情背后,红英有一个明显的创作特点:她喜欢写性爱,她的性爱写作大胆而开放。 这一特点贯穿于虹影的创作。 然而,红英不同时期性写作的原因和特点是不一样的,不能一概而论。 红英的早期小说《英国情人》以其庞大而赤裸的性描写而闻名 这种性描写与《东方主义》中的“东方性理论”非常一致 西方认为东方“意味着富足和性的希望(和威胁),没有无聊、无尽的欲望和深不可测的生殖本能。” 这种观点与东方人的自我观点大相径庭。中国传统文化对性的态度一直很保守。 因此,红英在这部小说中的性描写,与中国传统观念大相径庭,可以说完全迎合了西方人的想象。 洪英在《英国情人》中对两性关系的描述是典型的“自我东方主义” 在小说中,端庄温柔的中国女性知识分子被证明是一个“色狼” 长期沉闷冰冷的婚姻生活抑制了敏强烈的生理欲望。她一遇到充满魅力和活力的朱莉,她的欲望就被完全激发了。 闵和朱丽安的“北京梦”是一个完全色情的狂欢节,融合了中西元素。 敏的性欲比比比她小八岁的西方男人朱利安强。几次做爱和下雨后,“敏不累,甚至没有任何想休息的迹象。相反,她越来越精力充沛,越来越渴望。 ”朱丽安已经感到“太累了”和“恐怕我会死在这个女人的欲望中。\" “这么严肃的女性知识分子,这么害羞的中国古典女诗人,怎么会是一个永远不会满足的女人呢?”大量对中国女性性能力的夸张描述,在“淑女”和“好色之女”之间形成强烈对比,除了用色情文本吸引和满足西方读者的想象力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现实意义。 自18世纪以来,西方国家在工业革命后发展迅速,而东方国家普遍仍处于封建集权的落后体制中,政治体制越来越僵化,经济和社会发展逐渐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 “东方”不再是13世纪马可·波罗(Marco Polo)所描述的繁荣昌盛的帝国,而是西方人想象中贫穷、落后和残酷专制的同义词。 中世纪,当西方人走出黑暗创造了自己辉煌的文明成就时,他的种族和文化优势日益扩大。 “东方”不断被“他化”,形成了一个与“西方”完全相反的形象体系 东方主义对“东方”的阐释在许多情况下是为了与高度发达的西方文明形成对比。 因此,文明的“西方”有点喜欢看到“东方”的各种落后和残酷 对东方各种黑暗现实的描述已经成为东方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 特权阶级的冷酷政治、血腥革命、野蛮荒谬的政治运动、温顺暴力的人性、破败贫穷的落后生活...这些都是典型的东方黑暗故事。 这种描述不仅出现在西方人的作品中,也出现在东方作家的作品中。在中国文学中,它形成了独特的文学景观。 中国作家写的是他们祖国的“黑暗”。一方面,他们反思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挖掘国家发展中的问题。这是国家责任感的表现,也是争取发言权的斗争。 另一方面,在西方文明的影响下,具有跨文化背景的作家会无意识地加强东西方之间的某种分裂,祖国的黑暗记忆和苦难会在过去变得越来越突出。 这种写苦难的“苦难写作”,还是通过写苦难,可以挖掘出超越苦难的更深层次的东西?这取决于个人,但你不需要比较他们就知道这两个领域是优是劣。 红英最好的作品都是关于个人和国家的苦难和悲剧,比如《饥饿的女儿》和《孔雀东南飞》 凭借红英强烈的个人情感,这些作品经历了深刻的痛苦,因此更加生动感人,更有深度和强度。 所以,这似乎不是洪英的“笔障” 然而,从“自我东方化”的角度来审视红英创作的这一部分还是有可能的,或许还可以有一些新的发现。 在大多数文学作品的描写中,政治运动中的中国人总是疯狂和缺乏人性。 人性的这种血腥、残酷和异化的体现几乎是中国政治运动写作的一个基本要素 孔雀的叫声交织着历史和现实,把建国初期对反革命运动的镇压和三峡工程的现代化以转世的形式联系起来。 在过去,妓女红莲拒绝被政府改造和指派结婚。她逃到南华寺的和尚宇通那里。为了使地方运动更受欢迎,刘专员被提拔到更高的职位,并尽快从梁县调任,诬陷洪莲与宇通通奸,并以“反革命”处决他们 行刑现场极其血腥和残酷。这两个人被剥光衣服,背对背绑在一起,“故意暴露他们的私处”。据说这是四川农村发生强奸案后最严厉的惩罚。 看着围观者“大喊大叫”、“朝两个人吐痰、扔臭蔬菜来帮烂布鞋”、“有些人还用尖头石头打他们” 最残忍的是,普通人跑上前去“抓住红莲的两个乳房,抓住和尚两腿之间的枯东西”,还有“街上的一个女人竟然发现了像擀面杖一样的东西来戳红莲的下半身,把血戳出来,四周都喊了出来。” 洪英描述的中国人的残忍令人发指。 第二章是关于大众消费时代的“看不见的手”。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逐步建立了市场经济体制。 市场经济的发展给中国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一个以大规模商品消费为特征的消费社会已经出现,中国进入了大众消费时代。 文学的发展与社会环境密切相关。在大众消费时代,文学的商品属性不断增强,大众的审美要求和消费要求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 随着社会文化环境的变化,中国文学发生了巨大的转折。文学叙事逐渐摆脱了20世纪80年代的精英意识和人文精神,走向大众世俗文化的融合。 第一部分,身体叙事的情色作家,江苏文艺出版社,于2013年出版了洪英的一系列作品。封底上作者的介绍赫然写着“情色作家”,想必是得到了洪英本人的同意。 从林白、陈染的“个性化写作”到中国女性为自己的身体和欲望发声的开端,到卫慧、棉棉声称自己是“身体写作”,这些文学现象是纯文学领域的“女性主义”话语权还是商业写作的噱头?这一直是有争议的 一些评论家将卫慧和棉棉称为“色情作家”,而红英的态度似乎更高调、更无畏。她直接为自己戴上了这顶帽子 很少有以严肃文学开始的作家公开承认他们是“色情作家”。 戴着“情色作家”的帽子基本上与高雅的纯文学隔离开来。 红英以她一贯张扬的姿态做出了不同寻常的举动,可能是打算将《英国情人》以来的身体叙事风格贯彻到底,将其固化为自己文学风格的一部分,同时也是一种完全拥抱文学市场的姿态。 如前所述,虹影的性叙事在不同时期是不同的。 如果以《英国情人》为代表的早期作品是“有意”的,写的是带有性的文化,那么《绿袖子》、《海王》等作品的性写作更是“写性以写性” “身体写作”和“色情文学”的概念本质上是模糊的。虹影故意在“身体叙事”的幌子下描写性,以满足公众读者感性的消费欲望。 这个封面的成功使用是基于“性能力”等于“活力”和“性”等于“爱”的基本前提。这两个概念为红英写性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如前所述,虹影的性叙事在不同时期是不同的。 如果以《英国情人》为代表的早期作品是“有意”的,写的是带有性的文化,那么《绿袖子》、《海王》等作品的性写作更是“写性以写性” “身体写作”和“色情文学”的概念本质上是模糊的。虹影故意在“身体叙事”的幌子下描写性,以满足公众读者感性的消费欲望。 这个封面的成功使用是基于“性能力”等于“活力”和“性”等于“爱”的基本前提。这两个概念为红英写性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蛯原姫奈·劳雷尔后来爱上了余启阳,“性”一直支持他们的关系,把它作为他们十多年情人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元素。 这两个人第一次有了外遇,有了庞大的身体和感官描述。性描写的这一部分根本没有文学意义。事后,俞启扬说:“在舞台上如此端庄,在床上如此放荡。” “这种街头流氓完全庸俗,作风低下,很无聊 红英只是想创造“天真混合放荡”的门罗式诱人诱惑来满足大众读者的色情需求 在两人持续了十年的关系之后,洪英写道,蛯原姫奈·劳雷尔“仍然是那么瘦,那么漂亮的乳房,那么温柔的脸庞”,两人“仍然和第一次恋爱一样激动人心”,而且“永远不够” 在很大程度上,这是洪英的一厢情愿。 红英用小说中人物的幸福来弥补他真实婚姻失败的创伤吗?这种长达十年的激情体验也是男女读者的美好愿望,在现实中难以实现。 第二部分是历史悠久的“成功”消费文学与历史的结合。在中国古代文学中,中国古典小说作为“历史学家的最后一件事”而存在,并利用野史的形式来检查和修补官方历史中的缺陷。 在白话文学中,最繁荣的口语形式是“解释历史”,后来发展成为历史小说。《三国演义》是巅峰之作。 谈到现代文学,鲁迅的《新故事》是一部改写历史的创新作品。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当代文学史上的历史题材创作出现了短暂的高潮,包括郭沫若、田汉等人的历史剧和姚银雪的小说。 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出现了大型历史小说。 其中之一是“新历史小说”,主要指“民国党外历史题材”,如《红高粱》和《白鹿原》 另一部是一部古代小说,比如《二月河》中的“帝王序列”。 小说这一部分对历史的运用更多的是通过时间空这一特殊背景来脱离现实和审美距离来书写个人和家庭的命运。或者以“开玩笑”的形式解构公众感兴趣的历史材料 历史与文学的关系经历了从演绎到“修复”,再到玩笑,从赋予意义、被赋予意义到打破意义的发展过程 超越历史“意义断裂”的是对历史的消费。 在大众消费文化背景下,消费历史已经成为文学创作中的一个热点现象。 历史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它凝聚了想象中的民族文化共同体。 历史小说在时间上有现实题材所没有的审美距离,这有助于摆脱现实生活中的平凡琐事,引导读者进入一个可以充分发挥想象力的遥远新世界。 消费历史是后现代主义对传统的解构。作为一个可以打扮的小女孩,历史可以随意改写和开玩笑,尤其是在小说中 因此,在通俗文学领域,历史小说几乎占据了全国的一半。 消费历史已经成为作家和读者合谋的文学狂欢。 红英的《英国情人》和《重写海上花》系列三部曲都是消费历史小说。这部分小说的特点是:不仅从个性化的角度解构传统历史,而且将历史上一些真实的人物写入作品中,这些人物是对是错,现实情况难以区分。 历史不仅被消耗了,而且历史上的人物也被消耗了。 读者喜欢这种在传记、老历史轶事和小说故事之间徘徊的暧昧感觉,尤其是给文本增添了浪漫魅力和传奇色彩,更迎合了读者的阅读心理。 第三章迷失在生活经验和艺术经验的丛林中。的工作...................第一季度美国的“私有化”情结和创造力被第二季度分裂的多重身份削弱材料的选择与弱势群体的开发...................第三节第二十七节…………29第三章迷失在生活经验和艺术经验的丛林中虽然写作在当今流行文化盛行的许多时候不是纯粹的个人行为 然而,文学创作本质上是一种创造性的精神活动,具有鲜明的主体性 创作过程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外化过程,也是作家“自我实现”的过程。 作家是一种社会动物,总是生活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保持一定的社会关系,有自己的生活历程和轨迹。 作家作为文学活动的主体,其生活经历与其创作活动密切相关。作家经常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将自己的生活积累渗透到作品中,人们经常从作品中看到作家生活的印记。 显然,丰富的人生经历和独特的人生经历是作家创作文学的坚实基础。 第一部分,“私有化”情结的优点和“私人小说”的过剩是日本现代小说的一种特殊形式 它以作者周围的事件或个人经历为题材,大胆地描述了精神和肉体之间的冲突。 在现代文学中,郁达夫是“私人小说”的代表作家 从20世纪30年代到80年代的半个世纪是中国社会动荡不安的50年。 中国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激烈的社会变革,“俗名”的连续时代已经成为一种强大的主导话语。 在主旋律的声音下,“无名”失去了它的生存空间空,每一个拥有个性化灵魂的个体都被强行捆绑在一起,一起唱出时代的旋律。 到20世纪90年代,强烈的集体话语被解构,文化发展进入“匿名”状态,“私有化”情结再次被唤醒。以陈染、林白、徐肖斌等女作家为代表的“民营化写作”已经成为一代人的潮流。 可以说,“私人写作”和“私人小说”是代代相传的。它们都是私人经验和意识,特别是那些被社会公共道德规范和一般伦理规则抑制、排斥和隐藏的经验和意识,而不是公共经验或群体意识。 作者这里是小写的“我”,不是大写的“我” 结论在不同的语境和理论维度下,虹影的文学创作存在不同的障碍。 在跨文化语境下的写作中,“自我东方主义”是一种值得警惕的倾向,由此可以反映出文学创作中的“观念第一”、“刻板印象”等问题。 虹影的跨界爱情写作、中国苦难写作和奇观写作都与“自我东方主义”密切相关,这也是海外移民作家普遍面临的问题。 如同经济全球化一样,文学全球化也是一把双刃剑。 洪英的一些作品在海外取得了巨大成功。这些作品在向海外传播中国形象方面发挥了作用。在肯定其积极价值的同时,他们不应忘记这种传播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它更值得警惕。 在大众消费文化背景下,商业写作已成为大势所趋。 创作兼具市场性和艺术性的文学作品是许多当代作家的追求。 虹影通过各种方式满足广大读者的消费需求,在图书市场取得了巨大成功。 然而,他的作品不可避免地受到欢迎。市场经济的浪潮足以使任何东西变形甚至恶化。 从文学理论中的创作理论来看,作家的人生经历和艺术经历至关重要。 把握好这两种体验,正确处理作品、生活体验和艺术体验之间的关系,是优秀作家必备的条件。 虹影作品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一点。最好和最差的作品直接关系到对生活经验和艺术经验的处理。 虹影在不同维度上的“笔障”阻碍了她向更高文学层次的发展 这些“围栏障碍”既来自外部环境,也来自自身的问题。 红英有可能突破“围栏”吗?恐怕这仍然取决于“个性化叙述” “个性化叙事”不同于“个性化叙事”。个性化是强调个性和独特性,不一定是写自己的故事,而是写自己独特的感觉。 实现“个性化叙事”就是形成作家独特的主题、主题、人物谱系、语言风格等。,并形成一个全面而特殊的文学人物。 这不仅有助于避免某些教条的刻板印象,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庸俗文学市场的习俗。如果一个人能考虑艺术和思想品质,他也能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打一场漂亮的仗。 当然,这样做极其困难。这是所有文学作家的道路。不是每个作家都有这种能力。 这对红英来说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参考文献(省略)